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心動魄的五十六天──一九八九年四月十五日至六月九日每日紀實 (香港註釋本)
中華人民共和國國家教委思想政治工作司
1990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178 頁 【▼下一頁】
  22時至23時﹐從翠微路、公主墳到西單一線﹐有12輛軍車被【以上第177頁】燒﹐有些人用卡車運來磚頭﹐向戰士猛砍。一些暴徒把無軌電車推到路口﹐放火燃燒﹐阻斷了道路。有的消防車趕去救火﹐也被砸燒、燒毀。

  23時前後﹐虎坊橋3輛軍車被砸﹐1輛吉普車被推翻。安定門立交橋上的軍車被圍堵。崇文門大街一個團的戰士被圍堵。建國門立交橋30輛軍車被圍堵。北京煤炭工業學校以西300多輛軍車被圍堵。為保護軍車前進﹐有的戰士和指揮員下車做疏導工作﹐被圍攻毆打﹐有些被強行綁架﹐不知去向。被打傷的﹐有尉官、校官﹐也有將軍。在南苑三營門受阻的軍車﹐為避免衝突﹐往東繞行﹐至天壇南門再次被堵﹐許多軍車被砸、被燒。珠市口─輛軍車被堵後﹐一幫人爬到車上﹐下邊有個幹部模樣的人勸他們下來﹐當即被痛打﹐生死不明。 (六四檔案 / 2004)
  戒嚴部隊在這種極其艱難危險的情況下﹐強行開進﹐在迫不得已時﹐開槍示警﹐自衛還擊、擊斃了罪有應得的暴徒﹐也有一些群眾被誤傷、被暴徒傷害。各支部隊陸續到達預定地點。
  9時﹐北京「高自聯」的「南下演講團」到復旦大學「展覽」北京「學運」圖片﹐圍觀者較多。中午﹐「演講團」召集復旦「絕食團」同學開會﹐鼓動他們「堅持到底」。19時﹐「北京學生南下宣傳隊」到上海鐵道醫院演講﹐介紹北京「學運」情況。近24時﹐復旦大學「自治會」廣播站廣播一則《緊急通告》﹐稱「北京形勢緊急。同學們要保持警惕﹐注意事態發展」﹐「要以遊行集會來反對政府用催淚瓦斯鎮壓學生」。「如果政府製造流血事件﹐我們要有組織地全面堵塞上海交通來向政府施加壓力」。 (64檔案 - 2004)
  南京高校部份學生參加的「民主長征隊」在滁州師專住下﹐開會討論下一步行動方案。經工作﹐參加「長征隊」的學生已有200餘人返校。
  凌晨1時許﹐太原重機學院200多名學生在校園內遊行﹐呼喊「反對復課」、「回家、回家」等口號﹐煽動搞「空校運動」。山西農業大學「自治會」宣佈解散。【以上第178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178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