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4  

  在第一個五年計劃起草期間,毛澤東抱怨其他高級領導人在制定經濟計劃時膽子過小,[像小腳女人走路],他這樣說。的確,計劃實施最初幾年的結果表明,更高的指標可以實現,五二年到五七年工業平均增長值為百分之十八,比計劃高出四個百分點,(40)這給了毛澤東信心,想別人不敢想的。中共掌權的最初十年雖然經歷了幾次肅清運動,但共產黨在整個中國信譽頗高,全國到處洋溢著革命的熱情。五八年春夏之交,毛澤東視察中國,發出經濟發展[大躍進]的號召,他說,中國應當在十五年後趕上英國,成為工業強國。到那一年的秋天,全中國上下到處開展經濟活動,一些人認為毛澤東的目標可能真的會實現,好像中國一下子可以躍進經濟時間隧道,穿越一個世紀的時光。 (64檔案´89)

  長春汽車廠也捲入毛澤東掀起的[大躍進]浪潮,他的訪問成為那一時期的寓言。廠媞瑊z者們爭先恐後,野心勃勃地設立生產目標,他們誓言一年產量翻四番,生產出四萬輛汽車,縮減一半的單位成本,五年以後產量翻八番,係車型號增加至七十三個。(41)

  以上目標顯然不可行,但那些對計劃提出質疑的人被戴上[右派]或者[保守派]的帽子,被送去接受再教育。江澤民和從前一樣,私下嘀咕這種歪曲事實的做法,廣予回憶說:[江澤民認為,那些被劃為保守派的人們,在有關快速發展和生產計劃的方面提出不同的見解,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因此對這些人被劃為保守派)非常不高興。]

  但年輕的江澤民事業還算走順。當五八年一係為了達到驚人的生產目標,新建動力分廠的時候,江澤民被任命為廠長,算是連跳兩級,該分廠在達標過程中將扮演重要角色。(42)制造汽車需要大量的鋼材,長春一汽都是自己碾軋和裁割鋼坯,這就用去了超量的動力,供電設備已經超負荷工作。江澤民的動力廠有一天報告碾軋出一百一十二噸鋼材,但就是這樣也滿足不了需求。當時的工人、後來成為該廠信息部門主管的李時征(音譯)說,許多鋼材都[不能造車]。(43)由於鋼材短缺,廠堛熒F部們不得不設計出創新方案,希望不要讓毛主席失望。於是廠堨X現了木製氣泵、竹木車身等新產品,沒有長鋼杆,便用短的焊接起來造汽車。江澤民後來曾經嘲笑這種做法:[我們一小塊一小塊地焊接成大塊的,精神可嘉,但那不是科學方法,最終放棄了。](44) (Memoir Tiananmen - 1989)

  長春一汽是重要的國有企業,資源應該得到保障,如果時間允許,也許是可以達到為毛澤東設立的目標的。但到五八年底,由於指導性錯誤,全國開始出現經濟災難的苗頭。在毛澤東發出的[以鋼為綱]的號召下,農民和士兵們遍山尋礦冶煉,伐木燃燒,到年底,鋼產量雖然突破一千一百萬噸,但其中的四分之三未達標,同時,許多經濟領域─比如服務和交通都被忽視。在農村,農民們很快組成兩萬六千個人民公社,希望增加糧食產量,可是他們既沒知識又少方法,無法從事大規模農耕。 (64檔案 / 89)

  工業生產失利和農村集體化慘敗的結果令人震驚,五九年初就已經開始飢荒蔓延,接下來的三年間,兩千萬到五千萬人死於飢荒,有些人說這個數字可能更高。長春一汽開始實行食品供應,但是所有食物的數量和質量,甚至包括主食,都大幅度下滑。李時征說:[我們能夠每天吃到一磅糧食就很高興了。](45)

  農村一旦天災告急,長春一汽的工人們就被派去救援,夏天抗洪,冬天修壩。在下鄉的路上,江澤民和工人們坐在卡車上,他帶頭唱歌,試圖振奮同事們低落的情緒,這些農間小活畢竟和國家重點工業的高科技工作相去甚遠。

  五九、六○兩年,所有蘇聯專家撤出中國,更加劇了中國社會的災難。動力分廠也走了好幾名蘇聯專家,一名總工程師臨走時給江澤民留下了一本關於汽車廠能源保護的俄文手冊,是江澤民在斯大林汽車廠的導師所著。面對突如其來的技術空缺,江澤民開始利用業餘時

  間,如飢似渴地翻譯《機械製造廠電能的合理使用》一書。但江澤民卻永遠沒能完成翻譯,當他離開動力廠時,便將譯了一半的書稿交給繼任者沈永言,後者最終完成了中文版,只是隨著文化大革命的到來,該書的出版化為泡影。三十年過去後,江澤民的這本書才重見天日,出版發行,這也是他唯一的一本譯作。(46)而且到這個時候,他已經脫離了早先狹隘的學術領域,書中所述技術也遠遠過時。該書最後標價三元人民幣,絕大部分都運往長春做了紀念品。但不論怎樣,這本書出版的一番坎坷也說明,江澤民在國家飽受社會經濟動盪的時候,也還在堅守自己的職責。他後來將書稿微薄所得捐給了上海兒童福利基金會。 (64memo.com - 2004)

