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們還可以做甚麼?
香港中大學生報
2003年6月4日
  

提要: 
  ﹒當年搞作
  ﹒十三年前的一份演講辭
  ﹒中國當代史與「六四」
  ﹒「最痛苦的愛無過於愛中國」-展望未來


老師們還可以做甚麼?

  八九年這場學生愛國民主運動,學生擔當著最重要的角色。由集會、示威、絕食、談判以至後來軍隊出動坦克、裝甲車屠城清場,整個過程都轟轟烈烈,卻又危險重重。正當全世界都把焦點集中在那群充滿淚情的大學生同時,學生的師長們目睹自己的學生在廣場上流露無比慷慨激昂之愛國情懷,心中感動不矣,但亦只能暗然說一句:「愛莫能助」

  那,至於在距離北京市這場學生運動發源地幾千公里的香港,當時的老師又怎樣看這場學生運動呢?除了忿怒,又是一句:「愛莫能助」?抑或可以來得積極一點:「願同學為中國的未來而讀書,為未來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法治而立志獻身!」?

  為了透過「老師」的眼睫去了解他們對整件事的感受,我們以下訪問了三位在當年已在任教中國歷史及公民教育科的老師,分享了他們對間接參與了這場運動的點點回憶與經歷。

  李老師,八九年踏入他的第四年教學生涯,任教觀塘區某一中學之公民教育科。

  對於六四之回憶,雖說不上記憶猶新,但仍然歷歷在目:屠殺發生後的上課天,老師與學生們都帶著沉重的心情回校,有些女老師哭腫了眼,有些同學為了每晚追看事態發展而得出「熊貓眼」。校方更發起全體老師掛上黑紗以追悼死難者,製作悗聯、悼念冊、舉行集會、分享會、基督徒同學及老師為北京學生們祈禱……透過不同形式的活動──沽勿論同學是否了解是次運動的來龍去脈──表現出香港中學師生的民族意識及愛國情懷。然而,相比起國內一班不惜以生命換取國家未來昌盛的學生,香港那一點微末的行動,不算得上什麼。 (64檔案/2004)

  時間淡亡一切,讓其如何轟烈慘烈也不會例外。六四之後數年,學校都有掉念活動、懸掛平反六四旗幟、週會分享等,但是同學的熱情已不如以往,老師之間亦鮮有討論。再過數年,已沒有紀念活動,或許緊密的課程及繁重的考試都佔據了老師及同學思索六四的空間,這些記憶永遠藏在老師及親眼目睹的同學心堙C但是,我們的下一代呢?那一群沒有任何親身經歷的下一代呢? (六四檔案-89)

  李老師指出由於現時公民教育科並沒有正規課程,在設計教學內容上有較大之彈性。就六四事件,老師會在課堂上放映記錄片,之後讓學生自由發表意見,讓未有親身經歷的下一代認識此事。李老師表示在制定教材時,校方並沒有因題目「敏感」而作出任何阻撓,但擬於課程編排緊密,在每一學年只有一堂內容涉及六四事件,對此他亦表示十分無奈:「希望來年可以有兩堂時間談及六四,一堂時間太少,實在很難讓同學對事件有較深入之了解。」 (64memo.com - 89)

  採訪當天,剛好進行了該校中二年級公民教育科測驗,李老師讓編者看其中一班之測驗卷,老師指著其中一條填充題「__是當代著名異見人士,因八九年參與天安門活動而被補。」,就編者所見,絕大部份學生都夠準確寫出此問題之標準正確答案──王丹。

  王丹──一名八九民運學生領袖,一個公民測驗標準答案。六四、民主運動、爭取人權……這一切對下一代還有什麼意義?相信學生很難從一、兩堂公民教育課,便能理解十三年前在北京那件悲壯轟烈的事情,以及北京那班滿腔熱血的學生。「現在最困擾著我們的是經濟問題,民主人權這些理想都沒有時間去理吧」不少香港人都是這樣想。「作為公民教育老師,我未必能夠讓同學深入理解六四。可是,最少同學知道了十三年前中國發生了些事,知道了些代表人物。我相信,總有些話是學生們不會忘記的。」李老師說。 (六四檔案´89)

