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痛心疾首」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
2004年1月18日
  

提要: 
  ﹒*從學生領袖,到臺灣「地下黨」負責人
  ﹒*安排程思遠回國
  ﹒*文革中挨整 六四後「造反」
  ﹒報壇耆宿金堯如 在美國洛杉磯逝世
  ﹒金堯如簡歷
  ﹒*從學生領袖,到臺灣「地下黨」負責人
  ﹒*安排程思遠回國
  ﹒*文革中挨整 六四後「造反」
  ﹒報壇耆宿金堯如 在美國洛杉磯逝世
  ﹒金堯如簡歷
﹒編者插圖。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病逝於洛杉磯,享年81歲
     。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病逝於洛杉磯,享年81歲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

  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凌晨4時33分病逝於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UCI Medical Center),享年81歲。將於1月24日上午8:00時在洛杉磯(Whittier市)玫瑰山墓園紀念禮堂〔ROSE HILL MEMORIAL CHAPEL〕舉行葬禮並入土為安。

  金堯如,浙江紹興人氏,早年參加中國共產黨,長期擔任香港《文匯報》總編。1992年4月,自港移居洛杉磯。金老先生年近古稀,精神矍爍,性豪爽,自稱「老頑童」。喜高談闊論,談至興起,乃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以助其勢。


*從學生領袖,到臺灣「地下黨」負責人  

  金堯如在家鄉紹興中學讀書時,適逢抗日戰爭爆發。他熱血沸騰,在亡國之恨的激勵下,投入了抗日救亡活動,因而開始接近共產黨。家鄉淪陷後,他逃了出來,輾轉常州、江西等地,一邊繼續求學,一邊在學校中從事共產黨所領導的抗日活動。後到福建入暨南大學,接受「閩西南黨」的領導,從事學生工作,並當選為學生自治會主席。

  抗戰勝利後,暨大遷回上海。一九四六年,北京發生了美軍士兵強姦北大學生沉崇事件。金堯如在聖誕節召開全校學生大會,聲稱「反美抗暴」,由此帶動起整個上海學生的大示威,他當選為上海學生反美抗暴聯合委員會主席團主席,組織罷課、遊行等活動。不久,他即遭到上海地方法院的傳票,指控他糾眾鬧事、打人。「黨組織」遂命他逃離上海。一九四七年二月,他受命籌備「中共臺灣工作委員會」(簡稱「臺灣工委」),並任工委常委兼宣傳部長,被派往臺灣。他在臺南的臺糖中學謀到教書的職位,以之為掩護,從事祕密活動。四七年底,南京探得工委的情報,通知臺北。同時中共也獲知工委暴露,讓他們儘快撤離。金堯如在國民黨特務的眼皮底下僥倖脫逃了。四八年一月,他安全到達香港。金堯如自臺到港後,即留在香港,成為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第一代人。他先任調研組副組長、組長,五十年代初,任文匯報總編,同時領導新聞線的黨的工作和統戰工作。 (64memo.com´89)


*安排程思遠回國  

  程思遠現在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當年是李宗仁的親信。一九四八年李宗仁為代總統時,程任總統府祕書長。四九年國民黨失敗,程到香港。金堯如在港結識了程思遠,成為朋友。一九五五年周恩來提出歡迎國民黨舊軍政人員回歸大陸的建議,保證來去自由。於是找到程。程正色曰:「你不要開這個玩笑!我和你在這堿O朋友。可我是第二號戰犯(李宗仁)的祕書長,你騙我回去,把我抓起來,你好立功。」金說:「我沒想那麼多,只想讓你回去看看。你和周總理是老朋友,周會歡迎的。」並將登載周講話的《文匯報》留給程。三天後他又去找程思遠,問:「你看了報沒有?」程說:「看了,周恩來真是這麼講的呵。他說話還是算話的。不過我去了有甚麼好談的?我是敗軍之將。」他見程已心動,又進一步勸說。當時,宋子文的祕書郭增愷也在香港,與程過從甚密,也認識金堯如。程遂說:「要去,你把郭老也請去,還有你也去,要扣我們,你也得陪著。」郭膽子大,一聽就滿口應允。於是金堯如給北京寫了報告。 (64檔案-2004)

