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6  

  祖父死後,江世俊接替打理家事,六弟上青和七弟樹峰在抗日聯合陣線為共產黨做事,奔波在紅色根據地進行反日教育宣傳。叔叔們投筆從戎,長期外出聲援前線,少年江澤民的腦中裝滿戰鬥場面的想像。(55)

  可以說,對日戰爭的爆發重新點燃了上青的生活熱情。他因病體欠佳,加上遭受反共迫害,三二年被迫回到揚州家鄉。三七年他開辦了新雜誌《抗敵周刊》,為反抗日本侵略吶喊。不久,他被派往安徽西部,為共產黨八路軍擔當聯絡宣傳員,這期間,他組織成立巡回藝術團體,並寫下一些優秀詩章和論文。(56)次年,他被任命為江蘇安徽邊區中共特別支部書記,並在安徽北部國共合辦的一所學院訓練培養聯合陣線的幹部。(57) (64memo.com´89)

  一九三九年六月,江上青協助特派的年輕新四軍將領張愛萍(八十年代的中國國防部長),為一次聯合陣線的新的抗戰行動做準備,他們將和大別山區的國民黨將領盛子瑾一起執行這次任務。當時國共聯合陣線的運作經常因兩邊不太融洽的關係受到牽扯,這次行動似乎也不例外。張愛萍希望盛子瑾首先對付江蘇的一個國民黨叛亂軍官,盛子瑾則想徵募更多的共產黨士兵參加危險的對日作戰,最後盛同意去和他的反叛同黨談判,但希望共產黨這邊保駕護航。 (64memo.com-89)

  上青便陪同盛子瑾一起騎馬出發了。這隊人馬出帳上路時,張愛萍特別囑咐:[回來時走馬場邊的那條路,另一條路快,不用過河,但土匪多。]和叛官的會面比較順利,盛子瑾答應給地方軍閥提供更多的槍枝,換取他們的忠誠。得勝而歸的盛子瑾找捷徑走險途,恰恰選擇了張愛萍認為危險的小路,遭致小灣村土匪的偷襲,盛子瑾匆忙下馬護身,但前頭開路的上青躲閃不及,數發子彈直射他的胸部和頭部,將他掀下馬,跌翻在地,二十八歲的上青倒在血泊中喪生。 (64檔案-89)

  噩耗旋即傳到揚州江家,對於沒有送子上戰場的這樣一個家庭來說,無疑是沉重打擊。上青遭地方匪徒取命,不能不說是死得冤枉,他的四年結髮之妻王者蘭聞訊不能自已。江澤民的母親租來一輛黃包車,和弟妹上路,江父在後跟隨,跋涉一百五十五英堙A直奔事發現場。(58)江世俊在洪澤湖濱主持葬禮,人們將鮮花灑向水面,上青最終被掩埋在離出事地點不遠的崖集村。 (64檔案/89)

  上青罹難,留下一歲和三歲的兩個幼小女兒,這好像在一個知識分子家庭也足夠承繼香火了,但即便是在支持反封建的共產主義思想的江家,中國傳統也根深蒂固。據說生育了三個兒子的江母吳月卿,十分同情妯娌,感嘆如此年輕便遭飛來橫禍,(59)便決定將在初三上學的老二江澤民過繼給嬸嬸做兒子。

  其實兒時的江澤民對他那個一片激情的叔叔是非常懼怕的,他後來道出原因:[他要求很高。](60)中國後來的宣傳中則這樣評述江澤民和叔叔的關係:[雖然他與養父共同生活的年數不長,但與養父感情甚篤,受其養父影響頗深。](61)

