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中文底本(原版)
卡瑪
1995年9月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十章:“六四”   

  +[夜晚, 長安街上一片火光, 軍人的影子]
  

  +眾人
  

++
  你們是什麼人的軍隊?

  +解說詞
  

++
  On the evening of June 3, troops and 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s began converging on the center of the city.
  

++
  Far from the square on Chang`an Avenue, the Avenue of Eternal Peace, the great east-west thoroughfare, troops encountered crowds at every intersection. This time they would not be stopped. (64檔案´89)

  ++[群眾用街上的分道隔離墩搭路障]
  

++
  [槍聲, 眾人逃散, 火光, 爆炸聲]
  

  +男聲
  

++
  閃開閃開!閃開!

  --陳燕妮

  --大約十點鐘左右,我聽見槍聲了。當時開槍的時候,軍隊基本上是在我們家那一帶,就是軍事博物館那一帶。有個女孩大約十四、五歲左右的樣子,當時那女孩已經完全失去控制了,跑進來就跟她媽媽講:媽媽,我剛才在外面院門口看見打死兩個人!一個男孩子,一下打在他胸口,倒在地上,別人想去救,就是沒法去,因為那個槍還不斷打過來。

  --我看見幾個人抬著個女孩,受傷的女孩,抬了進來,抬著胳膊,抬著腳,閉著眼睛,臉色慘白,我到現在也望不了她當時那個樣子。

  女學生

  這是一個同學的血,我沒有受傷。我抬著同學的時候,那個同學脖子後面一股股的熱血,我堵也堵不住,兩塊毛巾都沒有堵住。他嘴裡也是血,滿臉都是血。

  +[滿身是血的人躺在平板車上被送往醫院]

  +解說詞
  

++
  Even after the soldiers opened fire many people couldn`t believe they were using live ammunition. The crowds blocking the intersections didn`t always disperse when fired on; or they ran away but came back to yell at the troops. The sound of gunfire attracted even larger crowds.

  陳燕妮

  我們家這個地方是在長安街旁邊一條小街。軍隊在往前推進的時候,聽見有人罵,就會追進來打槍。臨長安街兩邊樓上的老百姓都會……,就有人站在樓上往下罵,軍人聽見罵聲就往樓上打槍。槍聲非常密集。軍隊不斷地往東向天安門廣場推進,槍聲就會慢慢稀落。但是一整夜槍聲沒斷過。基本上那一天我都沒睡覺。

  ++丁子霖

  ++廣播媔ヮ蚖﹞悁w門緊急, 要大家去聲援。他就坐不住, 就要去。我就不讓他去:“一個中學生, 你去了有什麼用呢?”我越看電視媄銂瘧筆i我越緊張, 不讓他走。他越看那個緊急通告, 他越要走。我拉, 他掙脫。我幾乎用我全身的力氣來拉他──你想他比我高那麼多, 力氣又特別大──我怎麼也拉不住他。

  ++[燃燒著的大型公共汽車橫攔在路中]

  +解說詞
  

++
  All along Changan Avenue troops encountered barricades, and crowds throwing rocks and Molotof Cocktails. After an intersection was cleared, troops moved more quickly.

  ++[裝甲車撞開燃燒著的汽車, 爆炸聲]

  +解說詞

  ++ A young woman with a home video camera recorded the troops passing Fuxingmen Intersection, about two miles west of the square.

  男人的聲音

  打倒法西斯!
  土匪!
  土匪!

  你不是人,????!
  

++
  儈子手!

  別喊,別喊,找死那!出人命了!

  婦女的聲音

  還“解放軍為人民”呢,車上的標語的。缺德吧,你開槍打人民!

  --男人的聲音

  --“人民軍隊愛人民”,用槍殺人民!
  那邊一個人被槍殺了。

  --婦女的聲音

  --人家跑還打人呢!

