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雨過天未晴  

  一九九一年,丁子霖女士(死難者蔣捷連的母親,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副教授)接受美國ABC廣播公司的采訪,譴責中國當局的“六•四”鎮壓,駁斥李鵬有關“六•四”的謊言,呼吁國際社會關注“六•四”受難者及家屬的命運。自此,由丁子霖女士出面,聯絡其他死難者親屬和好心的朋友,開始了“六•四”受難者群体的尋訪救助工作。

  一九九三年,丁子霖女士受邀出席聯合國世界人權大會,雖因受阻未能成行,但通過向大會提交的書面發言披露“六•四”受難者群体四年來悲苦無助的處境,再次呼吁國際社會給予這個群体人道的關注和幫助,并敦促中國政府負起對“六•四”受難者的責任。

  一九九五年,“六•四”六周年,二十七位難屬聯名致函人大常委會,要求對他(她)們親人的死有個負責的交代。

  一九九六年,“六•四”七周年,以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丁子霖為首的三十一名“六•四”受難者家屬,再次聯名去函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要求組成專門的“六•四”事件調查委員會,公布死難者名單、依法作出相應賠償及追究責任者的刑責等。

  七年來,丁子霖等人找到“六•四”事件的遇難者近一百五十人,其中:

  年齡最大者五十六歲,最小者九歲;大學本科生三十七名,博士及碩士生九名,中學生九名,小學生兩名;屬于獨生子女者十七名;遺下遺孀、遺孤者四十四名,遺孤為雙胞胎子女者六名。据查証,死者無一人有所謂暴力行為,更多的死者是在居民區被追殺。

  一九九九年五月十五日,以中國人民大學副教授丁子霖為首的一百零五名“六•四”受難者家屬向中華人民共和國最高人民檢察院提交控告書。請求最高人民檢察院對1989年6月發生在北京的政府命令軍隊大規模屠殺和平示威者及和平居民的嚴重流血事件立案偵查,追究參与這場屠殺事件最高決策、并對屠殺事件負有主要責任的原國務院總理李鵬的法律責任。 (64memo反貪倡廉 / 89)

  在控告書中,向檢察院陳述如下事實:

  据我們的不完全統計,在目前已找到的155位死難者之中,僅學生就有62名,包括大學本科生和研究生51名,中學生和小學生11名。在這些死難者之中,年齡最小的僅9歲,最大的61歲。其中:

  有11位是在搶救傷員和搬運死者尸体時被搶殺的;

  有9位是在居民區的胡同或街巷里被戒嚴部隊追殺的;

  有6位是在居民樓的住家被戒嚴部隊射殺的;

  有6位是在抗議軍隊的暴行時被打死的;

  有5位是在現場拍照時被射殺的;

  有3位是在撤离天安門廣場時被從身后開過來的坦克輾死的(另有死傷者多人不知下落,未統計在內)。

  除上述情況之外,絕大多數死者是在戒嚴部隊開赴天安門的途中被机槍和沖鋒槍濫射致死的,或被坦克和裝甲車沖撞、輾壓致死的,其中有5名失蹤者至今下落不明。

  經我們反复查詢、核實,在目前已知的155位死難者和65位傷殘者中,無一人有任何暴力行為,他們均屬于那場屠殺事件的無辜受害者。

  全文完 

  □ 寄自中國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紐約六四紀念會﹕六四錄像《回響》﹐1997年6月4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鎮壓時紀念碑學生錄像﹐1990年6月4日2時。
  • 南半球常客﹕一篇常見的網上造謠文章--駁《六四真相--紀念被出賣了的學生與市民》--歷史只能調查,不可臆造(增補本)﹐2000年4月17日。
  • 六月血﹕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2000年5月15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海明﹕清華教師六四回憶錄﹐1999年5月18日。
  • 六四檔案﹕最後的紀念碑﹐1989年6月4日。
  • 全球“六四”十五周年紀念籌委會﹕八九“六四”……永遠無法抹去的記憶--“六四”十五周年全球徵文啟事﹐2004年3月5日。
  • 六四檔案﹕紀念碑台階﹐1989年6月7日。
  • 趙紫陽﹕胡耀邦追悼大會上的悼詞﹐1989年4月22日。
  • 北京青年報﹕趙紫陽會見戈談話--絕食日志:絕食第四天(89.5.16星期二)﹐1989年5月16日16時。
  • 網路圖片﹕參加八九鎮壓的軍官李曉明先生在墨爾本“六、四”紀念會上﹐2003年6月4日。
  • 方勵之﹕致鄧小平的公開信﹐1989年1月6日。
  • 網路圖片﹕紀念碑詩抄﹐1989年4月16日。
  • 楊浪﹕耀邦同志走了﹐1989年4月18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