  後來,周總理在人大會堂接見了他們。程一見到周,馬上立正行禮。郭與周握手後,伸出二根手指,周解其意,說:「咱們二十年沒見面了。」會見結束後,周拍著金堯如的背說:你做的很好,有貢獻,有膽識……。這件事,直到一九八六年,在慶祝國際文化交流協會浙江分會成立的大會上,程思遠(兼總會副會長,金是浙江分會副會長)才第一次說出來。他致賀詞時開首就說:「我很高興和我的老朋友金堯如先生又在一起工作了。如果五六年他不勸我回來,五七年反右以後我就不會回來了。沒有他,我不會回來,李宗仁先生也不會回來了。」 (64memo.com/89)


*文革中挨整 六四後「造反」  

  金老雖長期在香港工作,但身為共產黨員,自然逃不過文革大劫。六八年「清理階級隊伍」時,「黨組織」以開會為名,召金老北上廣州,隨即將他及全家人關押審查,家人被關四個月,金老本人則長達廿二個月。以後又發配廣東化坪農村「五七幹校」,進行了三年半的勞動改造。因為沒有「改造」好,幹校軍代表將他分配到紅工礦務局工作。直到粉碎四人幫,廖公才將他調回香港仍任《文匯報》總編。 (64memo.com/2004)

  八九年北京學運開始後,金老甚為感動。他本是搞「學運」出身,對學生反官倒、反腐敗、要自由的行動是充份理解的。但《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令他吃驚。這時,身為浙江省政協常委的他赴杭州參加省政協會議。會議結束時,宣讀一份「決議」,最後一句話是「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在表決通過這份決議時,坐在主席臺上的金老突然舉起手來說:「最後一句話不好。浙江有沒有動亂?學生遊遊行又回去了,沒有動亂嘛!這樣寫會造成緊張,這句話是多餘的。」在他的反對下,最終刪去了。回港後,驚聞欽本立被撤職,他與《文匯報》社長李子誦給欽拍發了慰問電。五月廿日北京戒嚴後,他與在港的一些人大、政協代表,給中央發電反對戒嚴。他還與李子誦等文匯報同仁商量,在《文匯報》上「開天窗」,只寫四個大字「痛心疾首」。文匯報的行動帶動了左報,左派報紙造反,又帶動了中間報紙,一致譴責中共暴行。這件事被中共認為是金堯如在幕後充當黑手幹的。金老如今談起,謙遜地說:「這樣『表揚』我太過了。這是文匯報大家的一致想法,是自動自發的,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我不敢接受這份『光榮』。李子誦比我勇敢,在大會上、電視上發言譴責鎮壓。我是在六.四過後,才使用真實姓名發表文章批評中共的當權派、保守派、鎮壓派的。」 (64memo.com - 2004)

  由於這位老共產黨員的正義行動,浙江日報曾刊登了將金堯如解除省政協常委職務的消息,理由是「違反政協章程」。而他多年以來的祕密黨員資格,也被內部除名。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又獲得了「自由之身」。回顧自己曲折而又帶有傳奇色彩的一生,金老感慨萬千。如今他雖兒孫滿堂,客居洛杉磯,卻不敢獨享其樂。他說,書生報國一枝筆,他不能不關注中國的形勢,不能不用自己的聲音來針砭時弊,維護正義。他要以青年時代一心報國的那份純潔與熱情,在晚年為中國的民主事業繼續奮鬥。 (64memo.com/2004)

  資料來源:選自金堯如親友發出的“訃告”。


報壇耆宿金堯如 在美國洛杉磯逝世  

  附錄:金堯如簡歷

  (香港經濟日報)一代報壇耆宿金堯如昨日在美國家中溘然長逝,終年80歲。這位前《文匯報》總編輯,寫下大量文采斐然的文章,而且為人耿直,本港不少工商界及報界高層,都與他相當稔熟,對他的離開感到不捨。

  金堯如的女兒稱,金老在昨日(美國時間凌晨4時),在醫院過世,家人與親友都在身邊,去時十分安詳。金小姐稱,金老一生為人積極、樂觀,去年的聖誕節仍在家中與家人一起唱京戲,更大唱英文歌:「You are my sunshine……」

