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二章:胡耀邦逝世和運動的開始階段   

  解說詞:

  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當天安門廣場被抗議的學生佔領,前景極不明朗的時候,一位名叫柴玲的學生領袖找到了一位美國記者【異】,向他敘述了自己在運動中的經歷和主張。 (64memo反貪倡廉-1989)

  他們在北京的一所公寓中見了面。這位記者用家庭錄像攝影機記錄下了這次採訪。

  柴玲:

  這可能是我最後幾句話了。我叫柴玲,今年23歲。我的生日很奇怪,4月15號,就是胡耀邦逝世的那天。 (六四檔案-2004)

  解說詞:

  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胡耀邦逝世。

  胡耀邦是黨的總書記,是鄧小平在改革的第一個十年中為自己選下的接班人。

  公眾對胡耀邦的悼念活動逐步演變為大規模的抗議運動。

  柴玲:

  這場運動很多地方多不太成熟。機會很偶然,誰也沒想到胡耀邦會逝世。這次運動是學生和人民天然的一種民主意識的大暴露。是人民利益自發的大的展示。

  我接觸了各個層次的人,有些即使是得利者,如個體戶,財團,企業家,一些很精明的學生,和一些工人,市民,他們沒有安全感。很多人都流到國外去。我覺得這個國家完了,快亡國了。

  解說詞:

  在他逝世前的兩年,由於被指責為搞資產階級自由化,胡耀邦下了台。

  一九八九年四月,在他逝世後,人群聚集在天安門廣場為他獻上花圈。

  當胡耀邦遭到免職時,並沒有出現大規模的抗議運動。而在死後他卻成了人民心目中開明領導的化身。以悼念他為名,人民展開了對當局的抗議活動。當時流傳著這樣一句話:“該活的死了,該死的還活著。”

  封從德:

  中國有一種現象,我稱它是死亡崇拜。人死了以後,那些不太光彩的事情就都不見了,剩下來的全都是很光輝的形象。然後人們就借著這個來表達很多的不滿,把很多希望寄托在這個上面。

  韓東方:

  胡耀邦的死和我身邊發生的事沒有什麼關系,但是由於胡耀邦的死,結果就在天安門聚起了那麼多的人,不是在單純關注胡耀邦死這件事,而是有了一個群體可以待在一個地方,由此引發出許多其他的話題,那麼我聽到的和我說的最多的還是發生在自己身邊的事情。

  趙洪亮:

  我的爸爸媽媽就講,以前我們掙工資,雖然工資也不高,但養活你們三個孩子,很容易的事情,現在你也有一份臨時工作,為什麼就嫌錢不夠了。

  解說詞:

  到了一九八九年,曾幾何時受到人民普遍歡迎的鄧小平改革,如今卻令許多人失望。

  工人覺得,他們在付出向市場經濟過渡的代價,而成果卻被他人享受了。他們手裡的鐵飯碗看來要拿不穩了,失業的陰影日益迫近。公費醫療、退休金等社會主義福利也漸漸保不住了。}

  趙洪亮:

  各個大的單位就貼出來,說不招收女工,我也有弟第妹妹,不招收女工,那我妹妹畢業以後幹什麼工作呢?這廠子都發不出工資來了,人多肉少了,就要哄掉一部分人去。但是不說開除,變了一個詞,叫優化組合,這就是改革帶來的。

  解說詞:

  政府號召,致富光榮。但是富起來的,卻往往是那些上層人物以及他們的親朋摯友,這些人從來都是既得利益者。

  隻有幹部們才有條件投機牟利,因為他們能通過關系,利用價格雙軌制,低價買入,高價售出。

  最令工人們憤憤不平的,是腐敗。

  呂京花:

  所以握著權的人能解決一切問題,人不動,錢就可以到手。比如說,我跟一個有權的人,可以就是一個批文,我跟外商談生意的時候,那外商的生意、、、說實在的中國人也很聰明,他會用各種手段來變換,送錄像機電視機都可以,可電視機要在老百姓手裡攢出幾年的錢來才能買到。

  趙洪亮:

  你????當頭的都拿,為什麼不準我拿?我拿為什麼就犯罪,你拿為什麼不犯罪。你拿我也拿,大不了就是你拿一塊肉我拿一塊骨頭。其實骨頭都拿不到,隻能拿一些骨頭渣子。但是那都違反制度了。就是這種情況。我們最恨的就是這種。

  韓東方:

  人們需要宣泄,可是又有過去的壓抑,因為言論而入罪。所以聚起了人以後,一看這個機會很好,瞅不冷子就去說一通,然後一縮頭就走了。那麼當時廣場具備一種可以不負責任說話的氣氛。我自己有很多這種經歷,就是我覺得我受害是由於太多的人不負責任,那麼我就覺得有必要提示一下,我們在這試圖進行一些討論,關於這個社會怎麼進步,那麼不能用不負責認得態度來達到這樣一個目的。我就希望能通過我自己這樣做,就是我告訴你我的名字,我要對我的話負一切責任,一切後果,看能不能提示給聽到這些話的人。 (64memo反貪倡廉-2004)

  一講演者:

  耀邦同志與世長辭了。他是一個清官,他國外沒有存款,他子女也沒有因為他當總書記而爬上高位。昨天,在這裡說到了民主。什麼是民主?我個人認為,“民”就是人民大眾,“主”就是當家作主。我們要當家作主。

  解說詞:

  無論“民主”這個詞對於不同的人有著什麼樣不同的含義,如今它成了運動的先鋒──學生和知識分子──口口聲聲不離的話題。

  一講演者

  我是一名教師,當然我不能回避教育問題,我首先要談到的就是教育問題。解說詞:

  學生和知識分子本來一直是改革的最積極的支持者。

  然而,在十年經濟增長之後,他們卻並沒有得到多少實際上的利益。

  封從德

  北京有句話說,“窮得象教授,傻得象博士。”這句話是很有根據的,他覺得確實是幹了半天,也幹不出任何東西來。

  柴玲:

  我覺得這樣一種改革不對頭,因為它扶起來的不是人民,而是有權勢的那些人。這種改革雖然帶來一種表面經濟繁榮,但實際上把廣大人民,廣大知識分子推上了一種沒有希望,沒有奔頭的那種狀況。

  解說詞:

  學生們的憤懣不平使抗議運動一觸即發。

  然而,在抗議運動中他們喊出來的口號卻極少涉及他們的切身利益。

  和歷來的中國學生一樣,他們呼喊的是救國。

  王丹:

  胡耀邦的去世和他被用非程序化的手段打擊下台心情抑鬱是有關系的。如果我們僅僅悼念這麼一個人,並不能解決中國長遠的問題。今天死胡耀邦,明天會死陳耀邦,各種各樣的耀邦會出現。如何能確保一個國家向著好的方向發展,還得從體制上著手。所以我們就想借此機會,在悼念耀邦先生的同時,提出一些政治上的要求。

  王丹:

  四月十七號深夜十八號凌晨,北大學生走出校門。我們在前面舉著一面寫著”中國魂”的旗幟。

  在四月十八號開了一個大規模的一千人的討論會。

  一講演者:

  要求國家領導人及其子女公布其年薪和全部的年收入。

  眾人:

  好!

  一講演者:

  允許民辦報紙,言論自由,結社自由。

  眾人:

  好!

  一講演者:

  提高知識分子待遇。

  眾人:

  好!

  解說詞:

  學生們最後通過了向政府提出的七條要求。他們將這七條寫在情願書上送交給了政府的各個有關部門,其中一處是新華門。那是舊皇宮的大門。自新中國成立以來,政府領導人就在那裡居住、辦公。

  韓東方:

  四月十八號晚上,我正在紀念碑上說完一句話【同】後,有人要提問題。這時從新華門那跑來很多人,說新華門前很緊張,學生在那靜坐和警察和士兵有可能發生沖突,很危險。我就到了那個大紅柱子旁邊,幾次學生都朝前沖,我就在前面和一些人勸大家坐下。我說我是工人,我過去當過兵,我自己覺得你們在這待著,這樣做有很大的危險。因為這裡是這個國家的最高權力的地方了,如果要這樣非程序地沖進去的話,那麼他們有非常多的借口,就是一群人沖擊了中南海,就可以用機槍全部打死。我說這樣的犧牲一點必要都沒有,我們完全可以用另外的方法去達到我們要達到的目的。下面的人就說,你怎麼會是一個工人?他們的意思是說我也是一個學生,以工人的名義在這說話。然後他們就要趕我下去,就要把我趕出去。我就把我的工作証身份証拿出來,我說你看,我在這地方工作,我就是一個工人。後來就一起把大家穩在那個地方,就說我們在這等,不要在沖了。那個晚上就沒有出事。 (64檔案-1989)

  解說詞:

  第二天晚上,新華門前再次舉行了示威。到了四月二十日凌晨,學生和警察間發生了沖突。

  吾爾開希:

  我是四﹒二零慘案的目睹者、組織者、知情者,給大家介紹情況。我們在那裡靜坐聲援在新華門前和平請願的同學,後來我們在那裡靜坐一直堅持到了早上五點。正在這個時候,他們出動了近千名軍警,野蠻毆打學生,還有北京各界朋友。打傷人數可以說不計其數。而且他們對我們的女同學進行了猥褻污辱!香港記者被打,還有一個女記者,照相機蓋被打開,膠卷抽出來了,這就是民主,這就是他們所說的民主! (64memo反貪倡廉´89)

  吾爾開希:

  我們搞活動,我們是有組織的。我們不是烏合之眾。我們是這個社會的文明份子。我相信大家都這樣認為,因為要有紀律地組織這次活動。北京市各高校正在聯系決定罷課,不達目的,誓不復課。

  問:

  你們要達到什麼目的?

