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
雲兒
2003年4月6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所跟帖:  

  ─────────────────────────────────────────────

  hee hee hee hee ••• ─令胡沖─ [0 bytes] ─4/6/2003 09:22 [Click:11]

  蘆兄對黨文化看得很透 ─遊俠─ [372 bytes] ─4/6/2003 08:28 [Click:32]難道前蘇聯和東歐的人民就沒有“黨文化”的深刻影響麼? ─無劍─ [628 bytes] ─4/5/2003 14:20 [Click:61]

  所以蘇聯解體後由葉利欽假借民主的名義行的是獨裁政府之實, ─咱老百姓(真)─ [132 bytes] ─4/5/2003 17:25 [Click:24]

  謝謝老蘆好文,等看(二) ─2u2m─ [0 bytes] ─4/5/2003 12:26 [Click:14]

  這一段銳利的很 ─隨便─ [690 bytes] ─4/5/2003 11:15 [Click:103]老蘆又來混帳了:照你邏輯,懲治貪官污吏,先要殺掉注水豬肉販子? ─草蝦─ [652 bytes] ─4/6/2003 00:54 [Click:9]

  蘆員外這篇高論洞若觀火,論證了8964的悲劇必然性,
  深表贊同和敬佩,並且堅決擁護,但是反對"清算柴玲"
  按照你的推理過程,黨媽媽是本,柴女兒是末。
  柴女兒被黨媽媽拋棄殺掉是必然的
  清算王寶森等於清算陳希同,清算賈慶林等於清算江澤民
  這叫損支傷幹,逐步清算
  但是清算柴女兒怎麼就等於清算黨媽媽?
  柴女兒何曾與黨媽媽保持一致了
  柴女兒已經被黨媽媽打出家門,出逃改嫁
  你還要清算柴女兒,豈非助紂為虐?
  "清算以柴玲為代表的學領犯下的錯誤和罪惡"
  對於"清算黨文化對全民犯下的滔天大罪",
  既不是充分條件,也不是必要條件
  何況柴玲等等學頭只是錯誤不是罪惡?
  照你的邏輯,懲治貪官污吏,先要殺掉注水豬肉販子?

  要知道中國是先失去政治信用,才失去商業信用。上梁不正,下梁何以不歪?請你回答─否則閉了鳥嘴 ─草蝦─ [0 bytes] ─4/6/2003 00:57 [Click:0]

  怪!不去審判你文中的萬惡之源中共,卻去審判一個抗議學生 ─菩薩蠻─ [768 bytes] ─4/5/2003 22:03 [Click:49]

  子弟兵瘋狂屠殺市民;中共用殺二十萬換二十年穩定,都不予審判。相反一個手無寸鐵被學生推上領導位置的女學生成了聲討的對象。這一篇可選為天下第二奇文了。

  不知蘆笛是否生長在中國,說柴玲有個人小算盤真是異想天開,當時她除了要擔當最大為風險之外恐怕沒有別的了。連中共官員當時都私下說這些學生咋這麼傻,連名字都給出來。柴玲們面對的是強權,共黨搞引蛇出洞秋後算財始終沒停過了,這連中學生都懂。但現在看來她們冒死出頭時只有一個風險沒想到,就是來自你這樣獨知的振振有辭的聲討和審判。多少學富五車的知識分子在那個重大關頭都當縮頭烏龜,概因其學養早就洞悉了蘆獨知們將來的清算而打好了個人的小算盤吧。 (六四檔案/2004)

  我是法盲。但我知道在美國大都是法盲或半法盲做陪審團的。法官並不長篇大論地去教育陪審團。陪審團憑法庭陳訴和良心做判斷。我這法盲今天就想說柴玲無罪。

  該是中共站在嫌犯的位置上。

  義和團有義和團的罪, 八國聯軍有八國聯軍的罪• ─加人─ [682 bytes] ─4/5/2003 20:23 [Click:79]

  哈哈,加人也跟著你主子混帳了:柴玲能與趙括類比麼? ─草蝦─ [200 bytes] ─4/6/2003 01:01 [Click:12]

  柴玲並非完全不想撤退,但只要有人不肯撤,她就不能撤 ─馬悲鳴─ [1408 bytes] ─4/5/2003 18:17 [Click:101]

