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6 頁 【▼下一頁】
  首先需要說明我進行質疑的資料基礎。影片作者卡瑪九六年秋通過一位朋友轉給我該片的英文原版,共長三個小時八分多。雖然一年前我已從新聞中得知影片在美國上映的消息,但我首先看到的是十月初在法國電視台播出的法文版,我錄了下來,長二小時二十分鐘,比英文版短一些,總體印象也較溫和一些,祗是在一些關鍵字眼上的翻譯似又更為強烈。後來在無意間發現卡瑪他們在電腦國際網絡上的網面,從中取下影片的文本,與英文原版對照幾乎沒有差別。最近(今年四月)也是偶然讀到《九十年代》二月刊中的一篇文章,才知道又出了中文版,我托朋友從香港購來與影片同名的書,是明鏡出版社三月份才出版的,當中也有影片中文版的全文,與英文原【以上第35頁】版也幾乎無異,個別字眼似乎還要激烈些。為了讀者查詢方便,以下便主要參照這本書中的文本內容和頁碼。 (64memo.com / 89)


一、用「蒙太奇」作「大手術」  

  蒙太奇(Montage)是電影製作中最平常的一種手法,說白了就是剪輯,將不同來源或同一來源不同段落的影視資料拼接在一起。這是節省篇幅、增強效果、突出作者觀點的一個常用技巧。《天安門》一片採用這種技術本來無可非議。不過它不是一部普通的電影,而是探討歷史真相的記錄片,並且影片作者又在各種場合都說這是一部「客觀的、理性的、照顧到了各個方面觀點的」作品,因此,它在運用「蒙太奇」手法時,就應當具有比一般電影更嚴格的前提條件,比如應該較為細致地介紹剪輯在一起的各個片段的基本背景情況,尤其是在作「大手術」時。 (六四檔案 - 2004)
  這種「大手術」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柴玲被某些記者抓住而簡化為「讓別人流血、自己逃生」的那兩段話。我們來看一看它是否作了必要的背景介紹。
  先看剪輯的情況。
  影片中柴玲那兩段話其實是由五個片段組成,為了敘述方便,姑且標為甲乙丙丁戊。以下是它們的全文:
  (甲):最近我一直感覺到特別悲哀,而且同學,就他們本身的民主素質也是相當差的。而且說句【以上第36頁】實在的,在我倡議發起絕食這一天我心裡就很明白,不會有任何成果的﹗我早就知道,有些人,有些事業注定是失敗的。我一直清楚這一點,但是我一直在努力,在給大家一個堅定的形象––我們在爭取勝利。但我心裡很明白。 (六四檔案´89)


【目錄】
【▲上一頁】 第 36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