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九天安門學生領袖今何在?──系列2:柴玲
鄒宇暉(馬來西亞)
2007年1月13日
  

﹒編者插圖。柴玲
     。柴玲
     。柴玲近照


八九天安門學生領袖今何在?

系列2:柴玲

鄒宇暉


柴玲,64事件最具爭議性的人物,有人說她要別人流血,自己逃生,有人說她在當晚大屠殺前就離開了廣場,也有人捍衛她的奉獻精神與正義感。

  在我看來,柴玲其實很可憐,她是在廣場最亂的時候接下廣場總指揮的棒子,一個女生有如此的勇氣,在當時專制的中國來抗衡極權政府,竟然沒有什麼人提及,反而著重攻擊她,何況那個讓別人流血,自己逃生的錄影帶是經過《天安門》這部影片剪輯而成,根據她的前夫,封從德所言,柴玲的本意是講自己想到南方發動民主運動,並不是逃生。電影剪輯成幾個片段,然後放在一起,前後有相差一段的時間,所以內容不完全準確。 (64memo.com - 2004)

  至於柴玲有沒有在最後時刻逃離廣場,有圖為證是沒有,她跟學生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堅持到最後一刻,撤離時也是站在前線,指責柴玲的人很多都是想為中共政府尋找合理的鎮壓理由,真可悲。

  柴玲,1989年無私的奉獻於這場學運,可是卻被後人一直指責,我覺得這是六四的悲哀。。

  【89年學歷】北京師範大學心理系二年級研究生  

  【近況】美國波士頓某網路電腦公司總裁  

  【通緝令】1989年6月12日中國公安部轉發北京市公安局對其全國通緝如下:

  (4)柴玲,女,一九六六年四月十五日生,漢族,山東省日照市人,北京師範大學心理系八六級研究生,身高一百五十六公分,圓臉,單眼皮,高顴骨,短髮,皮膚較白。  其中年級被誇大,應為八七級研究生。  

  【簡介】柴玲1987年從北京大學心理系畢業後,即入北京師範大學兒童心理研究所作碩士研究生。八九學運初期,隨封從德參與北大籌委會工作並任秘書長,後與王丹等人一道發起絕食,提出絕食的兩點訴求:不是動亂,必須平反;立即對話,不許拖延。柴玲參與起草和在廣播站唸的《絕食書》錄音在當時有極大影響,故在絕食後相繼擔任絕食團指揮部和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的總指揮。五月二十八日因不滿一些試圖操縱運動的知識精英和學運精英,準備辭職南下發動各省支持戒嚴中的北京民主運動,行前留一遺言性質的錄像講話,後被挽留未能成行。六四淩晨,柴玲帶領指揮部和廣場數千學生撤離天安門回到校園。 (Memoir Tiananmen´89)

  六四後,柴玲與封從德在國內躲藏了十個月,六月八日,柴玲在國內作一控訴北京屠殺的四十分鐘的錄音帶,兩天後傳到香港並在世界各地的電視中播出,影響極大。九○年四月二人取道香港流亡法國,之後柴玲到美國求學,九三年獲普林斯頓大學公共關係碩士學位,隨後在波士頓Bain& Company任職,九六年入讀哈佛大學商學院,九八年取得MBA學位,同年創辦開發高等教育網路管理軟件的電腦公司,任總裁至今。柴玲曾在八九年和九○年獲諾貝爾和平獎提名。(64memo.com/89)   (64memo.com - 2004)

  【常見誤解】九五年紀錄片《天安門》發行以後,柴玲的聲譽受到非常嚴重的傷害,各種流言四起,其中主要的誤解有四:
  一、柴玲“希望別人流血,而自己逃生”。這是《天安門》影片最容易給人的一個誤導印象,最早報道該片的香港《聯合報》記者薛曉光就是用這樣的標題作的報道,在九五年引起極大的爭議。實際上,這一誤導源於該片剪輯的兩段柴玲講話,即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柴玲分別與拍攝錄像的一個美國留學生及一個香港女記者的問答,這兩段話相隔四十分鐘,提問人和語境皆不同,但影片沒有任何說明,故非常容易引起誤解。前一句是說廣場撤不下來的情況下,只能是流血的結果,而“期待”中的流血才能喚起民眾。後一句是回答香港女記者的提問,問她自己是否會留在廣場,柴玲說不會,她要離開廣場,但影片也完全沒有提到柴玲準備去南方的行動。柴玲製作錄像時以為南下必九死一生,故錄像第一句就是“這是最後的話了”,其中的用詞卻是不夠謹慎,一些情況也與事實有出入,但象影片這樣將兩個對話拼接在一起,便構成了嚴重的道德指控。這種大段剪輯而不說明語境背景的做法,並非嚴肅的歷史紀錄片的職業規範。 (64檔案/89)
  二、“柴玲六四前已經逃離北京”,這樣的指控也很常見,但完全不是事實,柴玲一直堅持到六四淩晨,與廣場數千學生一道撤離。
  三、“柴玲六四槍一響就逃到了美國”,也是也很常見的臆斷,她在國內躲藏了十個月才出來的,中共天羅地網也沒有抓到她。
  四、“柴玲已經回國”,這是近年常見的流言,如2004年“六四”十五週年前夕被一些媒體傳得神乎其神,而其實當時柴玲就在波士頓。(六四檔案-89)  

  【備註】柴玲的電腦公司名字用中文“尖子班”的諧音(jenzabar.com),雖近年電腦行業不景氣,該公司在2002年的進賬還是達到五千萬美元,2004年新僱用一百六十名職員。

特別喜歡這張照片,柴玲的眼神透露著無奈與抑鬱,她在六四後怎麼也想不到她會被萬夫所指。這張照片攝於1989年6月1日。

柴玲近照,發福不少。


64memo.com - 2007

http://www.64memo.com/b5/17755.htm

鄒宇暉(馬來西亞),「八九天安門學生領袖今何在?——系列2:柴玲」,見 http://zouyuhui.blogspot.com/2007/01/2.html,2007年1月13日。


lastModified: 9/6/2007 11:47:00 AM

相關資料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雲兒﹕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2003年4月6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百姓》雜誌記者﹕一名北京教師的見證--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7月1日。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柴玲﹕柴玲「最後的話」原本--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1989年5月28日。
  • 網路圖片﹕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6月4日11時。
  • 柴玲﹕柴玲錄音憶述屠殺經歷﹐1989年6月8日。
  • 網路圖片﹕柴玲絕食後暈倒﹐1989年5月17日。
  • 搬運﹕有關柴玲-----不喜者勿入--封從德、方舟子等對柴玲講話的看法﹐2002年6月6日。
  • 柴玲唸﹕《絕食書》﹐1989年5月13日11時。
  • 網路圖片﹕柴玲﹐1989年5月27日19時。
  • 吳安石/聯合報﹕柴玲曾經留下「最後遺言」--廣場上找到封從德 留下來一起拚到底﹐1989年6月29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