  近年金老患上肺氣腫、食道癌等病,但對人生仍然十分積極,思路敏銳,一家人對他的離開感到難以接受,但正如金老家人說:「他的一生已經說了很多要說的話,已經沒有遺憾了。」

  金堯如是前《文匯報》總編輯,1989年六四事件後,金老移居美國,更退出他加入大半生的共產黨。

  金堯如1949年前加入共產黨,在內戰結束前,更曾經到臺灣當宣傳部長,在70年代起,開始在香港工作,由於他為人耿直,不少工商界及報界都與他交好。他的喪禮將於24日在美國玫瑰港舉行。

  (星島日報/ 盧駿) 據來自本報海外版的消息,香港資深報人金堯如(見圖)昨天在美國洛杉磯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一歲,其五名子女已由港和外地動身,前往當地辦理後事。

  金堯如是《文匯報》前總編輯、中共香港工委新聞宣傳戰前黨委書記,在六四事件後退黨,並移居美國,此後多次在港傳媒發表評論文章。

  據熟悉他的報業中人對盧駿說,金堯如約在二次大戰之後,在上海參加地下黨,當時他才二十多歲,在上海暨南大學(現廣東暨南大學前身)負責學生運動和群眾組織工作,到八九年他退黨時,已是一名有四十多年黨齡的老幹部。說他是本港資深報人,一點都沒錯,因他在港期間,先後主管《文匯報》、《大公報》、《新晚報》和《香港商報》,且兼任統戰工作。 (六四檔案/89)

  (大紀元)前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先生於美西時間一月十八日凌晨四點三十分在洛杉磯美國加州大學IRVINE分校醫院去世,享年82歲。

  金堯如一生波折起伏。他於1949年前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事地下黨工作多年。49年後,被中共授命留守香港,總管香港中資媒體。他曾經是公安部宣傳文化口方面的負責人。

  89年64學生運動前移民美國,64天安門屠殺後,金堯如退出中國共產黨。他堅決反對鎮壓64,並多次演講。他認為香港政府擱置二十三條立法草案是緩兵之計。

  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曾說:對共產黨是越來越懷疑,越來越不滿的。並堅決反對江澤民的三個代表 理論。


金堯如簡歷  

  金堯如, 浙江紹興人,一九二三年出生。

  一九三八年參加左翼“中國學生抗日救亡農村宣傳隊”。

  一九四二年考入國立濟南大學(時已內遷福建建陽)。

  一九四三年創組左翼“太白文藝社”,批評國民黨在政治上、經濟上的施政錯誤。

  一九四五年競選暨南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獲勝,奪取了國民黨在暨南大學的學生領導權。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在上海以暨南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的身份參與並發動上海學生兩萬人反對美國駐軍北平,凌辱中國人民暴行的示威抗議大遊行。

  一九四七年一月,上海國民黨地方法院下令拘審。乃潛逃往臺灣,奉命參與創建“中共臺灣工作委員會”,任常務委員並兼宣傳部長之職。

  一九四八年一月,奉調到香港中共南方局報到, 以全國學聯外事部副部長之名義參與中國八個民主黨派座談會組織, 任該組織祕書室副主任。

  一九四九年春, 任香港新華社社長喬冠華國際關係研究助理。

  一九四九年秋任香港新華社國際政策研究組組長。

  一九五0年二月任香港新華社新聞室傳戰線黨書記(上述新華社是對外名義, 實為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領導香港中共報刊文匯報,大公報,新晚報宣傳工作。

  一九五四年,以上述身份兼任香港文匯報常務董事,兼總編輯,負責原宣傳戰線工作。

  一九八零年任浙江省政協常務委員。

  一九八三年兼任中國國際文化、經濟交流協會浙江省分會副理事長,常駐香港代表。

  一九八九年,支持“八九民運”而對“六四鎮壓”表示“痛心疾首”,脫離中國共產黨,移居美國,投入寫作的戰鬥生涯。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

  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凌晨4時33分病逝於美國洛杉磯加州大學爾灣醫學院(UCI Medical Center),享年81歲。將於1月24日上午8:00時在洛杉磯(Whittier市)玫瑰山墓園紀念禮堂〔ROSE HILL MEMORIAL CHAPEL〕舉行葬禮並入土為安。

