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三)北京戒嚴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   ※   ※   ※   ※

             北京戒嚴

        (5月20日──6月1日)


1989年 5月20日  星期六  

  凌晨,住在市郊各主要路口附近的居民群眾,自發走到街頭,組成人牆,擋住了進城的部隊!

  清晨三點,北京第二外語學院學生500人搭乘卡車4輛到六里橋攔截軍車。當時有150輛軍車被截在此。

  上午九點半,在六里橋、八角村和丰台,警察用警棍打傷多人。在老山,工人與士兵發生沖突,軍方使用了催淚彈。

  中午十二點四十分至下午一點之間,武裝警察七、八百人頭頂鋼盔、手執警棍和盾牌,從大院沖出,毆打學生,致使多名學生和一名五歲男孩受傷。傷者被送到丰台醫院。傷者包括英語系的劉偉(頭部和胸部受傷)和于海戰(腰、膝、臂部受傷),東歐系的王勁(左肩受傷),亞非系的顧蘭亭(女,頭部重傷),旅游系的趙巨源(為警棍所傷),外經系的范舟等。 (Memoir Tiananmen-89)

  廣場從上午九點起斷水,群眾要沖入大會堂,被學生糾察隊所制止。

  路上不見公共交通車輛,其他車輛也很少。一輛大使館的臥車經過,有人坐在汽車里錄像,人們即向汽車伸出食、中兩指作“V”字形。不時有卡車載著頭纏紅、白布條的學生、工人飛馳而過。有的工人手持“攔軍車”的紙牌。帶著“首鋼人”橫幅的工人最引人注目。一輛卡車前端的白布橫幅上書“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

  廣場上的人數達20萬。

  地鐵停止運營。  中央電視台“新聞聯播”、北京電視台“北京新聞”、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新聞節目從早上八點半起反復播放戒嚴令。  〔本報北京5月21日4點30分訊〕 李鵬總理簽署的國務院關于在北京市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發布第一天,首都社會秩序一如往日,市民生活大體如常。  天安門廣場上,數十萬大學生仍在和平靜坐。白天,大街上游行隊伍不斷﹔夜晚,廣場附近、東西長安街及一些主要街道道口滿是市民。 (六四檔案´89)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1天》


1989年 5月21日  星期天  

  戒嚴第二天,軍隊仍被堵在城外。

  廣場上人很多,同學和群眾的情緒都很激憤,口號也更為升級。許多口號要求停止戒嚴,撤銷軍管,要求李、鄧、楊下台,要求政府辭職。

  夜九點,南京大學學生李祿、趙士敏在紀念碑北側舉行婚禮。

  〔本報北京5月22日凌晨4點30分訊〕 國務院在北京部分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生效業已40多小時。在市政府划定的戒嚴區城內,仍未見到異于往日的突發情況。

  21日星期日,天安門廣場上,和平請愿的首都的和從外地趕來的大批大學生比肩靜坐。東西長安街上,人流夜以繼日﹔在不到百米的低空,數架軍用直升機往復掠過,不時撒下用大號字印的李鵬總理講話傳單,引起陣陣騷動。

  戒嚴令發出以后,廣大市民擔心執行戒嚴令的解放軍進城后發生流血事件,夜間在通向郊區的一些主要交通路口設置道道障礙。城市公共汽車、電車已中斷兩天。地鐵停運。東西長安街等主要街道,群眾自動維護交通秩序,指揮過往的各種車輛和行人。一些居民給報社打電話,抱怨看不到報紙,拿不到牛奶。入夜,在用各種大型車輛及其他什物設起路障的許多交通路口,又聚集起黑壓壓的人群。 (64memo.com - 1989)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2天》


1989年 5月22日  星期一  

  馬路上見不到一輛公共交通車輛。聽說是奉命停駛。

  廣場上的學生糾察線已經撤消,廣場可以自由出入。有319所北京和外地的高校學生在此靜坐,但守在校旗旁邊的學生并不多,他們輪流來此值班。據說有10萬學生准備堅守廣場。

