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三章:四二七大遊行   

  Maria Shriver(64memo.com-89)

  成千上萬的中國人今天不顧政府的禁令走上街頭。學生們呼吁民主,要求進行政治改革。人們在下了台的領導人胡耀邦的追悼會會場前舉行了示威。

  劉曉波:

  四月十五號當時我正在紐約。每天都通過報紙、廣播聽到了很多這樣的消息。那時候在紐約的所有中國人一般見面,朋友見面,議論的中心興奮點就是這件事。這個東西對我的沖擊特別大。我當時就想,與其在這裡坐著論道,不如回去。我四月二十六好從紐約上飛機,回國在東京機場換飛機的時候聽到從國內出來的一個人。他說你還回國幹嗎,四﹒二六社論都發表了,說這場運動是一小撮人在幕後操縱的、有組織、有預謀的、反黨反社會主義的動亂。 (64memo.com-89)

  解說詞:

  《人民日報》社論將胡耀邦逝世後出現的示威譴責為由一小撮人陰謀挑起的動亂。社論的標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

  在黨報上出現的這樣一篇社論,等於給運動定了性。

  劉曉波:

  他說完,我還真有點猶豫,說,這樣的話,我危險性會更大,而且我當時還去問了還有沒有當天翻悔美國去的飛機票。後來這個時候早我那飛機的地方,廣播已經開始了,就是東京飛往北京的班機,現在已經開始登機了。我聽到那個聲音之後,覺得沒有必要再由於了,就上飛機回去吧,該死該活就是那麼回事了。

  吳國光

  四﹒二六社論一發表,就已經表明當局以強硬行動來對待學生運動的這樣一種基調。共產黨對社會事件的反映,往往都是要發一個聲明。很多《人民日報》社論都是毛澤東親自寫的,比如說反對右派這樣一些非常重大的政治運動,都是由毛澤東親自寫一個社論,然後由《人民日報》把他發表,然後就導致這樣的事情。所以在四月二十六號社論一發表,大家都知道,這是鄧小平表了態,所以才會發這樣的社論。在這種情況下學生繼續上街,整個社會的預期就是當局會對學生的進一步行動採取很強硬的措施。 (六四檔案´89)

  梁曉燕

  我們非常生氣,覺得政府簡直是愚昧、昏了頭。這是什麼語言?完全是文革時候的語言。四﹒二六社論的整個一套思維方式和這套語言和七六年天安門事件時的社論一模一樣。就連社論裡頭的話都是一樣。因為我們經歷過那個年代,都知道那個天安門事件是以什麼結局來結束的。

  解說詞:

  四﹒二六社論讓許多人回想起在另外一場國葬之後發生的事件:那是發生在一九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

  一九七六年一月,周恩來總理去世了。周恩來是毛澤東的戰友,是僅次於毛澤東的革命領袖。

  人們歷來將他看作是一位比較溫和、寬容,而且富於同情心的領導人。正如一九八九年對胡耀邦的哀悼成為抗議運動的導火索,人們以對周恩來的悼念來表達他們對極左派領導人的憤怒。

  大人物的逝世總是蘊藏著某種危險。周恩來本是鄧小平的保護傘。文革中,鄧小平被打倒,是周恩來說服了毛澤東去重新起用他。

  是鄧小平在周恩來的追悼會上致的悼詞。然而,周恩來逝世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卻導致了鄧小平的又一次下台。

  在那年的清明節,成千上萬的人群自發地聚集在廣場,為周恩來獻上花圈。在這裡,有人朗誦詩,有人作講演。

  毛澤東接到報告,說這些活動的矛頭實際上是指向他的。

  警察奉命將花圈收走,但是更多的花圈又源源不斷地被送到了廣場。

  警察奉命驅散人群,但是人群卻搗毀了警察的宣傳車。

  終於,毛澤東下令出動工人民兵。工人民兵手持木棒,對群眾大打出手。隨之而來的是大逮捕。

  官方的新聞媒介說,廣場上發生的事件是由一小撮人挑起的反革命暴亂。而這次反革命暴亂的幕後黑手則是“不肯改悔的走資派”的鄧小平。}

  官方影片解說詞:

  一場批判鄧小平修正主義路線的鬥爭又在祖國打底上波瀾壯闊地展開了。

  群眾(口號):

  堅決反擊右傾翻案風!
  保衛文化大革命的勝利成果!
  憤怒聲討鄧小平的反動罪行!

