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五章:絕食   

  解說詞:

  比較激進的學生意識到,通過他們自己的北高聯的正常表決程序,絕食的決議是無法達成的。

  於是他們越過這礙手礙腳的程序【同】,直接以個人名義發動群眾。 (64memo.com / 2004)

  王丹:

  5月12號晚上我和柴玲作了一次聯合演講。柴玲講的比較多。柴玲說我們被政府逼到隻能用自己的生命,用摧殘自己的方式,來爭取國家的進步。她講到這裡,非常凄慘,眼淚就下來,這對同學的鼓動非常大。

  柴玲:

  我說我們絕這個食,就是想看看政府的面孔,看看它是鎮壓,還是不理睬。這次絕食還要看看人民的面孔,看看中國人還有沒有良心,還有沒有希望。當時我說了一句話,以死的氣概為生而戰。死亡絕不是我們的追求,死亡正期待這最永久最廣泛的回聲。我們用生命寫成的誓言,必將晴朗共和國的天空(64檔案-89)

  解說詞:

  絕食學生提出了兩項要求:政府必須立即與學生公開對話,必須撤銷四﹒二六社論。

  正在學生們準備絕食的時候,政府答應了學生的對話要求【同】(64memo中華富強/2004)

  第一輪對話計劃在第二天,也就是五月十四日星期天舉行。

  但是,當這一消息傳到各大學時,絕食學生已經向天安門廣場進發了。

  五月十三日,星期六,各校的絕食學生進行了宣誓,並向天安門廣場進發。他們的宣言出自共產黨多年的語言熏陶,極富感情色彩,毫無妥協余地。“在這最美好的青春時刻,我們卻不得不把一切生之美好絕然地留在身後了,…… (64memo.com/89)

  “我們最純潔的愛國感情,我們最優秀的赤子心靈,卻被說成是‘動亂’,說成是‘別有用心’,說成是‘受一小撮人利用’。……

  “中國母親,請認真看一眼你的兒女吧,雖然饑餓無情地摧殘著他們的青春,當死亡正向他們逼近,你難道能夠無動於衷嗎?”

  齊秦:

  我是一隻來自北方的狼,
  走在無垠的曠野中。
  凄厲的北風吹過,
  漫漫的黃沙掠過。

  [絕食第一夜, 廣場上靜坐絕食的學生喝水取暖]

  [五月十四日晨, 王丹率領眾人宣誓]

  王丹領眾人宣誓

  +不達目的, 誓不罷休!

  +不達目的, 誓不罷休!

  柴玲:

  這一夜很不容易,尤其是昨天晚上三點到凌晨這段時間,同學們用冷有餓,但是同學們都挺過來了。很有可能我們需要挺過象昨天那樣第三個第五個夜晚。希望大家能盡可能的堅持到底。

  (某人:有沒有決心?眾人:有!)

  柴玲:

  謝謝大家,你們真是好戰友。

  解說詞:

  對於政府來說,絕食發生的時機再糟糕不過了。

  一次醞釀了多年的歷史性的會談眼看就要在那一周裡進行:蘇聯總理戈爾巴喬夫要訪問中國。一場盛大的歡迎儀式計劃要在這裡,在偉大的天安門廣場上舉行。而這時廣場上這時卻擠滿了成千上萬的學生。

  --許多支持改革的知識分子非常擔心。他們希望戈爾巴喬夫的來訪能進一步促進中國的政治改革。

  --如果他的訪問受到幹擾,改革的反對勢力便有了更多鎮壓學生運動的口實。

  梁曉燕:

  五月十五號是戈爾巴喬夫訪華,要在天安門廣場搞儀式。大家就知道一定要清場。那麼這樣的話大家就知道我們在這裡絕食,五月十五號之前你政府就一定要有個態度。當時我在隊伍裡聽到好幾個人是這麼說的。

