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3  

  八九年四、五月間,天安門廣場隨風飄舞的不少紅白橫幅上,都寫著呼籲中國共產黨[廉潔]的口號。其實這場與腐敗的鬥爭淵源已久,和中共歷史同齡。六四過後,治理腐敗已經從反映民意所需,變為積極尋求癒合六四傷口的一種手段。為此,鄧小平曾告誡江澤民,反腐敗是他取信於民應做的[幾件好事]之一。(36)而江澤民好像早在五月就意識到,人們在期待他解決這個問題,當月,他撰文強烈反對腐敗行為,該文章刊登在七月號的《黨建》雜誌上: (六四檔案-1989)

  現在的確存在腐敗的危險。它在土壤中、在空氣中、在各個角落滋生。如果我們不抓緊這些問題,或者任憑像腐敗這樣的不良現象繼續下去,它們就會瓦解我們黨的鬥志。我們的黨和國家甚至可能會夭折‥‥‥如果我們所有的黨政機構都用他們的權力追求物質利益,這不就是在光天化日下剝削人民嗎?(37)

  這些措辭非常強烈,就連鄧小平也從未預言說,如果不遏制貪污受賄之風,中共在中國的統治就會崩潰。江澤民卻將兩者聯繫以來,不僅寫在文章堙A也經常掛在嘴邊,他在七月底的一次會議上說:[增進一個政府的廉潔誠實和反對腐敗的問題,關係到執政黨的生死存亡。](38)

  七月中下旬,湖北和安徽大部分地區狂降暴雨,遭受洪水襲擊,水災奪去將近六千人的生命,是自四九年以來第五場嚴重洪災。江澤民巡查受災區,樹立反腐敗形象,他所到之處,堅持改乘迷你箱型車旅行,而不願坐在黑色臥車堙A這類臥車的車窗通常都塗著玻璃膜,顯示出內有中共高級要員的氣派。江澤民還規定吃盒式午餐,不擺宴席,並用錢或者糧票支付伙食費。(39) (六四檔案 - 89)

  後來的幾個月,江澤民將他的這種[新派作風]從國土的一端帶到另一端,在東北的黑龍江堅持乘坐普通列車,在南方海南濕熱的果園拒食[閃亮香甜]的芒果。他的樸素旅行和飲食頗受讚譽,可似乎他也沒因此而減輕體重,且不論他的出訪方式有多現實,中國的這位新貴向下屬們傳達了一個清晰的信息:別沾腥氣。《海南日報》評論說:[在江澤民總書記身上,我們可以看到黨風好轉的希望。](40) (64memo.com - 1989)

  中共根除官方腐敗的主要行動從法院的記錄可見一斑。九○年初級法院指控兩萬五千人貪污受賄,比八九年增長了百分之四十四,(41)同年在黨內,七萬九千名黨員因貪污腐化被清除出黨,二十六萬人接受整肅。(42)但這些小打小鬧的數字絕不如捕獲高級官員更能表明反腐運動的可信度,中國人將知名和無名兩類人說成是[老虎]和[蒼蠅],而最初反腐運動也的確抓住了幾只有頭有臉的[老虎]。海南省長梁湘因涉足非法汽車進口買賣和其妻兒房產生意不明,於八九年九月被撤銷職務,鐵道部副部長羅雲光因接受賄賂於九○年三月被開除。(43) (64memo祖國萬歲-1989)