  吾爾開希:

  是這次,還是從頭到尾?

  問:

  從頭到尾。

  吾爾開希:

  哀悼胡耀邦,還要更深一步。

  問:

  深一步怎麼講?

  吾爾開希:

  深一步就是繼承耀邦遺志,爭民主自由。胡耀邦是中共領導人中少有的廉潔、正直、開明的領導人,……

  +解說詞

  To achieve concrete results, student activists felt they needed a new organization of their own. Those who were willing to lead it were taking a great risk.

  +王丹

  四月十九號晚上成立了北京大學籌委會, 成立的時候的這七個第一批常委都是自告奮勇站出來的, 可以說他們的成為常委完全是憑著勇氣, 並沒有經過那種程序化的選舉過程【異】。籌委會曾經幾次作出努力, 就是希望能夠用真正民主的方法選出自己的領導, 但是後來事態的發展越來越緊張, 越來越緊湊, 就沒有能夠把我們的這個設想逐步地推向實現【異】(64memo.com - 2004)

  解說詞:

  四月二十二日,官方為胡耀邦舉行的追悼會。前一天晚上,學生們紛紛來到天安門廣場,等待追悼會的開始。在經歷了四月二十日凌晨的那一幕後,這個追悼會便具有了新的政治內容。

  口號

  反對暴力!
  保障人權!
  愛國無罪!
  暴行可恥!
  言論自由!
  解除報禁!
  耀邦不朽!
  耀邦千古!

  戈揚:

  這一天是四月二十二號,在人民大會堂裡頭舉行耀邦同志遺體告別儀式。開始的時候聽說容許十萬人參加,可是很快地改掉了,隻容許四千人。主要的就是害怕學生參加多了要鬧事。我進去以後就感到這個人民大會堂裡頭又黑又暗,而且氣氛還又不好。趙紫陽匆匆忙忙念完了悼詞,中央領導人趕快就撤退了。

  喊聲:

  對話!對話!

  戈揚:

  快到中午,我從東門出來。出來以後就看見天安門廣場人很多很多。我就想到學生隊伍裡頭去。去不了,中間隔了有九行武警。我就站在那裡,這個時候有學生代表上來遞請願書。

  解說詞:

  這天,學生向政府遞交請願書。他們要求國家總理親自來將請願書接下。

  吾爾開希:

  我們四個在一起商量的時候,其中有一個人叫郭海峰的就說,我們去下跪。我反對。他說,我們不是向這些人下跪,而是向國徵下跪,向這個政府下跪。這個和我的信念很抵觸。但是他們覺得,在愛國熱情或是在茫然之中,冒出這麼個念頭,所以他們作出了這麼個決定。

  柴玲:

  當我們的同學跪下舉著那個請願狀的時候,全場的同學都哭了。本來是我們寫了一些建議,而我們必須跪著遞上去,沒有人理睬,沒有人接收。同學們都哭了。

  呂京花:

  而且這個遞交請願書這三名學生我們都親眼看到了。底下市民就有急切的心情,就說,總理,你出來跟我們見一面,你接一下我們的請願書,你答應我們的要求。如果你不答應我們的要求,起碼你有這種姿態。可是總理就在眼皮子底下過去,連理都不理【同】,這就……你讓人們怎麼去想? (64memo反貪倡廉 - 89)

  戈揚:

  我就感覺到他們對學生怎麼那麼無情啊。我們覺得太不象話。我們這些在人民大會堂裡面的人老實說,當年很多都參加了學生運動,為什麼現在用這樣的態度去對待學生呢?

  吾爾開希:

  學生運動前一階段叫做諫議階段。諫是中國古代納諫的那個諫。在這個諫議階段中我們有過直諫,有過淚諫,有跪諫。就是我們可以跪下來,但還是諫,是一種臣對君的關系。還是一種我們要求你們出來跟我們對話。當然三個學生一跪,可以說是跪倒了一個中國政府,是中國政府的形象徹底暴露了。

  戈揚:

  我們當年反對的就是現在學生反對的。那麼,為什麼我們現在就變成一個反人民、反學生的黨,而我當年參加的共產黨不是這個黨。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