  傍晚,北高聯秘書長王志新召集廣場上所有三百多所高校的代表開會,討論是否撤離。

  夜深以后,廣播台的喇叭忽然響了。里面吾爾開希的聲音在聲嘶力竭地叫,請廣場上的同學保持鎮靜,不要慌,請大家一定要保持鎮靜,不要亂。吾爾開希在一遍一遍地叫,我是吾爾開希,我是吾爾開希,請大家保持鎮靜。一會兒又說,現在廣場上的全體同學馬上轉移到使館區。

  下午,四通在北京國際飯店召集學生會議。

  晚,四通在北京飯店召集會議。有七十多位學生代表到場,王丹、柴玲都到了。在會場左右就有國家安全部的人,檢查各人的証件。

  北京知識界、文化界、文藝界、新聞界人士萬余人游行。

  參加單位有:

  中共中央黨校、中國電影家協會、中國舞蹈家協會、工人日報社、光明日報社、中國食品報社、中國橋(NEXUS,MOCT)雜志社、文學研究所、哲學研究所、魯迅文學院作家班以及青年理論工作者等。

  下午兩點,隊伍分東西兩路進入廣場。

  標語、口號有:

  “召開人大,罷免李鵬,民主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反對鎮壓,反對軍管”、“反對戒嚴令”、“恢復正常秩序”、“打倒李鵬反黨集團”、“李鵬李鵬,不下不成﹔捍衛民主,人民必勝”、“人民團結起來,全民截兵,反對軍管,軍管軍管,越管越亂”、“先抓李鵬,抓完李鵬,再抓小平,抓完小平,天下太平”、“小平小平,就是不行﹔軍管被阻,戒嚴不靈。李鵬李鵬,昏庸無能﹔喪心病狂,好景不長。”、“李鵬昏庸無能,流氓無賴”、“李鵬不下台,我們天天來,白天睡覺晚上來﹔晚上睡覺白天來”、“你有暴力,我有鮮血”、“粉碎非法軍管”、“再陪學生坐坐”…… (64memo中華富強-2004)

  一架直升飛機在長安街上空飛行,散發傳單。許多傳單飄入中南海。上面印著:

  “七位老將軍(楊得志、張愛萍、葉飛、陳再道、肖克、宋時輪、李聚奎)表態:

  “□解放軍是人民的軍隊,不能站在人民的對立面,不能鎮壓人民,更不能開槍。

  “□在當前形勢下軍隊不宜進城。”

  中央電視台晚間新聞:

  街頭一位推自行車的婦女對記者說,作為首都公民,我們能夠自己管理自己,自己完全能夠維持好秩序。

  一位男子說,過去街上車碰著車就要吵架,現在能互相理解,招招手就走了。

  一位五十來歲的男子說,我是外地出差來京的,從打戒嚴令發布之前,據我觀察,街頭交通秩序是好的,雖然人多,走車也多,但秩序非常好,因為有學生在幫助警察維持秩序。

  記者問一位售貨員:“現在副食品供應還暢通吧?”售貨員:“對,挺暢通的,而且也沒有什么搶購的。”

  〔本報北京5月23日凌晨訊〕 在渡過緊張不安的又一夜后,首都迎來了國務院下達戒嚴令的第三天,北京市內秩序基本恢復到三天前的狀態,執行戒嚴任務的一些受阻解放軍仍在原地待命,也有一些部隊向后移動了。記者昨天中午時分看到,東西長安街、天安門廣場周圍以及城區的一些主要街道,商店照常營業,道路交通順暢,但大部分公共汽車和地鐵依然沒有恢復營運,上下班的職工感到不便。 (64memo祖國萬歲 - 1989)

  在天安門廣場和新華門前,盡管高校師生仍在靜坐請愿,但圍觀群眾已比前几日減少。

  一些大學生配合環衛工人清除廣場和街道上的垃圾,噴洒消毒藥水,以防傳染病流傳。

  天安門前仍有斷斷續續的游行隊伍,22日下午打著“首都知識界、教育界、文藝界、新聞界”橫幅的隊伍引人注目。

  入夜,各主要路口的路障明顯減少,一群群的市民仍在守候著……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3天》