  戴晴:【編者按﹕下面12學者作家去廣場這幾段﹐應在下午對話之後】

  如果我們把上面分成正在當權的改革派和不喜歡他們掌權的強硬派,那麼這第一種人,改革派,實際上是希望一種穩定的形勢,有一個安定的形勢,能夠把這本來就非常艱難,非常脆弱,岌岌可危的改革進行下去。那麼另外一派人是希望有一個大的事端,使得他們幾次用暗的手法,用在鄧小平面前告御狀的手法而沒有得到的結果的,把胡耀邦這種改革的助手趕下台的這件事,能夠得到結果。 (64memo祖國萬歲´89)

  --我心裡覺得非常擔心。我為什麼擔心?就是怕改革進行不下去。如果改革進行不下去的話,中國的前途就永遠沒辦法改變。說什麼政府民主化,政治化,取消專制,取消共產黨的領導,所有的這些美好的口號,一點戲都沒有。

  持麥克風的學生:

  中國最出名的12位學者作家,和我們一起去天安門廣場發表他們寫的”我們對今天局勢的緊急呼吁”。他們是:戴晴,李厚澤,嚴家其…… (64memo反貪倡廉-1989)

  [中央電視臺新聞聯播, 閻明復、李鐵映等會見學生] 【編者按﹕這段在12學者作家去廣場之前】 (Memoir Tiananmen / 89)

  解說詞:

  --五月十四日,在戈爾巴喬夫到的前一晚,戴晴和其他十一位著名的知識分子向學生呼吁,希望他們改變策略。

  --這些是最著名的學者、記者、評論家。以他們對中國自由化變革的支持而著稱,在全國的新聞媒介上極具影響力。

  --戴晴:

  --我們認為由大多數學生經過民主程序選舉產生的學生組織是合法組織,應當承認。反對以任何借口,任何名義,任何方法,對靜坐絕食的學生採取暴力。誰這樣作,他就將成為歷史的罪人!

  --眾人:

  --好!!!

  --解說詞:

  --盡管這十二位知識分子各自在政治信念和立場上有相當大的區別,但他們的政治經驗足以令他們明白,以這種形式來與政府進行對抗,結果兇多吉少。}

  戴晴:

  為了中國改革的長遠,為了避免發生親痛仇快的事情,為了是中蘇最高級會議能夠順利的進行,我們懇請同學們發揚這次學潮中最可貴的理性精神。這是我們對他們的條件【異】如果條件符合的話,暫時離開天安門廣場【異】(六四檔案 - 89)

  ++ [學生一片噓聲]

  吾爾開希:

  知識分子錯就錯在他們沒有把自己到底是什麼看清楚。他們在扮演一個政府和學生之間的斡旋人這樣一個角色。我們能使政府的代表人和我們坐下來面對面地談判,這是建國四十年來沒有的,這是我們作為學生一支獨立力量,我們做成了,而到這一天,我們誠摯地請知識分子參加我們的時候,他們到廣場上說的一句話是,

  蘇曉康:

  我們大家要有耐心,要講理性,要教會他們。 (六四檔案 - 2004)

  眾人:

  好!!!

  蘇曉康:

  我們還有沒有這樣的理性啊?

  眾人:

  有!!!

  蘇曉康:

  那好!如果在政府作出讓步以後,我們能不能用我們的理性來回答他們呢?

  眾人:

  --能!!!

  蘇曉康:

  我的話完了!

  吾爾開希:

  他們覺得你們做得太快了,咱們還是慢慢來,你們最好還是聽你們的爸爸媽媽,你們最好還是聽你們的老師,聽政府的話。我不想說太多的什麼,你們有什麼資格批評我們?【異】 (64memo.com´89)

  --戴晴: (64memo.com/89)

  --每一個人都站起來勸學生,反復勸【反】。有一個象學生一樣的人出來從手裡把麥克風搶走了,就一把奪走了。然後,他接著拿在手裡就喊:同學們,民主運動不能這樣就失敗,現在我帶領大家再唸三遍《絕食宣言》【反】。然後就是“為了民眾,不怕流血,不怕犧牲”,就是這樣了。我們當時的勸說失敗了,我們知識分子夾在兩批人中間,那就是毫無理性的學生和毫無理性的政府【異】。我們不知道怎麼辦。 (64memo.com - 1989)