  只要還有一些有心人,只要還有一些願意繼續說故事的人,薪火,仍能夠相傳下去的。

  一個下午,走到母校去叩門,尷尷尬尬的去找五年前教過我中國歷史科的老師-黃德恩老師。每談六四,人皆色變,卻得黃老師爽快答應接受訪問,喜出望外。

  黃老師年屆退休之齡,致力於教育將近三十五年,說話快人快語:「說中國近代史,在校內我認了第二,無人敢認第一。」


當年搞作  

  說六四事件,早在五二O示威開始,同學行動已經變得熱烈。她們自製黑色的五星國旗,原本黃色的五顆星星改以白色骷髏代替。由於大陸新聞封鎖,學校及同學便透過圖文傳真把各地消息發送中國。老師之間也有深入的討論,教員室內也反常地整天開啟著收音機,留意局勢發展。「整個社會當時的氣候就是這樣。」

  六月八日,全校上下舉行國殤追悼會。同學反應熱烈,在會上祈禱、唱國歌、老師講解整場學生運動的由來、中共簡史。籌款務捐不在話下,高年級同學更積極參與社會上較大規模的示威、追悼會等。會上也看見舊生擔任糾察隊。


十三年前的一份演講辭  

  六月八日的國殤追悼會上,黃老師負責了一場演講。在「六四」三周年時(一九九二)他重整了原稿。發黃的油印紙上印著顏體書法,替這份講辭加添了歷史的重量。講稿最後端有一後記,看了教人感動:「六四」三周年矣,如今展讀原稿,心情激動,仿似當年,是以存之,以為敝帚自珍,聊以紀念云邇。十三年後再翻看此講稿,問及老師對六四尚存甚麼感覺,他坦言那份深切悼念之激情比較起當時明顯淡薄下來。然,他強調六四是一件值得紀念的事,儘管家人有多反對,他也堅持著每年到維園參加支聯會的蠋光晚會的習慣。八九當年,近千人在八號閩球高懸之際,聚集新華社門前,抗議李鵬把學運定性為動亂;百萬港人在馬場舉行「黑色大靜坐」等等,老師也是其中一員。「多少香港人為了北京學運,國步維艱而淚盈於睫?如果你尚有良心血性,你怎能不慷慨激昂,流下熱淚?」這是老師發自肺腑之感言。 (64memo.com / 2004)


中國當代史與「六四」  

  六四是中國當代史中極為重要的一件「大事」,為什麼到現在還未被教育署納入教學課程內?據黃老師個人所見,他認為是由於中國近代史所涵蓋的資料太多、太廣,導致課程緊迫,未能論及「六四」學期已告結束。另一原因是由於「六四」距今只有十三年,對於整件事件的本質、情況還是難以以持平、客觀的態度去評定,還有待較長的時間去觀察。再者,教授政治事件很容易因個人立場、偏見而有所偏差。舉例1927年8月發生的南昌起事,中共的用字是「南昌起義」;國民黨的字眼卻是「南昌暴動」;香港教科書用的則是最中性的「南昌起事」。同一事件,三種詮釋,個人立場與政治見解之威力立見其彰。故此,在教授「六四」有一定的難度,也難有一客觀標準。 (64memo祖國萬歲´89)


「最痛苦的愛無過於愛中國」-展望未來  

  當年的演講,老師毫不忌諱地狠批中共。畢竟,是愛之深、責之切。在「六四」以後,香港湧現移民潮,問及老師可曾想過移民?「有。」那為何沒有離去?「貧賤不能移!」,我看這不是原因。

