一份絕密文件!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正在籌備
姜平
2003年4月29日
  

提要: 
  ﹒回顧:胡溫在政治局常委會的動議被否決
  ﹒江澤民和七常委的可怕沉默
  ﹒江澤民殺胡不用刀
  ﹒真動起來江幹沒輒
  ﹒軍隊高層不願犧牲
  ﹒江澤民已控制不了軍隊
  ﹒身在上海心在紫金城
  ﹒江要在輿論上搞臭胡錦濤
  ﹒印鈔機不能解除金融危機
  ﹒一份令人毛骨悚然的絕密文件
  ﹒似曾相識的六四前奏曲:對部隊散布謊言
  ﹒一個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正在醞釀


姜平: 一份絕密文件!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正在籌備(圖)

  【博訊2003年4月29日消息】 【人民報消息】近日動態,形勢嚴峻。江澤民悄然坐在上海,實在不可輕視。

  蘋果日報報導說,過去幾天,網上、尤其是北大網站上流傳最廣的一篇文章名為《從『小平您好』到『胡哥挺住』》,內容是鼓勵胡錦濤要堅持下去,帶領中國人度過SARS的浩劫。

  連老百姓都嗅到了一點高層權力鬥爭的味道,感到「胡哥」的形勢不太樂觀,走出來「挺胡」,可見形勢之險惡。


回顧:胡溫在政治局常委會的動議被否決  

  當SARS在廣東發現時,胡溫在政治局常委會要求向民眾公佈實情、加強防範,但常委會中的江氏人馬堅持執行江澤民的指示要“隱瞞保穩定”,表決時,胡溫的意見由於少數服從了多數而被擱置。


江澤民和七常委的可怕沉默  

  在中國疫情迅速蔓延之際,尤其是軍隊醫院人滿為患時,軍委主席江澤民一反作秀常態,始終沉默,當民眾得知真相而驚惶失措時,江澤民和江家幫統統袖手旁觀,好象民生民死只是胡溫的事情。

  江綿恆不僅把相當的資產轉移國外,而且還把老婆孩子送往美國,賈慶林的兒孫也已經在悉尼的別墅埵Y喝玩樂,在百姓生死攸關之時,“三個代表”的接班人們心安理得地在海外揮霍著民脂民膏。

  迫於壓力,遲至4月24、25、26日才有幾個常委出來講講話,但引人注目的是中紀委書記吳官正、政法委書記羅幹始終沒有出來表態。好象SARS的出現和他們有什麼關聯似的。


江澤民殺胡不用刀  

  據可靠消息,中共政治局常委開會前,江澤民指示說:把胡溫推到第一線!

  果然,常委會議決定,由於北京嚴重急性呼吸道症候群(SARS)疫情持續蔓延,中共中央和國務院已於近日正式啟動戰時領導體制全力抗「炎」。

  這個體制是,中共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和國務院總理溫家寶、國務院副總理吳儀等人作為A組領導,留守北京主持第一線抗SARS工作;B組官員則包括國家副主席曾慶紅、人大委員長吳邦國、常務副總理黃菊等人。他們將儘量不安排公開政務活動,以減少感染機會。他們打算得挺美,現在躲起來保命,等SARS疫情過去再出來騎在老百姓脖子上作威作福。

  據中國官方通訊社報導,北京市紀委、市監察局二十四日聯合發出通知,嚴格規定,「在抗擊SARS的特殊時期,凡擅離職守、臨危退縮的共產黨員,一律開除黨籍。」這是對小幹部、小老百姓規定的,不包括三個代表的發起者和擁護者。


真動起來江幹沒輒  

  孟學農在被撤掉黨內職位後辭掉了北京市長的職位,江澤民提出要陳至立給吳儀當助手,言外之意是當衛生部長。

  網民是怎麼評價她的?說陳至立是東窗毒婦,毒害了無數中國學生,說她的前世是“秦檜之妻王氏”,不管是真是假,反正連政治局常委會堛漲耨a幫都不敢提拔她。

  既然不能利用陳至立給胡錦濤搗亂,那張文康就奉旨始終不提辭職一事,如果衛生部長不配合對抗SARS,而繼續向世界製造謊言、胡言亂語,那國家主席胡錦濤就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所以,胡錦濤罕見地使用了主席令,強行免去張文康的衛生部長職務,這是胡錦濤上任以來做的第一個準確而漂亮的動作。

  光說不動江澤民不怕,真動起來江幹沒輒,胡錦濤,有權不用等於殘廢!


