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2  

  江澤民在黨內一路高升,前程似錦,但在生活中卻沒有阿多尼斯(譯者注:Adonis,希臘神話中愛神熱戀的美少年)的魅力。他個子不高,雙眼近視,還操一口讓人鄙視的蘇北口音,在上海多年,也從未有運氣和大都市的美女們羅曼蒂克一番。當時在中國,追求新社會生活方式的青年黨員幹部以早婚為時尚,江澤民也不例外,他於四九年底娶了身材矮小臉型瘦削的高中戀人王冶坪為妻。(14) (64memo.com´89)

  江澤民自稱,在揚州垂柳拂盪的運河邊上一同玩耍的年少時代起,他就深戀女友王冶坪。一份官方報導也說:[他們之間從小就產生一份純潔的感情。](15)但感情之外的其他原因也促成這樁婚事,江、王兩家關係甚佳,王冶坪實是江澤民養母王者蘭的姨侄女,(16)既然江澤民被過繼給王者蘭做繼承人,那麼他必應娶妻續香火,而如果江妻是這個家的遠親,那豈不是錦上添花。當年江祖母曾經作媒撮合成王者蘭和江上青的姻緣,(17)現如今王者蘭為侄女和繼子安排婚事似乎也是理所應當。 (64memo祖國萬歲-89)

  江妻是個性情恬淡、不好張揚的女人,一位大陸作家在描述夫妻倆的性格差異時說:[他興趣廣泛,聰明開朗,有組織能力,喜歡炫耀,而她性格內向,隨和友好,和藹可親。](18)但王冶坪卻不是毛澤東喜歡的那種沒受過教育的鄉下姑娘,有報導說,她父親在揚州擁有一家小文具和手工藝品店,[收入不多,但足夠養家糊口,供女兒念完中學]。(19)在那個年代,這是個了不起的成就。江澤民到上海讀書那年,王冶坪也考入上海外語學院,學習之餘,江澤民經常到王家串門。 (64memo中華富強-1989)

  兩人婚後住在江澤民工廠的宿舍堙A王冶坪的母親也搬來同住。(20)中國在五十年代早期實施計劃生育,但政策比較寬鬆,也更注重生育健康嬰孩,後來毛澤東號召全國多生養孩子,造成人口膨脹,迫使中國在七九年宣佈不受歡迎的獨生子女政策。五二年江澤民調往上海設計分局,事業出現轉機,就在這個龍年,長子綿恆誕生,兩年後,又有了二子綿康。(21)在江澤民青年時代的中國,家有二子意味著老年的快樂有了板上釘釘的保障,江澤民雖然接受了西方科學教育,又著意研讀馬克思主義信條,但他不可能沒有閃過這樣的念頭:他的生活插上了吉祥的翅膀。 (64memo.com - 2004)


3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逃往臺灣和海外的華人對大陸的政策疑惑不解。一方面,中共開展政治運動,揪出[反革命、特務和政匪],另一方面,又對資本企業實施溫和路線,試圖重振被戰爭拖垮的國民經濟。直到五二年,列寧主義教條開始指導全民經濟政策,人們對這個國家採納混合經濟和成為溫和派共產國家的希望才被徹底打破。

  中共除了對私有企業迅速國有化,五二年十二月開始起草蘇聯模式的五年計劃(一九五三─一九五七)。中國需要迎頭趕上許多指標:工業僅佔國民經濟的四分之一,蘇聯卻已經達到將近一半;國有企業僅是國民經濟的五分之一,蘇聯則是全盤國有化。中國如果希望通過社會主義加入工業化的世界行列,以上比例都必須迅速提升。毛澤東曾經抱怨說:[我們能做桌子椅子、茶杯茶壺,我們可以壓麵粉、造紙,但卻不能造一輛汽車、飛機、坦克、或者拖拉機。](22) (Memoir Tiananmen-89)

  後來,像鋼鐵一類產品的產量目標在政治鬥爭的糾葛中陷入泥潭,五年計劃也被一拖再拖,經過五次較大的改動,這個計劃草案終於在五四年九月成形,到五五年七月正式被批准時,計劃跨越的實行日期已經過半。(23)