  金堯如,浙江紹興人氏,早年參加中國共產黨,長期擔任香港《文匯報》總編。1992年4月,自港移居洛杉磯。金老先生年近古稀,精神矍爍,性豪爽,自稱「老頑童」。喜高談闊論,談至興起,乃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以助其勢。


*從學生領袖,到臺灣「地下黨」負責人  

  金堯如在家鄉紹興中學讀書時,適逢抗日戰爭爆發。他熱血沸騰,在亡國之恨的激勵下,投入了抗日救亡活動,因而開始接近共產黨。家鄉淪陷後,他逃了出來,輾轉常州、江西等地,一邊繼續求學,一邊在學校中從事共產黨所領導的抗日活動。後到福建入暨南大學,接受「閩西南黨」的領導,從事學生工作,並當選為學生自治會主席。

  抗戰勝利後,暨大遷回上海。一九四六年,北京發生了美軍士兵強姦北大學生沉崇事件。金堯如在聖誕節召開全校學生大會,聲稱「反美抗暴」,由此帶動起整個上海學生的大示威,他當選為上海學生反美抗暴聯合委員會主席團主席,組織罷課、遊行等活動。不久,他即遭到上海地方法院的傳票,指控他糾眾鬧事、打人。「黨組織」遂命他逃離上海。一九四七年二月,他受命籌備「中共臺灣工作委員會」(簡稱「臺灣工委」),並任工委常委兼宣傳部長,被派往臺灣。他在臺南的臺糖中學謀到教書的職位,以之為掩護,從事祕密活動。四七年底,南京探得工委的情報,通知臺北。同時中共也獲知工委暴露,讓他們儘快撤離。金堯如在國民黨特務的眼皮底下僥倖脫逃了。四八年一月,他安全到達香港。金堯如自臺到港後,即留在香港,成為新華社香港分社的第一代人。他先任調研組副組長、組長,五十年代初,任文匯報總編,同時領導新聞線的黨的工作和統戰工作。 (64memo.com - 1989)


*安排程思遠回國  

  程思遠現在是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當年是李宗仁的親信。一九四八年李宗仁為代總統時,程任總統府祕書長。四九年國民黨失敗,程到香港。金堯如在港結識了程思遠,成為朋友。一九五五年周恩來提出歡迎國民黨舊軍政人員回歸大陸的建議,保證來去自由。於是找到程。程正色曰:「你不要開這個玩笑!我和你在這堿O朋友。可我是第二號戰犯(李宗仁)的祕書長,你騙我回去,把我抓起來,你好立功。」金說:「我沒想那麼多,只想讓你回去看看。你和周總理是老朋友,周會歡迎的。」並將登載周講話的《文匯報》留給程。三天後他又去找程思遠,問:「你看了報沒有?」程說:「看了,周恩來真是這麼講的呵。他說話還是算話的。不過我去了有甚麼好談的?我是敗軍之將。」他見程已心動,又進一步勸說。當時,宋子文的祕書郭增愷也在香港,與程過從甚密,也認識金堯如。程遂說:「要去,你把郭老也請去,還有你也去,要扣我們,你也得陪著。」郭膽子大,一聽就滿口應允。於是金堯如給北京寫了報告。 (六四檔案´89)

  後來,周總理在人大會堂接見了他們。程一見到周,馬上立正行禮。郭與周握手後,伸出二根手指,周解其意,說:「咱們二十年沒見面了。」會見結束後,周拍著金堯如的背說:你做的很好,有貢獻,有膽識……。這件事,直到一九八六年,在慶祝國際文化交流協會浙江分會成立的大會上,程思遠(兼總會副會長,金是浙江分會副會長)才第一次說出來。他致賀詞時開首就說:「我很高興和我的老朋友金堯如先生又在一起工作了。如果五六年他不勸我回來,五七年反右以後我就不會回來了。沒有他,我不會回來,李宗仁先生也不會回來了。」 (64memo.com´89)


*文革中挨整 六四後「造反」  

  金老雖長期在香港工作,但身為共產黨員,自然逃不過文革大劫。六八年「清理階級隊伍」時,「黨組織」以開會為名,召金老北上廣州,隨即將他及全家人關押審查,家人被關四個月,金老本人則長達廿二個月。以後又發配廣東化坪農村「五七幹校」,進行了三年半的勞動改造。因為沒有「改造」好,幹校軍代表將他分配到紅工礦務局工作。直到粉碎四人幫,廖公才將他調回香港仍任《文匯報》總編。 (64memo.com / 89)

