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1989年 5月17日  星期三  

  北京青年政治學院的青年教師和一些學生,在新華門前開始絕食。

  中央戲劇學院學生從下午三點起因當局無明确答复而開始絕水。昨天學生直接躺在地上,現在人們准備了褥子,上支白布帳篷,地上洒了水,放著大塊冰塊。現場還守候著救護車和醫務人員。白色橫幅上公布著“5:45pm,絕食106小時,絕水3小時”的字樣。

  所有交通、民警、武警不僅不幫助維持秩序而且從崗位上撤掉了。交通崗亭、人民大會堂前都再看不見值勤警察的身影。

  長安街上由北京科技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校的學生組成糾察隊維持秩序。糾察隊隊員相向而立,夾成一條通道。這條通道被稱為生命線,救護車在此往返不息。救護車經過頻率最高時不到一分鐘即開過一輛。

  凌晨三點,即有北京市民、個体戶、工農商聲援團抬著橫幅進入廣場。

  上午九點,游行隊伍大批到達,持續至天黑。人數達數十万之多。

  參加游行的有:

  國務院各委局、民主党派、中國社會科學院和中國科學院所屬一些研究所、文化界、文藝界、法律界、宗教界、出版界、報社(如《人民日報》、《光明日報》、《中國青年報》)、中央電視台、大學教師、中小學師生(如東直門中學)、科技人員、醫務人員、個体戶、郵電、飲食、商業、市政等部門的職工……

  見到“中國社會科學院老干部”的橫幅。

  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橫幅下有20多名師生。

  釣魚台國賓館、人事部、中共中央統戰部工作人員也來聲援。

  南開大學、天津大學、河北大學、華北電力學院等高校的學生一万多人聚集廣場。

  橫幅、標語有:

  “學生絕食,我們心疼”、“打倒貪官污吏”、“要廉政,要民主”……

  還有一些標語矛頭直指鄧小平和李鵬,如:

  “李鵬下台,謝國安民”……

  有人用竹竿挑著一個小玻璃瓶,以喻小平。有人挑著一面小竹帘,上書“帘政”。

  早間新聞播出几位母親含淚要求當局迅速對話以避免事態惡化的鏡頭。

  十二點,中國民主同盟主席費孝通、九三學社主席周培源、民主建國會主席孫啟孟、民主促進會主席雷洁瓊等四個民主党派領導人共同致函趙紫陽,表明“學生的行動是愛國運動”,“建議中共中央、國務院的主要領導人盡快會見學生,進行對話”。

  共青團中央、全國學聯、全國青聯和全國婦聯以及一些机關、團体、學校(如北京醫科大學、協和醫科大學)紛紛發表公開信,緊急呼吁當局盡快進行對話、學生停止絕食,或否定“動亂”之說。

  巴金、冰心、錢鐘書、夏衍、張光年、艾青等發出緊急呼吁。

  14家新聞單位部份工作人員,北京科技大學18名教授,從維熙等20名作家,全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全國婦女聯合會負責人發表講話,肯定學生運動是愛國運動,希望盡快對話,結束絕食。

  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北京大學78歲的邢其敏教授今天前往天安門,并接受采訪。說學生的行動不是動亂,而是愛國的正義行動,說得嚴重些是在救國。

  凌晨,趙紫陽代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發表書面講話,說:

  同學們要求民主法制,反對腐敗,推進改革的熱情是可貴的,党和國家對此是肯定的;希望同學們能夠保持冷靜、理智、克制、秩序,顧全大局,維護安定團結的局面;我們決不會秋后算賬;希望同學們保重身体,停止絕食,盡快恢复健康。

  政治局以微弱多數免去趙紫陽中共中央總書記職務,結果需等事態平息后公布。趙紫陽提出辭職。

  結果通報全國人大常委會時,几乎全部副委員長拒絕接受,李鵬威脅以党紀處分他們中的中共党員。得到消息后,体改委十個部委的人員靜坐示威。


1989年 5月18日  星期四  

  廣場上出現了大量的醫護人員、北京市急救中心的救護車。

  8名中國政法大學教師開始在新華門前絕食,部份北京大學生在此絕食絕水,此處停有一輛救護車。

  据天气預報,今天將有雷陣雨。中央人民廣播電台的消息云,經北京市紅十字會干預,公共交通系統將出動八十輛(或言九十輛)大轎車到廣場供絕食學生避雨。

  出動的車輛數終于不夠,將可動員的車輛加起來才五十多輛。后來大雨時部份學生躲進簡易帳篷中。

  中午,一隊隊警察列隊跑來,協助維持秩序。

  現在廣場上的學生組織,主要是“絕食指揮部”,也叫“廣場指揮部”【異】,這是在絕食行動中產生的現場協調指揮機構。主要成員有:柴玲、王丹【異】、張伯笠、封從德等人。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北京急救中心消息:

  到下午六點止,絕食學生已暈倒3500人次,送醫院2457人次。

  北京紅十字會呼吁:

  許多絕食學生拒絕治療,生命危在旦夕。希望學生能听從勸說,接受治療,并盡快對話。

  在天安門前見到魯迅文學院的“文化人來了”橫幅,又見到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和青年理論工作者的隊伍。

  三輛警官學院的車輛出現在長安街上,警官學員身著警服,帶著“來遲了”的橫幅,群眾報以熱烈掌聲。

  許多單位到廣場捐款。如全國總工會向北京市紅十字會捐款10万元用以救治絕食學生,四通公司捐款5万元,農工民主党捐款1万多元。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委員葉篤正、馮之浚、江平、許嘉璐、吳大琨、陳舜禮、林蘭英、楊紀珂、胡代光、陶大鏞、彭清源、楚庄12人呼吁召開緊急人大常委會會議。

  中國法學會名譽會長張友漁、中國法學會會長王仲方、社科院法學所所長王家福、社科院法學所副所長劉海年、中國政法大學校長江平、《法學研究》主編李步云、北京大學法律系主任趙震江、人民大學法學系主任谷德春、社科院研究生院法學系主任吳建〔王番〕9位法學家,以及胡繩、丁偉志、劉國光、任繼愈、呂叔湘等194位社會科學家呼吁召開人大常委會會議。 (64檔案´89)

  中國國民党革命委員會主席朱學范再次呼吁召開民主党派會議。中國僑聯、北京僑聯呼吁召開緊急人民代表大會和政協會議。

  電視新聞報導,上午十一──十二點,李鵬、李鐵映、李錫銘、閻明复等在人民大會堂會見絕食學生代表吾爾開希、王丹、熊焱等。

  李鵬態度強硬。說:

  無論是政府,無論是党中央,從來沒有說過廣大同學是在搞動亂。

  我們一直肯定大家的愛國熱情。愛國愿望是好的。有很多事情是做得對的。大家提的許多意見也是我們政府希望解決的問題。你們對于解決這些問題起了一定的推動作用,能幫助政府克服前進路上的困難。

  但事態的發展不以你們的善良愿望為轉移。事實上北京已出現秩序混亂并且波及全國。几天來,北京已基本上陷入無政府狀態。政府不能置之不理。現在有一些机關的工作人員、市民、工人上街游行,表示聲援。有不少人是在那里鼓動學生繼續絕食。這樣做,我是不贊成的。

  會談沒得出結果。臨結束時李鵬又說一次我沒有說你們在搞動亂。

  早間新聞報導了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鵬、喬石、胡啟立,中共中央書記處書記芮杏文,國務院秘書長羅干等到協和醫院、同仁醫院看望因絕食而病倒的學生。

  住院的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學生李今朝對李鵬談到中國的四大問題:人口太多、資源不足、人口素質低、經濟落后,這些問題非共產党不能解決。并表示自己希望入党。李鵬和气地与他握手。

  國家教育委員會通過電視、廣播和報紙發出通告,要求各地中小學生不要上街游行。

  上午,中共中央政治局召開緊急會議,專題討論天安門前事態的情況。

  楊尚昆在會上傳達了鄧小平的三點意見:一、政治局要旗幟鮮明、目標一致,不要搞個人得失的意气斗爭;二、事態正在惡化,性質已經變了,首都不能再這樣亂下去了,再亂下去,這局面怎么收?三、要采取實質性措施,維護社會治安,盡快恢复秩序。

  到會的有十五名政治局委員、一名政治局候補委員、兩名書記處書記、一名候補書記。會上,有十一名政治局委員、一名政治局候補委員、一名書記處書記發言表示支持鄧小平的三點意見。

  趙紫陽發言表示,對鄧小平的三點意見不理解、難理解。

  胡啟立發言表示,以政治局名義請小平同志到會作指示,實際上是對鄧的三點意見的不贊同。

  芮杏文、閻明复發言表示,在事件未明朗前,要保留自己的意見。

  下午,鄧小平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代表中共中央、國務院、中顧委,中央軍委作了總結性講話。鄧小平說:

  “這是一場演變為有組織、蓄意制造的政治動亂,已發展到反革命性質的暴亂。前一階段,党內對事件性質在認識上有分歧,對事性的演變把握得不夠准,措施軟弱,得不到落實。趙紫陽在事件中采取了机會主義后,又公開了党內分歧,站到支持動亂的立場上,使事態蔓延、惡化。

  “明日(五月十九日),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北京市委召開會議,宣布實行戒嚴,維護首都社會治安。

  “建議會議自即日起,暫停趙紫陽的党內職務,至下次中央全會作出解決。”

