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緝令”下最動人的故事──周鋒鎖與他的姐姐
陳小雅
2003年5月30日
  

“通緝令”下最動人的故事

──周鋒鎖與他的姐姐

陳小雅


  2003年5月28日《大紀元》記者採訪周鋒鎖的報導,是多年來最能打動我的文字之一。尤其是他講述“姐姐舉報”的那一部分,樸實無華,感情真摯,雖然只是個人經歷,但卻有著普世的意義;雖然只是歷史的一瞬,但卻閃爍著永恆的光輝!

  我沒有見過周鋒鎖這個人,在官方通緝令出籠以前,也不知道他的名字。在那個謊言遮蔽天日的時刻,我們只從中央電視臺看到了周鋒鎖“落網”的報導:他身披外衣,雙手被銬,卻提一只毛筆,在一張紙上迅疾地書寫著什麼報導似乎把那解釋成簽署“認罪書”。但我的司法部朋友告訴我,他寫的竟是:

  “人生自古誰無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於是,他那緊鎖的眉頭、倔強的嘴,伴著那揮灑的豪情,和“同胞檢舉”的故事背景,在我的腦海堙A匯成了一幅現代“悲劇”圖畫 然而,那位司法部朋友告訴我,周鋒鎖一點也沒有埋怨姐姐,沒有看不起她,甚至完全理解她。他想,如果自己能解除至愛親人的緊張和痛苦,甚至“落網”也是值得的!

  ──當時,我無法考證這些說法,哪些屬於真情,哪些屬於演繹。但我感到有一種精神,在這流傳著的故事中昇華。那是不見於“革命一代”,甚至不見於我們“被革命母奶養育的一代”的一種罕見的東西。

  我驚詫:在民間這也許就是所謂“禮失求諸野”的一個例證吧!

  14年後的今天,看到周鋒鎖接受記者採訪的話,那些“哀婉的傳奇”就被證實了。

  關於那個“部分”,周鋒鎖說:

  “我們家出身是很貧窮的農民家庭。姐姐比我大12歲,是我們家的第一個大學生。因為年齡相距很大,從小我就是她帶大的,我們之間絕對不是一般的感情,是介於母子和姐弟之間的感情。現在我還能記得我很小的時候她抱著我那個情形。

  “後來因為這個事情,我姐跟姐夫和西安空軍工程學院機關鬧過很多次。當然這件事的真相共產黨一直控制著,不可能讓別人知道,只有姐姐和姐夫單位的人知道是怎麼回事。

  “當然事後我姐因為這事受到很大很大的壓力。一直到我從監獄出來之後,我們還一起看了別人寫的很多信,都是罵她的。我姐看了傷心也感到高興,她更能感覺到我們做的事情是對的。

  “共產黨總是用仇恨、恐懼來破壞所有人間最好的東西不管你是言論自由也好,人與人之間的愛也好”(六四檔案-2003)

  ──他沒有否認姐姐是“舉報者”,但他理解那是他淳樸的姐姐出於對他的關愛;他雖然很痛苦,但卻不願意渲染情理之中的“悲傷”;他像一個男子漢一樣地“隱忍”著,為的是不使姐姐更傷心。

  ──他知道姐姐是“受蒙蔽”的。輕信最容易被利用,但那本是“世界上最能夠被容忍的缺點”。

  ──他面對媒體,肩負社會角色賦予的責任,甚至於沒有一句冠冕堂皇的大道理 是的,姐姐被罵,她心媯h苦是可以理解的。因為,沒有什麼比“出賣”更嚴重的道德譴責,沒有什麼比把手足兄弟送去坐牢更痛苦,讀每一封來信,對她的靈魂都是一次鞭打但有誰會知道,她心埵P時還有一種“高興”呢?因為這證明了弟弟的對,但同時也證明了自己的錯啊!──只有手足之情,只有無私,才能是忘我的! (64memo.com / 89)

  而他們姐弟,居然能夠“一起”讀這些信!這是一種什麼樣的情景和境界?!那是一次情感的洗禮!那是一種道德的超越!即使陀思妥耶夫斯基的《罪與罰》,也從未向我們展示過如此情境!

  由此,我不免生出遐想:如果人們沒有看到周鋒鎖這些寬恕的“證詞”他就離開了人世,她姐姐被“革命道德法庭”判決有罪,周鋒鎖會怎樣呢?我相信,他最終也是會與姐姐相會於地下的。因為他講述的故事已經告訴我們,有一種人類更古老,更基本的感情,終究是要戰勝那些“異化”的“付著物”的!

  在他們的姐弟感情中,共產黨是徹底失敗了;包括那些被黨文化養育出來的,披著其他外衣的種種,都像幽靈一樣地消退了……

  我很高興的是,在周鋒鎖和姐姐的故事真相大白於天下的今天,中國的司法界已經在討論“親屬迴避”的問題了,這是人性精神的復蘇,是社會健康的起點,也是無數家庭犧牲換來的歷史進步……

  2003年5月30日 於北京

  作者為歷史學者,自由撰稿人,居北京

  ──原載《觀察》http://guancha.org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8341.htm

陳小雅,「“通緝令”下最動人的故事——周鋒鎖與他的姐姐」,見 大紀元 http://www.dajiyuan.com/gb/3/6/3/n323449.htm,2003年5月30日。


lastModified: 2/1/2005

相關資料

  • 陳小雅﹕八九民運史﹐1996年6月。
  • 陳小雅﹕答曉華──關於三線計劃--我至少掌握了三個人證﹐1999年7月10日。
  • 曉華﹕駁“三線計劃”的說法--八九民運中的陳子明--駁陳小雅《八九民運史》中“三線計劃”的說法﹐1999年7月8日。
  • 陳小雅/北京﹕鄧小平八九用兵探秘--我們離“真相”還有多遠﹖﹐2002年5月9日。
  • 周鋒鎖﹕從姐姐「舉報」我被捕談起--我姐看了別人罵她的信既傷心也高興﹐2003年5月28日。
  • 網路圖片﹕陳小雅出版六四研究文集《佛之血》﹐2003年6月9日。
  • 陳小雅/北京﹕八九民運中站在學生一邊的軍人--軍人寫給學生的八封信﹐2002年5月27日。
  • 陳小雅﹕新聞史上弄潮人及其輝煌的葬禮--欽本立﹐1989年5月1日。
  • 陳小雅﹕八九年“西安事變”的補遺與重審﹐2002年12月1日。
  • 美國之音﹕戴晴陳小雅談六四﹐2000年。
  • 陳小雅﹕中國現代學運的體制與歷史原因探索--八九高校動態分析﹐2002年7月2日。
  • 網路圖片﹕周鋒鎖:講真話的感覺真是好啊﹐2003年5月28日。
  • 嚴家祺﹕陳小雅《“八九─六四”研究文集》序﹐2003年3月11日。
  • 陳小雅﹕民主運動和民族運動的關係--1989與1911的比較﹐2002年4月1日。
  • 陳小雅﹕八九民運的領袖缺失症--"三線"計劃﹐1993年1月1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