  --王丹:

  --五月十四號十二學者來廣場的時候,對形勢看得很清楚,知道繼續堅持下去對誰都沒有好處。而且出於一片好心。但是這麼多的同學絕食,付出這麼大的勞動,而政府居然就是不理我們,如果我們撤的話,我覺得這叫縱容惡人,我覺得從感覺上沒法讓我很理性地來很冷靜地說應該怎麼樣應該怎麼樣,我說對不起,我沒有那麼高的理性,因為我沒有理性的對手。 (六四檔案 - 2004)

  解說詞:

  在五月十四日的下午,政府開始了與學生對話團的正式對話。絕食學生也派出了自己的代表。 (64memo.com-2004)

  吾爾開希:

  我們使政府拉到我們的談判桌上坐下來。我認為,這整個學生運動之中這是絕食這個策略引起的最大勝利。要不是絕食,不會得到這麼高的成果。我們要求實況直播,政府是錄像轉播【異】。我們看到這種情況時,我們讓步了。我們也知道在當時這種情況下爭取到這一點已經很不容易了。 (64memo.com-1989)

  解說詞:

  --盡管學生對話團接受了這種對話形式,大量學生卻拒絕妥協,寸步不讓【反】地要實現原來的要求:公開對話,現場直播。 (64檔案´89)

  ++ But the hunger strikers who were waiting at the square did not hear the promised broadcast.

  眾人:

  現場直播!!!現場直播!!!

  解說詞:

  --他們來到了對話地點,宣讀絕食宣言。

  --這一行動使得對話無法進行。

  --正式的對話就此中斷了。}

  ++ Suspicious that they had been sold out, many of them rushed to the hall where the talks were being held and disrupted the session.

  吾爾開希:

  對話給破壞了,完全被學生破壞了【反】。我覺得從五月十四號開始,這場運動就走向一個重大的挫折【異】,而這個挫折開始使整個學生運動在那以後的多次機會之中一直犯同樣的毛病,而一次一次喪失機會。 (六四檔案 / 2004)

  解說詞:

  這時,離戈爾巴喬夫的到達隻有十二小時了。有些學生提議,將絕食的帳篷移到紀念碑旁邊,以便在廣場上給歡迎儀式騰出空間。

  吾爾開希:

  我們認為我們現在的重點問題是把學運走向那裡。我們認為我們提出來的要求是合理的,要求揭掉動亂的帽子。可是如果我們如果丟掉愛國這一點上,我覺得我們很難取得實質性的進展。我們如果在這一點上作一個姿態,我們不是退,我們是挪一下,絕不是徹,挪一下!我現在隻代表我個人,我是吾爾開希,我現在懇求大家以大局為重,求求你們哪! (64memo.com-89)

  ++柴玲

  ++當時我們很不情願, 而且我們一致確定不搬。因為, 我想引用一位外國記者的話, 他說:“人們都說, 你們都在絕食了呀!還要你們怎麼樣?”

  ++[五月十四日夜, 紀念碑旁靜等待的學生]

  梁曉燕:

  五月十四號晚上,大家靜等著五月十四號晚上清場,大家都有一種焦慮不安的情緒,就是覺得他怎麼還不來呀,覺得有點那個。當時五月十五號一早我就和知識界的一個朋友一大早我們通了個電話,覺得怎麼五月十五號以後政府不動。這你就很被動了,你就一直絕下去? (Memoir Tiananmen/89)

  --解說詞:

  --戈爾巴喬夫的飛機在五月十五日星期一上午降落。原計劃在天安門廣場舉行的盛大慶典在最後的一分鐘不得不取消了。戈爾巴喬夫得到的隻是在機場舉行的簡短的歡迎儀式。

  --自一九五九年來第一位正式訪問中國的蘇聯領導人讓學生們給搶去了風頭。(節目中斷。)

  --解說詞:

  --許多支持改革的人們希望,戈爾巴喬夫的訪問能夠激勵中國的政治改革。這次訪問標志著在數十年的對立後,中蘇關系開始正常化。

  --俄國同樣在試圖改革一個過時的社會主義體制。

  --那些投入了改革的中國領導人,例如趙紫陽,都在關注俄國的經驗,以便找出一種在開放舊體系的同時不喪失社會控制能力的模式。}

  --(節目中斷。)

  --解說詞:

  --時至今日,絕食已經進行了兩天了。

  --官方仍舊沒有作出正式反應。

  --在這段時間裡,由於同情學生的政府官員的努力,沒有發生對運動的暴力鎮壓。

  --但是,這些官員無法公開表示同情學生,否則將失去他們的政治影響力。學生們並不清楚正在上層進行的鬥爭。他們看到的,隻是政府對他們的行動毫無反應。

  [五月十五日凌晨, 亂糟糟的廣場上疲憊不堪的學生]

  柴玲:

  政府看著同學一個個消耗生命的話,那麼我們就採取更極端的措施,我們就自焚【異】。如果政府能夠忍心看這這些孩子一個一個餓死的話,那麼我們就作第一個死掉的人。我把這句話到廣播站說了,我說我自己願意作這個絕食團的總指揮吧,我不記得怎麼說的了。而參加這個指揮團的唯一資格是在同學們犧牲之前你願意首先犧牲自己,來使更多的同學們活下去。 (64memo.com´89)

  ++[戈爾巴喬夫到達北京機場和楊尚昆等人握手, 擁抱獻花兒童, 檢閱儀仗隊]


  
  ++解說詞


  
  ++The government chose to cancel the grand ceremony planned for Tiananmen Square. Gorbachev got only a quick welcome at the airport. The first visit to China by a Soviet head of state since 1959 had been upstaged by the students.


  
  ++[戈爾巴喬夫會見趙紫陽、李鵬、鄧小平等中共領導人]


  
  ++解說詞


  
  ++Gorbachev met with Party leaders like Zhao Ziyang, who looked to the Soviet Union as an example of political reform; and with others, like Premier Li Peng, who were wary of everything Gorbachev represented.


  
  ++Both groups in the Chinese government needed the backing of Deng Xiaoping, who was in charge of the military, and thus held the real reins of power.


  
  ++[歡迎戈爾巴喬夫的國宴]


  
  ++[廣場上憔悴的絕食學生, “已絕食四十四小時”的標語牌]
  
  ++解說詞


  
  ++By now the hunger strikers had been in the Square for two days and their numbers were increasing constantly. Still there was no official response. As time dragged on, sympathy for the students and anger at the government grew.

(64memo.com/2004)

  劉曉波:

  象我自己的北師大,我自己的學生我根本勸不動。那些女學生你一勸她就哭。而且當時太陽出來了,學生那麼年輕,地上墊塊報紙,非常慘。 他們能用這麼年輕的生命這麼絕決地坐在這兒,來要求他們那麼合理的──在我看來是非常合理的要求和權利。我們政府居然對他們置之不理。。當時我就決定──一種感召吧,一種感動──我就決定要留在廣場跟學生在一起,幫他們做一些我自己認為力所能及的事情。 (64memo.com´89)

  呂京花:

  我們,就是底下這時市民和工人就採取觀望的態度來看。但是當學生絕食,用他們的生命來喚起整個民族、整個覺醒,所以這時候人們就有責任一下就站起來了。

  解說詞:

  五月十六日,當戈爾巴喬夫與中國領導人繼續進行會談時,三十萬人在北京街頭舉行了示威遊行。

  十七、十八兩日,這一數字上升到百萬【近】(六四檔案-1989)

  崔健:

  我曾經問個不休,
  你何時跟我走?
  可你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我要給你我的追求,
  還有我的自由,
  可你總是笑我,
  一無所有。

  哦,你何時跟我走?

