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1989年 4月19日  星期三  

  學生人數猛增。北大學生向中央提出七條請愿要求(64memo中華富強 - 89)

  一女學生在被推搡上車時,覺得自己在黨的最高領導機關門前被給以非人待遇而非常氣憤,喊出了“打倒共產黨”。

  晚上的電視新聞里,說有部分學生聚集在新華門前,不聽勸阻,要求對話,并沖擊新華門。在新華門前人大、北大、政法的人最多。


1989年 4月20日  星期四  

  凌晨三點,新華門前,警察強行沖進學生隊伍,將他們拖上公共汽車,稍有反抗或逃避即遭毒打。一群學生被追到西單,突然又從前面竄出一隊武警,見人便打。有些學生在地上翻滾還不斷遭到腳踢,有的頭磕在車窗上,玻璃被磕碎,血流滿面,哀嚎四起。

  凌晨四點,街上已有過路市民。警察不分清紅皂白,使他們也受到誤傷﹔尤其是女性,因跑得慢,往往被揪住毒打。

  被打的主要是北航、師大和工院等校學生,也有北大的。這些學生云集北大,向師生揭露事實真相,請求聲援。

  當晚,北大、政法、師大等校數千名學生冒雨在天安門靜坐,抗議凌晨新華門前的打人事件。還有人爬到紀念碑浮雕頂上演講。


1989年 4月21日  星期五  

  “北京市高等院校學生自治聯合會”正式在師大成立【異】(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北大學生的七條請愿要求:

        北京高校臨時行動委員會請愿書

  □重新評價胡耀邦同志的是非功過。

  □嚴懲毆打學生和群眾的凶手,要求有關責任者,向受害者賠禮道歉。

  □盡快公布新聞法,允許民間辦報,確認新聞自由。

  □要求國家領導人向全國人民公開其本人及家屬財產收入情況。查處官倒,公

  布詳情。

  □要求有關國家領導人就教育政策的失誤對全國人民作出正式檢討,

  追究責任者。要求大幅度增加教育經費,提高教師待遇。

  □重新評價“反資產階級自由化”運動,并為在其間蒙受不白之冤的公民徹底

  平反。

  □強烈要求公正如實地報道這次民主愛國運動。

       北京大學學生籌委會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各高校及各界人士:

  為悼念胡耀邦同志提出民主進程,為抗議“四﹒二○”血案的法西斯暴行,北京大學、北京政法大學、清華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北京師范大學、南開大學、中國人民大學、中國科學院等學生紛紛組織起來,組成數萬人的游行隊伍,進發天安門和平請愿。我們的行動受到了北京市民的大力支持。北京市民們!我們感謝你們!全國人民感謝你們!

  如以上七條,政府置若罔聞,我們號召工人、農民、知識分子、個體工商、服務行業的工作人員、政府機關的公務員聲援我們。罷課!為民主奮戰到底!

  人民必勝!民主必勝!

     北京高校臨時行動委員會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某大報發表題為《重要的是贏得民心》的署名文章,將矛頭直指鄧小平。說他“眼里不再有人民,用自己的主觀意志強奸民意,居高臨下,對人民發號施令起來,不是想著怎樣為人民服務,而是琢磨著怎樣對付人民,這是很可怕的……如果背離了人民的意愿,終究會因不得人心而遺臭萬年。” (64memo.com - 1989)


1989年 4月22日  星期六  

  胡耀邦追悼會:

  最早進入廣場的是天津南開大學的几百名學生。場內有清華、北大、師大、人大、北鋼、北工大、政法等大學的學生。

  追悼會開始,一萬多名學生全部起立,在哀樂聲中肅立默哀。大家一直默立著,直到追悼會結束。

  追悼會后,靈車按慣例要從東門前馬路通過。過了好長時間,靈車從別的門開走了。馬路對面又開來一隊隊士兵,扎腰帶、空手。在大會堂前布下人牆。

  很快有紙條傳下來,也有人走下來說,李鵬已答應對話。

  三個代表走過士兵封鎖線,走上大會堂台階,在台階頂上跪了下去!