  對於中國,老師仍充滿祈望:「猶幸『六四』後之國內政局,開放改革持續,殷切期望隨市場經濟之發展,政制亦作改變,法制民主自用亦能迷步確立,國家幸甚,民族幸甚。」

  最後,謹在此節錄講稿末段作結,也藉以喚起讀者之反思。

  「經過六四國殤慘劇,我深切期望你們能對國家有憂意識,對國事有承擔精神。讓我們以熱淚來讀中國近代史,暸解民族百年來的苦難歷程,使我們能夠熱愛中國的錦繡河山、語言文字、歷史文化。時至今日,除了充實自己、陶治心靈、為他日謀求更好生治等讀書目的外,願我們自今日始,樹立一個更崇高的讀書目的,為中國的未來而讀書,為他年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法治而立志獻身!」十三年前的一份演講辭六月八日的國殤追悼會上,黃老師負責了一場演講。在「六四」三周年時(一九九二)他重整了原稿。發黃的油印紙上印著顏體書法,替這份講辭加添了歷史的重量。講稿最後端有一後記,看了教人感動:「六四」三周年矣,如今展讀原稿,心情激動,仿似當年,是以存之,以為敝帚自珍,聊以紀念云邇。十三年後再翻看此講稿,問及老師對六四尚存甚麼感覺,他坦言那份深切悼念之激情比較起當時明顯淡薄下來。然,他強調六四是一件值得紀念的事,儘管家人有多反對,他也堅持著每年到維園參加支聯會的蠋光晚會的習慣。八九當年,近千人在八號閩球高懸之際,聚集新華社門前,抗議李鵬把學運定性為動亂;百萬港人在馬場舉行「黑色大靜坐」等等,老師也是其中一員。 (64檔案´89)

  「多少香港人為了北京學運,國步維艱而淚盈於睫?如果你尚有良心血性,你怎能不慷慨激昂,流下熱淚?」這是老師發自肺腑之感言。中國當代史與「六四」六四是中國當代史中極為重要的一件「大事」,為什麼到現在還未被教育署納入教學課程內?據黃老師個人所見,他認為是由於中國近代史所涵蓋的資料太多、太廣,導致課程緊迫,未能論及「六四」學期已告結束。另一原因是由於「六四」距今只有十三年,對於整件事件的本質、情況還是難以以持平、客觀的態度去評定,還有待較長的時間去觀察。再者,教授政治事件很容易因個人立場、偏見而有所偏差。舉例1927年8月發生的南昌起事,中共的用字是「南昌起義」;國民黨的字眼卻是「南昌暴動」;香港教科書用的則是最中性的「南昌起事」。同一事件,三種詮釋,個人立場與政治見解之威力立見其彰。故此,在教授「六四」有一定的難度,也難有一客觀標準。「最痛苦的愛無過於愛中國」-展望未來當年的演講,老師毫不忌諱地狠批中共。畢竟,是愛之深、責之切。在「六四」以後,香港湧現移民潮,問及老師可曾想過移民?「有。」那為何沒有離去?「貧賤不能移!」,我看這不是原因。對於中國,老師仍充滿祈望:「猶幸『六四』後之國內政局,開放改革持續,殷切期望隨市場經濟之發展,政制亦作改變,法制民主自用亦能迷步確立,國家幸甚,民族幸甚。」最後,謹在此節錄講稿末段作結,也藉以喚起讀者之反思。 (64memo中華富強 / 89)

  「經過六四國殤慘劇,我深切期望你們能對國家有憂意識,對國事有承擔精神。讓我們以熱淚來讀中國近代史,暸解民族百年來的苦難歷程,使我們能夠熱愛中國的錦繡河山、語言文字、歷史文化。時至今日,除了充實自己、陶治心靈、為他日謀求更好生治等讀書目的外,願我們自今日始,樹立一個更崇高的讀書目的,為中國的未來而讀書,為他年實現中國的民主、自由、法治而立志獻身!」 (64檔案 - 2004)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8884.htm

香港中大學生報,「老師們還可以做甚麼?」,見 香港中大學生報《六四十三周年特刊》(二零零二年六月)http://logic.itsc.cuhk.edu.hk/~z044603/cgi-bin/publications.cgi?publication=003&issue=yr13&FileID=06c,2003年6月4日。


lastModified: 4/4/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