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之爭──六四的關鍵內情
封從德
1998年6月
【目錄】
【▲上一頁】 第 34 頁 【▼下一頁】
  

  這就是柴玲的矛盾。以一個二十三歲的女孩子,若不考慮自己日後過的日子,不珍惜生命,那是不可能的。她說了她想求生,是很人性、很自然的反應。她期待天安門廣場會流血,也很自然而坦率,倘若她告訴人們,當局是會仁慈的,是決不會鎮壓的,那才可怕。
  只要她說期待流血,以及她想求生的話,不是連在一起說的,我們又能對她有甚麼責備呢?而最終,柴玲並未「自己逃生」,在矛盾中她還是一直堅守到六四凌晨,直到與同學們一齊撤出廣場。
  看影片《天安門》時,筆者也誤解了柴玲。今天,筆者相信封從德所作的澄清。【以上第34頁】


【目錄】
【▲上一頁】 第 34 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