  八九年北京學運開始後,金老甚為感動。他本是搞「學運」出身,對學生反官倒、反腐敗、要自由的行動是充份理解的。但《人民日報》「四.二六」社論令他吃驚。這時,身為浙江省政協常委的他赴杭州參加省政協會議。會議結束時,宣讀一份「決議」,最後一句話是「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在表決通過這份決議時,坐在主席臺上的金老突然舉起手來說:「最後一句話不好。浙江有沒有動亂?學生遊遊行又回去了,沒有動亂嘛!這樣寫會造成緊張,這句話是多餘的。」在他的反對下,最終刪去了。回港後,驚聞欽本立被撤職,他與《文匯報》社長李子誦給欽拍發了慰問電。五月廿日北京戒嚴後,他與在港的一些人大、政協代表,給中央發電反對戒嚴。他還與李子誦等文匯報同仁商量,在《文匯報》上「開天窗」,只寫四個大字「痛心疾首」。文匯報的行動帶動了左報,左派報紙造反,又帶動了中間報紙,一致譴責中共暴行。這件事被中共認為是金堯如在幕後充當黑手幹的。金老如今談起,謙遜地說:「這樣『表揚』我太過了。這是文匯報大家的一致想法,是自動自發的,我只不過是其中一個,我不敢接受這份『光榮』。李子誦比我勇敢,在大會上、電視上發言譴責鎮壓。我是在六.四過後,才使用真實姓名發表文章批評中共的當權派、保守派、鎮壓派的。」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由於這位老共產黨員的正義行動,浙江日報曾刊登了將金堯如解除省政協常委職務的消息,理由是「違反政協章程」。而他多年以來的祕密黨員資格,也被內部除名。用他自己的話說,是又獲得了「自由之身」。回顧自己曲折而又帶有傳奇色彩的一生,金老感慨萬千。如今他雖兒孫滿堂,客居洛杉磯,卻不敢獨享其樂。他說,書生報國一枝筆,他不能不關注中國的形勢,不能不用自己的聲音來針砭時弊,維護正義。他要以青年時代一心報國的那份純潔與熱情,在晚年為中國的民主事業繼續奮鬥。 (Memoir Tiananmen-1989)

  資料來源:選自金堯如親友發出的“訃告”。


報壇耆宿金堯如 在美國洛杉磯逝世  

  附錄:金堯如簡歷

  (香港經濟日報)一代報壇耆宿金堯如昨日在美國家中溘然長逝,終年80歲。這位前《文匯報》總編輯,寫下大量文采斐然的文章,而且為人耿直,本港不少工商界及報界高層,都與他相當稔熟,對他的離開感到不捨。

  金堯如的女兒稱,金老在昨日(美國時間凌晨4時),在醫院過世,家人與親友都在身邊,去時十分安詳。金小姐稱,金老一生為人積極、樂觀,去年的聖誕節仍在家中與家人一起唱京戲,更大唱英文歌:「You are my sunshine……」

  近年金老患上肺氣腫、食道癌等病,但對人生仍然十分積極,思路敏銳,一家人對他的離開感到難以接受,但正如金老家人說:「他的一生已經說了很多要說的話,已經沒有遺憾了。」

  金堯如是前《文匯報》總編輯,1989年六四事件後,金老移居美國,更退出他加入大半生的共產黨。

  金堯如1949年前加入共產黨,在內戰結束前,更曾經到臺灣當宣傳部長,在70年代起,開始在香港工作,由於他為人耿直,不少工商界及報界都與他交好。他的喪禮將於24日在美國玫瑰港舉行。

  (星島日報/ 盧駿) 據來自本報海外版的消息,香港資深報人金堯如(見圖)昨天在美國洛杉磯因病去世,享年八十一歲,其五名子女已由港和外地動身,前往當地辦理後事。

  金堯如是《文匯報》前總編輯、中共香港工委新聞宣傳戰前黨委書記,在六四事件後退黨,並移居美國,此後多次在港傳媒發表評論文章。

  據熟悉他的報業中人對盧駿說,金堯如約在二次大戰之後,在上海參加地下黨,當時他才二十多歲,在上海暨南大學(現廣東暨南大學前身)負責學生運動和群眾組織工作,到八九年他退黨時,已是一名有四十多年黨齡的老幹部。說他是本港資深報人,一點都沒錯,因他在港期間,先後主管《文匯報》、《大公報》、《新晚報》和《香港商報》,且兼任統戰工作。 (六四檔案 / 2004)