  男人的聲音

  這可是血腥鎮壓。鎮壓那大學生……打越南也沒用這麼多兵啊!他們往天安門去了。沒準把毛主席紀念堂掀開。……絕不會少死人。

  侯德健

  這個歌名叫做“漂亮的中國人”。學生和市民在過去一個月當中做得太棒了!絕對是把一個最漂亮的中國人拿給全世界人民看。

  (歌聲)

  愛自由的人們,張開我們的翅膀
  有良心的人們,敞開我們的胸膛。

  劉曉波

  政府的態度現在已經非常明確了,跟他不需要講任何東西了。學生們和市民們這些動作,本來完全可以教會它怎麼樣傾聽人民的呼聲,但是它仍然對人民的呼聲置若罔聞。我覺得現在主要的問題不是對政府怎麼樣,而是我們自身的團結,我們自身內部的組織建設。我相信在今天這個時候提出一種改變世界思路的命題的可能性是可以的。誰主宰著中國的前途和命運?今天的回答應該是“人民”。 (64memo祖國萬歲/89)

  侯德健(歌聲)
  

++我們今天多漂亮。

  一切都可以改變
  一切都不會太遠。

  劉曉波

  我感覺到當時紀念碑的那一塊還是比較平靜的,就象侯德健說的,就象一個風暴眼一樣。旁邊刮風刮得昏天黑地,但是我們那個中間相對來講是比較平靜的。

  +解說詞
  

++
  Around eleven o`clock, two hours before the main body of the troops arrived, a single armored personnel carrier drove into the Square.

  趙洪亮

  進入天安門廣場,第一輛裝甲車是從西南角那邊過來的。開得速度很快,但是工人市民把它給堵住了。這時候有個市民就扛著個燃燒瓶,坦克的上面著了。著了以後這個裝接車並沒有停止前進。它轟隆轟隆在起動的時候……說句實話,我的心裡當時就是怕,我趕緊閃開了。更多的人的確是閃開了。

  +[著火的裝甲車快速駛去, 人群在後面追打]
  

++
  [戒嚴部隊廣播]
  

++
  廣場廣播
  

++
  凡不聽勸告的, 將無法保證其安全。

  劉曉波

  突然間廣場官方的大喇叭就響了,開始播送戒嚴部隊的緊急通告。這個緊急通告說,北京發生了一場反革命暴亂,現在國家已經下決心不惜一切代價平息這場暴亂。勸告市民不要去天安門。那麼大的廣場,好幾十萬人的廣場,半個小時之內廣場空了。就剩紀念碑周圍的這些人了。我當時在紀念碑上看到這種場面確實感到比較恐怖。

  --記者

  --你們小心啊。我們看到了非常多的軍隊。
  --拿著燃燒瓶的男子

  --非常多的軍隊。沒用!

  --女子的聲音

  --我們有一千萬市民。

  侯德健

  到兩點鐘的時候,學生還給我們軍大衣。棉軍大衣和塑膠頭盔。告訴我說:侯老師,你比較瘦,橡皮子彈跟木棍【異】打你可能就不行了。給你個苗棉大爺套著吧。我們都以為是橡皮子彈。到兩點鐘,一直到兩點鐘過後,才從前面來的兩個醫生和兩個學生,才告訴我們前面開的是真槍是真子彈。 (64memo祖國萬歲´89)

  +[紀念碑上學生忙戴口罩, 高新安慰學生]

  高新

  紀念碑上的同學,大家不要慌,就算軍隊進來還有個過程,自己不要把自己給搞亂了。如果是一起(?),我們絕不後退半步。

  +解說詞

  ++ Pushing the crowds before them, the troops now reached the stretch of Chang`an Avenue that lies between Tiananmen Gate and the Square.

  趙洪亮

  在這個時候我就想到南面去看一看。去了後,迎面碰見兵了。這個兵不沖天打槍,不沖地打槍,就是沖人打槍。在我身邊有五個工人自治聯合會的會員躺在地上,趴在地上。當時我們不知道他們都死了。我們還說,怎麼,哥兒們,別裝蒜,起來起來,但是,當我彎下腰去叫他們起來的時候,明顯看到有血跡,腦袋上有中槍的,胸口上有中槍的。我們趕緊就往回跑。跑到我們工自聯的位置上,一方面心裡害怕,另一方面也想趕緊把那名單給燒了。 (64memo.com-1989)

  +女子的聲音

  +快叫救護車!救護車!

  +[昏迷的傷員, 幾個人用大布單把他抬上大客車]

  解說詞

  +By now many people--no one knows how many--had been killed or wounded. So far most of the casualties were bystanders, and people blocking the advance of the troops.

  +眾人

  +畜生!畜生!

  +[部隊停止前進, 就地而坐]

  +解說詞

  +Having surrounded Tiananmen Square, the soldiers halted and awaited further orders. When taunted by the crowd, they fired.

