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二)戒嚴前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   ※   ※   ※   ※


         絕食請愿,要求對話  

        (5月13日──5月19日)


1989年 5月13日  星期六  

  八點半,北大三角地貼出《絕食宣言》。

  九點半,北大“籌委會”廣播“絕食行動方案”。北大部份青年教師在校內募捐,准備給參加絕食的學生“餞行”。

  十點半,北大絕食團100多人,頭纏上書“絕食”、“絕食請愿”、“不自由毋宁死”等白色布條,在北大燕春園飯館宣誓,并飽食一頓。

  下午三點二十五分,到達天安門廣場。之后,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京航空航天大學、北京醫科大學、北京農業大學、中央民族學院、北京經濟學院、北京机械工業管理學院、中國青年政治學院等高校的絕食學生和三名上海“七人赴京請愿團”團員陸續到來。

  四點二十分,絕食人員聚齊。

  橫幅有:

  “絕食請愿,實屬無奈”、“絕食不吃油炸民主”、“絕食罷課,要求對話”、“吾愛真理胜過糧食”、“吾愛面包更愛民主”、“誓与民主共存亡”、“風蕭蕭兮易水寒”、“飢可忍,無民主不可忍”……

  口號有:

  “立即對話,不得拖延”、“鏟除官倒,從中央做起,從領導做起,從現在做起”……

  五點,在人民英雄紀念碑前升起黑色絕食旗。

  五點半,絕食學生朗誦誓詞,絕食正式開始。

  六點,王丹、王超華、馬少方等三名學生領袖在歷史博物館西側台階上舉行中外記者招待會,提出停止絕食的條件是:

  1、當局迅速与學生對話代表團舉行實質性的明确、具体、真誠的對話;

  2、公開評价學生運動,承認它是愛國的民主運動。

  入夜,各路聲援隊伍陸續來到天安門廣場。

  十一點十五分,清華大學數千人到達。

  橫幅有:

  “永別了,媽媽”、“改革需要犧牲”等,并呼喊“反對社論,深化改革”……

  又有百余名學生到新華門前靜坐。

  上午,中共中央辦公室、國務院辦公室信訪局負責人通知5月6日遞交請愿書的大學生,將于5月15日与學生代表對話。

  深夜十一點,信訪局派車把對話代表接去商談對話的事情。有高聯、對話團和絕食同學代表一起參加。

  雙方商談了一旦對話,地點可選在學校或政府的辦公點,或其它地方。學生要求一定要電視現場直播,以防事后報紙的歪曲或電視的隨意剪裁。

  北大代表提出約200人的對話團建議,雙方在這里產生了很大的分歧,沒有達成最后結果。

  在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上,趙紫陽提出立即否定4•26社論,以1:4被否決。

  鄧小平向陳云、楊尚昆、李先念、王震、薄一波、宋任窮等十五位党政軍老人通報了在武漢會見軍方領導人的情況,說:“軍隊的立場是絕對听從党中央、中央軍委的命令和指揮的。其他人連一個師、一個團,甚至一個警衛中隊都調動不起,我是很放心的。”


1989年 5月14日  星期天  

  凌晨兩點三十分,國家教育委員會主任李鐵映、中共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北京市市長陳希同等來到天安門廣場,試圖勸說學生停止絕食,返回學校;并送來面包和飲料。但他們不能明确答复、也沒有被授權來答复學生提出的三個條件:

  1,承認這次學生運動是民主愛國運動,學生是愛國的;由此,

  2,不搞秋后算賬;

  3,迅速實現學生与政府的對話并現場實況轉播。

  晚,12位著名學者:戴晴、劉再复、李澤厚、嚴家其、包遵信、李洪林、于浩成、蘇曉康等,來廣場勸學生一定要掌握好策略,并說要向党和政府的最高層傳話。

  283名北大教師就學生絕食請愿上書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常委會及國務院,促請當局盡快同學生對話,并保障學生身体健康。

  “午間半小時”節目突然中斷,播音員虹云報告最新消息:

  國家教委主任李鐵映、中共中央統戰部部長閻明复和尉健行等,將于下午与北京高校學生對話。對話將在位于中南海西側府右街的中央統戰部禮堂舉行。

  政府提出現場直播有技術困難;最後雙方同意採取折衷辦法,即現場錄像,然后即刻送中央電視台,在最短時間內【異】播出。但是,對話過程中加入的絕食學生代表,堅決反對在沒有現場直播的情況下對話【異】。對話中斷了。 (64memo.com-2004)


1989年 5月15日  星期一  

  中央美術學員學院學生舞著一條巨大的藍色橫幅繞場而行:

  “門前連日動地聲,千呼万喚是民情,莫謂學生不足論,滿怀憂患九州同,健全法制唯民主,清除腐敗立新風,治國貴民誠以信,何患天下不太平”

  上午九點,廣場上成立了絕食指揮部。

  下午一點三十分,絕食指揮部舉行新聞發布會,指揮部負責人對記者說:

  要求很簡單,就是公正評价學生運動,承認它不是動亂,可是至今沒人講這句話。

  暈倒的學生有87──90人。

  長安街上出現一支隊伍,約有三、四百人,橫幅上書:“北京市民聲援團”。

  聲援團用擴音器呼喊:

  “我們是北京市民,組成万人聲援團,愿參加者請跟在后面!”

  下午一點,北京高校的中青年教師、中青年科技人員、市民等,從西、北、南三路前來,在复興門集合。

  一點四十分,3万名知識分子打著“中國知識分子”的橫幅前往天安門廣場。隊伍以北京大學、清華大學教師為前導,還包括中國科學院的一些研究所、中國社會科學院、北京師范大學、中國政法大學、作家出版社等60多個單位。共打橫幅、旗幟150多面,如:

  “北大教工与同學同在”、“權利屬于人民”、“無愧我心”、“教授教授,越教越瘦”、“報禁不除,官倒難除”……

  四點,知識分子隊伍到達天安門,向絕食學生表示支持。

  上午八點半,全國學聯、北京市學聯邀請北京高校50多名學生在政協禮堂与李鐵映、閻明复等對話。

  閻明复說:

  我除對4月27日和5月4日兩次游行未經批准這點表示遺憾外,對整個學生運動的主流是肯定的。但對這期間出現的一些問題也感到憂慮,絕食在一定程度上也影響了我們的形像。我希望同學門用自己的行動証明自己是有理智的。

  李鐵映說:

  党和政府的領導人在多次講話中肯定了廣大同學的愛國熱情和善良愿望,但目前事態在進一步擴大。有些事不以人們的意志為轉移,希望同學門用冷靜、理智的行動,讓時間和實踐對學潮作出評价。

  座談進行了3個小時,未能勸說學生停止絕食。

  趙紫陽要求親自到天安門廣場向社會和學生宣布個人意見,被中共中央辦公廳以違反党紀為由阻止。

  陳云、李先念、王震、楊尚昆、薄一波、宋任窮、鄧穎超、余秋里、谷牧、胡喬木、陳錫聯等四十多位党政軍政治老人,給鄧小平打電話或登門拜訪,對局勢惡化表示擔憂,要求盡快采取堅定措施,平息動亂。

  鄧小平作了兩點答覆:待蘇聯弋爾巴喬夫訪華返蘇后,准備實施軍事管制,恢复秩序;已下令從沈陽軍區、濟南軍區調動部隊進京。


1989年 5月16日  星期二  

  除北大、清華等几所大校的絕食同學外,又有多所學校同學參加絕食。廣場上開始出現臨時營地,并拉起了許多旗幟、橫幅和大標語。

  中央民族學院三四十名青年教師組成絕食團到廣場絕食。

  傍晚,閻明复到廣場勸說后,“首都高校學生絕食請愿團”、“首都高校學生對話代表團”和“首都高校學生自治聯合會”三方召開緊急會議。

  經一個小時的激烈爭論,“對話團”和“市高聯”代表同意“再給政府一點時間”撤出廣場,并在協議書上簽了字。“絕食團”代表拿出絕食學生民意測驗結果──2699名絕食同學反對撤出,占95%;54人同意撤出。于是,“對話團”和“市高聯”的代表服從絕食同學意愿,撤出天安門廣場的“議案”被否決。

