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之音採訪前美國駐華大使李潔明談六四
石文安/李潔明
2003年5月12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
  
  石:你是什麼時候發現從象瀋陽、石家莊、濟南或上海等地調動軍隊的?

  李:我想是在剛宣佈戒嚴後不久就開始了。他們開始開到北京周圍。我們派人到北京周圍地區去了解情況,通過派人接觸了解到他們駐紮在北京周圍地區。我們還從其它的消息來源獲得了一些情況,可是並沒有多少價值。所以我們感到他們在收緊包圍圈了,到26號,我們覺得他們一定會採取行動了。

  石:北京市民到底對軍隊的部署情況了解多少?軍隊到底距離市區有多遠?

  李:他們知道自己基本上被包圍了。他們組織了一些騎自行車的車隊,在學生、示威者和幹部中間到處通風報信。當時人越來越多,勢力越來越大,全國各地都有報告。就像把“星火燎原”顛倒過來了。從北京向全國蔓延。在成都、武漢、西安、瀋陽、上海,甚至廣州,到處都有示威遊行。元老們真的擔心起來了:讓他們在戈爾巴喬夫訪問期間丟臉,加上攔軍車,還有全國都搞示威遊行,這讓他們真的擔心要下臺了。 (六四檔案-89)

  石:他們真的快要下臺了嗎?

  李:其實不是這樣。結果是,在他們真的動用武力以後很快就鎮壓下去了。

  石:就你來看,中央政府還有什麼別的辦法來處理六四嗎?

  李:當然,胡啟立還有嚴明復等人作了學生的工作,設法和他們妥協。學生開出的條件是收回4月26號社論,不算賬,還有宣佈……什麼來著,我記不太清了。好像是必須承認他們是愛國的。

  石:對,這一點很重要。

  李:還有,他們要直接會見領導,進行對話;要求承認學自聯組織。嚴明復設法跟學生說明,這些都可以辦到,也不秋後算賬,可是4月26號社論我們沒有辦法收回,元老們是不會同意的。我們沒有辦法,這是鄧小平定的,不可以推翻。你們可以見李鵬,可是後來的結果是搞得話不投機,不歡而散。後來學生被鎮壓了。吾爾開希兇相十足,柴玲、李祿和其他人都很積極、單純、瘋狂、精力充沛、堅定、玩世不恭,擅長操縱,所有這些說法都恰當。我想最主要的是整個事情的自發性。當然後來就在戈爾巴喬夫來訪的時候,發動了絕食,這讓政府很不高興,他們派救護車去搶救,10個、20個、50個,好幾百人。局勢越來越糟糕,完全失去了控制。我還記得那天晚上我也在廣場,有人向毛澤東的畫像潑墨水,結果學生把這些人交給了當局。這些是壞分子,學生把他們交給了當局。 (64memo.com - 89)

  石:你還記得事情發生後,馬上就下起大雷陣雨嗎?

  李:記得,老天爺的懲罰,上天聽到人死後落淚了,這類的說法。局勢越來越嚴重。我做了這麼兩件事,一是取消回國陪萬里,還有就是在5月26號給國內發電報,說將會動手。不過時間我沒有說對。

  石:這就是那份布希沒有看到的電報嗎?

  李:對,他們沒有看到。就我所知,白宮沒有看到這份電報。

  石:國務院看到了,而白宮沒有看到嗎?

  李:對,白宮沒有看到。當時有另外的一種看法是認為鄧小平是不會動手的。我沒有看到送上去的這個報告,但我想基本上它的意思是,鄧小平會大概會有辦法讓人們離開廣場。他們在和學生談判嘛,而且一度幾乎說服學生離開廣場。他會支持進行談判的人的,他會和平處理這件事的。可是,我們的看法是,這不太可能。

  石:你是不是從一開始就覺得會動用武力呢?

  李:不是的,可是到了20號左右,可能在兩三個星期前,我發了份電報,說我感到擔心,這可能是在我取消陪同萬里的時候吧,我說,看樣子他們不得不採取行動,這是一場即將爆炸的危機。

  石:你是說,美國政府中許多人並不這麼看?這不只是白宮,國務院,還有……

  李:我的感覺是,如果他們是合格的官僚,他們就會自我保護,會說“估計會和平解決,可是也會有可能動武”之類的話。當時來的電報基本意思是局勢是可以控制的,不必動武。

  石:好吧,現在就讓我問你,六月三號到六月四號那個晚上,到底情況是怎麼回事呢?鎮壓有必要嗎?我的意思是說,有沒有其它的辦法讓軍隊進城、而不使用那麼多的暴力呢,或是說可以少流一些血呢?

  李:對,當然是有其它的辦法啦。我的意思是說,從某種意義上來說,當時發生的可以說是自發的爆發。他們從石家莊調來了27軍。27軍是著名的惡棍軍隊,是農民、中文叫土包子。他們開始進城,這時人們設置了路障,在他們開始清除路障的時候,石頭塊鋪天蓋地向他們砸來。特別是在西邊,我們在復興門飯店設了一個觀察點,從上面看到了這情景。

  石:就是這麼開始的了?

  李:對,我們在那堛漱H向我們報告正在發生的事情,說開始轉為暴力了。因為在軍隊清除路障的時候,有人向他們投擲燃燒瓶、石塊等等。人們包圍了一輛裝甲運兵車,好象還把媄銂漱H活活燒死。這麼一來,軍人真的氣瘋了。我認為當時並沒有人下了開槍的命令,是軍人自己開了槍。我雖然不敢肯定,但整個局勢失去了控制,要報復,他們朝那堛漱j樓亂開槍。他們再往前開進時,遇到了抵抗,他們就開始向人群開槍了。 (64memo反貪倡廉-1989)

  石:當時是不是有不同的部隊從不同的方向進城?

  李:基本上是從西面過來的,我記得這是行動的主要方向,27軍進城,38軍已經進入位置,他們一道過來的;還有其它的部隊,有從瀋陽來的56軍,我並不是特別肯定。可是我們觀察最密切的是西邊的動向。至於東邊的行動,那是第二天了,我們在北京飯店設了一個觀察點。他們從旅館往下面看,看到平民朝前推進,軍隊列隊直接朝人群媔}槍,一次又一次開槍。這是在第二天,光天化日之下。大家都看到所發生的事情。 (64memo.com-89)

  我們使館的哈斯基就在天安門廣場,我們也有人去醫院,在開槍後看看有多少傷亡,等等。我們一直都在觀察事態的發展,報告回來的消息很多。

  石:你們對死亡人數作了估計嗎?

  李:我們試著作了。

  石:你還記得死亡人數有多少嗎?

  李:哈斯基和他的人去了十來家醫院,他們說,每家醫院大約有40來人,他們算算有20來所醫院,這麼嗎,大概有5百到1千人左右。這只是粗略的估算,不可靠。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