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四)血腥清場  

        一九八九年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   ※   ※   ※   ※

             血腥清場

         (6月2日──6月4日)


           屠殺的前奏  


1989年 6月2日  星期五──1989年 6月3日  星期六  

  6月2日晚,軍隊或用軍車,或用其它車輛;或著便服,或列隊跑步,以多种方式從多路向廣場進發。最后在木樨地、新街口、王府井、六部口等處被群眾堵截。這些軍車有的載有槍支,而便裝步行的士兵則帶有菜刀、鐵棍、鐵鍬等器械。

  午夜,入睡后為街頭喧鬧聲惊醒。從陽台上望下去,見一輛車翻倒在人行道上。因為此時人人都十分警覺,雖是午夜,出事地點很快聚集了四五百人。警察以繩索將人群和肇事車輛隔開以确保控制局勢,多輛警車迅速開到,效率之高罕見。

  鄰居先已在陽台上觀看,他說死者和傷者都已送醫院(二十二號樓的側后方恰是复興醫院),肇事者已為警車所接走。

  這輛車沒有牌照卻自由行駛。最可注意的是,不待勘明肇事經過,警察就將肇事者用警車帶离現場。當時有人提出抗議,但無效。他們走后才有人不顧警察阻攔從車廂中翻出軍裝、地圖、報話机,証明他們是軍人偽裝成平民。

  十點四十八分,一武警車高速行駛(120公里/小時),撞毀隔离欄杆,車翻滾停于地鐵口,車內人未傷;撞翻自行車及三輪,一婦女當場死亡(王新民,37歲,城建開發總公司工作),三人送天壇醫院,途中死一人,后共死四人。(田玉林,37歲,城建開發總公司科級干部,遺一女)

  司机及車中二人十分鐘后為交通警帶走。公安局欲帶走武警車,被阻。車牌藏于車內(BJ─WJ─1525),有二匕首及警燈警棍。路邊停著一輛褐色小面包車,車型為Pajero。

  有輛警車在木樨地撞倒了4人,其中3人死亡。政府的新聞稱,該輛撞人汽車的司机已被拘留,該車并非警車。

  十一點,槍聲分別由人民大會堂和新華門傳來。跟著陸續有傷者被送到救護站;一位同學送到救護站時已經死了,有人為他念一首詩,說他是死在天安門的,他的血不能白流。

  廣場气氛漸趨凝重。廣播站呼吁同學聚集到紀念碑周圍。有同學拆了營帳,拿著木棍和竹枝聚集在紀念碑下。但有同學仍在帳內睡覺。

  6月3日零點,距西單十字路口几十米處。交通完全阻塞。一輛大客車被圍,車窗關得嚴嚴的,車里坐著士兵,青一色光頭、白襯衫、綠褲子。表情木然而沮喪。車窗上滿是唾液。另一些人給他們照像。

  首都電影院,又有三輛大客車被圍困并將輪胎放了气。其中一輛裝載輜重,大學生登車搜出槍支架在車頂上示眾。

  再前行,又見到四輛大客車,里面同樣坐著便衣軍人,輪胎被放气,其位置恰在中南海正門西側。

  那些車的車窗大部已碎。這是軍警從示威群眾包圍的車中搶奪武器時,自己砸碎的。

  下午,天安門西側的六部口。發生了群眾堵戒嚴部隊彈藥車的事件,出動了防暴警察,并發射了催淚瓦斯。就在這前后,這批彈藥的主人,三十八軍万余名官兵陸續徒手進入人民大會堂。這支部隊的一部分負責對天安門廣場西側的包圍。

  天安門西北的護國寺,有軍車被群眾所堵截。一輛往南開行的大轎車被大批群眾包圍,停在路邊,車上坐滿了人。車里的人上身穿著白襯衫,下身則穿軍褲,車座下露出槍管。

  凌晨三點,軍隊又進城了。沒武器,一律白襯衫,綠軍褲,由東往西。一部分被市民阻攔撤退,另一部分則進入市中心。

  下午兩點半,几千解放軍從人民大會堂出來,列隊向北疾走,如入無人之境。一個人推著自行車還沒來得及躲,就被推了個大跟頭,解放軍舉起自行車扔到路邊。這時,從長安街開來一輛公共汽車停在馬路中央。解放軍沒了去路,于是形成一個方陣,停在那里。方陣中央留出一個長方形的空地,方陣北邊停了一倆公共汽車,上面站著几十中外記者,舉著攝像机、照相机俯拍。方陣外圍則被市民團團圍住。解放軍都是赤手空拳、滿頭大汗,有的臉上還出了血,顯得相當可怜。 (六四檔案-89)

  一個小伙子被解放軍往方陣中央的空地里拖,扔在空地的中央。小伙子受了傷,倒在地上,雙腿彎曲,雙手捂著臉,身体痛苦的扭動。過了一會儿,他慢慢爬起來,一邊脫下襯衫去擦臉上的血,一邊往北走。只見白襯衫全部被血浸成了鮮紅色。

  僵持到下午六點,士兵撤回大會堂,這時群眾報以掌聲。

  晚七點半,在從西郊苹果園來的地鐵乘客中,分布著三三兩兩穿白襯衫、綠褲的農村青年,雖然沒帶武器,但每人拿著一個統一式樣的行李包!這些稚气未脫的士兵一听報前門站到了,手忙腳亂背起行李往外跑。這些軍人背起行李,走出前門站,溶入天安門。

  民主大學的成立典禮照常進行。嚴家其和他的妻子高皋應邀到天安門民主大學致詞。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