  半夜,暈倒的絕食學生已達600多人。許多學生經治療神志恢复后立即回廣場繼續絕食。

  上午,出現許多前來聲援的游行隊伍。其中有:

  《法制報》、《中國青年報》、《國際商報》、《音樂報》……

  中關村電子公司隊伍自稱“大官倒來了”。又見“失足青年聲援”、“待業失業青年聲援”等橫幅。一支隊伍打著“首都農民”的橫幅,聚集了20多人。

  工商企業參加游行的如:

  北京第二手表厂、獨一居菜館……

  北京大學附中、七十二中、105中師生參加游行,五中、二十七中校長親自前來。

  聲援的有:大中學教師、机關干部、文藝工作者、新聞工作者、出版工作者、科技人員、醫務人員、工厂工人、企業人員、民主党派机關工作人員、外地學生、市民等數十万人。

  口號是:

  “聲援學生,救救學生,接受條件,平等對話”……

  歷史博物館頂上挂著“真誠對話”的大條幅,廣場對著歷史博物館處的欄杆上挂著條幅:“北京印染厂聲援學生”。

  一些賣食品的個体戶對學生免費供應食品,只要出示學生証就可領取。

  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中國人民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北方交通大學、北京外國語學院、北京航空航天大學、中國政法大學、北京科技大學、北京農業大學的10名校長聯名發表公開信,要求當局迅速与學生對話以平息事態,希望廣大同學、教師和社會各界人士,本著對參加絕食同學的生命健康負責,對國家前途負責的共同努力,引導事態向著理智、秩序的方向發展,不要使同學們付出不必要的代价。此信于下午六6點在電台播出。 (64memo.com/89)

  凌晨零點三十五分,廣場上廣播中共中央辦公室、國務院辦公室領導人對絕食學生的講話,大意云:

  當前中蘇高級會晤已經開始,希望同學們以大局為重,不要做有損于國家尊嚴和利益的事情。解決問題需要時間,需要穩定的局面。中共中央、國務院領導對絕食同學的健康十分關心,希望同學們停止絕食,盡快返校。也希望學校領導、老師、家長做好勸說工作,動員同學們回校。

  下午五點四十分,閻明复來到廣場對絕食學生講話并致慰問,他說:

  “你們沒有權利這樣自我摧殘。未來是你們的,改革要你們進行下去,你們沒有權利這樣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你們的要求的達到。為了祖國,為了促進改革,促進民主,你們要愛惜自己,你們沒有權利傷害自己。

  “你們要愛護自己,等待正義的裁判的這一天就要到來了。我請求你們,我可以和你們一起靜坐,請求你們能夠愛惜自己,要為國家保存我們這些力量,保存你們自己。不是為了你們自己,甚至不是為了你們的家長,而是為了我們的國家。你們的精神已經感動了全國,贏得了民心、党心。你們以自己英勇的行為証明了你們的決心。我相信,包括我們中共中央,包括人大常委會,一定會很快對整個局勢作出全面、公正的判斷。希望同學們在這几天內,不要用自己的生命作為代价。 (六四檔案/2004)

  “我希望同學們,特別是在廣場絕食的同學們,能夠到醫院去,能夠回到學校去。如果同學們對我講的話不相信的話,我愿意做你們的人質,与你們一起回到學校去。”

  他講話時動了感情,聲音哽咽。

  上午,鄧小平會見戈氏時講:“今晚你還要同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見面,這將標志著中蘇兩党關系實現正常化。”

  晚上,趙紫陽對戈氏講:“你今天上午同鄧小平同志的高級會晤是你中國之行的高潮,我想這樣說,你同他實行了高級會晤,就意味著我們兩党關系的恢复,我們兩党關系實現了正常化。所以,我們兩党實現正常化不是現在,而是上午。”接著趙紫陽又講:“十三屆一中全會有一個正式決定,就是遇到最重要的問題,仍需要鄧小平掌舵。”

  在有鄧小平出席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上,趙紫陽提出:

  1、否定4•26社論;

  2、由他個人負社論的責任;

  3、人民代表大會設立机构清查高干子弟(包括他的兩個儿子)的官倒行為;

  4、公布副部長以上干部的行為背景;

  5、公布高干的收入、福利,取消特權。

  以1:4被否決。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