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nglish (United States) 中文(中华人民共和国) 日本語 (日本)
You are hereBlog > Feng Congde
Register   |  Login

我與任何女星從無任何交往,遑論逃亡途中。若柴玲記得是誰,我很想知道。

Read More »

Li Lu was a student leader of the Tiananmen Square protests. Now a hedge-fund manager, he is in line to become a successor to Warren Buffett.

Read More »

根據對香港維園燭光晚會的抽樣調查,超過一半的晚會參與人士根本沒有親身經歷事件,六四紀念活動大概可以正式宣告已經成功地做到「薪火相傳」了。

Read More »

二十一年前那场震惊世界的北京大屠杀,从我们身边夺去了203位亲人的生命,至今尚有更多的死难者我们没有找到。我们是公民,而不是怨民!

Read More »

赵对杨有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开始,他频频提到杨,可能有意刺激杨尚昆渐老的记忆力,让他不要忘记对自己的承诺。之后,他发现杨几乎无所作为,对之失望,并决定揭露真相,那就是邓对军权许诺的“转意”。最后,在《改革历程》中,我认为,赵已经看清杨的真面目,是迫不及待的抢班夺权,所以,言辞是冷峻,而带嘲讽的……

Read More »

六四大屠杀和随后进行的大抓捕、大清查,制造了数以万计的六四受害者,他们是:倒在血泊中的六四死难者、身中枪弹的六四伤残者、六四死难者和重殘者家属、被判刑或劳教的六四良心犯及受到其它政治迫害的六四人士。

Read More »

在八九民运中,最具道德勇气、牺牲最惨重的正是被称为「暴徒」的市民。「暴徒」们终于作为勇士和英雄开始被人铭记,他们的名字也终将被刻在未来的「六四」纪念碑上。

Read More »

绝对的"宽恕"真的可以通过解除犯罪者的恐惧而结束罪恶吗?"宽恕"就是"奥斯维辛"的苦难所能换来的真正教训吗?这一点,或许可以从中国人的经验中得到进一步的讨论。

Read More »

这些资料都是正儿八经六四当事人的回忆录和文章。希望对大家有帮助。

Read More »

对方却吱吱唔唔,还叹气道:死容易,活着难哪。

刘仪:六四是我人生中最光彩的一段,超越了“奔吃”,超越了“发家致富”,我不后悔。

Read More »

You must be logged in and have permission to create or edit a blo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