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姐姐「舉報」我被捕談起──我姐看了別人罵她的信既傷心也高興
周鋒鎖
2003年5月28日
頁次: 1 | 2 |  上一頁 
  

*獨立媒體揭露真相的重要性  

  六四鎮壓之後,我回到學校,呆在學校的指揮部堙C那時外面的形勢已經很恐怖了。有一個女同學急匆匆來找我,我現在還記得她當時的樣子。她說“你們呆在這媟F什麼?呆若木雞!外面的人都在問出了什麼事,我們得趕緊讓全國人民知道北京發生的事情!”記得我自己也接到過一個自稱是當兵的的電話,問及學生的情況。我說我們都很悲哀。他說他也很悲哀。你想那已經是在北京了,由於中共一開始就說是暴亂,當地的人民尚無從得知真相,別的地方就更不用說了。當時清華正好有個學生廣播電臺,我當時就喊“誰會用廣播電臺的趕緊來!”於是幾個膽子大的就把廣播電臺在學生16號樓樓頂 搭起來,馬上開始廣播,連續播了幾個小時。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當時我總在想,如果能有一個獨立的媒體,不斷地揭露真相,中國人就不會被蒙蔽了。通過各種管道把真相展露在人民面前的努力都是非常值得欽佩的。法輪功在大陸插播好極了。大家都應該一起做。這樣即使有的人出於自己的需求,苟且偷生也好,跟著中共趁火打劫也好,硬是選擇相信一捅即破的謊言,但是面對如此眾多被揭露的真相,他們的良心會受到譴責,他們的判斷力也會受到挑戰。 (64memo.com-1989)


*薩斯的啟示  

  我想這些年互聯網被中共如此瘋狂地封堵,正好證明它就是這些年中最好的東西。這些年,大家都把真相向中國發。先不說六四和法輪功,就設想像SARS的事情,在1、2月份在廣州已確定這是一種很可怕的病,那麼多從醫的人,他們都是知道真相的。像是去香港求醫死掉的那個大夫,他當時就告訴香港這是怎麼回事。如果這些人當中有一個有蔣彥永大夫的勇氣,試想可以避免多大的災難? (64memo.com/89)

  不管一個國家經濟如何發展,如果生活在這個國家堣@個人連說真話的權利都沒有,人的尊嚴就無從談起,也很難想像那樣的一個國家能夠長治久安。薩斯只是一個警告,萬一更大的災難下來,而中國還是這樣的一個體制,這樣的一個政黨,這樣的獨裁,這樣的黑暗,很難想像會出現怎麼樣的結果。

  薩斯還說明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人們可能覺得六四鎮壓的是反對共產黨的人,這與我無關;鎮壓法輪功是因為他們的信仰,我不信就沒有問題;鎮壓網絡上的異見人士是因為他們非要表達與政府不同的意見,只要我不說話,就可以避免被迫害。那麼非典正好提醒大家,我們都生活在同一個世界,只要有暴政存在,所有的人都可能成為它的犧品,包括那些中共集團內部的人,他們蹲在火山口上能安心嗎?他們不為自己的子孫後代著想嗎? (64memo.com´89)


*江澤民於六四發跡 瘋狂壓制人民不足奇  

  89年六四之前,新聞自由一個比較集中的表現就是象《世界經濟導報》這樣的報紙有他們自己獨立的聲音。當時我們可以有各種樣的對文革、對中國文化等等的討論。說實在那會所感受到的那種進步、那種開放的氣氛是十四年後的現在遠遠無法想像的。

  而江澤民在上海封閉了《世界經濟導報》,從而得到他升遷的機會,這也絕對不是偶然的。89期間一個最激烈的矛盾就是廣大的普通民眾對新聞自由的要求和統治集團對新聞自由的恐懼、控制。江澤民封閉《世界經濟導報》的舉動,對中共扼殺言論自由起了馬前卒的作用,也就是因為這個,他能夠被共產黨中間最黑暗的保守勢力所賞識,替代了還能憑良心講話。知道江是這樣發跡的,他執政之後對媒體、網絡的控制,對其它聲音的瘋狂壓制就不足為奇了。 (64memo.com´89)

  如果說這些年的國情比起89年前有一點變化的話,就是共產黨在江澤民的統治下把更多的老百姓的錢花在鞏固他們的黑暗統治上,比如雇傭網絡警察,開發網絡監控技術,結果是控制的手段越來越多,也越來越周密和複雜。這些錢的數量我們現在不知道,這錢能夠多少農民下崗工人的生活啊,江澤民把這些錢用來保證他自己的統治。江不光在中國,還在海外控制操縱輿論,收買海外留學生、商人、知識分子替他說話。 (64memo反貪倡廉-89)

  我堅決支持目前法輪功對江澤民的訴訟。如果我們能審判江澤民、李鵬以及所有那些犯有侵害人類罪行的人都是有很大意義的,對於可能受迫害的人,對於中國的人權民主狀況都是非常好的。

  
頁次: 1 | 2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方政﹕我被坦克碾斷雙腿--六四傷殘者證辭﹐1999年2月21日。
  • 六四檔案綜合整理﹕【六四傷亡的十七種說法】﹐2002年4月30日。
  • 羅冰﹕[六四屠城]中共內報「六四」傷亡密情--官方內部"六四"死亡人數﹐1996年6月4日。
  • 台灣精英公關公司﹕歷史的傷口﹐1989年5月28日。
  • 丁子霖﹕“六四”傷殘者名冊(49名)﹐1994年6月4日。
  • 六四檔案﹕三輪車搶救傷員﹐1989年6月4日。
  • 知情者﹕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2001年3月12日。
  • 網路圖片﹕受傷的女同學﹐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六四白天繼續有傷亡﹐1989年6月4日。
  • 丁子霖向中國人權提供﹕六四證詞--27難屬和傷殘者﹐1999年2月1日。
  • 網路圖片﹕張健的三處槍傷 - (1) 身上的子彈﹐1989年6月4日3時。
  • 網路圖片﹕受傷的士兵﹐1989年6月4日。
  • 網路圖片﹕張健的三處槍傷 - (3) 左膝蓋﹐1989年6月4日3時。
  • 網路圖片﹕一名受傷的婦女﹐1989年6月4日。
  • 親歷者﹕天安門廣場傷亡紀實--埋屍滅跡二十八中﹐2001年7月1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