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9  

  擔任總書記的前兩年半,江澤民沒有什麼太大的建樹。外國媒體還是不斷將他比作中國的華國鋒,其實他和那位前任大不相同,他沒有做出危害自己地位的舉動,或者企圖在政治局或是國務院把持權力,壓對手一籌。在不少方面,江澤民甚至根本還沒有控制局面,我們已經看到,鄧力群和高狄牢牢操縱國家宣傳機器,楊氏兄弟支配軍隊,李鵬也還繼續在經濟政策制定方面享有很大的發言權。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可是江澤民的權力也在逐步滲透到所有領域中,他柔中有剛,儘可能不冒犯威脅那些掌權者的利益。他在國內省市的視察無疑幫助他贏得了中央委員包括多數省長和省委書記的票數。無論如何,照這樣的速度,江澤民想在經濟、軍隊和宣傳領域指點江山,可能還要數年時間。但正在這時,鄧小平開始發動對黨內保守派的猛烈攻擊,給江澤民的事業添磚加瓦。九二年鄧小平向保守主義發出最後一擊,加速了江澤民掌控整體局勢的過程,使各方都感到出乎意料。 (六四檔案-1989)

  九二年一月七日清早,一輛沒有標記的列車從北京火車站開出,將被煤煙熏得發烏的站臺招貼甩在身後,這輛帶有八節綠色車廂的列車直下南方,中途經過國家心臟地帶,最後停在位於珠江三角洲頂端的一個繁忙的城市─廣州。鄧小平微小的身軀斜倚在其中一列車廂的窗前,他從帶著花邊窗帘的車窗向外窺望,面前桌子上的一杯綠茶隨車輕晃。鄧小平隨行人員包括妻子卓琳,還有鄧榕和鄧林兩個女兒,(145)其他家屬隨後才趕到。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九一年的大部分時間,鄧小平都在和黨內保守派你來我往地暗中較量,打了一個成功的回合,便乘興在深冬季節做出了一個不同凡響的決定:去上海過春節之前,這位八十七歲的退休老人要走訪經濟發展如火如荼的南方。

  鄧小平最後一次到廣州還是一九八四年,正是他推動的經濟改革走向高潮之際。他後來評論說:[我現在甚至不認識這個地方了。]

  此次南巡後來被人稱作是不得不走的一著棋,鄧小平從黨內保守主義手中拯救了他的經濟改革,在南下之際可能便已經贏了整局棋。九一年十一月的中央全會上,他成功地否決了有關加強反對西方影響的一項提議,全會公報重申經濟發展高於一切的決策,這是鄧小平關於對蘇聯解體不必過分緊張之指示的具體反映。《鏡報》後來評論道:[鄧小平又一次成功地使企圖改變基本路線的黨內保守勢力的努力化為泡影。北京的人們相信,中國九二年的政治氣候可能變暖,會有很強的改革開放氣氛。](146)該雜誌的預言不久就被應驗了。 (六四檔案/2004)

  南巡是鄧小平對那些唯恐失去經濟控制的人們的又一次反擊。一月十八日清早,鄧小平下令火車在距廣州還有一半路程的武昌停留,這一站沒有在計劃之中,他將湖北省長和省委書記召到車站聽訓,他說:[我告訴你們現在的問題是什麼,每個人都在動,但沒有人做任何實事,每次我打開電視,一半的新聞都是會議和典禮。我們的許多領導人都成了電視明星。](147) (64memo中華富強-2004)

  鄧小平的情緒正處於激動時刻,同車人知道,他們在南方還會聽到更多類似的話。列車於一月十九日上午九時開進深圳,鄧小平在參觀了通往香港的皇崗海關後,和廣東省委書記謝非坐在一輛顛簸行駛的迷你廂型車堙A他說:[一些人為利用外資煩惱,認為這意味著中國有了更多的資本主義,這些人沒有常識。這些公司依據我們的法律盈利,另外,我們徵稅,我們的工人賺錢,我們學習新的技術和管理。這錯在哪兒了?] (六四檔案/89)