  --劉曉波

  --紀念碑的西南角上,有兩個工人架著一挺重機槍,這玩意兒太可怕了。隻要紀念碑上槍一響,戒嚴部隊就會有口實,就會毫不留情地打。當我走近他們的時候,離他們還有兩米遠的時候,他們就把鐵棍子舉起來,說,你要再走近一步我就叫你腦袋開瓢。其中有一個人說,他的弟弟已經被戒嚴部隊打了,反正今天我就豁出去了。我一開始講大道理,說我們這次運動堅持的是和平的非暴力的東西,民主就是什麼什麼。這些東西他們都不聽,就是要跟戒嚴部隊比拼。後來我就用這種道理,特別現實的,說,希望你們還是為廣場上幾千個年輕的生命著想。最後勸他們他們也不聽,就是要拼。最後我也覺得我沒什麼語言再能夠說服他們了。當時我就特別激動,下意識地,可能是我一生中第一次給兩個不認識第一次打交道的兩個陌生人下跪。我就跪在他們兩個面前淚流滿面地求他們:為了廣場上幾千人的生命,希望他們能把槍撤下來,千萬不要跟戒嚴部隊頂著幹。後來看來還是這種舉動,包括我當時的哭,感動了他們。他們兩個說,劉先生,既然你這樣,我們再沒什麼可說的了。他們把槍卸下來後,兩個人一塊兒,我在地下跪著,他們把我扶起來,跟我抱頭痛哭。 (64memo.com-89)

  +[紀念碑旁, 幾個舉著血衣的人向學生講述]

  封從德

  當時還有很多情況,也是很緊急的。很多工人很多市民他們的兄弟死在長安街上了,他們跑回來,很生氣,說你們學生到現在還喊什麼不能抵抗非暴力之類。我們的兄弟姐妹都死了。拿著刀就逼著學生說,你們不能這樣喊。但是在說服之下,最後有一個工人說,你們說得對,雖然我兄弟死了,還是你們學生有道理。

  劉曉波

  還有一個人拿了一桿五四式半自動槍,後來我和幾個糾察隊員把這槍搶過來了。當時我看這槍必須銷毀,萬一不銷毀出什麼事呢。我就在紀念碑的正北面把這槍在紀念碑的白玉欄桿上摔,摔得虎口特別疼。

  +解說詞

    The people at the monument faced a dilemma. If the students stayed and resisted, many might be killed. But if they left, would they be betraying the many workers and citizens who had already died to protect them and support their stand?
  
[“國際歌”聲, 熊熊火光, 市民身影]

  +柴玲(廣播聲音)【反】
  
   (Memoir Tiananmen / 2004)

  +••••••年輕的生命, 誓死保衛天安門!保衛共和國!頭可斷!血可流!人民廣場不可丟!【異】打倒李鵬偽政府!誓死捍衛天安門!至到最後一個人! (六四檔案-1989)

  封從德

  三點左右,大約有三千到五千個同學在紀念碑周圍坐著,準備決死一戰。下午晚上已經出現流血了,我們當時多數同學在廣場上沒有親眼看見,都還是不怎麼相信。當時想的無非是這些解放軍拿著棍棒來把我們打走,我們就坐在那裡不走,要流多少血就流多少血。三點半的時候,我們四個絕食的老師就開始來勸說同學,整個北京已經開始流血,血已經流得夠多,足以喚醒人民。我們相信學生都是不怕死的,即使走了,我們跟你們一樣,都是不怕死的,沒有一個是怕死的。這樣來安慰學生,想讓同學撤走,希望能夠拯救一些生命【近】(Memoir Tiananmen´89)

  劉曉波

  當時就商量了一個辦法,找戒嚴部隊談判。我們派兩個人,再跟柴玲他們商量,叫他們也派兩個人,一塊兒以我們四個人的名義和廣場指揮部的名義去跟戒嚴部隊談,叫他給予我們時間,我們撤離廣場。

  侯德健

  當時柴玲就跟我們講,說趙紫陽和閻明復聽說要希望學生能留下來堅持到天亮【異】。劉曉波就告訴她說,我不管這個事情是真的是假的,沒有任何人有權利拿現在廣場上幾千上萬的學生的生命來作賭注! (64memo.com/2004)

