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1989年 5月24日  星期三  

  衛星國際通信被切斷。

  廣場上停著118輛汽車。

  北京急救中心宣布:截至5月24日下午6點,北京32所醫院共治療絕食學生9158人次,收入院8205人次,尚有6人仍在住院,無1人死亡。

  下午,科技界、教育界、醫務界、文化界、新聞界的知識分子舉行游行。

  〔本報北京5月25日凌晨2點訊〕 170多條線路公共電汽車通車了,環城地鐵運營了,交通警察上崗了,全市交通網絡基本暢通。盡管生活秩序趨于正常,人們對時局的關注有增無減。

  繼23日淒風苦雨后,北京昨天烈日當空。天安門廣場上廣大櫛風沐雨的學生的健康狀況受到北京市民關懷。23日傍晚出現的為請愿學生送衣服、食品、藥物的人流,一直持續到24日清晨。前些天為救護絕食同學忙得一刻不停的醫護人員,現在正忙著噴洒消毒藥水,以防疾病蔓延。大學生則組織慰問團,向醫務人員表示感謝。

  長安街頭及廣場周圍,仍有零星游行隊伍出現。一些已拆除路障的交通路口,入夜仍聚集著很多市民。

  據昨天的《北京晚報》報道,目前靜坐請愿學生的健康狀況趨向好轉,外地來京學生病倒者增多,被阻于城外的戒嚴部隊戰士身體抵抗力急劇下降。

  據北京車站有關人員介紹,外地學生每天進出人數大體相當。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5天》

  五月二十三、二十四日,分別有八十多名和一百二十多名黨政軍老人(以中顧委委員為主體)給鄧小平寫信,要求迅速平息政治風波,恢復社會主義正常秩序。


1989年 5月25日  星期四  

  所有記者被從廣場清走。電台廣播了解放軍總參三部的聲明。

  廣場上還停有116輛汽車。

  上午,“北高聯”就向中央辦公廳信訪局遞交一份“嚴正聲明”,聲明主要有3點要求:

  1)立刻召開兩會(人大代表會及黨代表會),罷免李鵬的總理職務,開除其黨籍。

  2)取消戒嚴,撤走軍隊。

  3)聲明要求在明天上午9點以前答復,否則就要號召全市、全國大絕食!

  他們認為一旦軍隊真的進城,一切都好辦了。順其自然,變成一場群眾的自發運動。估計軍隊開進天安門之后,或是封鎖廣場,把學生困在里面﹔或是和平地架走,或是用警棍打昏后架走,或用催淚瓦斯驅散。不管怎樣,立刻就可以組織百萬人上街游行,各校立刻派人增援廣場。

  不時有游行隊伍出現在長安街上或廣場內,有的是步行前來,有的是坐車游行,如中央電視台、國際廣播電台。游行人數少于昨天,主要是外地學生、知識界、大眾傳媒、軍工系統工等。口號主要是“李鵬下台”。

  北京企業家協會給廣場上的學生送來一些物品:雞蛋、面包、肥皂、牙膏等。

  新華門前請愿人員的數量更多,其中增加了西安外語學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學。

  交通路口有身穿白色夏裝的交通警察維持秩序。

  〔本報北京5月26日凌晨訊〕 昨天,北京烈日當空。下午起,東西長安街和廣場周圍的游行隊伍一時不見頭尾。從橫幅看,有來自科研、教育、衛生、文化、新聞等單位和部分工廠的,也有不少是外地學生。長安街交通一度中斷。

  北京各大小副食店和農貿市場,糧菜肉蛋等生活必需品充足,貨架、攤床琳琅滿目。據北京人民廣播電台報道,全市工業系統的職工出勤率已達80%左右,大多數企事業單位的工作秩序基本穩定,中小學校書聲琅琅。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6天》

  楊尚昆在中南海毛澤東的游泳池一間休息房里見許家屯。當時,他們把北京市的情況估計得很嚴重,許多負責人都搬了家。楊尚昆、李鵬搬進了中南海,他們比鄰而居,一個住毛澤東的游泳池,一個住池旁毛澤東逝世時的住宅。

  楊沒有講到五月四日兩人談過的話題。一見面,就解釋:“常委決定,因為我和你及几個人熟悉(楊沒有講是那几個),要我出面談話。”又說:“經常委決定,趙紫陽已停職。小平同志講,已經沒有路可退了,才采取戒嚴,動用解放軍平息動亂。希望你理解,支持中央的決定。”

  許講:“動用解放軍,千萬不要流血啊!”楊當即表示:“不會的,不會的。”并說:“几位老帥,徐帥、聶帥,也是這樣意見。他們也向中央提了這樣的意見。”又重復了一句:“不會的。”許便問:“誰當總書記?”楊回答:“還沒有決定。”隨即又補充說:“中央還沒有來得及考慮。”許立即鄭重地向楊說:“不能讓李鵬當啊!”楊也肯定地回答:“不會的。” (64memo.com / 89)

  許辭別楊即去見李鵬。李一出現,還未坐下,便責問:“文匯、大公,是怎么一回事?為什么會發生這樣的事?”許直接回答:“這是受天安門影響。”沒有再作解答。許敘述了香港市民激烈支援天安門學生運動的情況。李聽后,要許與港英政府交涉,讓港英政府出面,對運動進行限制。他又提出,要查明文匯、大公報事件,嚴肅處理。