  不論江澤民是否存有少年的疑惑,江家安排了正式的過繼儀式,小澤民被帶到年輕的嬸嬸面前,跪地磕頭叫了三聲[媽],又起身擁抱王者蘭,從此成為一名共產黨烈士的兒子。


7  

  江澤民走出中學校門的時候,日本在太平洋戰爭中的敗退已經在所難免。一九四一年底,美國捲入二戰,華盛頓對中國國民軍的暗中救援,一下子昭然於世,到四三年末,各線聯盟齊力打敗日本兵已成定局,中國全面收復領土,日本在由美國援助的抵抗壓力下,將整個戰場兵力的近一半,都壓向中國。

  抗日已近尾聲,知識界開始將目光投向趕走日本人以後的中國未來,有關討論和相應文章比比皆是。一九四三年國共聯合陣線分崩離析端倪已露,究竟誰主沉浮?中國如何重整江山,邁開走向現代化的步伐?

  讓一個從重點中學剛領取證書的青年回答第一個問題,似乎勉為其難。不論宣稱靠攏國民黨還是聲明投奔共產黨,都危險萬端,還是在現代化的進程中搏擊一番比較安穩,正逢歐美科學新機構在世紀初如雨後春筍般湧現,例如外有美國康乃爾大學設立的中國科學學社,國內有留美大教育家陶行知在中國農村掀起大規模教育計劃,宣揚[科學救國]的思想。(62) (六四檔案/2004)

  少年江澤民的科學學科成績出類拔萃,叔叔們的觀點不太影響他,所以他並不熱衷幹革命事業,科學提供了一條安全又有保障的出路,而且年輕的他發現,科學遠比宣傳工作更吸引人。[抗日歌曲天天地唱,成天地寫壁報寫標語,]江澤民後來回憶說:[後來我想要實實在在地救中國。所以才學工。](63)

  一九四三年夏,江澤民通過入學考試進入南京中央大學的工科機電系讀書,在此之前,學校在日本人的統管下一直照常開課,整座城市遠離上海革命的熱火朝天。十七歲的江澤民就在這一派靜怡中潛心讀書,他說:[後來學工,就是想二十世紀科學工程是民的食。](64)前些年,江澤民聲稱自第一天邁入南京中央大學的門檻,他就積極投身中國共產黨的事業,(65)但也有證據表明,他與革命之緣開始於一九四六年,(66)這三年之差很重要,因為在對日作戰中加入共產黨的人,屬於中國共產戰士的[第一代],國共內戰後入黨者都是小字輩,論資排輩排到第二代以後。 (六四檔案 - 2004)

  沒有確鑿證據表明,江澤民在南京的時候便和中國共產黨有任何瓜葛,那時和中共親近應該是比較危險的,另外還會打亂他的學工計劃。事實上,揚州中學顯赫的畢業文憑足夠幫助江澤民打開上海一所高等院校的大門,而他偏偏棄上海而赴南京,這說明當時他並不傾向幹革命事業。

  但也不是說江澤民對致力於消滅飢餓、揭露日軍暴行的南京學生活動漠不關心,只是這些活動通常由校園內的國共兩黨協辦,參加者不一定都是共產黨員,任何愛國學生均可加入,而不會被扣上共黨疑犯的帽子。(67)

  然而命運偏偏將江澤民推上走向共產主義的道路。大學上了兩年後,日本投降,美國支持的國民黨重掌大權,控制了長江流域下游的大部分城市。歐亞戰事結束,全世界一派歡天喜地,中國卻全然沒有打了勝仗的氣氛,先前將中國青年團結在一起的共同事業轉瞬之間崩潰瓦解,內戰迫近,學生們被迫選擇自己的立場。

  新組建的國民政府急切希望重設中國的教育系統,治理日本人留下的爛攤子。一九四五年十月,也就是日本人放下武器的兩個月後,南京中央大學和交通大學的重慶、上海校園正式合並,學生人數突然間增至三千名,新校區設在上海的徐家匯地區,即今天的上海交通大學。(68)

