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1989年 5月4日  星期四  

  學生游行隊伍共分三路,東路包括:

  北京經濟學院、中央美朮學院、中央戲劇學院、北京水電管理學院……

  隨后抵達廣場的西路包括:

  北京大學、清華大學、人民大學……

  中路包括:

  北京師大、政法大學……

  煙台大學、天津大學、南開大學、南京工學院、河北師范大學、復旦大學、深圳大學、中山大學、吉林大學、山西財經學院、香港中文大學以及北大作家班、北大分校、北京聯合大學等學校均參加了游行,還有北大碩士生、博士生和北大青年教師等橫幅。

  據新華社報道,今天有約兩萬名學生參加游行。

  標語、標牌包括:

  “發揚五四,爭取民主”、“難道還要等七十年”、“七十年太久,只爭朝夕﹔十數萬不多,以表民意”、“給我們一點民主吧”、“誓死捍衛民主”、“勒緊腰帶爭民主”、“德先生,你好,Hellow,Mr.Democracy”、“To be or not to be”、“支持改革,反對倒退,貪污腐敗,懲辦不殆,特權衙門,必須治罪”﹔

  “媽媽,我們沒錯”、“我們真累,太不公平”、“結社自由,捍衛籌委會”、“全國高校,聯合起來”﹔

  “向《世經導報》致敬,向欽本立先生致敬”、“言論自由,聲援《導報》”、“欽本立同志,我們向您致敬”﹔

  “袁木求愚”、“袁木袁木,欺騙有朮”、“對話對話,平等對話,沒有誠意,等于空話”……

  游行時,宣布復課!在廣場上宣布的是從5日起陸續復課,師大隨后宣布8、9、10日復課三天,北大則繼續罷課。

  上午,數十名記者在緊閉的新華社大門前集合,舉著“首都新聞工作者”的橫幅。下午兩點十五分,人數已達200人。這隊人便離開新華社,經民族文化宮向西單行進。在民族飯店門前“集團”圍觀一個多小時。人數增加到約500人。隊伍繼續向天安門前進,在廣場繞行約一小時,沒有進入廣場中央。

  橫幅、標語和口號有:

  “嚴正抗議上海市委撤消欽本立職務”、“首都新聞界要求洗刷恥辱”、“我們愧對人民”、“我們的筆不能寫我們要寫的,我們的嘴不能說我們要說的”、“新聞要說真話”、“新聞屬于人民”、“開放報禁”……

  《科技日報》記者喊的口號是:

  “不要逼我們造謠,我們想講真話,逼我們也不造謠”……

  中央電視台的新聞聯播和中央人民廣播電台播送:中共中央總書記趙紫陽會見亞洲開發銀行理事會第22屆年會的亞行成員代表團團長和亞行高級官員時說:

  “中國不會出現大的動亂”、“我們對政局的穩定和改革的前途持樂觀態度。”

  提到學生運動時,他說:

  “他們絕對不是要反對我們的根本制度,而是要求我們把工作中的弊端改掉。”

  許家屯在楊尚昆家里見了面,許把和趙紫陽談話的主要內容想法,向楊講了,楊很爽快地表示完全同意。

  楊告訴許:他剛從人民大會堂回來,聽到趙對亞銀年會代表團團長和亞銀高級官員的講話,認為講得很好。也碰到喬石,喬也很贊許。趙講話中,針對“四﹒二六”社論中“這是一場計划的陰謀,是一次動亂”的說法,表示:“中國不會出現大的動亂”﹔認為學生游行的基本要求,“正是我們黨和政府的主張”。他還表示,要通過與各階層的對話,來解決大家共同關心的問題。 (64檔案´89)

  趙的講話在中央常委會上討論過,是中共中央常委政治秘書、也是趙的秘書鮑彤起草的。常委討論時,姚依林曾提出把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加進去。趙解釋,表示在這樣的氣候下,暫不強調。常委們也都同意了。

  楊對許講:“我去同老爺子(指鄧小平)講,老爺子的脾氣,你是知道的,他可以聽進去,也可能聽不進。你告訴紫陽,讓他先這樣做,假如有責任,我是第一個。”

  許告訴楊:“外面傳說,這次不是趙倒,就是李下台。”

  楊斬釘截鐵地講:“一個也不下,趙、李都不下。”


1989年 5月5日  星期五  

  新聞里登出趙紫陽講話,稱“要在法律秩序的軌道上解決問題”。

  《人民日報》頭版用大號字刊載趙紫陽昨日接見亞行理事會年會部份代表時的講話。該版下方配有該報記者編發的消息“首都高校師生歡迎趙紫陽講話”。在“首都青年紀念‘五四’70周年”的報道中,以肯定的口氣報道了北京大學生大游行的消息。


1989年 5月6日  星期六  

  北京大學學生在三角地就是否復課問題進行辯論,隨后進行問卷調查,1268張問卷中64.2%贊成繼續罷課。

  全市各高校推選的對話代表組成對話代表團。

  請愿書的草稿:

  抬頭是人大、中共中央、國務院和全國政協。內容是要求對話,措詞溫和﹔請求為討論最終實現對話的可能和方式,可先進行准備性接觸。在內容中主要提出三點論題:

  1)這次學潮是學生的愛國運動,

  2)加快政治體制改革,

  3)推進民主和法制建設。

  主張就此三點進行公開的、建設性的對話。

  落款是北京高校對話代表團。其后列出已選出代表加入對話團的22所高校,各校代表個人不署名。

  首都知識界寫給上海市委的公開信,其文如下:

  致上海市委的公開信

  1989年4月28日,《人民日報》刊出了中共上海市委關于停止欽本立《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職務的決定。我們認為:

  一、中共上海市委無權撤銷一家報紙(非上海市委機關報)總編輯的職務,這種做法違反了中國共產黨關于“黨政分開”的根本原則,也是對憲法和法律的漠視。

  二、中共上海市委多次“要求《世經導報》提出版面處理意見”和其它干涉《導報》編輯工作的行為,違反了憲法第三十五條,侵犯了新聞自由,是一種侵犯公民權利的行為。

  因此,中共上海市委應收回“停止欽本立《世經導報》總編輯”這一越權的和錯誤的決定。保証憲法第三十五條規定的公民有言論出版的自由,保障新聞自由。

  信后所附的簽名有:

  鄭也夫、顧昕、蘇煒、林京耀、遠志明、董郁玉、黃清、王樹人、辛立凡、陳小雅、鄭仲岳、陳小平、鄧正東、高名璐、王.均、張戈裴、王津津、周舵、羅立為、劉青、鄒藍、王克明、溫荃、任京晶、鄭棣、費遠、王安、榮劍、朱紅,

  另外還有:

  嚴家其、許良英、包遵信、蘇紹智、李南友、于浩成、吳祖光、張寶揚、戴晴、劉湛秋、王來棣、郁風、錢辛波、王容.、高汾、馮蘭瑞、蘇曉康、王魯湘、謝迭駿、王潤生

  李先念、薄一波向鄧小平提出:“就目前形勢惡化發展,不能再等了,要采取果斷措施,恢復社會秩序。”


1989年 5月7日  星期日  

  北大、師大未復課,宣稱要繼續罷課直至對話實現。  鄧小平召開臨時組織生活會議。鄧小平講:

  “事態繼續在惡化,已經擴大到各階層,有不少黨員、干部參與,黨內高層也有人唱反調。這是一場政治斗爭,是要共產黨下台,推翻社會主義制度,所以不能作出妥協。要有准備,動亂會在一些大、中城市蔓延開,要設法阻止。政治局要有個統一認識,有個決定,不能再等了。”


1989年 5月8日  星期一  

  沈彤在北大有一個社團,叫奧林匹亞,每周二晚聚會。

  王丹也有一個社團,叫民主沙龍,每周二下午在北大的塞萬提斯像前聚會。

  中關村路口貼出題為“北京大學籌委會關于復課的條件”的大字報。所提復課條件為:

  1、要求《人民日報》就4月26日社論公開糾正錯誤之處,給整個這次學生

  運動重新做公正客觀的評價。

  2、要求承認學生自治會的合法性。

  3、要求國務院立即公布調查官倒的統計數字,成立調查官倒小組,著手懲治官倒。

  4、要求立即給《世界經濟導報》總編輯欽本立復職。

  5、要求重新審查北京市關于游行示威的十條。

  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局長王棟陳作以下七點答復:

  1)今天下午,代表們的意見已被轉達給中央﹔

  2)中央很重視我們提出的問題﹔

  3)中央正在加緊研究﹔

  4)留下了政法大學的電話號碼,有消息立即通知﹔

  5)下次答復不出此周﹔

  6)人大常委會辦公廳另請聯系﹔

  7)理解你們焦慮的心情。

  5月8日至12日,鄧小平在武漢會見了各軍區的司令員、政委,部分集團軍軍長、政委。


1989年 5月9日  星期二  

  下午兩點,約200名記者到中華全國新聞工作者協會,《中國青年報》記者李大同作為代表遞交了有30家新聞單位1013名記者簽名的聯名信件,要求“就中國新聞界近期發生的事情,與黨中央主管宣傳工作的負責同志進行一次對話”。

  北京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高校的1500名學生騎車游行到此聲援,向全國記協提出:現在新聞不客觀。接著,到人民日報社門前靜坐示威一小時。


1989年 5月10日  星期三  

  下午四點,大批學生騎自行車進城。

  橫幅、標語有:

  “聲援首都新聞工作者”、“新聞要說實話”……

  北京大學、清華大學、北京師范大學等十一所高校萬名學生舉行騎車游行,到中央廣播大樓、新華社、人民日報社等新聞單位門前高喊口號:

  “新聞自由”、“聲援‘世界經濟導報’”……

  下午,多所新聞單位記者到全國記協遞交請愿書,抗議上海市委撤銷欽本立《世經導報》總編職務的決定,抗議對學運的新聞封鎖和壓制,要求新聞自由。


1989年 5月11日  星期四  


1989年 5月12日  星期五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