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7  

  民主國家的領袖們在拉選票的旅程中走遍國土的每一個角落,在中國,[視察]才是巡遊這個國家的可行方法。剛剛執政的前半年,江澤民大多待在北京,但從第二年開始,他便饒有興致地上路了。

  江澤民那些早期出訪的主旋律可稱為邊疆遊。中國一向具有圍城自立的傳統,圈住它聲明主權的土地,擋開令它警惕的領域,像英國漢學家傑尼爾(W. J. F. Jenner)所指出的‥[中國喜歡它的城牆,也喜歡倚牆遠望。](126)九○年下半年,江澤民旋風似的依次走訪了西藏、新疆、內蒙古、遼寧、廣西和吉林,加上他早先去過的黑龍江和雲南,到次年初,他實際上是圍繞整個國土的邊境省份走了一遭,人口密集的內地卻沒有留下他惠顧的腳印。 (64檔案 - 2004)

  江澤民邊疆遊的時機頗為關鍵。西藏首府拉薩的反中國示威遭暴力鎮壓,中共自八九年三月在拉薩實施戒嚴已達十四個月,與此同時,新疆、內蒙古也受到了蘇聯解體、邊境維吾爾和蒙古民族主義的影響。江澤民這樣繞邊境巡回一周,向中國城牆內外的人民顯露他帝王般的權威。

  江澤民九月底在內蒙古說:[國內外的現狀對我們是個挑戰,也給我們提供了一個很好的機會,這是建設中華民族少有的機會。](127)

  中國軍隊五○年入藏,九年後鎮壓了一次武裝獨立運動,六五年建立了[西藏自治區],但四分之一個世紀過去,西藏仍舊貧困和不穩定,八十年代後期那媕W頻出現示威和爆炸事件。

  西藏解除戒嚴十周之後,江澤民便於七月赴藏視察,他是自胡耀邦八○年以後赴藏訪問的第一位中共總書記,也是出訪西藏的第一位軍委主席,這是顯示北京權力的罕見表白。中國要員絕少在西藏露面,主要不是因為擔心被暗殺,雖然也不排除這個原因,更重要的是,很少有人可以忍受處於海拔一萬三千英尺以上的西藏高原的稀薄空氣。當時醫生們建議江澤民的代表團不要直飛拉薩,而改乘汽車進入西藏,這個由二十四人組成的代表團先飛到和西藏相鄰的格爾木,然後穿過分割青海和西藏的峽谷,乘車三日共行七百十八英哩(一千一百五十五公里)抵達拉薩。據說江澤民在途中即告訴隨行者說:[我們看看做點什麼,真正幫助西藏人,而不是僅僅空喊口號來支持。]代表團成員包括,中央書記處的丁關根、國防部長遲浩田和曾慶紅。(128)江澤民頭戴繡花藏帽和頭巾,一路視察,好像很享受他的首次西藏行。在拉薩,他參觀地毯廠,走訪佛教寺廟,視察軍事基地。隨行的醫生們提醒他儘量減少活動,並每晚給他做一次身體檢查,一隊人還隨身帶著氧氣罐。(129)大多數情況下,江澤民比同行伴侶好像更能挺得住,只有旅程即將結束前有一次,出現了小小的意外。七月二十六日,代表團在日喀則向親北京的僧侶班禪額爾德尼.卻吉堅贊的遺體致意,祭臺上燃著的油燈和熏香刺鼻的氣味滿室繚繞,新任西藏自治區政府主席江村羅布一同參加了這個冗長的儀式,他注意到身邊的江澤民呼吸困難。他回憶說:[當時點燃數千盞油燈,使本來就稀薄的空氣更加令人窒息。](130)只見江澤民的臉上開始滲出汗珠,他後來說:[紀念堂堻q風不好,油燈燒著,散發出很多黑厚的煙霧,我覺得很暈。](131)儀式結束後,江澤民搖晃著沖出大堂,大咳起來,他在一塊石頭上坐下,接下一副氧氣面罩,但揮手讓擔架走開。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江澤民誓言為西藏做好事,這次視察最多也就是同意建立一個新機場,還答應派遣更多技術幹部赴藏,並說將採取[特別政策和靈活措施加速西藏的經濟發展]。(132)這些幫助不多,和八○年胡耀邦發起的倡議相去甚遠。胡耀邦當年建議政府做出讓步,允許西藏拒絕任何[不符合西藏情況的]中央政策,並提出一項大膽的新政策,即恢復一些宗教活動,打破農業集體制,但胡耀邦的這項政策觸怒了中共強硬人士。江澤民無法效仿這些行動,他既沒有勇氣又沒有政治背景,無法提出大膽激進的方案,解決西藏的騷亂問題,鏟除問題癥結。江澤民在離開西藏之前,告訴自治區的領導幹部要[採取堅決有效的措施擊敗分裂分子挑起的動亂],並要求警察配備更好的武裝對付騷亂。(133) (64檔案-89)