  國家宏觀經濟目標已經確定,各個部委受命開始起草各自的小型計劃。江澤民於五四年初應召進京,協助起草第一機械工業部的部署規劃,這時候的他儼然已經成為一個[紅色專家],即具有專業技術的黨員。像當初調到上海設計分局一樣,江澤民此次進京屬於平級調動,但能夠參與重要文件起草工作卻顯示,他前程似錦,要幹番大事業。只是這次的工作調動來得不是時候:江澤民的第二個兒子剛剛出生。江澤民當然不會對工作分配表示異議,這樣做無疑會招來政治風險,他沒有被派往以發展新工業為目標的內地省份就算是幸運的了。在江家,江澤民並不是唯一響應國家經濟發展號召而遠離家鄉的人,他的胞妹江澤慧十七歲被送到蘇聯學習農業,弟弟江澤寬被調揚州對岸的鎮江罐頭廠工作,(24)養母王者蘭也來到上海一家銀行就職。(25) (Memoir Tiananmen - 89)

  江澤民可能曾想過在北京不會待很久,但身處一機部的計劃中樞部門,又在汪道涵的鼻子底下工作,不免就有了機會參與更多的項目,其中之一便是被派往長春第一汽車製造廠。

  本世紀初期,中國東北城市長春因鐵路發展而百般受益,加上三三年到四五年間是日本傀儡滿洲國首都,因而又具備了重工業的風貌。蘇聯政府先後幫助中國新建和擴建數百個工業企業,長春一汽是其中之一,也是中蘇友好同盟條約的產物,毛澤東曾經稱該條約[永久不破,戰無不勝],但不到十年,中蘇兩國便不歡而散。可就在這十年間,中國作為冷戰專家也收獲甚豐。蘇聯四十萬名工業專家自五四年起湧入中國,幫助中國白手建起了讓毛澤東滿意的一個工業體系,讓這個工業貧瘠的國家超越了製造茶壺的時代。與此同時,中國也選送了一萬人到蘇聯學習和接受訓練。那時候,蘇聯模式滿天飛,甚至中國的宣傳板報─描畫蓬勃發展的工廠、升空的宇宙飛船、手舉扳鉗的工人,也是整個照搬蘇聯。 (64memo.com´89)

  長春一汽的建設計劃和造車技術都來自莫斯科龐大的斯大林汽車廠(後改名為利哈喬夫,Lihachov)。一汽建廠期間,七百多名中國技術人員赴斯大林汽車廠受訓(26),其中包括從上海復旦大學畢業的二十二歲的李嵐清,他後來成為江澤民領導的政治局常務委員。

  長春一汽於五三年奠基始建,到五六年時,第一輛解放牌汽車開出生產線,幾年後,該廠又生產了中國第一輛東風牌座車、紅旗牌高級座車和大禮車。中國人給汽車賦予革命化的名字,顯示他們對共產主義新制度的信心。毛澤東興奮地歡呼中國茶壺和造紙工業時代結束,當他坐著東風牌座車在北京中南海兜風時說:[我終於坐上了中國人民自己製造的汽車!](27) (64memo中華富強´89)

  江澤民於五四年十一月被調派協助長春一汽的項目,他本應該直接去長春,但因為他需要全面學習汽車廠整個的供電系統,便到莫斯科受訓。

  雖然江澤民少年時代就喜愛俄國文學,還讀了中文譯本的俄國文學叢書,但當時英文至上,掌握得更好。去莫斯科之前,他在長春參加了由俄國專家教授的為期四個月的語言訓練班,然後才和十二名技術人員一起登上了開往莫斯科的火車。(28)

  這是江澤民第一次走出國門,這一年他已經二十八歲。鄧小平一九二○年赴法留學時,才不過是個十六歲的少年,他原本計劃半工半讀一年,卻一下待了六年才歸國。鄧小平的一代相信,西方思想可以改變一團散沙的中國,但江澤民的一代對西方世界卻並不怎麼著迷,他們認為,西方技術誠然具有價值,但組織模式卻難為中用,美國對國民黨的支持和對日本軍國主義的容忍還留在他們年輕的記憶中。 (64memo反貪倡廉/2004)

