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安門民主運動大事記
六月血
2000年5月15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
  

1989年 5月29日  星期一  

  晚十一點,“民主女神”運到。

  各界聯席會議發起各界大絕食,已開始接受報名。稱這次絕食將以社會為主體,學生轉為支援。

  對這個聯席會議,北高聯的參與程度不大,有几個學生代表是常委,但不起什么作用。王丹已不是常委,而成了聯絡部負責人。

  北京市公安局以了解情況為由將工自聯的錢玉明(鐵路局車輛整備車間工人)帶走,以后錢玉明一直未歸。

  〔本報北京5月30日凌晨訊〕 昨天是北京部分地區宣布戒嚴的第十天。首都市民生活仍然比較平靜,長安街上沒有出現游行隊伍。但另一方面,天安門廣場上靜坐請愿學生卻未見撤走的跡象,還新搭了一批旅游帳篷,并正在安裝一座石膏塑像。

  在一些街道上,部分清潔工人清洗掉了貼在燈杆、牆角的傳單,而另一些街道上,又有些新貼的傳單,圍觀、議論者仍時有所見。

  鑒于北京宣布戒嚴地區的社會秩序已日益正常,本報《北京戒嚴第X天》專欄,已無每天出現的必要。今后有關新聞,將隨時用別的報道方式向讀者介紹。

  ◆摘自《人民日報》專欄連續報道《北京戒嚴第10天》


1989年 5月30日  星期二  

  參加“民主女神”揭幕儀式的八個藝朮院校是:

  中央美朮學院(這個像就是他們做的)、中央工藝美朮學院、中央戲劇學院、中央音樂學院、北京電影學院、北京舞蹈學院、北京戲曲學院和電影音樂學院。

  上午十點,在紀念碑上開新聞發布會,宣布柴玲、王丹回北大休息,現場由封從德和李錄全權負責。還說報名絕食的人已有300多【異】(Memoir Tiananmen´89)

  下午,王丹拿著手提話筒,在紀念碑下代表高自聯宣布撤出廣場回到校園的決定【反】(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突然,柴玲從王丹手里搶去話筒,跑到紀念碑的高處台基上。大聲地說:【反】 (六四檔案 / 89)

  “同學們,我們決不撤出天安門廣場!誰撤出去,誰就是逃兵﹔誰撤出去,誰就是叛徒﹔誰撤出去,誰就是怕死!”

  王丹問李錄:【異】 (六四檔案-1989)

  “這是怎么回事,撤出天安門廣場不是早就決定好了碼?”

  李錄說:

  “再開一次會吧。”

  于是學生頭頭們開了一個緊急會議。半小時后,柴玲再一次出現在紀念碑的高處台基上。大聲地對學生群眾說:

  “同學們,我代表高自聯學生指揮部【反】宣布,我們將永遠留在天安門廣場,直到李鵬下台!中國民主萬歲!人民萬歲!” (64檔案 - 2004)

  王丹一聲沒響。

  凌晨一點,在北京飯店西邊的長安街上,從一輛帶警燈的北京吉普上下來兩人,把路邊一個騎車者強行抓上車。那人奮力掙扎,從車上摔下兩個筆記本,車很快開走了。

  目擊者拾到筆記本交到廣場,一本是大字報資料,另一本寫有“89﹒5﹒29籌200元給xxx”(這人是工人自治會中管財務的負責人)。被抓者叫沈銀漢,是工人自治會執委之一。

  另一位執委白宗雄,也被鐵路公安分局抓走。

  上午九點,“工自聯”和公安局交涉。“工自聯”的律師李進進與工人代表一起到公安局,李進進問:

  1)是否抓了人,

  2)抓人程序是否合法,

  3)是什么罪名。

  接待的人說:

  1)工自聯是非法組織,

  2)戒嚴期間請愿是非法的,

  3)對提到的抓人的事不清楚,他只管接待。

  李說:組織是否合法另作別論。不管怎樣,你們非法抓人應有交待,你負責接待就有義務了解情況向我通報。

  那人說:律師不能代表工自聯,讓“工自聯”代表進來說話。

  李于是退出,交涉就此中斷,沒有結果。

  鄧小平受政治局、中顧委委托,召開政治局、中顧委第二次聯席會議。作了四點工作布置,獲得通過:

  一、解決當前動亂的時機和條件,已經成熟了。

  二、要采取果斷措施,迅速平息這場反革命暴亂﹔黨內要思想通一通,暫時不通的,可以請假休息,再不通的,可以退休。

  三、要動員黨政骨干力量,加強宣傳事件的性質、事件的氣候,教育廣大人民,包括干部。

  四、平息后,要整頓黨組織,消除在這場政治事件中的不合格者,有重點、有領導地展開清查工作。


1989年 5月31日  星期三  

  在廣場上和新華門前有22個省、市、自治區180所高等學校的300多面旗幟。  北大“籌委會”號召學生去北京市公安局靜坐,抗議公安局拘捕工自聯三名領導人。

  晚8點,北京和外地高等學校學生1000多人在廣場地區游行,抗議公安局扣留三名工自聯常委和“飛虎隊”隊員。

  夜十一點,北大“籌委會”廣播站廣播說,北京市公安局在壓力下無條件釋放工自聯的三名領導人。

  順義、大興、懷柔三縣數以萬計農民、職工、教師和機關干部在官方組織下分別舉行集會、游行。

  標語、口號和橫幅有:

  “堅決反對動亂”、“堅決擁護李鵬、楊尚昆同志的講話”、“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人民解放軍萬歲”、“打好三夏這一仗”……


1989年 6月1日  星期四  

  中午十二點,李錄、柴玲、封從德在紀念碑上召開記者會:凌晨4點,有陌生人闖入柴玲與封從德駐地,用圍巾等物想將他們綁架。他們掙扎呼救,引來周圍的人,綁架者于是逃走了。

  北高聯近日發布聲明給北京市法院和檢察院。大意是:

  近日來,北京市內連續發生工人、市民被突然綁架的事件,致使參加聲援學生的愛國民主人士相繼失蹤的謠言四處傳播。我們希望北京市的執法機關,特別是法院,立即著手立案偵查有關北京工人自治聯合會籌委會三人的失蹤真相!摩托車隊十一人被扣,四人失蹤,也應立即查明。要求堅決、及時地制止一切私設公堂。

  現場指揮部5月31日發表的聲明,聲明要求:

  1)解除戒嚴,

  2)撤走軍隊,

  3)保証不打擊報復。

  若答應這些要求,則請求進行平等對話,以緩解當前的緊張事態﹔

  若不答應,則堅持到最后一刻!

  廣播還宣布了指揮部的成員和分工:總指揮柴玲,副指揮李錄、張伯笠、封從德。

  工自聯負責人韓東方等昨晚十點組織大規模請愿,到公安局遞交嚴正聲明。回答說今天上午十點去聽答復,并要求有學生代表在場。

  公安局出來答復的人是政治部常務主任張魏(音),對三位工人代表被抓的答復是:

  1)不是抓人,是傳訊,

  2)程序完備,都是根據87年頒布實行的“治安管理處罰條例”的條款,

  3)根據戒嚴第一號令,在戒嚴期間,公安機關有權采取任何方式對任何人進行傳喚。

  張并說收到許多群眾的揭發材料。對于這件事的主要責任者不存在追究法律責任的問題。至于魔托車隊,其成員大部分為工人,一些是個體戶﹔其中70%有前科,30%的人隨時有理由拘留。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