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尾聲   

  梁曉燕

  從廣場走出來,就在音樂堂的拐角上,看到了有幾輛坦克從街上開過。當時同學們在喊口號,我就跟同學們說,你別看他們,他們來示威的。大家都別看他們,你管你走。你該喊什麼喊什麼,你不要看他們。結果就聽到後來一聲慘叫,我們大家趕緊回頭看。我就看到後面一片亂,坦克就在中間打了一個轉。就這麼在這兒拐了一個彎。後來就聽到尖叫的聲音,隊伍一下就散掉了。散掉後同學們就跑,一下就知道這坦克過來壓人了。直感你就知道。我認識的一個學生,但不是我們學校的,他從坦克底下爬出來。死的兩個學生就是他們學校的。兩個。青年政治學院的。他自己就在一塊兒。我還專門跟他確証過這個消息。因為我在前面走路,知道他們學校的隊伍在後面。就是那個時候。這絕對沒錯。 (六四檔案´89)

  --無名男人

  --這個時候的長安街一片狼籍,就象一個戰場。我走到木犀地,木犀地的路上停了幾十輛軍車,上面坐滿了部隊。經過一夜的槍殺後,北京的市民完全是非常激憤,所以都圍著軍車在控訴。有一些女的在失聲痛哭,說你們連老人和小孩也不放過,你們是一群儈子手。說著說著全部都在哭。我自己也在那裡哭。那些當兵的就木然地坐在卡車裡頭,沒有任何反應,也沒有向群眾開槍,也沒有表示同情,隻是呆呆地坐著。當然這種氣氛肯定也是要出事情的。我見有一個人脫了自己衣服點著了。點著了以後一下仍到了前面的指揮車上。那個指揮車因為是帆布棚子,所以一下就著了。著了以後,軍官下來後就命令部隊全部撤離。非常激憤的群眾就把一長串車都給點著了。熊熊大火燒起來了。 (64檔案 / 89)

  丁子霖

  我在和他爸爸在校門等了他整整一夜,天亮的時候,六點多鐘,他的同學,跟他一塊兒去天安門的學生,他的同班同學來報信,說他中彈了,血流了很多,但不知道送哪個醫院了。我知道我再也看不見我的孩子了。從四月十五號人民大學開始貼出大字報,一直我就預感著要有一場災難要來了,到底來了。而且紮紮實實地就落在了我的頭上,是我最怕生事的人的頭上。他奪去了我最心愛的兒子。 (64memo反貪倡廉´89)

  【編者按:下面的內容和新版差異非常大,缺了許多內容,這堣ㄓ@一補充了。其中有一點需要說明:影片將柴玲和侯德健的話放到一起,作強烈反差,以襯托柴玲追憶六四屠殺是『用了謊言去打擊說謊的敵人』。但是,柴玲說的是『有人說同學死了兩百多, 也有人講整個廣場已經死了四千多。具體的數字到現在我也不知道。』而且還是六四後不久(6.8)的錄音;而直到六月底,另一重要的見證由吾爾開希作出﹐說的是『廣場死亡數以千計﹔北京,我想數以萬計。我這是比較保守的估計。』這還是在香港電視裡播出的錄像﹐當時影響非常大﹐對於影片這裡的意圖來說﹐也應該要合適許多﹐但製片人偏偏就是不用。從這個例子可以看出﹐可能是因為柴玲拒絕接受採訪或是為了別的什麼意向﹐製片人在選材時﹐尤其是涉及柴玲六四資料時﹐有極其強烈的主觀情緒在裡面﹐貶低柴玲可謂不遺餘力﹐與其自稱的『客觀、中立』相距甚遠。許多觀眾看了這段影片後﹐就直指柴玲撒謊。而實際上﹐相對於當時的眾多說法而已﹐柴玲的轉述應該說是要客觀一些。觀眾沒有時間探究細節﹐受影片的影響是非常容易的。】 (64memo.com-89)