  江澤民也不像鄧小平當初那樣渴望出國。鄧小平在內地四川的貧困農民家庭長大,急切希望了解外面世界的精彩,江澤民年少時居住在長江三角地帶的富裕區域,西方的迷人耀眼信手拈來,這次不過是因為工作安排他才被迫遠離家鄉。

  不論怎樣,江澤民對莫斯科的記憶一直美好如初。這個城市好像挺對他的口味,和剛剛從內戰野蠻中走出來的中國相比,這堛漱憭ぉ絳硉L疑是輕鬆的享受。江澤民在城市公園媞岳B,遇到俄國人便上前搭話,還勸告不太愛張口的同學說:[我們必須多說多聽,才能克服語言障礙,不要怕尷尬。](29)蘇聯口味濃重的食物也正對江澤民的好胃口,黑麵包是他的美味佳肴,一打也花不了幾個盧布。(30)多少年後,江澤民在哈爾濱和來訪的俄羅斯領導人共進晚餐,席間演唱一首斯大林時代歌曲[Doleko,Doleko]獨唱部分,引得俄羅斯總統葉利欽驚嘆:[我們好久都沒有這樣優秀的歌劇明星了!](31)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在斯大林汽車廠,江澤民坐在控制中心的小凳上耐心地操縱供電儀器,這是他第一次和這些先進的技術設備如此貼近。江澤民在大學堥瓣ㄚ雈峊\,但他是中共幹部的希望之星,所學所聞遠比大多數在國內工廠埋頭工作的同學們多得多。國外的這段工作經歷也是男女平等的一次教育,和江澤民一起工作的大多數蘇聯技術人員都是女性,對於這個從大學時代起即在男性居多的環境中工作的人來說,這樣的經歷可是開了眼界。當他多年後重訪斯大林汽車廠時,見到了仍舊從事當年的工作的很多女同事,他都清楚地記得她們。(32) (六四檔案 / 89)

  在莫斯科留蘇實習不到一年,江澤民開始思鄉情重,妻子和兩個幼子尚在上海,回國的願望與日俱增。當他和同事們相聚時,便拿出隨身攜帶的二胡,為大家演奏[良宵]這些老曲,他說:[非常渴望回到中國。](33)

  好在想家的技術員們於五六年初應召回國,籌建長春一汽,準備夏天正式投產。江澤民被任命為該廠動力處副處長,頂頭上司是一位蘇聯技師和處長陳雲衢。(34)陳雲衢原是業餘工程教師和模範工人,僅僅是個專家,不是黨員,江澤民因此理所當然擔任黨支部書記。

  不久後,王冶坪帶著兩個兒子來到長春和江澤民團聚。王冶坪的工作安排一時成了難事,她雖是大學畢業生,可以到國營企業工作,但長春除了汽車廠,沒有什麼別的去處。製作宣傳電影的八一電影製片廠好像是唯一的選擇,她可以學以致用,使用她的外語本領。後來江澤民在北京的關係派上了用場,王冶坪並沒有科學背景,但進了一機部屬下的長春機械電氣研究學院做研究員,邊工作邊學習,成為[赤腳科學家],她的官方身份因此一直是科技工作者。 (64memo.com / 89)

  江澤民一家在長春的生活不錯,他作為國家重點工業項目中擔任要職的技術人員,分配到三室一廳的一套住房,房間備有煤氣爐、衛生間、木地板、中央取暖和雙層玻璃窗,這種窗戶是為了抵禦長春平均零下十四度氣溫的嚴寒。(35)但好景不長,煤氣商店的一位技術員向江澤民抱怨說,因為自己沒房,所以娶不上媳婦,如此一來,江家就勻出一間房,給了這個年輕人。(36) (64memo.com´89)

  長春一汽的三萬名職工都住在紅磚宿舍樓堙A直到現在情形還未改變(只是職工人數已經擴增到二十八萬名),廠媮椈皉野捂X園、商店和醫院等等,這些社會福利後來成為國有企業難以甩掉的包袱。