  梁曉燕:

  我從十五號以後就幾乎天天都去了。我們學校是比較多的同學參加絕食了。我們就去做一些安置工作,幫助他們做一些後勤工作。另外,我自己去當糾察,我覺得應該讓車子──救護車──能夠順利通行。就是說,完全作為個人。

  趙洪亮:

  學生絕食快一個星期了,那政府也不理這學生,我們當時就說了,你他媽的整個是個王八蛋,最混蛋的人在這種情況下我想也比鄧小平、李鵬他們強得多。因為學生提出來的要求根本就不過份,尤其是我們看到這個情況以後,當時都很氣。但是不知道怎麼去發泄。

  +[廣場上救護車, 急救隊抬出昏迷的絕食學生]

  解說詞: 
  溫和的政府領導人試圖去緩解這場危機。
  他們指示官方新聞媒介去對學生運動進行客觀報導。
  同時,政府也組織了醫療救護隊以保証絕食學生的健康。
  在人們看來,這類行動表明黨的路線看來有所改變。誰也不願意在這個時候站錯隊。
  各單位的黨組織開始允許本單位中的職工到天安門去聲援學生。
  各單位有組織的隊伍開始打著本單位的旗號出現。
  如今,參與示威既合乎潮流,又不擔風險。
  [各樣遊行隊伍:新聞界大遊行、《中國日報》記者舉著“四十年的鐵樹開了花, 新聞要講真話”、“我愛新聞自由”等中英文標語。卡車上的示威人群中有人舉周恩來畫像。武警遊行。示威者站在起吊機上]


  
  崔健“一無所有”


  
  我要抓住你的手,

  
  你這就跟我走.


  
  [廣場上翻飛的各色旗幟]

(64memo.com-89)

  這一場面不僅激動人心,並且成了攝影師們的極樂世界。}

  Dan Rather:

  了不起的地點,了不起的時刻,了不起的新聞!這裡是天安門廣場,此刻是這裡的星期五早晨。現在,這裡是名副其實的人民廣場。一百多萬的中國人來到這裡,呼吁民主和自由,這宣告了一次新的革命的到來。

  Bernard Shaw:

  “難以置信!我們打算到這裡來報道一次最高峰會議,沒想到竟然闖入一場革命裡來了!”

  解說詞:

  預期到北京來報導中蘇最高級會談的國際新聞媒體,沒料到碰上了有史以來中國最具新聞價值的事件。

  梁曉燕:

  被萬眾矚目是一種很良好的感覺,是不是?而且確實本來學生中就有一種很強烈的受壓抑的感覺。這種感覺就是他們一下覺得他們是社會主角,人們很需要他們。他自己就有一種改造歷史的一種豪邁的感覺。這種感覺是很能激發人的欲望的。

  吾爾開希

  沒有一代人象我們一樣嘲諷過國家,嘲諷過政府,嘲諷過領袖,而且沒有一代人象我們這代人那樣看到過外面的世界那麼美。

  (崔健歌曲

  哦,這就跟我走……)

  吾爾開希

  中國大陸著名的歌手崔健最著名的一首歌是《一無所有》。正好這首歌和這四個字就體現了我們的一種心情。你可以想象一下我們這一代年輕人,我們有過什麼?我們沒有過我們父母所有過的追求,我們也沒有我們兄姐所有過的那些狂熱的理想,那麼我們所想要的是什麼?耐克鞋。充裕的時間和自己的女朋友去酒吧【異】。有充裕的自由平等去和別人談一個問題,能夠得到這個社會的尊重。 (64檔案-89)

  梁曉燕

  這個過程有一些比較純潔的東西,有一種很讓人難忘的東西。也有很讓我不能接受,甚至讓我惡心的東西。都有,而且是交織在一起。這就是歷史【同】,這是一個過程,不可能被完整地抽象出來。我記得在絕食的過程中有一部分同學是吃東西的,他們認為絕食隻是手段。就是說,我們的目的是給政府施加壓力,那麼我們為什麼要真的付出犧牲呢?我們可以不犧牲。有一個同學對這種行為非常憤怒,說你們這是在糊弄輿論。你把這種犧牲搞成一種欺騙,你就毫無道德優越性。他不能容忍這種行為。他自己就寫了個血書貼在門上,“我要用鮮血捍衛絕食的純潔性!”這個事情使我特別感動。我覺得,有很多事情不在於它最後的政治結果是什麼,它表現出來一種道德自覺性。這樣一種道德自覺性在中國是很少的。 (64memo祖國萬歲´89)