軍隊高層不願犧牲  

  可靠消息,25日零點以後,約有一百多輛軍車由河北懷來進入北京延慶。軍隊高層不願執行一級戒備令,不願犧牲眾多官兵對北京實行“軍管”。江澤民命令如六四一樣,只派部份外地部隊進京執行命令,怕北京兵關鍵時刻對北京父老鄉親下不了手。

  現在北京重新組織民兵,北京已專門成立一個直屬北京市政府領導的特別部門,專門管理目前的疫情;並且從各單位抽調約5000人組成防治大隊上街進行盤查;同時將目前北京所有醫院的已感染患者全部轉移到郊區療養院(據說離八寶山近的)進行集體隔離。

  4月25日,關閉部分鐵路線和民航航班,對北京周邊地區的各個交通進行封鎖,嚴禁出入北京。

  4月26日起北京部分地點進行“戒嚴”,控制公共場所人員流動。在媒體方面,有報社負責人因處理SARS新聞不當被撤職。

  4月27日北京大戒嚴。


江澤民已控制不了軍隊  

  至今為止江澤民沒有出來對人民說一句關懷的話,江坐陣上海,對各大軍區所控實權仍然放心不下,他最怕的就是濟南軍區那樣的“突發事件”,因此江派人對部分敏感官員,包括對一部份元老已實施“軍管”。這說明江澤民控制不了軍隊才會先下手為強。


身在上海心在紫金城  

  江身邊的人說:“真奇怪,到了上海應該踏實了,江澤民反而更加失眠,更加暴躁了。”

  江澤民身在上海,但他放不下北京,那可是紫金城,是權力的中心啊,江怕死才把胡錦濤推到了死神面前,但那些將軍哪個不是腦袋拴在褲腰帶上沖過來的,萬一胡錦濤九死一生也沖了過來,那怎麼辦?江澤民沒有任何功績,再想奪權老百姓也不幹哪。

  為了今後摘桃子,又不傷軍隊元氣,江澤民命令往地方醫院少量攙沙子,全軍各大單位火速抽調醫務人員支援北京市組建的SARS定點醫院,第一批抽調人員4月28日必須全部到位。


江要在輿論上搞臭胡錦濤  

  江澤民內心非常矛盾,怕自己染上SARS,又怕胡錦濤深得人心,近日網上的帖子表明胡錦濤在人民心中的威望陡增,這讓江澤民的妒嫉爆發到了無可控制的地步。於是除了花大價錢請人寫文章外,還命在海外的國安特務用筆名「雲飛揚」連續寫文章煽風點火、造謠誣蔑。「雲飛揚」寫的文章漏洞百出、前言不搭後語,但是卻把江澤民妒嫉胡錦濤的心思描繪得唯妙唯肖。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平時出賣國土,國難當頭時又趕快逃脫,把胡推到死亡線上,還再用暗箭傷人。能夠甘心情願為這等卑鄙之人賣命的,如果不是神經錯位,就是有意識在危難中製造分裂和混亂。


印鈔機不能解除金融危機  

  朱熔基在一次報告中說過,每當他想到如果民眾有一天集中到銀行去擠兌時,頭上就沁出冷汗。僅去年十一月份這一個月就有小金庫資金二百三十多億元被提取外流,大搖大擺地存進了高官們在海外的戶頭上。而江綿恆更是把大量資金轉移海外,以備逃難時享用。

  去年十一月三十日,中辦、國辦發出文件,措詞嚴厲地發出警告:黨政部門正有部署、有目標地把小金庫資金,用各種名義轉移到境外的私人帳戶上。據監察部、中央金融工委,於去年十二月初披露.黨政部門小金庫資金外流記錄,九月份一百億,十月份上升到一百六十多億,十一月份則達二百三十多億。

  朱說:有確實情報,部委、省政府部門的小金庫資金已經或正在外流到香港、新加坡、歐盟、美加。外流之快、花樣之多,我要說一個「高」字。

  由於SARS的突然襲擊,民眾所有的地方都需要用錢,而存折上的錢只是阿拉伯數字,為了掩蓋已然崩潰的金融真相,江澤民命令讓印鈔機日夜工作。


一份令人毛骨悚然的絕密文件  

  江澤民是1989年踏著六四義士的屍骨登上的三位一體寶座。這對於他已經輕車熟路了。

  日前,中央軍委、總政治部(江綿康在總政治部組織部)下發了一份絕密文件,文件僅在正師級以上的範圍內傳達,內容是關於對抗“非典”的緊急通知。

  通知強調,當前,非典型肺炎已經在我國大部份地區傳播和蔓延,造成了人員死亡,引起了社會恐慌。國際間的反華勢力也乘機對我們進行詆毀和圍攻,嚴重威脅了我國的社會穩定。這是我黨、我軍所面臨的新的嚴峻形勢。