  江澤民最初在長春的幾個月過得逍遙自在,新建的廠設定汽車指標,和蘇聯導師的關係也不錯,他還時而學到一些蘇聯民間歌曲,工作之餘,和工人們打橋牌或者打乒乓球。這種悠閒舒心的日子沒過多久,反右運動便呼嘯而來。如果江澤民當時還曾希望在一汽和政治絕緣,那麼這種希望因五七年的這場運動變成了肥皂泡。

  毛澤東鼓勵知識分子點評時政利弊,但當這些人對中共錯誤直截了當提出意見時,老毛卻翻了臉。一開始全國只有四千名[右派]接受批判,但反右運動結束時一統計,共有五十五萬人被開除公職、毆打、或者遣送原籍,有人還因運動致殘致死。

  這場運動風起雲湧,讓江澤民感到震驚。加入長春一汽動力處時,江澤民聲稱自己是[重才的人]。作為黨支部書記,他提拔了小商或者地主家庭出身的幾個技術員,還曾疑惑地質問說:[如果他爸爸是資本家,這和他有什麼關係?]

  但黨中央的命令是明確的,江澤民受命[查出]一定數量的右派。當年的一名同事回憶說,江澤民對此事並沒有什麼熱情,[哪來這麼多右派呢?]江澤民向工會主席沈永言抱怨道:[所有這些年輕人都是黨培養起來,送到大學的!](37)

  這種抵制輕慢的情緒都無濟於事。同事廣予解釋說,江澤民在[來自上面的壓力之下],將動力處兩名技術員定性為右派,並為其中一位剛剛出校門的大學生求情。這兩人很快被解除公職,送至鄉村接受[社會主義教育]。當時不少人在鄉間喪生。

  我們不難理解江澤民對反右運動的反感。他是烈士養子,又是上海學生地下活動的老黨員,自身標準自然無可挑剔,但他生長在一個小資產階級家庭堙A自己也承認說,是在資產階級的教育制度下讀書學習。另外,他的妻子是小商之女,但這段歷史顯然沒給江澤民帶來什麼麻煩。

  也許江澤民姐姐的遭遇使得他對運動格外嫌惡。江澤芬自揚州的中學畢業後,一直從事教學,四九年被調往距揚州五十英堛瑤敖W小學教書,(38)她曾在五七年為錯劃右派的一名男教師辯護,因此義舉受到牽連,被送至一所農村學校,一年後又被遣送回家,領取八元的月薪。(39)

  江澤民一定聽說了姐姐的命運,但他當時和兄弟姐妹的關係已經很疏遠,也就只好接受這樣的現實。二十年以後,中共為反右運動的受害者平反,但江澤芬的事情沒有被記錄在案,所以也就沒有從糾正冤案中得到好處。直到江澤民三十多年後官位達到一定的程度,其姊的月薪才根據有關政策落實提高,從每月三十元到七十元。

  比反右更嚴重的運動還將接踵而至,但我們現在有必要考慮這些事件如何改變了江澤民這個人。在他入黨的前十年,他徘徊在黨內鬥爭的邊緣,心滿意足地擺弄他的二胡,任憑心氣高傲的人們建築他們自己的派系。江澤民曾經對被送到宋江接受審查大發牢騷,他在上海益民一廠和制皂廠做黨支部書記時,可能曾開展過一些清查運動,但規模顯然都比較小。可是現在他是這項大型運動中的一員,心理感覺不盡相同:不要對原則產生疑慮,讓別人為你承擔責任。但這是否說明三十歲的江澤民已經成為中共的強硬派呢?不是,他的抱怨和背景都顯示,他對一些做法有所保留。像數百萬名從內戰中崛起的黨員一樣,江澤民漸漸明白,遊戲規則不斷發生變化,[紅色]比做[專家]更重要,如果江澤民和他的家庭想在中國生存下去,他就必須按照黨的要求,激烈地痛斥和鞭打那些[危險分子]。江澤民不是黨內強硬派人物,他僅僅在毛澤東的中國學會了適者生存的道理。 (Memoir Tiananmen-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