  解說詞:

  如果同情學生的政府領導人沒法勸學生和平地離開,他們也就失去了自己在政府中的影響力,甚至有可能因此而丟官。

  在五月十六日,統戰部長閻明復同學生領袖王丹一起到了廣場。}

  王丹:

  他很動感情,說,要給黨內改革派一個時間,有時間我們才能做事情。他說,四﹒二六這個問題肯定是要解決的,他連這樣的話都說出來了。這說得很誠懇,他代表中央保証不會秋後算帳,你們不相信我的話,可以把我抓回北大去,不是抓,是把我帶回北大去作人質,如果解決了你們再放我。然後我就接著發言,我希望同學們能夠慎重考慮他的意見。因為當時底下情緒非常激動,閻明復也沒法再說下去,我也沒法再說下去。然後閻明復就回去了。 (六四檔案/89)

  解說詞:

  ++ Only hours after【異】 Yan Mingfu`s appearance in the Square, a letter from Zhao Ziyang, writing on behalf of the Central Committee, was broadcast. In essence, it contradicted the April 26 editorial. But the strike continued. (六四檔案-2004)

  五月十八日,李鵬總理在人民大會堂會見了一批學生領袖。政府並沒有向學生讓步答應對話,而是對學生下令,讓他們撤離廣場【同】(64memo.com-1989)

  --王丹:

  --雖然我們多次提出要求與國家領導人進行對話,但這是不一樣的。這是一次見面,不是我們所希求的那種對話【同】誰去參加那次對話是政府選擇的,不是我們自己推舉的【近】。這樣我個人就毫無準備,我一直到了大會堂我才知道今天是要跟李鵬見面【同】。而且我們圍繞的核心問題是如何讓學生撤出廣場,所以也沒有進行政治問題上的討論。 (64檔案´89)

  李鵬:

  --你們願意聽也好,不願意聽也好,我很高興能夠有這樣的機會告訴同學們。我們北京這幾天已經陷入了,我可以說,是一種無政府的狀態。但是我再說,我沒有這個意思,要把這個責任加給同學們,也不加給王丹,也不加給吾爾開希。但是這是客觀的事實。某一程度上比文化大革命還要動亂得厲害。動亂中國出現過很多次,原來很多人並不想搞動亂,但是最後發生了動亂。 (六四檔案´89)

  大家同學們提出了兩個問題,很關心,我們是理解的。作為一個政府的總理,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不隱瞞自己的觀點。但是我今天不講。我會在適當機會來講這個問題,而且我也差不多講了我的觀點。如果我們今天一味要在這個問題上糾纏,我認為是不合適的,是不理智的。 (64memo中華富強´89)

  吾爾開希:

  糾纏的不是我們這些學生代表。還有一點就是說,我認為沒有必要把我們一開始說過的話再重復一遍。但是好象有些領導同志還沒有明白,所以我們願意再重復一遍。現在解決問題的關鍵並不是說服我們在座的這些人,問題在於怎麼讓他們去離開,他們離開的條件。他們離開的條件我已經說得很清楚了,隻有這一種可能性,這是客觀現實,客觀事實。我們如果廣場上有一個人不離開還在繼續絕食的話,我們就很難保証剩下的幾千人不離開【反】(六四檔案 - 2004)

  解說詞:

  五月十九日凌晨,神情憔悴的趙紫陽出現在天安門廣場。他的強硬派對頭李鵬也來了。趙在黨內鬥爭中已經失勢,這是他最後的一次露面了。他含著眼淚對學生說:

  趙紫陽:

  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你們可以批評我們。這是應該的。……

  戴晴

  在改革派掌權的時候,也就是說,在趙紫陽沒有被免職的時候,是除了鄧小平之外,趙紫陽是全國權力最大的一個人。學生不接受趙紫陽任何的讓步,不和趙紫陽做稍微有一點誠意的合作。一直到趙紫陽被開銷,好了,這個時候頑固派拿出來的就是他們的那套辦法。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