  女播音員

  中共中央軍委主席鄧小平今天下午三點在中南海懷仁堂親切接見了在北京執行戒嚴任務的中國人民解放軍軍級以上幹部。鄧小平主席作了重要講話,他說:首先我們對在這場鬥爭中犧牲的解放軍指戰員和公安幹警的同志們表示哀悼。作為有……的解放軍指戰員和武警指戰員表示親切的問候。我提議大家起立為死難的烈士們默哀。

  --陳燕妮

  --一開槍之後,大家的心非常非常氣憤,而且當時一個是氣憤一個是什麼都不怕,覺得這政府這種壞事都作出來了,它根本不可能長,所以跟本不害怕。在街上滿街都是人,包括把坦克上的東西拿下來,把槍拿回家去這種事情。但是隨著政府慢慢把局面控制住,開始大規模搜捕,專線舉報電話開始出來,大規模的搜捕開始出來了。老百姓心裡慢慢的那種恐怖的心情開始出來了,白色恐怖開始出來了。大家越來越謹慎,越來越害怕。因為那種舉報實在是太可怕了,隨便報私憤就可以給你舉報了。 (64memo.com / 89)

  --女廣播員

  --北京高自聯頭頭熊炎在通緝令發出後不到十個小時,就在他乘坐的銀川到包頭的一百七十次客車潛逃途中被捕獲。 (64memo.com´89)

  --北京高自聯常委周峰鎖潛藏在西安市西郊三橋鎮的哥哥家裡,他的親屬看到電視播出的通緝令後報告了公安機關,將他抓獲歸案。

  --呂京花

  --在八九民運當中我參加了一個工人自治組織,叫工人自治聯合會。我在那裡面是所謂核心人物之一,但是我在裡面主要是負責宣傳,當過播音和審稿。但是因為我在八九民運當中這個工作以後共產黨政府通緝我。

  趙洪亮

  在六月四號我離開了北京以後,可以說是幾百公裡中我接觸的就是中國的民眾。他們非常地好。好到什麼程度?起碼在大逮捕階段,他們隱藏了我們。當時不是我一個人,是有很多的人跟我一起跑出去。農民就跟我講:孩子,別怕,現在我們藏你們,就跟那時候鬧日本鬼子藏共產黨一樣。那時候日本鬼子兇不兇?我們沒讓他們抓住共產黨,現在共產黨他兇不兇,我們絕不會讓他們找到你們的。 (64memo中華富強 - 89)

  呂京花

  當時,我離開家的時候就感覺到我以後可能再也見不到她了。我女兒站在門口,拽著我的衣服跟我說,嚷了一下。我就逗她。她就把小車,一半在門口,一半在裡邊,我就怕她摔倒了,外邊掛著一個門簾,我家裡邊沒有人。我媽媽要在家,我說走,她可能不讓我走,我就在我媽出去買菜的時候離開了家。我跟我女兒說:跟媽媽再見!我還裝著沒有什麼難過的樣子。 (Memoir Tiananmen´89)

  --他說沒有死很多學生,說沒有殺很多學生就是為了証明這不殘暴。而且在報道時說沒死多少學生,言外之意說,工人死也是應當的。

  --趙洪亮

  --我能成功地逃出來,我得感謝上帝,感謝神。我心中的上帝,我心中的神是中國的百姓。中國的救我出來的人。我也不是什麼工人領袖。我們工人真正的領袖正在關押在中國大陸的監獄之中。我隻是中國一名很普通的工人,我不是什麼英雄。真正的英雄長眠在北京那塊美麗的黃土地上,也長眠在共和國的廣場上。那些人才是真正的英雄。