  很顯然,鄧小平未來十天在深圳、蛇口和珠海發表的訓戒,旨在掀起新一輪的經濟浪潮。他說,在深圳和上海建立股票市場是好主意,經濟特區應該繼續享有特殊政策,廣東到二○一○年應該爭取加入[亞洲四小龍]的行列,鄧小平甚至重申有關在社會主義制度下實施市場推動的[新貓理論]。

  鄧小平還向北京的批評者傳達了一個簡單的信息:[中國應該警惕右,但我們主要應該防左。]他說:[改革開放帶來資本主義,以及經濟發展引起和平演變的觀點都是左傾。]甚至李鵬[穩步協調]發展的口號也遭到鄧小平的攻擊:[穩步協調是相對的,不是絕對的。就像逆風行船,我們必須向前,否則就會翻船。]

  幾乎可以肯定的是,鄧小平的火車駛離北京站以前,江澤民便知道這位元老的南行計劃,一份官方報導說,[主要機構]都獲知此行,既然江澤民在九一年經濟改革的論戰中大多站在鄧小平一邊,他肯定也是知情者之一。(148)鄧小平離京幾天前,江澤民呼籲上海的官員們要[加快改革和對外開放]和[採取新措施深化改革],這些詞語都是鄧小平在南巡中使用的。(149) (64memo.com-2004)

  鄧小平一離開北京,當時還在上海和江蘇走訪的江澤民,便和元老的隨行人員保持聯繫。一月十八日鄧小平在武昌發表有關反對會議和典禮的講話,兩天後,江澤民便在江蘇鸚鵡學舌,告訴當地的幹部說,他們必須[堅決削減不必要的會議,減少多餘的日常公共集會]。(150)江澤民還責成書記處準備一份有關減少國家領導人[日常公共集會]的文件,集中精力制定和實施新的經濟政策。(151) (六四檔案´89)

  當時鄧小平在南方,氣幾乎都發泄在李鵬身上,江澤民反倒受了點表揚,鄧小平說:[現在的中央領導工作做得不錯,當然還有很多問題,但任何時候都存在問題。]還說,中央領導已經在位幾年,可以再執政十年後退休。這就給了江澤民一份權力通行證,可以統治中國一直到二○○二年黨的十六大。

  當江澤民一月底回到北京時,鄧小平的南巡剛剛結束,老人依慣例到上海過猴年,江澤民則公開致電,向他表示問候。(152)到這時,鄧小平的南巡,已經被稱作[春天的故事],在中國到處傳播,成為一個公開的祕密,但國內的官方媒體均沒有予以報導。江澤民突然感到,自己面臨著一個棘手的難題,那就是如何戰勝宣傳機構的保守派力量,讓媒體報導鄧小平的講話。結果官方新華社直到事件發生四十天以後,才報導鄧小平南巡的消息。 (64memo.com/89)

  當然,新聞報導的延誤和鄧小平希望保持低調毫不相關。謝非曾經請示鄧小平好幾次,要求允許將其南巡的消息透露給新聞媒體,這樣,鄧小平抵達深圳沒過幾天,香港媒體便登了報,(153)官方的口徑一直說,鄧小平拒絕曝光。(154)雖然鄧小平在廣東時可能婉拒大幅報導,但他還是樂意聽到他的講話傳出廣東省,在他參觀的那些遊樂場和合資企業以外的地方回響。可靠報導指出,負責宣傳機構的保守派才是阻止鄧小平南巡見報的罪魁禍首,當時江澤民在宣傳領域還沒有掌握實權,(155)《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直接由中宣部的徐惟誠掌控。 (64memo.com / 89)

