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緬懷金堯如先生
陳奎德
2004年1月19日
  

悼念金堯如先生

陳奎德


  金堯如先生去世了。滿頭銀發,飄逸自在,滿面紅光,稚心童顏。人們記住了他。歷史記住了他。

  一個人,逸出凡軌,彪炳史冊,垂之久遠,常常就是因一句話,一件事。

  思及金先生,第一個冒到我腦海中的,就是四個字:“痛心疾首”。我想,在金先生,有此四字,就堪稱雖死猶生;有此四字,就足以蓋棺論定,壁立千秋了。

  “痛心疾首”四字,典出一九八九年六四事件。作為北京出資的香港文匯報前總編,金先生在北京當局六四鎮壓當日,史無前例決定在該報“開天窗”,頭版刊登“痛心疾首”四個大字。此四字,如重錘擊地,字字千鈞;如巨型挽聯,赫然天下。一時眾口成碑,海內外震撼。

  這四字,是金堯如先生對北京的斷絕書,是金先生向中共的挑戰書,是金先生個人的“獨立宣言”,是金先生靈魂的“新生文告”。鑒於金先生幾十年的老共產黨員身份,鑒於中共歷來內部清洗的血腥和殘忍,鑒於中共對“自己人叛逆”懲罰的加倍兇狠,不難想見,金先生當年的義舉,需要何等凜然的正氣、義氣和勇氣。

  但是金先生站出來了!他決絕地同那個政權一刀兩斷,義無反顧。正如李慎之先生一樣,“剔骨還父,剜肉還母”,從此陌路,毅然再生。就這樣,他不計後果地把自己置於懸崖之邊,甚至使家人也擔驚受怕,飽受牽連。但是,他認定了歷史正確的一邊,他選擇了歷史正確的一邊。在中國關鍵時刻的金先生,良知戰勝了恐懼,正義戰勝了利益。從此,他擇善固執,再不回頭,哪怕去國萬里,埋骨天涯! (64檔案 / 89)

  “痛心疾首”,這命運攸關的四個字,把金先生的生命一劈為二。從此,他把自己判決給了自由。作為自由人,晚年的他,把一輩子淤積壓抑多年的話,如火山爆發一樣噴湧了出來:厚積薄發,筆力雄健。痛快淋漓,直斥北京為政弊端,坦陳國是,孜孜以求中國融入世界文明的正途。他的晚年,在自由的燭照下,生命迸發出奇異的光華,璀璨奪目,大徹大悟,智慧圓通,了無羈絆。 (64memo.com - 2004)

  在另一方面,固執的金老頭同時又是個充滿人味的“老頑童”。我與金先生僅有數面之緣,但就在不多的交往中,也屢屢感受到他撲面而來的真率豪士風範。作為一個典型的性情中人,他一身俠氣,豪氣,正氣、喜氣,獨獨不見中共高幹身上常見的戾氣和霸氣。與他一起,如拂春風,如沐春陽,一掃人們的滿臉愁雲和陰霾,率性而言,無遮無攔,嬉笑怒罵,機鋒四起,手舞足蹈,赤子之態,每每令在座男女隱忍的涕淚化為銀鈴叮當,流連串響。 (六四檔案 / 89)

  金先生去了。滿頭銀發,飄逸自在,滿面紅光,稚心童顏,漸行漸遠,漸行漸隱,……消失在了地平線之外了。廳堂堙A不復有他的朗朗笑聲,書桌前,不復有他伏案的身影…••夫復何言?金老,我們知道你尚有遺願未了,我們理解,我們謹記,你放心走吧: “屠城血案公審日,故國吟詠自由時,焚香毋忘告金翁“。

  金堯如先生,安息吧!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9192.htm

陳奎德,「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緬懷金堯如先生」,見 博訊 http://peacehall.com/forum/boxun/messages2004a/156642.shtml,2004年1月19日。


lastModified: 2/14/2005

相關資料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 步﹐2002年0時。
  • 大紀元編輯部﹕【特稿】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20日。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步﹐1999年4月13日。
  • 網路圖片﹕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病逝於洛杉磯,享年81歲﹐2004年1月18日。
  •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六四「痛心疾首」﹐2004年1月18日。
  • 郭若/鹿青霜﹕金堯如“六•四”後退出中國共產黨,披露歷史祕密﹐2003年5月25日。
  • 草庵居士﹕金堯如先生追思會議程及說明﹐2004年1月21日。
  • 金堯如﹕平反六四和平民主加速政改﹐1999年3月31日。
  • 陳奎德﹕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緬懷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
  • 全德學聯彭小明﹕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