  這就是說,江澤民和二十名同學即將赴上海完成最後兩年的學業,整裝待發之際,每人心中一定是喜憂參半,忐忑惶恐。畢竟江澤民的蘇北口音,很可能被持一口蘇南上海話的人鄙視,直到他後來做了很高的官,還留意未改的鄉音,曾多次向同事賓客提起:[你的普通話比我講得好,我是揚州口音。]只是語氣中少了份不好意思。(69)江澤民可能從叔叔那媥リF一些上海話,但四五年秋天初抵上海時,他對當地方言可能知之甚少,他最初作為外來人進入這個大都市,日後卻以上海人形象為天下人所知,不能不說有點滑稽。 (64memo.com - 2004)

  轉學上海的偶然機遇卻從此改變了江澤民的一生,最直接受到影響的便是他當時的學業。在上海,江澤民進入的新班級的學生年齡差距很大,從二十八歲到六十八歲,還有三名女生,(70)十九歲的江澤民年齡最小。新教授水平頗高,但要求也不低,並且一絲不苟地使用英文教學,除了講座和課本,學校所有的作業和考試一概必用英語。(71)

  對付新的學習環境,江澤民好像比其他同學更得心應手,他甚至有時間享受美國言情電影,像[亂世佳人](即[飄],1939)和[魂斷藍橋](1940)(72)。但他自己也承認,他並不是優秀的工科學生,他回憶說:[我和朱林五(音譯)一起研究高爐技術,這是相當好的技術。但是我慚愧地說,我從沒有達到他的水平。](73)朱林五後來成為中國工程方面出色的專家。 (Memoir Tiananmen / 2004)

  國民政府一箭雙雕,重整高等院校的另一個目的,便是控制和根除抗日時發展壯大的共產黨地下組織,國民黨當局和共產黨煽動者之間政治鬥爭越演越烈,交大一位校長曾形容學校是[特務和密探聚集的場所]。(74)

  一九四五年九月,國民政府上海市長吳國楨宣佈,包括交通大學在內的該市六所大學,將進行大規模甄別審查,以確保校園堥S有埋伏[偽學生]□所謂的共產黨員。中共黨員在當時的交通大學不過只有不到十名。(75)這些學校並趁勢開辦右翼政論課程,告誡學生們共產主義的危險,南京和北京的大學也都一哄而上。

  甄別清查和重新註冊需要數月之久,學生們因學業被耽擱提交抗議書,陳述理由:[人民無偽人民,學生無偽學生。](76)國民黨教育部長朱家驊態度堅決,毫不理會連珠炮似的抗議,更激怒了學生們,不少學生最先還是態度溫和地反對,後來發展到參與激烈的抗議,當年上海連續爆發七次學生示威。六所大學的學生們散發傳單,舉辦記者會,贏得了該市四家主要報紙的支持。(77)江澤民也加入了示威者的行列,但更多是抱著拯救教育的心情,而不是一門心思地反對國民黨政府。 (六四檔案-2004)

  現代中國的每一次學生運動,都民眾因對某一事物不滿引起,之後擴大到反對政府制度的抗議。江澤民回憶說,學生們用英語高喊:[We want freedom!We want democracy!](我們要自由,我們要民主)這些英文口號,(78)對於中學時代熟記傑弗遜和林肯演講的江澤民來說,念起來可能易如反掌,但從他的嘴堻菪X,卻並不帶有共產主義革命的啟蒙味道。難怪江澤民日後評說交通大學的日子是接受教育的[資產階級]階段:[可說是受了很多資本主義西方文化的教育。](79) (六四檔案 / 89)

  到第二年的三月,國民黨當局與學生妥協,甄別[偽學生]的運動才告一段落。只是一年級新生每周添加了兩個小時的[政治學習],閱讀中華民國創始人孫中山和國民總統蔣介石的文章。江澤民初到上海便領教學生運動的威力,兩種意識漸漸在他的頭腦中成形:國民黨不是中國青年的朋友,尤其不是知識青年的朋友,再有就是,學生運動可以翻天覆地,扭轉乾坤。 (六四檔案 - 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