  江澤民由楊白冰和地方軍區司令員傅全有陪同,於八月下旬對新疆進行了十天的訪問,穆斯林在這一地區佔多數人口,他十分關注地區不穩定因素造成的恐慌。江澤民走訪了邊防巡邏駐軍,三處軍事設施,和地方武警總部。江澤民在對邊防衛士的講話中說:[新疆的職位很重要,因為它是中國的西北大門,保持穩定非常重要。我們應該發起一個運動,帶來好的社會氛圍,每個人都強調國家統一,和危害國家統一的言行做鬥爭。](134) (64memo反貪倡廉´89)

  當地人對江澤民的藏新蒙之旅有不同反應。據說他在訪問新疆首府烏魯木齊時,在清真寺聚集的男男女女被其車隊掀起的塵土激怒。(135)但江澤民在環繞中國周邊進行帝王之旅時,沒有表現出大漢族主義傾向,他為漢民族文化傳統驕傲,也堅信共產黨團結少數民族的主張,而且,他的處世才智也不允許他表現出任何狹隘的漢族至上思想,視少數民族為下等或者從屬民族。江澤民在佛教僧侶面前表彰西方基督教祈禱,向廣州的年輕女兵推薦巴爾紮克名作,由此可見,他是不太可能產生一個民族強於另一個民族的優越感的。(136) (64memo中華富強´89)

  實際上,江澤民還在邊疆省份多次檢點漢族的行為。在雲南南部茂盛的熱帶森林中,砍燒林木的農業方式多是漢族定居者所為,他在走訪該省時指出:[漢族人應該對伐林更謹慎一點,學習傣族人。](137)江澤民甚至在新疆一個絲綢廠批評漢族看不起其他少數民族的行為,他對漢族師傅和維吾爾族學員說:[維吾爾族需要漢族的支持和幫助,但漢族不要自大,漢族人也應該虛心向少數民族學習。](138) (64memo.com-2004)

  後來幾年,江澤民再也沒有如此全面地視察過這些邊疆地區,當年他對中國邊防的走訪是希望建立他的權威,並不是進行變革。少數民族事務不是他的當務之急,政治局的其他委員可以協助他,根據毛澤東制定的壓制政策,處理少數民族事務。後來,江澤民制定了有關[宗教工作]的新指導方針,呼籲更嚴格的黨的管理。對於西藏人、維吾爾人和其他民族人來說,江澤民不過是一位來自外族領地的冷漠的統治者。 (64memo.com-89)


8  

  伊濤鎮(音譯)坐落在江蘇北部,是以農業富裕聞名的江蘇省最窮困的地區之一,九○年人均收入只有兩百九十元人民幣。窮歸窮,地方官員還是巧立名目,向身無分文的農民徵討各種雜費,用來飲酒作樂。在灣堆村(音譯),農民當年需要上交的[非法]稅目有二十九種之多,令人憤怒。新華社駐江蘇的資深記者周振豐(音譯)九一年初訪問當地,農民們和著傳統鼓點,表演了一段歌舞,以特意編排的節目表達他們日益增長的憤恨,整樁故事聽起來像是正在醞釀中的一次農民起義,周振豐寫下所見所聞,於四月向政治局呈遞了一份祕密報告。伊濤鎮觸目驚心的窮困和卑鄙的腐敗故事傳到江澤民的耳中,令他震動,他於六月致信省委:[如果這件事屬實,真令我憤怒,封建社會的官吏對人民的照顧也比這好。](139) (64memo反貪倡廉/2004)