  誅心之論又來了。 ─魏碑─ [376 bytes] ─4/5/2003 22:16 [Click:59]柴玲“正是那種極端自私而又故意裝扮成大公無私的典型團幹部”?如果是,她何必把她自己希望逃生等“極端自私”的想法主動說出來?如果是,她何不在運動後期認定當局肯定秋後算帳之後,溜之大吉?當然任何人都不可能真的大公無私。但我以為在89民運參與者如此眾多的情況下,之所以選了柴玲來作這個總指揮,主要正是因為她相對來說更加單純、直率、城府不深、不夠自私。 (64memo中華富強 / 89)

  殺人者無罪,被殺的人有罪,你乾脆就這麼直說,何必拐彎抹角 ─不袗不蛁w [0 bytes] ─4/5/2003 17:55 [Click:15]

  蘆老先生,晚生愚鈍。 ─無劍─ [244 bytes] ─4/5/2003 17:52 [Click:105]到今天俺也不曾領會過先生的“救國策”或“建國策”。

  望指教一二。

  比如,柴玲她們當時應該如何如何才算是比較正確的?

  又比如,中國應該如何如何才能夠擺脫過分的專制落後?

  俺想,先生總不會說:“中國的一切,只有一條:閉起眼睛,等!”吧?如果要變得更壞(如俄國),為何不能等待? ─咱老百姓(真)─ [0 bytes] ─4/5/2003 18:54 [Click:15]

  是俄國人認為更壞了麼? ─賽昆─ [0 bytes] ─4/6/2003 06:26 [Click:11]你能代替蘆先生回答? ─無劍─ [0 bytes] ─4/5/2003 23:58 [Click:8]我的看法。 ─然然─ [1174 bytes] ─4/6/2003 12:10 [Click:87](1)。"學運之起,不過是因為胡耀邦猝逝,讓“挺能傑兒”們傷了一陣子心。這種自發的民間追悼活動不是什麼對抗性示威,根本就沒有什麼犯法可言,何況追悼的還是前共黨元首,並不是蔣介石、李登輝那樣的欽定“階級敵人”。 (六四檔案 / 2004)

  然而中共黨內的死硬派卻抓住這機會作文章,推出“動亂”社論來,因而激起了學潮•"

  據我所知,北大晚上游行大概在4月17,18號。而社論是22號左右。此前可能遊過兩次了。4月15,16主要是校園悼念。老封在,他應該知道的很清楚吧。

  我覺得,從開始就有不少人希望事情不僅僅限於悼念。當年據說北大校園思想極其活躍,什麼新權威主義討論鋪天蓋地,民主角活動很活躍。此後事情擴大當然有社論的原因,也和當時整個氣氛有關。

  這問題我沒仔細想過,印象而已。

  (2)。 另外看(二), 我同意你說那一代有革命浪漫主義情懷。想想從小看的是<<敵後武功隊>>,<<地雷戰>>這樣的小人書,電影。中學的歷史充滿了農民起義失敗起義再失敗的悲壯。可以說,接受的歷史教育整個就是革命鬥爭(ironically)。那時的青年有革命主義情懷不是很奇怪。確實不知道怎麼END革命。只有失敗流血,奪取政權兩條路吧。

  我看6。4後,最大的變化就是學校沒什麼人談政治了。都忙著賺錢,出國。。。自然也不會再什麼學潮了。(反美,反戰除外)。

  胡說幾句。。。

  知識青年到奸壇去,接受蘆笛老馬的再教育,很有必要:) ─隨便─ [0 bytes] ─4/6/2003 11:13 [Click:20]

  恩將仇報︰以大師兄之矛,攻大師兄之盾 ─馬悲鳴─ [1404 bytes] ─4/6/2003 09:38 [Click:109]

  抓柴玲的典型清算黨文化,戴上“重大歷史意義”的大帽子。這本身就挺象黨文化的。 ─菩薩蠻─ [208 bytes] ─4/6/2003 09:33 [Click:44]

