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採訪前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談六四
石文安/李潔明
2003年5月12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石:我想問一下當時事情發生的時間。方勵之是怎麼去的美國大使館?當時發生了什麼事情,這件事的前後情況是怎麼樣的?

  李:如果我記得不錯,他是4號來的使館。

  石:有那麼早嗎?

  李:他好像是被偷偷帶進大使館的,他們混過了崗哨,從大門進來的;我想不起來是林培瑞還是另外什麼人帶他進來的。他要求避難。我們派伯克哈特和拉索爾處理這件事。方勵之是和他太太和兒子一起來的。來了以後,我們在美國新聞署辦公室─光華路17號和他談話。我們政府的規定是,對於要求避難的人,一律要設法說服他們離開。這是本本上寫著的,國務院有明確的規定,要求避難的人必須能夠證明他正受到遭到殺害的威脅。他們要使我們相信應該給予他們避難,可是我們的規定卻要求我們設法說服這些人,告訴他們這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大使館的人就是這樣告訴方勵之的。他並不願意,但後來還是自願離開了使館。他的太太比他更害怕,兒子跟他們走。離開後,他們回到了建國飯店。我記得他們和林培瑞或者是《時代周刊》的什麼人呆在一起。我們把這件事報告了國內,結果國內火速來了指示,叫趕快去把他們找回到我們這堥荂C (64memo.com´89)

  石:這又是誰的命令呢?

  李:我想是傑夫貝德爾發的電報。

  石:這是總統的命令嗎?

  李:不是,是通過國務院發來的。因為他們擔心,如果這個人被帶走槍斃了或怎麼的,美國公眾會怎麼反應。那還得了嗎?絕對不行。於是我們又派雷伯克哈特和麥金尼去找方勵之,告訴他我們同意給你們避難,回來吧。可能他當時在想,我們這些人真是精神病,不過他們三個人還都回來了。我們安排他們呆在我的住宅一層樓的一個小臥室堙C那堶惘酗@個洗澡間和一間臥室。安排好他們以後,我們在房門外面堆放了很多箱子之類雜七雜八的東西,因為當時房子正在進行裝修,人來人往的,這樣別人不會走進那個房間,傭人也不會去那堙C他們就呆在那堣F。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石:傭人不知道他們呆在那媔隉H

  李:那我就不知道了。不過中國人在遇到有爭議的情況時常會視而不見的。他們在那塈b了幾天以後,方勵之正在美國使館的消息從華盛頓傳了出去。菲茲沃特在記者會上就此表了態,結果中國人暴跳如雷,我被中國政府召見,他們對我大發雷霆,這已經是司空見慣的事了。他們說我們窩藏罪犯,違反中國法律,搞干涉,等等。

  石:你是怎麼回答的呢?

  李:我說,他是自己要尋求避難的,我並不否認他可能在我們那堙C我們相信他有生命危險,據我們所知有一個黑名單,而他榜上有名。我們不能違背他本人的意願強迫他離開。他們接著又是一頓訓話。

  石:對於他們可能沖進來把他弄走,你當時有多麼擔心呢?

  李:我們曾經收到一個報告說,他們準備這樣做。香港一個地位很高的中國人那堥茠漁灡宏﹛A他們準備沖進來。我馬上就向華盛頓猛按喇叭,因為當時我很難找到重要的人談問題。

  石:你是說在美國?

  李:我是說在中國。我對國內說,你們最好高層出面召見韓敘,告訴他,如果這樣作,他們要為此付出極大的代價。我後來聽說鮑伯迪米特召見了韓敘,他當時是負責政策的副國務卿。他把話講明白了。我不知道他到底是不是講的那麼明確,可是我們表達了強烈的看法。如果他們本來打算這麼作,他們事實上並沒有作;如果他們本來就不打算這麼作,他們也沒有這麼作。反正是我們沒有冒險。中國外交部也召見了我,當時有報紙說,建國門外外交公寓打槍是中國人故意幹的。外交部對我說,這是說謊,是歪曲。是房頂上有人打冷槍。他們大發脾氣。我嗎,我對他們說,我在軍隊堥S有當過大官,只當過陸軍的小兵。可是我可以跟你們說,如果只是房頂上有個打冷槍的人,你們用不著朝整個樓、整個一條街上的房子掃射,一直打到9層樓。他們對我的回答很不高興。他們還指責我們打假報告。我說,我們沒有打假報告,事情是你們造成的。 (64memo.com´89)

  石:在軍隊進城後,中國人是怎麼恢復秩序的呢,他們是怎麼使得北京恢復正常的呢?

  李:他們首先做的是清理天安門廣場,第四天就清理完畢了,把屍體等都運走了。這是首先要作的。然後他們拆除了市內各處的路障,恢復交通,讓公共汽車正常運轉。讓學生復課。學生真的嚇壞了,他們回了學校,也有的回家去了,到處都是軍人,誰也不許去天安門。就這樣,他們清理現場、拆除路障、學校復課、商店開門,把坦克撤走,儘快和儘量讓城市恢復正常。這對全國起了效果,各地的 示威也都消失了。 (64memo反貪倡廉´89)

  石:是的,對我來說簡直不可思議!在美國有許多報導說,當局使用了大量武力以恢復正常秩序。可是實際上,我在那媬侘摒搢魽A在開始的時候動用了武力之後,恢復正常秩序實際上沒有使用什麼武力就實現了。

  李:以前在塔夫茨大學教書的茲威戈寫過一篇有意思的文章。他在中國跟許多人交談,發現有許多人覺得事情是那些年輕人挑起的;必須恢復社會秩序。動用無力使人們感到震驚,可是很多人─尤其是在農村,對學生並不同情。

  石:我還感到,人們抱著舊的聽天由命的看法。你有權反對缺乏正義的皇帝,可是你怎麼知道皇帝有沒有統治的權利呢?回答是,看看皇帝是否能成功地鎮壓反叛。我意外的發現,政府的合法性在事後反倒比我原先設想的要高。

  李:是的,你說的不錯。

  石:看來 也許可以用“天意”來加以解釋吧。

  李:在整個事件中,李鵬是立場保持一貫的人當中的一個。從一開始他的立場就沒有動搖過。他說,根本的問題是要恢復秩序。趙紫陽和其他人都明顯另有主張,他們要對話,收回4月26號社論,等等。這些人後來都被處理掉了。胡啟立下了臺,趙紫陽被軟禁,嚴明復也被撤職,還有許多人和38軍都遭清洗。喬石嗎,他動搖。他本來是當總書記的主要人選。學生的要求之一是要恢復《世界經濟導報》秦本立的職務。江澤民因此被看中,江澤民表現的十分強硬。 (64memo中華富強´89)

  石:當然中國最後並沒有闖進美國大使館把方勵立抓走。一年後,兩國通過談判最後達成了放行的協議。方教授現在在美國教書,而李潔明大使目前是美國企業研究所擔出任高級研究員。他經常對美國和中國的關係發表評論。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