  在反腐運動中,高幹子弟和其公司是最難對付的一群人。中共於八八年開始提出官倒的問題,直到八九年七月底,江澤民主持首次政治局會議,發佈了[廉政七條],正式禁止高幹配偶和子女經營公司。江澤民說,這個七條廉政計劃應該從[政治局成員做起],這樣下面的官員才不會認為這是[一陣風],不久就會風平浪靜。(44)有幾位紅色王子在反腐運動中跌交,最引人注目的就是鄧小平的殘疾兒子鄧樸方。八九年八月底,《人民日報》報導鄧樸方領導的中國殘疾人基金會所屬的康華發展公司進行官倒,判罰三百萬美元,(45)同時掀倒的其他兩家官倒公司所交罰金均比康華所付額度高。可是,對鄧家人逃稅和官倒的指控明確顯示,在新的政權下,不允許老虎自由放任地隨意漫遊。江澤民和其同僚受命追逐大獵物,而且他們已經付諸行動了。江澤民發動反腐敗運動主要有兩個原因。八九學運中,人們對腐敗問題怨聲載道,幾乎將中共推向垮臺的邊緣,天安門運動成為四九年以來動搖中共統治的最危險事件,江澤民的任務是,將黨從那個令人暈眩的懸崖邊上拉回來。一份官方報導解釋說:[江澤民認為天安門示威是驚濤駭浪,不是潺潺細流。](46)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鄧小平的改革解除了人們思想的枷鎖,一些地方出現原始資本主義,對此,江澤民難以掩飾不滿情緒。他認為,腐敗不只是利益受賄,而是權錢交易中根深蒂固的弊病,造成全國範圍內的收入不平等,他說:[現在的問題是一小部分人依靠非法手段∣比如逃稅、詐騙、操縱市場、哄抬物價、以權謀私、貪污、受賄、走私和官倒─取得非法財富‥‥‥如果這件事不好好處理,便不能保證社會穩定。](47)江澤民認為,一些地區富了,一些國營企業經理的收入高了,不是因為他們生產效率更好,而是貪污和非法行徑所致。有錢和沒錢的區別並不是像鄧小平當初所希望的那樣,取決於人們工作多努力,而是仰仗他們適當的關係網。然而,必須大膽尋求補救的辦法才能剎住腐敗的歪風,因為這個矛頭直接指向鄧小平近乎神聖的口號[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該口號在八十年代一度成為從事第二產業者、個體戶、和其他企業家的政治保證,其中有些人經常在法律的邊緣經營產業。江澤民在十月一日向全國轉播的國慶演講中,十分明顯地重新改動了鄧小平的這句口號:[我們相信,讓一部分人通過他們誠實的勞動和合法經營先富起來。](48)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對反腐敗運動熱情如火,新官上任後,他先確保自己家堹揮リ奏M。他告訴《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說:[我要求別人誠實,自己也應該如此,我們在紫禁城中,紅牆的後面,我只希望我們不會完全和外面的群眾隔絕。](49)

  江澤民擔任總書記以後,他的兩個兒子,現年三十七歲的江綿恆和三十五歲的江綿康,立刻成為人們感興趣的話題。當初天安門示威者攻擊一些紅色王子的所做所為,所幸的是,江澤民的一對兒子當時均遠離經濟或者政治,綿恆在美國讀書,綿康在上海做研究工作。

  但江澤民也為兒子走關係,在這個問題上也並非毫無瑕疵。文革以後,綿恆取得復旦大學學士文憑,當八五年父親升任上海市長時,綿恆申請赴美國賓州費城的德瑞克索大學(Drexel University)攻讀電子工程學博士學位,當時江澤民交通大學的同學孫恆恂和老師顧毓□都在該校教書,綿恆可能希望利用這些關係出國學習。德瑞克索校方從來沒有聽說過復旦大學的名氣,綿恆的申請因此遭拒。(50)江澤民隨後派遣另一位交大同學去德瑞克索解決這個問題,該同學曾在電子工業部江澤民的手下工作過,他見了顧孫二人,德瑞克索大學的官員後來又回訪上海,綿恆才得以入學,於八六年抵達美國。一年後,妻子王小林(音譯)也來美團聚。(51) (64memo祖國萬歲-2004)

  綿恆像父親一樣,個子不高,也架著一副厚厚的寬邊眼鏡,他住在費城西部一片成排的三層紅磚樓房中的一棟。朋友們說,每當課程閒下來,妻子在社區學院的英文課也不緊張時,兩口子便赴美國各地旅遊。(52)他們的女兒八九年在美國出生,被江家稱為[毛頭],做了祖父的江澤民一副心滿意足的樣子,將孫女的照片放在胸前口袋中。(53)

  天安門示威期間,德瑞克索大學的學生,包括三百名大陸學生中的大多數人,舉行了同情天安門廣場學生的示威抗議。六四鎮壓過後兩天,該校撤回為副總理田紀雲頒發榮譽學位的計劃,綿恆處事小心,沒有參加示威活動,被父親表揚,說他是[好孩子]。(54)後來江澤民位重權高,綿恆還是努力保持低調,拒絕私人保鏢,他對一位當地記者說:[我不想出名,希望你理解。](55) (六四檔案-89)