  有點欲加之罪,何患無詞的味道了。

  檢察官這一篇沒太教育法盲陪審團,有進步。

  不過過失殺人罪仍顯荒唐。樓下無劍說得有理。

  一定要起訴她還須找別的罪名試試。這一個陪審團之一,俺,不同意定罪。倒洗澡水連孩子一塊倒掉? ─無劍─ [1320 bytes] ─4/6/2003 09:10 [Click:71]

  俺在下面給老馬的貼中說了:一方面說柴受到黨文化的影響,但是另一方面,即使到今天為止,黨文化的教育還在繼續進行時。在這樣的循環狀態中,中國大陸永遠不會出現“出污泥而不染”的年輕學生領袖。

  黨文化,是“黨”的文化,定語是黨,但這個概念是不嚴密的。在法庭上應該難以作為控詞吧。

  其實孕育黨文化的是一種體制,而柴玲們的所抗爭的對象,正是這個體制。況且對於體制的缺陷,執政黨內部也已經認識到,只是因為利益關係,自己難以決斷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而已。柴玲們單純幼稚的愛國心切,想幫一把忙,但其程度連57年的一些右派的“反動水平”都沒有超過。

  既然是針對體制,就不應管他是柴玲米玲,王丹金丹,人無完人,要用放大鏡找毛病還不容易?這找毛病行為本身難道不是一種黨文化麼───不管目標和結果,先挖動機和思想根源。

  文革有“唯成分論”,老蘆把它改成了“唯黨文化論”。狗崽子就變成了狼崽子。難道黨文化基礎上永遠不會產生民主體制麼?顯然不是,蘇聯東歐殷鑒不遠。再說一下南韓和印泥的學生運動。他們也會有傷亡,他們也會有學生挺身“做頭”。當然,他們那堶邠O沒有所謂“黨文化”,同時,他們也確知政府不敢用坦克壓人(不過印泥的蘇哈托也曾經是殺手)。 (64檔案-1989)

  還有此前大陸的合肥學生搞了一次遊行示威,還是會有學生挺身“做頭”,如果考慮一下64的先例,豈不更加應該捉他們起來,先審判其“過失殺人”甚至“故意借刀殺人”的動機?。

  與合肥學生相比,柴玲們在89年64之前,多半沒有考慮到當局會動真家伙,“過失殺人”言過其實了吧。

  一番大道理,直聽得天旋地轉。/ 冒犯了,由於沒人跟貼,所以俺提您活躍一下。 ─快樂的羅嗦─ [0 bytes] ─4/6/2003 08:37 [Click:15]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蔣彥永﹕蔣彥永上書為六四正名--301醫院伤亡情况、開花彈、楊尚昆陳雲反對六四處理﹐2004年2月24日。
  • 網路圖片﹕停屍間(5)醫院車棚都滿了﹐1989年6月4日。
  • 香港無線電視﹕柴玲憶述屠殺經歷錄音錄像﹐1989年6月8日16時。
  • 雲兒﹕還她一個公道--為柴玲辯護﹐2003年4月6日。
  • 日本電視臺﹕六四凌晨柴玲和紀念碑同學錄像--柴玲、紀念碑上的同學﹐1990年6月4日2時。
  • 馬列邪教﹕柴玲是否逃離廣場--有關柴玲是否在64屠殺夜逃離天安門廣場﹐2003年8月14日。
  • 網路圖片﹕郵電醫院停屍間﹐1989年6月5日。
  • 《百姓》雜誌記者﹕一名北京教師的見證--柴玲走在撤退隊伍的前排﹐1989年7月1日。
  • 網路圖片﹕SARS期間的蔣彥永醫師
    SARS Hero Dr. Jiang﹐2003年6月20日。
  • 網路圖片﹕認屍(復興醫院)﹐1989年6月5日。
  • 希望之聲﹕64屠殺後的北京醫院﹐2003年6月5日。
  • 網路圖片﹕停屍間(6)復興醫院﹐1989年6月4日。
  • 柴玲﹕柴玲「最後的話」原本--一九八九年五月二十八日錄影談話﹐1989年5月28日。
  • 封從德/大參考﹕阿洪---地道的六四無名英雄--我和柴玲如何逃出中國?﹐1994年4月15日。
  • 萬維、多維﹕傳柴玲回中國--王丹吾爾開希為她高興﹐2004年6月3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