  江澤民責令撤銷鎮黨委大部分成員的職務,還從書記處派遣了調查組,分別赴其他十個主要的穀物產地省份,巡查農民情況。調查組掌握了大量的證據回京,結果證明伊濤鎮並非獨一無二,看起來,水能載舟,也能覆舟,四九年護衛中國共產黨登上權力寶座的農民,如今可能要掀翻這條船。一位老農民告訴其中一個調查組說:[現在就需要清朝那樣的幾個農民領袖鬧起義。]這些報告無一不讓江澤民震驚,他對政治局說:[這對我們是個警告,我們必須要非常小心。]中國農村八十年代中期開始走下坡路。在此之前,農業產量突飛猛進,農村收入也有所增加,農業擴大生產使得八十年代的前五年純收入平均增加百分之十八,但八五年到八八年增長率緩慢下來,只有百分之二,接下來的三年(一九八九─一九九一)經濟緊縮,增長率僅達百分之○點七。(140)八十年代初期中央政府的農業投資佔預算的百分之十,九十年代初期降至百分之八。(141)中國未脫貧人口從七八年的兩億五千萬,大幅度減少到八五年的一億兩千五百萬,但後來只緩慢遞減到九二年的八千萬,(142)幾乎所有貧困線以下的人口都分佈在農村地區。 (64檔案 / 89)

  江澤民早些時候就關注地區收入不等的問題,因而將農村問題提上議事日程,農民是他希望籠絡的一個大群體。九○年十一月,江澤民到中國西南地區的廣西壯族自治區,第一次顯示他對農村貧苦人的關懷。頗具諷刺意味的是,不知江澤民是有意還是無意的,他選擇的地點是位於百色的一個村落,該地區因一九二九年共產黨軍隊領導百色農民起義而聞名,當時鄧小平是中共的代表。江澤民走訪了一家甫姓(音譯)壯族人,當地廣播報導說,甫家[四面透風,衣櫥中沒有衣服,家堨u有一桶穀子]。(143) (Memoir Tiananmen/2004)

  地方幹部可能是有意安排江澤民探訪這戶破落的人家,百色地區十二個縣中,有九個被國務院定為貧困縣,依賴北京給予的資助。不論怎樣,江澤民所見所聞都很悲慘,甫家父親告訴他說,他窮得沒有辦法養豬,種的糖和玉米都養家糊口,喂活妻子和兩個孩子,但也只能維持兩三個月,其餘時間他們乞討、偷竊、或者依賴政府補助。

  江澤民跨出甫家的棚屋,顯得神情黯然,他之後對村幹部說:[訪問甫家後我很傷心,要知道,他們卻還不是最窮的人!]

  伊濤鎮事件發生後,調查組匯集上交報告,江澤民開始行動起來,重新強調農業。九一年十一月底的中央全會上,農業成為主要議題,會議決議誓言要堅持過去十年的農村改革,特別是承包生產和收入制度,並保證投資建設農村社會服務、灌溉和其他設施。會議規定政府稅收不得超過純收入的百分之五,江澤民也許對幾乎發生農民反抗的事件記憶猶新,他在貴州宣講全會精神時說:[我們要讓家家戶戶都理解它。](144) (64memo反貪倡廉 - 89)

  北京深知中國大量農民的困苦狀況,在未來的幾年中,江澤民不斷提及農村問題,後來又制定了更多的政策,保證農村年收入增長,確保吸收多餘勞動力的半私人鄉鎮企業的權利。江澤民對農民的關注主要是出於政治需要,他沒有農民的根基,也從沒有下鄉接受思想改造。但至少他提出了問題並且沒有推卸責任,因此也值得受到稱讚。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