  封從德

  我們指揮部唯一的要求就是,你們可以去談判,但隻代表你們,你們作為第三方不能代表我們指揮部(六四檔案-89)

  --劉曉波

  --我當時並沒有問柴玲他們是基於什麼考慮不跟我們一塊兒去談判【異】,我覺得可能是我們四個出面主張撤退最後道德指責,說軟弱、妥協、學賊這種責任由我們四個人承擔,而他們沒有。看來隻能我們派人去談。後來爭論了半天,後來周舵用這個理由來說服我,說你在大學生中間你有知名度有說服力,你留下比我們在廣場上要好。當時我看見侯德健和周舵走下紀念碑的時候,我真不知道當時他們兩個去了究竟能不能回來。如果他們真是被戒嚴部隊的槍打死了或受傷了,我真不知道我將怎麼面對他們。後來一直望著他們兩個的背影走下紀念碑漸漸消失在那種黑暗中,我真不知道該怎麼辦,在紀念碑上傻楞站了很長很長時間。 (64memo.com-2004)

  侯德健

  醫生幫我們安排了一兩救護車,用救護車準備帶我們去找部隊,跟部隊談判。而其實我們整個廣場已經被部隊完全包圍了。所以我們才剛剛坐到車上,開了沒有幾秒鐘,就看到長安街上全是部隊。當我們的車子還沒有靠近的時候,部隊就拿起槍來對著我們,他們不知道我們要去幹什麼。大概有一、兩分鐘後就出來了一個三顆星的上校,他出來跟我們談話,回去問他的總部,第二次他就來告訴我們,總部已經答應了你們的要求,希望你們能夠成功地說服廣場上的學生。 (64memo.com-1989)

  +解說詞

  ++ There was little time to debate. The troops sequestered in the nearby Great Hall of the People now came out and moved toward the Monument. Soldiers with guns at the ready converged on the students from all directions.

  +[火光中荷搶的士兵向前移進]

  +梁曉燕

  ++部隊就進來了。進來以後, 全副武裝, 那確實是全副武裝。我當時是在第一排, 同學們都站起來了。就我的胸前, 就隔這麼一點距離就一杆槍。當兵的站在我跟前, 兇得厲害, 用槍對著我的胸口。後來我確實害怕, 當時我就沒顧得上害怕。我真不知道要真開槍會是什麼樣, 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的。

  封從德

  結果就是我來主持表決。喊一、二、三,要撤的就喊撤離,要留的就留守。我的感覺是一樣大聲(64memo.com´89)

  侯德健

  我也說不清楚到底是哪個聲音比較大。因為我覺得有一個狀況是,想撤的人未必敢大聲說想撤。而不想撤的人通常是聲音比較大的。

  --所以我也分不出來是哪邊聲音大哪邊小。我也不管了,我就跟他們講:撤!

  ++封从德

  ++實際上這樣的話就是, 雖然聽起來是一樣大聲, 但是實際上喊要留的可能是真的要比這個喊撤的要少。這樣我就拿著話筒宣佈撤。

  ++[“國際歌”歌聲, 學生撤離廣場]

  --侯德健

  --在學生正要撤的時候,他們就沖上紀念碑,拿著半自動武器打紀念碑上的喇叭。那個時候學生已經從紀念碑上往下走。

  --梁曉燕

  --部隊進來以後,全副武裝。我當時是在第一排,同學們都起來了,就我的胸前,就隔這麼一點距離就一桿槍。當兵的站在我跟前,兇得厲害,用槍對著我的胸口。後來我確實害怕,當時我就沒顧得上害怕。其實那個時候我真不知道要真開槍會是什麼樣,確實不知道。我也覺得真開槍也許我真也就不在了,也不是沒有這種可能的。

  --劉曉波

  --他們拿著槍,逼著學生一點一點靠近,逼著學生走。坦克和兵同時向撤退的學生隊伍推進。學生隊伍是個斜的隊伍,往東南角走,打著旗,喊:法西斯!法西斯!然後往戒嚴部隊吐唾沫。

  ++解說詞

  ++ At dawn on June 4th, after occupying the square for more than three weeks, all the remaining students and their teachers and supporters left Tiananmen Square.

  ++眾人

  ++打倒法西斯!打倒法西斯!

  ++解說詞

  ++ Tiananmen Square was empty. But skirmishes between the people and the Army went on sporadically for several days. There were more deaths on both sides.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