  陳云、彭真、李先念、王震等與鄧小平會見,部分政治局委員列席在座。眾老人就局勢的發展表示憂慮。鄧小平表示:“事態惡化到這種程度,是我們都不想看到的,但也不必憂慮。如果事態不能好轉,我們只有采取平息措施。”


1989年 5月23日  星期二  

  十點三十八分,地鐵在停駛三天后古城──北京站恢復通車。131條公共交通線路也恢復正常營運,42條線路部份通車。復興門、宣武門、和平門、廣安門、虎坊橋、前門等地的路障已被清除。

  下午兩點,天安門城樓下出現玷污毛澤東畫像事件。

  湖南瀏陽達滸鄉灘頭小學(一說官渡中學)教師裕鳴飛(另有記載云余志堅或余鳴飛,26歲,一說25歲)、《瀏陽日報》美朮編輯喻東岳(22歲)、和湖南省汽車運輸公司瀏陽分公司工人魯德成(26歲)等3人(一說4人)將城樓上的毛澤東像玷污。

  他們19日到京,白天混在市民敢死隊中,夜間露宿在廣場上﹔今天上午在東單買了墨汁、油彩、廣告顏料、紙張、毛筆等,又向賣煎餅的小販要來雞蛋殼﹔用紙筆書寫了標語“五千年專制到此可告一段落”﹔下午兩點將標語貼在天安門城門洞兩側,并用雞蛋殼裝顏料和墨汁,擲向毛澤東巨幅畫像。

  他們被周圍的大學生和市民當場抓住,并扭送公安機關。聲言對此事件負全部責任。

  四通召集一些學生到四通某分公司開會。會上四通提出一份倡議書,大意是要求取消軍管,并稱一旦軍管取消,“相信同學們會撤離廣場”。

  下午一點三十分,以知識界人士為主的數萬人,包括高校師生、文藝界、新聞界和一些工礦企業的工人,在復興門集合,游行到東西長安街和天安門廣場。

  呼喊口號:

  “撤出軍隊”、“取消戒嚴”、“維護憲法”、“保障人權”……

  傍晚,廣場外圍有一個規模很大的游行,除了學生,大部分是市民群眾,什么單位的都有,近十萬人,是這些日子以來規模最大的游行。

  〔中央電視台5月22日消息〕 昨天晚上,北京街頭流傳著部隊要鎮壓學生的說法,几十萬市民涌向街頭,涌向廣場。這種謠傳與5月20日發布的戒嚴令有關。為此,今天凌晨本台記者采訪了前來北京執行戒嚴任務的某部官兵。

  記者:聶帥和徐帥的講話,澄清了天安門廣場上的一些事實,您能不能對此發表一下看法。

  某部上校甲:聶帥和徐帥講話的新聞我們沒有看到。

  記者:那您能不能說一下您的部隊現在在什么地方,為什么沒有進入天安門廣場呢?

  上校甲:我們的部隊是在石景山,沒有進到天安門廣場。我們受到了人民群眾的阻攔,沒有辦法前進。上級讓我們原地待命。

  記者:如果發生部隊與學生的沖突,你們會不會象徐帥和聶帥說的那樣,避免和學生發生沖突?

  上校甲:完全可以,并且我們現在也正是這樣做的。我們來到之后,看到大學生比較理智,和我們想的一樣避免發生沖突。我們來到以后,也是按照軍委的要求維護社會秩序。但人民群眾不了解我們,尤其是昨天上午很多人說了一些不友好的話。我們教育部隊對于這些不要理睬,盡量避免發生沖突。目前為止,我們的部隊沒有與大學生和人民群眾發生一次沖突。 (六四檔案 - 1989)

  我們的戰士昨天一天在車上,太陽晒,吃不上飯,但是他們都嚴守紀律。今天(上級)讓我們撤回去,但是由于種種原因沒有撤回。我們的戰士沒有帶被子,雨布也沒有,現在都躺在地下。剛才我看了看,也非常心疼。我告訴我們的干部,四點之后,天氣涼了,地也很潮,要把戰士叫醒,起來坐一坐,再回到車上。

  上校乙:我們到了這里之后,今天首鋼為我們解決了食物和飲水問題,他們送來了面包、饅頭、稀粥和咸菜。

  記者:現在部隊進城的可能性還有嗎?

