鮑彤六四密件:在學潮和動亂期間言行的交代
鮑彤
2001年4月22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頁
  

提要: 
  ﹒鮑彤在學潮和動亂期間言行的交代
  ﹒一、最早向紫陽同志反映26日社論激化中間學生群眾的對立情緒的是我。\
  ﹒二、在綜合中央領導同志對青年大會講稿1的修改意見時,我沒有加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內容。\
  ﹒三、亞行講話是我執筆的。\
  ﹒四、我曾向《國內動態清樣》推薦過一篇文章。\
  ﹒五、5月12日,我給人民日報送去一篇稿子。\
  ﹒六、我曾向胡啟立同志講過我對26日社論的看法。\
  ﹒七、我以政治體制改革研究室的名義召開過一次法律專家座談會。\
  ﹒八、紫陽同志同戈巴契夫談話時關於小平同志的一段話7是我在起草時主動加上去的。\
  ﹒九、我沒有洩露過5月16日晚常委會的情況。\
  ﹒十、紫陽同志的辭職信是我替他起草的。\
  ﹒十一、我的 "告別演說"。\
  ﹒十二、我5月20日和陳一諮同志的談話及其後果。\
  ﹒十三、我5月22日跟高山同志的談話。\
  ﹒十四、我替紫陽同志做的最後一件事是幫他起草發言稿11。\
  ﹒十五、我曾對一位同志說,如果我被隔離審查,請他告訴高山通知杜潤生同志一聲;但我和杜潤生同志決無非組織的聯繫或政治活動。\
  ﹒十六、最後聲明三點:\
  ﹒附錄一、人民日報關於鮑彤的任命\
  ﹒附錄二、人民日報1989年5月13日\
  ﹒附錄三、人民日報1989年5月17日\
  ﹒注释\


鮑彤六四密件:在學潮和動亂期間言行的交代

  【大紀元4月22日訊】經授權大紀元與香港《信報》(香港時間星期一)同時發表“鮑彤在學潮和動亂期間言行的交代”一文。

  (注解及附錄並非原文所有)


鮑彤在學潮和動亂期間言行的交代  

1989年9月25日


  4月15日耀邦同志逝世,學潮旋即開始,我很憂慮。小平同志4月25日講話指出,中國壓倒一切的是要穩定,我完全贊成。我也想要維護穩定,制止動亂。我的具體想法是盡力緩解矛盾,避免激化矛盾。4月26日的人民日報社論,我認為口氣生硬,分析和說理不充分,我有保留。5月19日和20日,中央宣佈軍隊進京,實行戒嚴,我內心認為是“走錯一步大棋”,怕騎虎難下,局勢益發不可收拾。中央常委集體批評趙紫陽同志,我感到不平。中央領導同志點名批評我洩密, 我感到委曲。我的這些思想先後影響以至支配了我的言行,使我犯了在政治上與中央不保持一致的嚴重錯誤。5月28日,常委決定對我進行審查。按照時間順序,我向黨交待以下十六件事。 (64memo中華富強´89)


一、最早向紫陽同志反映26日社論激化中間學生群眾的對立情緒的是我。\  

  4月30日紫陽同志從朝鮮回北京。他剛到家,我就向他反映:27日學生上街,擋不住,市民圍觀的很多,機關幹部中也有同情的,事態有升級和擴大之勢,相當一部分中間學生群眾對26日社論有反感,認為是針對他們的。我講了我對社論的看法:社論的積極意義在於傳達小平同志關於中國一定要穩定,一定不能搞動亂的思想;但社論寫得太生硬,沒有充分說理,缺乏分柝,沒有考慮到中間群眾的接受程度;既然這麼多的人都以為社論是針對他們的,可見社論沒有講清楚。紫陽同志當時沒有表態,過了若干天,他對我說,看來社論是有缺點。紫陽同志的觀點當然有他的形成過程,但最早向他反映的是我。 (六四檔案´89)


二、在綜合中央領導同志對青年大會講稿1的修改意見時,我沒有加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內容。\  

  這個稿子是紫陽同志4月30日批請各領導同志審閱修改的。李鵬,依林等同志都提出要加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內容。我5月2日向紫陽同志匯報說,已經從正面講了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道理了,再從反面來講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似乎講不出什麼新話來了。紫陽同志聽了我的匯報後表示可以不加。事情是紫陽同志定的,但建議者是我。這篇講話在當天電視上播出後,我聽到黨內同志反映不錯,就打電話給艾知生2同志,請他考慮可否安排重播。艾知生同志說,今天節目已滿,明天可以考慮。我說,明天是5月4日,學生要出來遊行,後天可否再播。艾知生同志表示,連播三天不行。這個電話是我主動打的,紫陽同志並不知道。 (64memo中華富強 - 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