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的五十六天──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九日每日紀實 (香港註釋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
1990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80 頁 【▼下一頁】
  停留在廣場的數千名學生聽到通告後﹐立即集結隊伍﹐佈置【以上第179頁】了手拉手的糾察隊﹐於5時前後﹐打著各自的旗幟開始有秩序地離開廣場。戒嚴部隊在廣場東側南口開出了一條寬闊的通道﹐保證了學生迅速、順利、平安地離開。這時﹐還有200餘名學生堅持不走﹐武警戰士按照通告要求﹐強制他們離開了現場。5時半﹐清場任務全部完成。整個清場過程﹐包括搗毀「高自聯」指揮部﹐廣場沒有死一人﹐包括最後強制離開的。 (六四檔案´89)

  極少數不甘心失敗的暴亂的策劃者、組織者和暴亂分子瘋狂反撲。
  在天壇東側路、天壇北門、前門地鐵西口、前門東路、府右街、六部口、西單、復興門、南禮士路、木樨地、蓮花池、車公莊、東華門、東直門﹐以及朝陽區的大北窯、呼家樓、北豆各莊﹐大興縣的舊官鄉等地﹐數十個路口的數百輛軍車被燒毀﹐有的戰士在車內被活活燒死﹐有的跳下車後被活活打死。在雙井路口。70餘輛裝甲車被圍﹐其中20餘輛車上的機槍被暴徒拆掉。尤其不能令人容忍的是暴徒們對解放軍戰士發動了滅絕人性的殘殺。在長安街上﹐一輛軍車熄火﹐一二百名暴徒一湧而上﹐猛砸駕駛室﹐將司機活活砸死。劉國庚烈士在西單十字路口以東30米處被打死﹐又被澆上汽油焚燒屍體。崔國政烈士被一夥暴徒從崇文門過街天橋上扔下﹐澆上汽油﹐活活燒死﹐懸掛於過街天橋。李國政烈士被暴徒殘害後﹐屍體被懸掛在阜城門立交橋的欄杆。王其富等六名烈士乘坐的車輛途經翠微路口時﹐遇到暴徒和不明真相群眾的攔截。為不撞傷群眾﹐他們冒著危險減慢車速﹐一夥暴徒乘機向車上扔石塊、燃燒瓶和火把。由於車後輪被暴徒設置的三角釘紮破﹐車輛翻倒﹐油箱爆炸﹐被擠壓在車內的王其富等六名同志被燒死在車內。據統計﹐在暴亂中﹐被暴徒砸毀、燒毀、損壞的有軍用汽車1000多輛、裝甲車60多輛、警車30多輛、公共汽車120多輛﹐其他機動車70多輛。戒嚴部隊戰士、武警戰士、公安幹警負傷6000多人﹐死亡數十人。 (六四檔案 / 2004)
  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範大學、北京【以上第180頁】科技大學等校「自治會」廣播站反覆播送「血洗天安門廣場」等謠言﹐煽動不明真相的群眾對抗平息反革命暴亂。有的說﹐「長安街上血流成河﹐據北京紅十字會統計﹐死亡人數為2600人」﹔有的說﹐「天安門廣場被血洗﹐死亡人數在3萬以上」。─些自稱是死裡逃生的「目擊者」﹐連哭帶喊地訴說﹐「裝甲車沖向人群」﹐「一些解放軍戰士以殺人取樂」﹐等等。他們煽動學生和市民起來與政府鬥爭到底。北京師範大學等校「自治會」向人群贈送黑紗﹐煽動不明真相的學生和市民以佩帶黑紗表示對「政府暴行」的抗議。 (64memo.com - 1989)


【目錄】
【▲上一頁】 第 180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