  上午九點到下午七點,召開政治局會議,由李鵬主持。對北京局勢惡化及全國一些大城市發生暴亂事件,采取什么措施解決、平息,沒有得出統一的意見和決策。


1989年 5月26日  星期五  

  上午九點,工自聯在歷史博物館前舉行記者招待會。

  下午,氣溫達30℃。廣場上的汽車僅剩一輛。北京大學生數目較外地大學生少。

  “天安門廣場臨時指揮部”改稱“保衛天安門廣場指揮部”。柴玲任總指揮。

  《文匯報》說:學生領袖連夜開會商議下一步行動計划,與會的300人中有282人參加投票﹔其中56%的人主張繼續堅守廣場,28%的人主張在全球華人大游行后撤離,13%的人主張在政府答應最低要求后撤,3%認為應走一步看一步。

  陳希同組織他經營多年的昌平縣農民進京反游行。

  〔本報北京5月27日凌晨訊〕 昨日北京全城氣氛平靜。

  街上沒有出現游行隊伍。在最高達36°C的酷熱氣溫下,天安門廣場上的許多學生紛紛轉移到人民大會堂和歷史博物館前的樹蔭里。前些時候提供給絕食學生避雨的一百多輛大客車,到下午只剩一輛停在廣場,其余全部開走投入運營。

  北京火車站前,大量外地進京學生排隊等待返回,新來的學生已經不多了。車站一位負責人說,他們已准備了一些專列或車廂,供疏散返回各地的學生們使用。

  來自部分大學的消息表明,不少連日請愿疲憊不堪的學生已返回學校,其中也有人清晨回校,傍晚重返廣場。

  旅游部門人士稱,近日來京旅游團組和探親台胞人數銳減,一些旅游飯店經理抱怨生意清淡。

  尚在城外整休待命的戒嚴部隊,開始接待各級政府組織的慰問隊伍。有些官兵還與當地居民聯歡。據新華社記者在一篇報道中反映,駐在大興縣的戒嚴部隊正逐步為群眾理解,一位軍官說,他們想以嚴整的軍容軍姿出現在首都人民面前。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7天》

  鄧小平接受政治局、中顧委委托,召開政治局、中顧委聯合會議。講了四點意見:

  一、趙紫陽對事態的變化,要負責任。

  二、動亂不能再繼續下去了,已經演變成反革命暴亂,目的是要打倒共產黨﹔經查証,有外國(主要是美國中央情報局)卷入,也有境外人士卷入。

  三、政治局要進一步統一認識、統一步調,是采取堅定措施,平息暴亂的時機了。

  四、建議調江澤民到政治局參加領導工作。


1989年 5月27日  星期六  

  吾爾開希、柴玲、王丹以現場指揮部名義【異】在紀念碑上開新聞發布會,宣布5月30日以大游行撤出廣場,外地院校學生返回各地。并要求廣為宣傳,說6月20日召開人大會議時再游行、集會! (64memo反貪倡廉´89)

  30日撤退是“首都各界聯席會議”的建議,新聞發布會上只是發布消息,并未下決定,只是以“聯席會議”的名義發布的建議。這個聯席會議里有王丹,其他的是市民代表、工人自治會代表,還有詩人、知識界人士等【異】(64memo.com´89)

  外高聯開會,北高聯兩位代表列席。外高聯決議成立全國高聯,接管廣播台指揮,對撤不撤出廣場未定,傾向于不撤。

  另外,還宣布在廣場開辦自由大學【異】,是與香港中文大學合辦的,香港方面捐贈的帳篷已經拉來了。還要設立自由論壇。自由大學主要進行民主理論教育。 (64memo反貪倡廉/89)

  來京聲援的外地大學有324所,大學生125446人。每天都有外地學生離京,也有外地學生來京。學生表示,即使人離開廣場,旗幟不能撤。  今天無游行。新華門前仍有人靜坐。

  香港“北上學生聯會”在廣場設立“物資聯絡站”,并呼吁香港市民向大陸學運捐獻毛毯、睡袋、通訊器材、現金等。

  〔本報北京5月28日凌晨訊〕 北京又在平靜的氣氛中度過戒嚴后的第八天。

  昨日佇立街頭,只見行人神色安祥,市區秩序井然。戒嚴,似乎不再是市民們最激烈的話題了。

  世人矚目的天安門廣場,靜坐請愿的學生在烈日下支撐。是繼續靜坐還是撤離回校,學生們意見不一。學生的指揮中心已就此問題反復征求廣場上各高校代表的意見,據說還將付諸投票表決。

  據北京日報昨天報道,在一批批外地學生離京的同時,一隊隊外地學生還在涌入北京,他們的生活目前遇到很大困難。為學生送飲食的人少于前些天。

  入夜,城區一些主要街口,仍有一些分散的人群,議論時局是他們的主要話題。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8天》

  政治局召開會議,由楊尚昆宣布:經政治局討論決定,停止趙紫陽黨內外一切職務,接受審查﹔停止胡啟立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委員、書記處書記的職務。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