  江澤民後來顯然決定,打入宣傳系統內部的最好辦法是和它兜圈子。在新年講話中,江澤民話中帶話地引用鄧小平,要求幹部們[大膽探索]和[加速改革]。(156)一周後,在一次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江澤民下發了一份鄧小平講話匯編,(157)數天內,講話傳達到軍隊和地方黨組織,到二月底,任何一個在基層黨組織有低級官銜朋友的人,都可以讀到這個改革的新福音。江澤民後來為他的計謀得逞感到高興,承認說:[我們在早些時候就將鄧小平講話的內容傳達到全黨全國。](158)電視臺和報紙開始適時地將報導重點轉移到新的經濟改革[浪潮],但還沒有和鄧小平未公開的南巡聯繫起來。這個時候,媒體面臨公佈鄧小平南方之行的壓力,而且這種壓力與日俱增。三月初舉行的政治局會議最終打破了僵局。江澤民在會議開始時總結鄧小平的講話,(159)然後提出自我批評,《鏡報》說:[他承認在抓機會提倡改革和開放方面缺乏敏感性,反對左傾也不夠堅決。](160)江澤民此招堪稱精明,如果他在會議上吹捧自己如何從始至終支持鄧小平─他本可以光明正大地這樣聲明─這就會得罪疏遠許多人,但將自己標榜為主要的左派,江澤民鼓勵別人也加入,承擔壓制鄧小平講話的錯誤,他知道,沒有人會真的將左派的帽子戴到他的頭上。在歐洲訪問遭到示威攻擊後回國的李鵬,對支持鄧小平講話的決議沒有提出反對意見,曾經和李鵬起草五年計劃的七十四歲的保守派經濟學家姚依林,在這次政治局會議上提出辭去所有職務,退休回家,(161)此舉也頗具象徵意義。政治局於年底接受姚依林的辭呈,並公佈於眾。 (64memo祖國萬歲-2004)

  新華社有關鄧公南巡的消息終於在三月十一日發表,結束了漫長的一次宣傳領域的內鬥。數百萬中國人次日一早便聽到廣播中傳來這樣一句話:[改革開放膽子要大一些。](162)鄧小平春天的故事不是僅在民間流傳,現在搬上了官方的歷史舞臺。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相關資料

  • 杜林著/楊鳴鏑譯﹕《江澤民傳》﹐2002年1月1日。
  • 知情者﹕中共隱瞞六四死傷人數--羅幹,張工,陳希同,李鵬,江澤民決策焚燒屍體﹐2001年3月12日。
  • CBS華萊士採訪﹕江澤民面對“60分鐘”--你欽佩天安門擋坦克的學生嗎?﹐2000年8月15日。
  • 晨鐘﹕鮮為人知的江澤民發家史--密信鄧小平促鎮壓獲賞識﹐2002年10月14日。
  • 晨鐘﹕解放軍腐敗內幕--王寶森是他殺因陳希同6.4功比江澤民高﹐2002年10月9日。
  • 黃河﹕鄧小平与江澤民﹐2002年12月12日。
  • 網路圖片﹕鄧婆婆死了,江澤民為所欲為﹐1998年10月1日。
  • 自由是最好的﹕江澤民涉嫌殺害八九年擋坦克的王維林﹐2004年4月7日。
  • 沈堯﹕江澤民為何在「六四」當上總書記--欽本立/陳至立/《世界經濟導報》﹐2002年6月4日。
  • 吳國光﹕李瑞環出局--當年鄧小平有心用李瑞環而不是江澤民﹐2002年8月19日。
  • 王銘義/中國時報﹕江澤民:進京前提心吊膽準備犧牲--內部談話﹐2002年11月13日。
  • 看中國﹕重評六四中共高層分歧﹕田紀云/張愛萍/黃華/胡啟立/趙南起/任建新主張重評六四--田紀云五點意見重評六四/張愛萍黃華正面評价學生動机/胡啟立趙南起任建新主張寬容反思/江澤民不准翻案﹐2002年6月10日。
  • 人民報消息﹕陳希同出獄控告江澤民--楊白冰稱“三個代表”垃圾思想代表最廣大貪官的根本利益﹐2003年12月24日。
  • 蔣彥永﹕一群老共產黨員給江澤民總書記的信﹐1998年2月26日。
  • 高新﹕江澤民與楊家兄弟不共戴天--摘自高新《領導中國的新人物》﹐2004年3月10日。

    顯示全部相關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