  晚十點,首批軍隊第二十六集團軍第七十七師到達京郊待命。

  与此同時,根据鄧小平的提議,再度召開了政治局擴大會議,鄧小平、陳云、彭真、王震、薄一波、宋任窮等參加了會議。

  陳云說:“要采取措施解決了。外地也在亂,再亂下去,要麻煩了。我們要汲取沉重的教訓;搞社會主義建設,能不搞社會主義思想指導?小平同志,你是頭,要有決策。”陳云發表了他的意見后,因健康原因,提前离開會場休息。

  鄧小平在會上作了兩點總結性講話:

  “一、事態的惡化發展,在時間上不允許再爭論了。個人、少數人意見可以保留,也可以請假休息;二、當務之急是要采取措施,即日從外地調動部隊進京擔任戒嚴,恢复正常秩序。同時召開首都干部大會,以党中央、國務院名義發出號召,緊急行動起來,堅決制止動亂。”

  次日凌晨四點,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國務院總理李鵬等領導人到天安門廣場看望絕食學生。趙紫陽對學生說:

  我們來得太晚了。對不起同學們。你們說我們,批評我們都是正确的。

  現在最重要的是希望盡快結束這次絕食。我們的對話渠道還是暢通的。有些問題需要一個過程才能解決。比如你們提到的性質、責任問題,我覺得這些問題終究可以得到解決,終究可以取得一致的看法。但你們應該知道情況是复雜的,需要一個過程。

  你們還年輕,來日方長。你們不像我們,我們已經老了,無所謂了。你們應健康地活著,看到我們中國實現四化的那一天。

  現在情況非常嚴重。你們都知道党和政府非常著急,整個社會憂心如焚。這情況發展下去,失去控制,會造成各方面的嚴重影響。請同學們冷靜想一想,早些結束絕食。

  語气甚為悲涼,還落下了眼淚。


5•18─19的廣場(示意圖):  

                天安門
  -------------------------------
   
  .......   長    安    街
    生命線 .
  ..... .
  ---+. .+---------------+   +---
     |. .|..... 國 旗 .....|   |
   人 |. .|              .|   | 歷
     |. .|  絕  食   營  地 .|   |
   民 |. .|              .|   | 史
     |. .................|   |
   大 |.  |     生 命 線    .|   | 博
     |. .................|   |
   會 |. .|              .|   | 物
     |. .|  其它+-- --+北大 .|   |
   堂 |.生.|  學校|     |營地 .|   | 館
     |. .|  營地|     |   .|   |
     |.命.|      紀念碑     .|   |
     |. .|    |     |   .|   |
     |.線.|    |     |清華 .|   |
     |. .|    +-- --+營地 .|   |
     |. .|.....外圍糾察線.....|   |
     |. .|               |   |
     |. .|    +-----+    |   |
     |. .|    | 毛主席 |    |   |
     |. .|    | 紀念堂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正陽門|     |   |
     |. .|     +---+     |   |
  ---+. .+---------------+   +---
  ..... .
    生命線 .     前 三 門 大 街
  .......
  ---+   +---------------+   +---
     |   |     +---+     |   |
     |   |     |前 門|     |   |
     |   |     +---+     |   |
  



5•18─6•1的紀念碑(示意圖):  

  
       +--松樹篱--     --松樹篱--+
       |                   |
       |     一層     平台    北|
       |    +---   ---+   大|
       |    |         |   廣|
       |  +-+ 二層   平台 +-+ 播|
       |  | 供+--- ---+宣 | 台|
       |  | 應| 三層 平台 |傳 |  |
          | 站| +---+ |組 |
             | |   | |
               |浮雕座|
             | |   | |
          |  | +---+ |財 |
       |  |  | 廣場指揮部 |務 |  |
       |  |  +--- ---+組 |  |
       |  +-+  糾察 總部  +-+  |
       |    |         |學運之聲|
       |    +---   ---+廣播站 |
       |                   |
       |                   |
       +--松樹篱--     --松樹篱--+


1989年 5月19日  星期五  

  北高聯作出決定,馬上停止絕食【異】,改為靜坐請愿。并且不要號召全國總罷工。 (六四檔案 / 89)

  絕食指揮部在征求了全体絕食同學的意見后,決定立刻停止絕食。

  知識界人士發表宣言,希望始終堅持非暴力原則,警告政府不可以非法調動軍隊和實施軍管。

  上午,趙紫陽提出要會見鄧小平,并提出請假休息。鄧小平通過辦公室主任王瑞林作出答覆:“已經作出決定的事,不能憑個人意志去否定、改變。請假休息,隨意,不勉強。”

  晚上,首都党政軍干部大會上楊尚昆宣讀最后決定:

  軍隊進駐城里,北京實行戒嚴!!

  出席大會的人員有李鵬、楊尚昆、胡啟立、喬石、王震、陳希同、錢學森、周谷城、雷洁瓊、胡喬木、康克清、姚依林等。趙紫陽未出席。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