  丁子霖

  在我們孩子剛遇難的開始的最初的日子裡,我們的同事、朋友、和學生,還有我的老同學,都曾經給我們一些安慰。那時候,人的膽子,屠殺剛開始,還沒有,還悄悄地到我家裡來,對我表示安慰和同情。記得幾乎都是一句話,要我好好保重,說不久就會翻過來的。要我等,等,不久的平反昭雪,給孩子恢復名譽,等政府的安撫。幾乎都是這樣安慰的語言。可是沒多久,隨著六四屠殺以後北京和外地各界的清查的開始,來我家的人越來越少,見了面也不說,仿佛一切都沒發生過(六四檔案 - 89)

  少先隊

  敬愛的革命烈士們,安息吧!少先隊員會記住您,人民會記住您,祖國會記住您。讓我們向光輝的紅領巾保証,熱愛中國共產黨,熱愛社會主義祖國,熱愛中國人民解放軍,做共產主義接班人!

  丁子霖

  什麼祖國的花朵呀,這都是在需要的時候講的那些話。你們是祖國的明天,祖國的花朵,當你們認為黨國需要的時候,屠刀、機槍、坦克,都可以上來。所以我不願意看這些電視鏡頭,我受不了。我想,都是人,人與人之間應該是平等的,我孩子就是為了找回這點平等,找回這點自由。

                      (完)

  這部歷史記錄片雖然有許多偏差﹐我還是覺得不失為目前為止最好的一部。我將陸續把這部影片中不合史實的地方批註出來﹐也歡迎各位網友參加注評﹐觀點不拘﹐但最重要的是先釐清事實。

  這裡先列舉影片的幾個問題要點﹕1/影片有預設框架﹐尤其是選擇受訪人的偏差(譬如知識分子中沒有當時對學生影響極大的嚴家祺、包遵信、方勵之等﹔學生中卻了很重要的王超華﹔有人說這部影片基本上就是戴晴觀點﹐不無道理)。2/關於撤與不撤﹐某些當事人幾年後的說法和八九年的實情相悖﹐有隨風轉向逃避甚至轉嫁責任之嫌﹔3/製片人對柴玲錄像的處理不夠嚴肅﹐有不合理的剪輯(我已有另文詳述)。 (六四檔案/2004)

  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本站文字批註功能終於開始有點眉目了。這是一個全新的構想和設計﹐簡單地說﹐它將克服一般論壇的缺陷﹐網友可以直接對文本進行精確定點的批註(這一點對以當事人身份進行史實澄清尤為重要)﹐也可對整篇文章進行評論﹐詳細的考慮另文詳述。

  版本說明﹕這篇《天安門》中文底本也是製片人的官方版本﹐最近整理時發現其文字和最近的版本有較大出入﹐似乎新版比這一版少了許多當事人發言記錄﹐但增加了背景說明。(若有網友有興趣比較一下二者的差別﹐將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別忘了將結果貼上來。)新舊版都來自﹕http://tsquare.tv/chinese/film/gindex.html﹐這個舊版的收錄到本站的時間是2002年1月21日。 (Memoir Tiananmen - 89)

  這部歷史記錄片雖然有許多偏差﹐我還是覺得不失為目前為止最好的一部。我將陸續把這部影片中不合史實的地方批註出來﹐也歡迎各位網友參加注評﹐觀點不拘﹐但最重要的是先釐清事實。

  這裡先列舉影片的幾個問題要點﹕1/影片有預設框架﹐尤其是選擇受訪人的偏差(譬如知識分子中沒有當時對學生影響極大的嚴家祺、包遵信、方勵之等﹔學生中卻了很重要的王超華﹔有人說這部影片基本上就是戴晴觀點﹐不無道理)。2/關於撤與不撤﹐某些當事人幾年後的說法和八九年的實情相悖﹐有隨風轉向逃避甚至轉嫁責任之嫌﹔3/製片人對柴玲錄像的處理不夠嚴肅﹐有不合理的剪輯(我已有另文詳述)。 (Memoir Tiananmen - 2004)

