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九章:“四君子”絕食   

  劉曉波

  由於五月二十七號那次,就是說,我們決定撤退那次決定被柴玲他們否定掉之後【異】,學生在廣場上的情況是撤也撤不下來,維持下去那個形象是越來越差。廣場的人越來越少。當時據聯席會議研究的重要問題就是怎麼樣整頓廣場秩序【異】。要麼咱們就好好地撤掉,要麼堅持下來我們應該好一點的形象,不應該就隻坐在那裡好象沒有什麼事可幹。那麼什麼辦法,想也沒。當時我就想還不如去絕食(Memoir Tiananmen - 89)

  侯德健

  劉曉波跟我說,如果我們不到廣場上去,我們不去參加學生,不去面對和學生面對的同樣的危險,我們就沒有發言權。那麼劉曉波想說的話很多,最後把他集中在絕食宣言裡面。 (64memo.com-2004)

  劉曉波

  --《絕食宣言》第一部分是我們抗議李鵬政府用全副武裝的軍人面對手無寸鐵的學生、市民的那種非理性的暴力行為。第二點我們呼吁,要使政府和學生方面都消除階級鬥爭意識,消除敵人意識,開始寬容。其中也包括我們都要反省自身。第三方面懺悔說,我們這次決定並不是英雄壯舉,而是中國知識分子中幾個人對我們過去的軟弱表示一次懺悔。

  ++我沒法確定就是政府決定要用槍、要用血來平息這場運動的時候, 與我們絕食有沒有內在的因果關係, 如果有, 那麼這種內疚可能要跟隨我一輩子。六四流血事件發生之後, 從我走出廣場的一開始, 我就有一種特別沉重的心理負擔, 直到今天這個心理負擔仞然沒有解除。

  侯德健領唱“龍的傳人”

  百年前寧靜的一個夜,
  巨變前夕的深夜裡,
  槍炮聲敲碎了寧靜的夜,
  四面楚歌是獨裁的劍。
  多少年炮聲仍隆隆,
  多少年又是多少年,
  巨龍巨龍你擦亮眼,
  永永遠遠地擦亮眼。

  --侯德健

  --我們的宣言不但批評了政府,也批評了學生的表現。劉曉波認為,學生在嘴裡喊的是要追求民主,要自由,可是學生做的卻不符合民主的程序【異】,也是相當多的情緒化。更多的情緒超過更多的理性。 (64memo.com - 89)

  劉曉波(在廣場對眾人)

  我覺得這次大學生運動的一個重大失誤就在於,它隻強調和政府之間的對抗關系,而忽略了甚至淡漠了自身的民主建設【異】。而自身的民主建設假如不完善的話,或者說你建設這個組織根本就不民主的話,即便你能夠使李鵬下台,那麼這場運動也將毫無意義。由“學管”到軍管,或者說,咱們假定一個最好的前提,學管代替了軍管,我認為,假如出現了這種情況的話,這恰恰不是這次民主運動的勝利,恰恰是它的最大失敗,最大可悲之處。 (六四檔案 - 2004)

  侯德健

  任何時候都不可以做這種秘密的、保守的、不公開的、私下的這種鬥爭。這種鬥爭的結果,就是你的父親、你父親的父親,和他們所做的一切,就是你反對、你打倒的一切。那麼你用你反對你打倒一切的方法來打倒你打倒的對象,結果是什麼呢?結果是你必須再被打倒一次。何必呢?那麼這個運動的目的又在哪裡呢? (64memo中華富強-1989)

  劉曉波

  一方面當我站在紀念碑上面對那麼多的人群的時候,我們四個舉起手來一望,下面那麼多黑鴉鴉的人在歡呼的時候自我感覺特別好,覺得這次絕食太對了。而且有很多人跟我說,這麼多人在廣場上,戒嚴根本就不可能了。怎麼可能這麼多人在廣場上,他進來開槍殺人?但是就廣場上聚集起的那麼多人,究竟有多少人是因為宣言感召的,我覺得大多數人還不是。大多數人還是因為我們這麼一種絕食行為,特別是有侯德健這麼一個名揚全國的著名歌星在那裡。當時我們在絕食棚裡看了這麼多人而且先喊的都是叫侯德健唱個歌什麼的,還有人喊程琳,我覺得這種東西是一種明星效應,大家都想看看侯德健,因為沒有機會這麼面對面地目睹這麼一個歌星。原來看在電視上。 (64memo反貪倡廉´89)