  到六一年,長春一汽陷入困境,而且當時沒有辦法可以扭轉鋼材匱乏的局面。更糟糕的是,中央決定讓長春一汽承擔國家燃料短缺的負擔。該廠原有的動力供電都依靠精煉油和煤運作,這些資源在蘇聯都很豐富,但在中國卻非常短缺。附近的黑龍江省大慶油田於六○年出油,可是一汽所需的精煉油產量卻很小,另外,山西大同出產的煤,也嚴格按比例分配輸送到各大主要國有企業。 (64memo中華富強´89)

  為了救急,一機部副部長周健南決定將幾家大型動力廠,包括長春一汽的動力廠,轉換為燃燒原油。在今天看來,這個抉擇非常魯莽,但當時似乎是正確的。如果成功,工廠不僅將保證運作,而且同時又節省了稀少的精煉油。問題是,當時中國還沒有人知道如何在動力廠燃燒原油,這是個新技術,而且可能幫得上忙的蘇聯人都走掉了。

  江澤民受命在兩個月內,將整個的動力分廠改為主要由原油供給能源,其餘部分燃煤。他迅速集合一組專家商討這個項目的實施。第一次開會,與會者便一肚子怨氣。

  技術處副處長周懷飛說:[這是瘋了,可能會引發嚴重事故。](47)

  江澤民則回答:[不要有壓力,如果我們有決心,甚至最不熟悉的技術也可以掌握。]

  幾乎沒有人被他說服,人們都知道,不少大慶油田工人因為危險操作原油而喪生。江澤民最後承認此舉有風險,他說:[可能會有一些我們沒有想到的問題出現,但黨和人民會原諒我們,他們會理解的。]後來的幾個月,動力廠建起四個高高的燃料罐,用來供油,每一個都有一千立方米的容積。人們參照蘇聯人留下的手冊,重新整頓他們動力廠,希望建立一個安全的輸油機械系統。因為整個過程進展緩慢,江澤民心急如焚,他希望在規定的期限內完成任務。當時,三班工人晝夜輪班,做著四班工人所做的工作量,當有的工人病了,江澤民就從其他部門調人代替。最後,該廠的供油技術轉換過程一共用了三個半月,但成為其他有同類問題企業的模範。江澤民則因工作緊張罹患胃病,不少時候,他匆匆扒口飯,有時乾脆一點不吃,同事們經常看到他用右手按摩他的胃部,(48)後來他的尿液中也開始帶血,(49)以致於一直不能再吃工人食堂提供的冷饅頭。多年後江澤民參觀大同煤礦時,聽說一些工人為了省錢不吃飯,便特別告訴他們:[不要忽視吃飯。我在大躍進期間就是如此,結果從此遭罪受。](50) (64memo.com - 1989)

  六一年初開始,中共開始做出努力,挽救大躍進失敗造成的後果。各階層幹部們視察全國各地,並如實上報他們親眼目睹的悲劇,這些送到北京的報告引起陳雲和鄧小平的注意,二人立即呼籲停止集體化。到同年底,私人蔬菜園、自由市場和按勞分配已經開始在一些農村地區出現,不求實際的國營企業幹部被貶職或者開除。六二年初,江澤民再一次調換工作,從長春回到上海的一個研究機構,但並沒有跡象表明,這次調動是因為他在大躍進期間誇大事實執行[左]而受到處分。後來晉升高官的江澤民,經常坐著長春一汽和德國奧迪合資生產的V─6型號黑色座車,在北京附近地區奔跑。這時候的長春一汽已經改天換地,該廠所有車型的年產量達到三十萬輛,是江澤民在工廠工作時的十倍,也遠遠超過當年為毛澤東立下的目標。而江澤民從此和長春一汽結下了難以割捨的感情,每逢廠慶必來慶祝,並且經常向俄羅斯和中國朋友講述他在長春工作的老故事。 (六四檔案 - 2004)

  從許多方面來看,江澤民在長春的六年可謂碩果累累,他留蘇實習,又層層晉升,漸漸贏得聲譽,是可靠的技術人員。這段經歷也無疑錘煉了他的領導才能,使其以[每人的領袖](everyman leader,意為和每個人都相處不錯)的領導風格為人所知。他善於把握時機,在別人猶豫的時刻,他已經迎頭而上。他並不試圖消滅對手,但如果別人有不同意見,他能夠讓那些人靠邊,然後自行其是。 (六四檔案-1989)

  他具有不一般的感染力,但並不是因為他心中有多麼高尚的目標,而是因為他個人的說服力。那時他像個滑稽劇演員,用不著集合工人,就可以突然自得其樂地高唱蘇聯歌曲,這使得他給人們的生活添了不少樂,而且對任何人都沒有構成什麼威脅。在一汽,人們知道他是不惜丟臉或者克服個人困難,努力做好工作的人,只是那時的江澤民,心中並沒有幹番大事業的幻想。 (六四檔案´89)

  廣予回憶說:[當他打乒乓球輸給工人們,他便走到隊尾排隊,等待下一輪,他一點也不自大。這就是人們為什麼喜歡他。](51)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