似曾相識的六四前奏曲:對部隊散布謊言  

  通知特別強調,全軍要在江澤民主席的領導下,堅定地服從軍委的指揮,保持高度戒備,隨時準備應付緊急情況;要作好在首都北京地區實行封城以及在其它局部地區實施戒嚴的準備,並及時平息可能發生的社會暴亂;要密切注意臺獨勢力的動靜,防止臺獨勢力可能乘機分裂中國的行徑;同時,警惕西方反華勢力的顛覆活動;並且鑒於“非典”是一種危險疫病,傳播迅速,為防止危及我軍將領的生命安全,各單位必須採取有效措施,確保我軍指揮機關的穩定和有效運作。 (64memo中華富強/89)

  通知還強調要把對抗“非典疫病”提高到關係我黨生死存亡的高度來認識。

  還記得拒絕下令開槍而被江祕密處決的徐勤先將軍嗎?

  既然對抗SARS到了我黨生死存亡的關口了,就應該在黨總書記的領導下,服從黨中央的領導,而不是要在軍委主席的領導下,服從軍委的指揮。所以這份通知是江澤民部署的一個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密令。

  還記得江澤民祕密處決的38軍軍長徐勤先將軍嗎?還記得六四是怎樣發生的嗎?當時就是給外地不明真相的駐軍洗腦,讓他們認為北京大量暴徒威脅中央安全,必須血腥鎮壓方可解圍。

  有人說“臺獨勢力乘機分裂中國”,“西方反華勢力的顛覆活動”成了江澤民包治百病的萬金油,一到要轉移民眾的視線時就拿出來往老百姓眼睛上、耳朵堜暀@抹,可什麼藥用時間長了都會有抗藥性!


一個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正在醞釀  

  隔離在醫院的人們向外張望

  這個密令中有兩句關鍵性的話:“在首都北京地區實行封城以及在其它局部地區實施戒嚴”,“及時平息可能發生的社會暴亂”,仔細想想為何如此熟悉?!

  發生動亂的可能性不是沒有,例如有的民眾需要資金治病及購買日用品而到銀行取錢時,一被限制提款數量,很可能會造成社會恐慌,使大量的人到銀行擠兌,這就會演變成社會問題。造成這種局面的是江澤民為首的貪官污吏把國庫的錢都掏空了,使老百姓存的錢成了空頭,如果以此為藉口鎮壓老百姓是傷天害理的。

  又比如,密令中說:“鑒於“非典”是一種危險疫病,傳播迅速,為防止危及我軍將領的生命安全,各單位必須採取有效措施,確保我軍指揮機關的穩定和有效運作。”那麼對於處理危險疫病的“有效”措施會是什麼呢?被處理的都是必須被“處理”的嗎?如果“處理”不當,就會造成動亂。

  如果對北京實行封城,如果“全軍要在江澤民主席的領導下,堅定地服從軍委的指揮”,那麼意味著胡溫吳儀等都將被控制在禍國殃民的江澤民手上。當然軍隊不會都聽江澤民的,而SARS也只是演了個序幕,如果江澤民接著往下演軍事政變大戲的話,那中國勢必大亂!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8140.htm

姜平,「一份絕密文件!更大規模的六四屠殺正在籌備」,見 博訊 http://www.peacehall.com/news/gb/china/2003/04/200304291149.shtml,2003年4月29日。


lastModified: 1/16/2005

相關資料

  • 張良﹕中國「六四」真相--June Fourth: The True Story (英文版﹕天安門文件 Tiananmen Paper)﹐2001年4月15日。
  • 《文匯報》北京採訪組﹕屠城四十八小時實錄﹐1989年6月4日。
  • 庖丁解牛﹕六四事件大體順序--不得不說的故事/關於該不該殺的問題﹐2002年12月7日。
  • 趙紫陽﹕趙紫陽六四事件自辯書--中共中央文件影印件全文﹐1989年6月22日。
  • 黃穗生﹕六四解放軍殺人目擊記--士兵偽裝成歹徒制造事端﹐1991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槍殺四人的上尉被燒死﹐1989年6月4日。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六四檔案﹕【六四慘案經過圖解】--屠殺經過街道圖﹐1989年6月4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大屠殺拋棄在街頭的死難者屍體﹐1989年6月4日。
  • 新唐人電視臺﹕六四:永恆的話題﹐2003年6月4日。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六四檔案﹕六四屠殺示意圖﹐1989年6月4日。
  • 吳學謙子﹕64凌晨Radio Beijing播音人--“幾千民眾被殺害”﹐1989年6月4日6時。
  • 希望之聲﹕64屠殺後的北京醫院﹐2003年6月5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