  追悼會后,由21所北京高校代表發起成立了“北京市高等院校學生自治聯合會”,即后來有名的“高自聯”。組織雖然有了,但并沒有形成完善的聯系與管理網絡。各校相應的組織也沒有搞糾察隊來阻止老師和學生去教室。


1989年 4月23日  星期天  

  趙紫陽離開北京去北朝鮮平壤訪問。


1989年 4月24日  星期一  

  下午六點,游行剛過,維持秩序的學生撤走不久。從天安門城樓里出來一隊警察,几十人,沒有武裝,甚至沒系皮帶,硬要從成千上萬的人群中抓人。几次沖突,落單的警察被人群圍住推搡。但人群終于比較克制,沒有發生任何事件。

  實際上,當時只是有一小群一小群的群眾在交談,沒有任何行動,甚至不影響交通。根本不用警察去維持秩序,他們的出現不僅毫無意義,還激起了群眾的憤怒,几乎釀成流血事件。  李鵬召集和主持政治局會議。

  會上由北京市委書記李錫銘、市長陳希同向中央政治局匯報北京學運情況。他們擴大情況,甚至歪曲、謊報事實,使會議得出結論:學生運動是“有組織、有計划,以反黨反社會主義為綱的嚴重政治斗爭”,定性為“動亂”。李錫銘、陳希同報告說,學生要暴動。陳希同甚至講,給他五萬軍隊,可以馬上鎮壓下去。

  會后,李鵬向楊尚昆表示要向鄧小平匯報。


1989年 4月25日  星期二  

  北京市政府要和清華的同學單獨對話。

       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會、國務院的公開信

  中共中央、人大常委會、國務院:

  胡耀邦先生是當代中國民主進程的象征,為政清廉的典范,人民大眾的朋友,社會進步的推動者。他堅決反對保守倒退,積極推進改革和開放,在人民群眾中享有崇高的威望。對胡耀邦先生的逝世,我們表示深切的哀悼。

  近日來,各界群眾通過各種方式悼念胡耀邦先生。由于胡先生的民主形象深入人心,北京高校學生們在悼念活動中提出了許多加快民主進程的要求。他們對領導人的批評,是公民的合法權利,不能視為非法。新聞媒介應予客觀公正的報導。

  我們理解,學生們在這次悼念活動中提出的主要要求有:

  一、繼承胡耀邦遺志,加快中國民主化進程和政治體制改革。

  二、采取切實有力的措施,清除各級黨政機關中日趨嚴重的腐敗現象,解決嚴重的社會不公問題。

  三、切實解決當前各級政府普遍存在的軟弱低效狀態,實行從中央到地方各級政府的責任制,不得以“集體負責”等任何藉口推卸個人責任。

  四、實現憲法規定的言論自由、新聞自由、出版自由,確保大眾傳播媒介的輿論監督功能。

  我們認為,上述要求是積極的、建設性的,對于解決中國目前面臨的困境,凝聚民心,共渡難關,是一些根本性的良策。切實實現上述目標,也是造就長期安定團結的必要前提。因此,我們建議,黨和國家領導人認真聽取學生的愿望和要求,直接與學生們平等對話,吸取一九七六年天安門事件的歷史教訓﹔不能置之不理,置之不理容易激起學生們的過激反應,不利于全國人民同心同德地實現中華民族的現代化大業。 (六四檔案´89)

              此致

  敬禮!