  (大紀元)前香港《文匯報》總編輯金堯如先生於美西時間一月十八日凌晨四點三十分在洛杉磯美國加州大學IRVINE分校醫院去世,享年82歲。

  金堯如一生波折起伏。他於1949年前加入中國共產黨,從事地下黨工作多年。49年後,被中共授命留守香港,總管香港中資媒體。他曾經是公安部宣傳文化口方面的負責人。

  89年64學生運動前移民美國,64天安門屠殺後,金堯如退出中國共產黨。他堅決反對鎮壓64,並多次演講。他認為香港政府擱置二十三條立法草案是緩兵之計。

  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曾說:對共產黨是越來越懷疑,越來越不滿的。並堅決反對江澤民的三個代表 理論。


金堯如簡歷  

  金堯如, 浙江紹興人,一九二三年出生。

  一九三八年參加左翼“中國學生抗日救亡農村宣傳隊”。

  一九四二年考入國立濟南大學(時已內遷福建建陽)。

  一九四三年創組左翼“太白文藝社”,批評國民黨在政治上、經濟上的施政錯誤。

  一九四五年競選暨南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獲勝,奪取了國民黨在暨南大學的學生領導權。

  一九四六年十二月,在上海以暨南大學學生自治會主席的身份參與並發動上海學生兩萬人反對美國駐軍北平,凌辱中國人民暴行的示威抗議大遊行。

  一九四七年一月,上海國民黨地方法院下令拘審。乃潛逃往臺灣,奉命參與創建“中共臺灣工作委員會”,任常務委員並兼宣傳部長之職。

  一九四八年一月,奉調到香港中共南方局報到, 以全國學聯外事部副部長之名義參與中國八個民主黨派座談會組織, 任該組織祕書室副主任。

  一九四九年春, 任香港新華社社長喬冠華國際關係研究助理。

  一九四九年秋任香港新華社國際政策研究組組長。

  一九五0年二月任香港新華社新聞室傳戰線黨書記(上述新華社是對外名義, 實為中共香港工作委員會)領導香港中共報刊文匯報,大公報,新晚報宣傳工作。

  一九五四年,以上述身份兼任香港文匯報常務董事,兼總編輯,負責原宣傳戰線工作。

  一九八零年任浙江省政協常務委員。

  一九八三年兼任中國國際文化、經濟交流協會浙江省分會副理事長,常駐香港代表。

  一九八九年,支持“八九民運”而對“六四鎮壓”表示“痛心疾首”,脫離中國共產黨,移居美國,投入寫作的戰鬥生涯。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9190.htm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六四「痛心疾首」」,見 香港經濟日報 http://bbs.chinesenewsnet.com/cgi-bin/anyboard.cgi/Dajia?cmd=get&cG=53833333&zu=35383333&v=2&gV=0&p=#5833,2004年1月18日。


lastModified: 2/14/2005

相關資料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 步﹐2002年0時。
  • 大紀元編輯部﹕【特稿】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20日。
  • 金堯如﹕朱熔基重新評價「八九」民運跨出第一步﹐1999年4月13日。
  • 網路圖片﹕金堯如先生於2004年1月18日病逝於洛杉磯,享年81歲﹐2004年1月18日。
  • 金堯如先生逝世及生平回顧﹕六四「痛心疾首」﹐2004年1月18日。
  • 郭若/鹿青霜﹕金堯如“六•四”後退出中國共產黨,披露歷史祕密﹐2003年5月25日。
  • 草庵居士﹕金堯如先生追思會議程及說明﹐2004年1月21日。
  • 金堯如﹕平反六四和平民主加速政改﹐1999年3月31日。
  • 陳奎德﹕擇善固執,義無反顧--緬懷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
  • 全德學聯彭小明﹕悼金堯如先生﹐2004年1月1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