  侯德健

  我來參加這次,劉曉波,我們大家一起來搞這個絕食的活動,除了代表我個人以外,我還代表了上個月二十七號我們在香港開的連續十二個小時的“民主歌聲獻中華”的所有的歌星和參加的所有的香港觀眾朋友們。所以我希望大家能知道,全世界的中國人都支持我們。

  劉曉波

  群眾圍著,他就穿著“民主歌聲獻中華”的背心。我覺得德健到哪兒都不失歌星本色,說在香港開的會怎麼樣,然後就開始煽,你們知道鄧麗君嗎?下面大家喊:知道鄧麗君!就在背心上找鄧麗君,啊,鄧麗君在這兒!後面的老百姓就歡呼。然後說,你們認識成龍嗎?下面說,知道!成龍有吧?哎,藏到哪兒去了?在這兒呢!就在那裡喊,連續說了好幾個人。

  --侯德健一這麼挑動的時候,群眾就控制不住了。新聞發布會就開不成,就哄起來了,就把我們的新聞發布會擠黃了。

  劉曉波

  其實我覺得我在運動中有特別大的人格分裂。比如說我那《絕食宣言》,消滅仇恨意識等等。而我站在紀念碑上看到下面萬眾歡騰那種勁,覺得克服戒嚴有望的時候,聲音中再也沒有理性的聲音。

  --都是“感謝市民的支持”,“我們一定跟政府對抗到底”之類。我當時講過一句話記得特別清楚,一句北京的話,說,李鵬跟丫的死磕。我學會的一句話。而這種語言本身所代表的那種強烈的對抗性以及我在情緒激動時能出來什麼事,這和我理性寫《絕食宣言》的時候的那種呼吁和平民主運動理性化的東西這兩者之間很難協調。

  劉曉波(在廣場)

  讓全世界看到是誰在主宰中國的命運,是誰? (64memo.com/89)

  劉曉波

  進入具體的運作,能不能用理性把握住自己的行為,能不能在萬眾歡騰的情況下知道自己這半斤八兩是什麼,知道自己的角色是什麼,這個東西太難了。人面對那個時候,我覺得,我站在廣場上,萬眾歡呼,我這時講話就他媽一言興邦!對吧? (64memo.com/89)

  ++[夜晚, 著便裝的士兵受到眾人阻攔]
  

++
  眾人
  

++
  回去!回去!

  +解說詞
  

++
  In the early hours of June 3rd, army units once again attempted to get to the Square.
  

++
  Most of the troops weren`t in combat gear, but people were outraged to find that some were actually armed. Protesters confiscated guns, cattle prods, cleavers and knives and displayed them as proof that the government intended to use violence.
  

++
  Then they turned the weapons over to the city police.
  

++
  When day came, crowds had stopped busses being used to transport weapons into the city and were ejecting the soldiers. Troops stationed in the nearby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were ordered out to retake the busses. They too were surrounded and stopped.
  

++
  So the soldiers sat down, and everyone started to sing--soldiers and protesters each hoping, perhaps, to sing the other side into submission. They all sang the same few familiar songs, from the days of the revolution.
  

++
  They sang "Without the Communist Party, There is No New China, " "The PLA Anthem, " and "The Three Disciplines and Eight Points of Attention." (64檔案 - 2004)

  ++[軍人唱“三大紀律八項注意”]

  +解說詞
  

++
  At the fringes of the singing match, nervous soldiers collided with excited citizens.
  

++
  [幾個人抬一受傷者衝出人群]

  +一女聲
  

++
  又打起來了!又打了一個!你看又打了一個!
  

++
  [一滿臉血的男人高舉鋼盔在眾人簇擁下來到紀念碑]
  

  解說詞
  

++
  Those hurt rushed to the square to tell their stories.

  +受傷男子

  ++看看, 這就是用這鋼盔打的!

  +另一男聲

  ++翻過來看看他臉上的血!看看!搶過來的帽子, 是不是!

  +受傷男子

  ++搶過來的帽子。

  ++[一隊軍人在眾人夾迫下搬到人大會堂西側的柵欄門內]

  解說詞
  

++
  At day`s end, the troops from the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were ordered back into the building.

  +眾人
  

++
  解放軍萬歲!人民子弟兵萬歲!

  +解說詞
  

++
  But though the army was apparently retreating once more, a decision had been made for a full-scale military assault.
  

++
  [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節目]

  女播音員

  中國人民解放軍戒嚴部隊指揮部緊急通告:

  男播音員

  我們堅決執行國務院戒嚴令和北京市政府一、二、三號令。如果有人不聽勸告,一意孤行、以身試法,戒嚴部隊、公安幹警和武警部隊有權採取一切手段強行處置。一切後果由組織者、肇事者負責。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