  上校甲:剛才我上前邊看了一看,阻攔的人民群眾還比較多。處于這樣的情況,我們也非常難辦。上級讓我們往后撤,但是撤也沒能撤出去。

  記者:您接到命令的時候,說明了北京是什么情況嗎?

  上校甲:當時,對我們說是到北京來執勤,維護首都治安。

  記者:戰前動員,對指戰員們講了些什么?

  上校甲:講得很清楚,我們說按照上級的要求,來到北京執勤,應該熱愛首都北京,熱愛北京市人民,熱愛大學生,我們對部隊進行了教育。我認為我們的戰士表現得是很好的。我們吃不上飯,喝不上水,睡不了覺都沒事。只是受不了這個氣。我們的戰士沒有違反紀律的。

  ◆摘自《人民日報》1989年5月23日

  〔本報北京5月24日凌晨訊〕 昨天上午,街頭隆隆奔馳的公共汽車,給首都市民帶來了欣慰的笑容。戒嚴令發布第四天,北京的社會秩序繼續向穩定方向發展,絕大多數市民沉著冷靜,生活日趨正常。

  昨日起,首都已有100多路公共電汽車恢復運營,停駛三天的地鐵也于上午十點三十八分開出了第一趟列車。在學生和市民們的疏導下,全市街道基本暢通,職工上下班大多轉入正常,運送煤炭、液化石油氣及肉蛋菜奶的車輛受到格外關照。

  天安門廣場上,沉睡了一夜的請愿學生黎明即起,洒掃周圍場地。在高聲播放的國歌聲中,一些同學向冉冉升起的國旗行注目禮。請愿學生廣播,同意撤出停在廣場上〔的〕公共汽車(原來供絕食學生用),由公交公司投入正常營運。

  下午,長安街上出現了數以萬計的游行隊伍。游行隊伍里,有人認出了一些知名人士。在黑云壓城、雷電交加的大雨中,市民紛紛給游行隊伍送來各式雨具。

  雨后的天安門廣場,氣溫驟降,大批寒衣和姜糖水送到學生手中。某中央機關捐贈的4000件衣服,不到晚9點已分發到學生手中。

  據中央人民廣播電台和電視台報道,執行戒嚴任務的部隊大都停在城外原地。

  入夜,街頭仍有許多關切事態發展的市民難以入睡……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4天》

  〔新華社5月22日電〕 在國務院關于北京地區實行戒嚴的命令下達的第三天,北京城區的氣氛趨于緩和,多數市民表現沉著。

  執行戒嚴任務的解放軍部隊,今天仍在北京城郊附近。一些大學生和市民向解放軍官兵送食品和飲料,相互熱情懇談,氣氛融洽。戒嚴部隊普遍進行了“熱愛北京城,熱愛北京人民,熱愛青年學生”的教育。一些解放軍官兵向學生和市民表示,人民軍隊愛人民。

  今天,整個天安門廣場比較平靜。廣場上的人數有所減少,學生仍在靜坐。廣場的衛生情況不佳。一些大學生協助環衛工人清除垃圾,噴洒消毒藥水,防止傳染病流行。下午,有人上街游行,但人數比前几天要少得多。

  據了解,北京東城、西城、海澱、崇文、宣武五個城近郊區已組成了7萬多人的“首都群眾維護秩序工作隊”,并于今日下午分赴一些地段清除路障,疏導交通,維持秩序。據北京市公共交通總公司負責人介紹,全市172條公共電汽車線路中,已有60條全程或區段恢復行駛,其他線路和地鐵仍未開通,多處交通崗未由交通民警指揮。北京的商業職工堅持上班,店鋪照常營業,市民生活秩序大體正常,各大影劇院的文娛活動照常進行。據北京火車站負責人介紹,從外地乘火車來京的學生明顯減少,前几天來京的外地學生已開始陸續返回。 (64memo.com - 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