  解說詞:

  鄧小平遭到批判,被剝奪了權力。直到毛澤東逝世後,他才得以重新上台,成了最高領導人。

  一九七六年的天安門事件隨之得到了平反。

  天安門廣場的這一幕歷史,被顛倒了過來。如今,它成了體現人民意願的勇敢的抗議示威。

  人民總是對的,示威者終於被承認為“人民”了。

  而到了一九八九年,當輪到鄧小平政府面臨著由某位領導人的逝世而導致的抗議活動時,而他們卻又撿起了過去大批判的陳腔濫調。

  又一次,最高領導人接到報告,說示威活動的矛頭是直接指向他的。
  又一次,示威被指控為由一小撮人挑起的顛覆活動。
  又一次,上面作出了無法撤銷的決定。

  王丹

  學生對四﹒二六社論一點準備也沒有,根本想不到政府會這麼快、這麼窮兇極惡地馬上把運動定性為動亂。這跟我們當初很純潔的想法大相徑庭。我們本來以為我們是在一個我們心愛的政府【異】面前表現我們的一種希望,完全是自己人。沒想到政府如此不認同,一下把你定性為敵人。這給我們心靈上造成的刺激非常大。我覺得如果不通過上街遊行這種大規模的方式我們無以跟官方的這種輿論機構抗衡,我們不會讓全國人民知道我們到底是怎麼回事。 (六四檔案 / 89)

  解說詞:

  學生若要再次上街,將面臨著嚴峻的形勢。

  流血事件並非是不可能的。

  雖然中國憲法在理論上給予了人民以言論和集會的自由,但是,誰是“人民”,卻得由黨來判定。這些學生到底是屬於“人民”還是“敵人”,就看黨怎麼下結論了。

  梁曉燕

  北京市委傳達了一個東西,傳達到各個學校,要阻止那天的遊行。哪個學校出去,找哪個學校的黨委是問。而且說明天會出動大量的軍警。當時我們都很擔心。我們說,我們都約好,明天我們都參加自己學校的學生的遊行。當時是毫不猶豫就去了。而且是我覺得這種時候應該表明我們的態度。

  王丹

  我們當時確實感到很危險,很多同學寫了遺書【近】。因為我們聽說中央已經調了軍隊,準備遊行的話就鎮壓。學生自覺性非常高,因為大家知道雖然政府已經說我們是動亂了,我們用自己的切實行動向人民表明我們不是動亂,沒有打、砸、搶,沒有反黨反社會主義。學生都很服從指揮服從紀律。 (64memo.com-89)

  戴晴

  那一天我激動得不得了。那個時候同學們舉著錢箱,他們用紙糊的錢箱一路募捐。我掏錢就往錢箱裡塞。然後我看到有的同學流汗,就到冰棍車給他們買冰棍,到隊伍中給他們送冰棍吃。那時候我是全心全意在支持這次行動,因為無端地給普通人加政治標簽,然後接著迫害,是共產黨的看家本事。好,現在學生反抗的就是這個,就是在用自己的信念、生命、前程,用這一切來和這個不合理的制度對抗。所以,我覺得,我從心裡是由衷地欽佩,而且我是全力支持他們的。 (64memo.com / 2004)

  趙洪亮

  很多的工人對這氣氛很憤怒。說學生在搞動亂,當時我心理狀態就這麼想的,我說這學生要說得不對,你也別來警察,你也別來大兵。我是一小伙子,北京年輕人那麼多,早把學生給打跑了。事情正好相反,正因為學生說得對,說出了我們工人農民的心裡話,我們才去支持他們。

  梁曉燕

  當時我確實是很擔心,真怕會出現一種流血沖突。後來一直告誡我的學生,一旦發生沖突不要動手。這個行動的目的是為了讓大家知道我們要抗議,我們目標不一定非是天安門廣場。

  梁曉燕

  白石橋那裡沖突上了,已經差不多都快踩死人了。我在裡頭已經被擠得七倒八歪的,……擁擠得不得了。警察跟學生的隊伍已經攪成一團。但是我也是確實知道警察也是接到了不許打人的命令,確實沒有動手。他們隻是做人牆阻擋,後來確實阻擋不住。

  解說詞:

  最壞的情況並沒有出現。政府中有部分領導人對學生們持同情態度,也有人希望建立一種新的解決社會沖突的模式。這些人說服了鄧小平,沒有將四﹒二六社論中的威脅付諸實踐。}

  梁曉燕

  沖過了白石橋以後,基本就沒有遇到大的阻攔。一直走,走,走,我跟著學生隊伍走了十三個小時。學生本來沖破了封鎖有點興高採烈,再加上市民的呼應,一下把學生的英雄感給激起來了。後來已經成了一個狂歡節了。因為也沒有危險了,周圍又有這麼多人看著你們表演,你好象是在表演一樣。最後我就是這麼一種感覺了。和我出去時的感覺完全不一樣。

  --戴晴

  --好的結果是,它反抗了共產黨,嚥下這口氣去了。這次沒有鎮壓對於整個共產黨在中國統治的歷史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它改變的是它的政治行為,而這個政治行為又是它的看家本事。

  --梁曉燕

  --我跟學生們說起這個問題來,我說,你們以為四﹒二七──他們認為四﹒二七是被他們沖破了──你不能說不是沖破,確實也是沖破的。但是,如果政府要真不想讓你沖破的話,它也是有能力不讓你沖破的。但是政府也沒採取行動。它並沒有,甚至說政府也並沒有想把問題激發到這種程度。學生確實也沒有意識到政府也是有一種雙方互相妥協的這種東西的存在。 (64memo反貪倡廉-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