  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本站文字批註功能終於開始有點眉目了。這是一個全新的構想和設計﹐簡單地說﹐它將克服一般論壇的缺陷﹐網友可以直接對文本進行精確定點的批註(這一點對以當事人身份進行史實澄清尤為重要)﹐也可對整篇文章進行評論﹐詳細的考慮另文詳述。

  版本說明﹕這篇《天安門》中文底本也是製片人的官方版本﹐最近整理時發現其文字和最近的版本有較大出入﹐似乎新版比這一版少了許多當事人發言記錄﹐但增加了背景說明。(若有網友有興趣比較一下二者的差別﹐將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別忘了將結果貼上來。)新舊版都來自﹕http://tsquare.tv/chinese/film/gindex.html﹐這個舊版的收錄到本站的時間是2002年1月21日。 (64memo祖國萬歲´89)

  這部歷史記錄片雖然有許多偏差﹐我還是覺得不失為目前為止最好的一部。我將陸續把這部影片中不合史實的地方批註出來﹐也歡迎各位網友參加注評﹐觀點不拘﹐但最重要的是先釐清事實。

  這裡先列舉影片的幾個問題要點﹕1/影片有預設框架﹐尤其是選擇受訪人的偏差(譬如知識分子中沒有當時對學生影響極大的嚴家祺、包遵信、方勵之等﹔學生中卻了很重要的王超華﹔有人說這部影片基本上就是戴晴觀點﹐不無道理)。2/關於撤與不撤﹐某些當事人幾年後的說法和八九年的實情相悖﹐有隨風轉向逃避甚至轉嫁責任之嫌﹔3/製片人對柴玲錄像的處理不夠嚴肅﹐有不合理的剪輯(我已有另文詳述)。 (Memoir Tiananmen´89)

  經過長時間的努力﹐本站文字批註功能終於開始有點眉目了。這是一個全新的構想和設計﹐簡單地說﹐它將克服一般論壇的缺陷﹐網友可以直接對文本進行精確定點的批註(這一點對以當事人身份進行史實澄清尤為重要)﹐也可對整篇文章進行評論﹐詳細的考慮另文詳述。

  版本說明﹕這篇《天安門》中文底本也是製片人的官方版本﹐最近整理時發現其文字和最近的版本有較大出入﹐似乎新版比這一版少了許多當事人發言記錄﹐但增加了背景說明。(若有網友有興趣比較一下二者的差別﹐將是非常有意義的事情﹐別忘了將結果貼上來。)新舊版都來自﹕http://tsquare.tv/chinese/film/gindex.html﹐這個舊版的收錄到本站的時間是2002年1月21日。 (64檔案´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卡瑪﹕《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1995年9月。
  • Philip Morgan﹕BLOOD IS ON THE SQUARE﹐1989年7月4日。
  • 卡瑪﹕《天安門》影片文稿(新版/解說詞為英文)﹐2002年12月7日。
  • TJ/英國曼徹斯特﹕fillthesquare網上天安門廣場--“他爸爸6.4上街被人用槍打死的!”﹐2001年5月16日。
  • 卡瑪﹕《天安門》英文底本﹐1995年9月。
  • RICHARD BERNSTEIN/ NY Times﹕New Window on Tiananmen Square Crackdown--Tiananmen Papers﹐2001年1月6日。
  • 網路圖片﹕Students' camp on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15?日。
  • 網路圖片﹕Dancing on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21日。
  • USA National Security Archive﹕Tiananmen Square, 1989﹐1998年7月24日。
  • 阮銘﹕末日審判前的賭博--《紐約時報》的彌天大謊﹐2004年5月19日。
  • 網路圖片﹕Students' camp on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15?日。
  • 網路圖片﹕Protesters on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23日。
  • 網路圖片﹕Students' camp on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15?日。
  • 網路圖片﹕helicopters over Tiananmen Square﹐1989年5月21日。
  • 網路圖片﹕Tiananmen Square - students on hunger strike﹐1989年5月14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