              一九八九年四月二十一日  北京

  簽名:

  包遵信、吳組緗、嚴家其、高皋、李澤厚、于浩成、謝冕、宗璞、蔡仲德、王瑤、北島、蘇曉康、王潤生、謝選駿、榮劍、陳宣良、遠志明、何懷宏、雷水生、鄭義、鄧正來、梁治平、印紅標、吳廷嘉、沈大德、魏明康、張敏、陳波、張炳九、宋家鈺、王照華、劉志琴、何志云、劉東、周國平、戴晴、陳嘉映、朱偉、王逸丹、樊綱、賴長揚、呂宗力、史衛民、許良英、彭衛、楊百揆、蘇煒、田人隆、高爾強、林英、趙越、閔鉍、王焱、孔捷生、何紹偉、陳建功、榮偉菁、史鐵生、王容芬、朱正琳、李陀、趙世堅、王行之、徐友漁、靳大成、方鳴、鄺揚、秦孟周、王魯湘、李春林、黃子平、陳平原、錢理群、劉林、張澤鳴、張暖忻、傅德惠、孫乃修、李書磊、柯云路、張世英、周輔成、王太慶、錢碧湘、高伐林、陳小平、楊曉、王軍濤、高瑜、劉衛華、張大明、方爾加、黃宜民、林甘泉、舒蕪、許覺民、李學昆、沈斯亨、石峻、蕭前、方立天、王穎、張立文、楊邦憲、盧興基、何柞榕、張岱年、黃楠森、張京媛、樂黛云、閻步克、趙慶培、林庚、曾鎮南、陳全榮、聶崎砥、陳燕谷、尹慧□、董乃斌、李聃、袁紅、周發祥、樊駿、杜書瀛、劉納、邢少濤、賀興安、劉福春、程麻、吳方、林青、老高放、牛勇增、陳駿濤、何西來、王飆、裴效維、周永琴、王信、胡明、張國興、李以建、楊世偉、楊煦生、王志遠、張衛平、孫炳珠、周舵、于長江、賀為芳、謝韜、趙一鶴、步近智、童超、李斌城、易謀遠、胡寶國、吳麗娛、梁滿倉、方積六、張海燕、胡厚宣、孫曉、姜廣輝、馬怡、楊振紅、王德勝、王樹人、周禮全、喻柏林、王東成、孫津、賀麟、李曙光、張明樹、楊憲益、張潔、郁風、楊匡滿、于慈江、李征、李丹慧、陳東林、吳杰、胡友鳴、趙向陽、孫越生、常大林、董郁玉、楊利川、張宗厚、陳兆鋼、曹興、楊宇紅、張勇進、王鑒崗、蕭鋒、李永輝、姬金鐸、岳西寬。 (64memo祖國萬歲´89)

  (此簽名截止到二十五日共二百人,簽名仍在繼續中。)

  鄧小平接見楊尚昆、李鵬。同意了他們的意見和政治局會議對學生運動的定性。

  李鵬在鄧小平表態后,連夜通知北京市黨政機關傳遞鄧小平和政治局會議的決定,并發電報通知各省市黨委,并要求胡啟立組織《人民日報》撰寫社論。

  傍晚,中央電台播出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將學生的行動定性為“由極少數別有用心的人”欺騙、利用學生而制造的一場“動亂”!


1989年 4月26日  星期三  

  北大附近已經可以見到穿制服的警察在四處活動。教師則出于對學生的關心,于當晚到宿舍勸阻學生。學校也聲明,如果學生出去游行,讓公安局帶走,學校不會象以前那樣出面營救。

  清華要求教師到學生中勸阻學生再次上街游行,并威脅說上街游行的一切后果必須由自己負責。

  《人民日報》發表社論〈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聲稱學生運動“是一場有計划的陰謀,是一次動亂,其實質是要從根本上否定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否定社會主義制度”。

  北京和上海分別召開黨員干部萬人大會,號召全體黨員投入這場嚴重的政治斗爭。

  北京市政府要求不向學生供水,不提供食品,不得募捐,不得接待學生,不准圍觀。

  北京市委通過各組織,嚴令凡在行動上支持動亂者,輕則開除、調離工作,重則逮捕法辦。

  鄧小平召集人講話,提出三點:

  1、不怕罵娘﹔

  2、不怕國際輿論﹔

  3、不怕流血。

  鄧的講話迅速由各級領導往下傳達。

  清華由何東昌親自傳達,26日晚已傳達到所有教師。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