  回到中國,綿恆是最高權力階層的紅色王子。一家香港雜誌說,九○年回中國時,他在上海機場生氣地拒絕抽檢愛滋病病毒(HIV)血樣。(56)

  在布希政府頒給所有中國留學生的特赦下,綿恆也可以留居美國,但九一年六月他畢業時,和全家一起回到中國,出任中國科學院下屬機構上海冶金研究所主任。(57)

  綿康文革後一直留在上海,八十年代中期獲得大學學位,供職其父母均工作過的上海電氣科學研究所。天安門示威發生時,綿康在德國的西門子公司受訓,並沒有證據顯示他曾經參加了那堛漲P情抗議活動。他後來回到上海,現在上海地下管道信息系統部門做軟件研究員。一九八七年,和妻子生有一子。(58)

  雖然江澤民絕少提起他的兩個兒子,但他心堜白,他們很爭氣,是他絕好的政治資本。綿恆和綿康都從國外回來,好像給做父親的臉上增添了幾分光彩,在道義上勝人一籌,天安門事件後兒女留居國外的其他高級領導人均不可與之比擬。薄一波的女兒住在美國,朱熔基的兒子在香港工作,沒有人可以說,江澤民的兒子們具有特權或者置國家需要於不顧。難怪江澤民在談及兒子時,曾經得意地對《時代》雜誌說:[我對他們表現出色,並且都回到中國工作很滿意。](59)江澤民的兩個兒子有意遠離商業和政治,因此他們從不會被人懷疑有腐敗行徑。《文匯報》說:[江家的兩個年輕人倒也爭氣,兢兢業業地工作、學習,沒有變成胡作非為的衙內,也沒有參與官倒。](60)江澤民和妻子特別注意保護這種形象,禁止他們的兒子從政從商。王冶坪在天安門事件過後不久曾這樣教子:[我們家的官已經坐到了頭,因此涉足政治也到了頭,你們應該靠自己的專業自食其力,不要介入政治!](61) (64memo.com/89)

  八九年以後,江家在上海仍然留有一棟房子,兩個兒子和他們的家人一同居住,王冶坪也經常回去看看。江家是中國傳統的[多代同堂]模式,體現了江澤民的傳統價值觀,他告訴一位日本記者說:[我們對待媳婦就像對女兒一樣。](62)江家也遵紀守法,江澤民說:[我們有一個孫子和一個孫女,符合計劃生育的要求。]

  然而,在親屬圈中保持清廉卻非易事。中國有句古話叫做:[一人當道,雞犬升天],江澤民的親戚們當然清楚這點。但江澤民決意獨自登高,便需要具有一種不近情理的果敢決心。八九年八月他告別上海的舊友,又回到揚州老家,告誡親戚們潔身自好。姐姐江澤芬回憶說:[他告訴我們遵守法律,不要濫用特權,任何人惹了麻煩,都不會得到他的幫助。](63)

  江澤芬家曾經於七十年代末期搬來北京和江澤民一起居住,後來便回到江蘇北邊的古鎮,重新過起了清貧的生活。江澤民回鄉時轉道古鎮探訪姐姐一家,見到他們仍舊生活拮據,非常震驚,只見三間臥室破爛不堪,後牆幾乎已經坍塌,在房內甚至難以轉身。江澤民便建議說:[這地方太亂了,我們整理一下怎樣?]江澤芬怎能拒絕這樣的幫助呢,她自五十年代被劃成右派後,就一直靠每月僅三十元人民幣的補貼生活。幾個星期以後,弟弟送給她一個舊沙發,一張小桌子,和一個碗櫥,(64)這些家具可能原是江澤民上海舊居的,當上市長搬家以後也一直沒有扔掉。對於江澤民來說,送這些舊家具給自己的親姐姐也不算什麼,但這也許就是他要表達的意思。這個故事足以向親屬們說明,他們從成功的兄弟那堙A別期望享受特殊待遇。 (64memo.com / 89)

  而江澤民沒能參加哥哥江之軍(音譯)的葬禮,可能表現得太不近人情。江之軍自江父去世後一直料理江家事宜,並幫助江澤民讀完大學,他曾經在南京博物館工作,八十年代退休,死前多年臥床不起。江澤民聽說哥哥故去的消息後,說他[因為工作]不能參加葬禮,(65)只花了四十五元人民幣,送去寫有自己名字的一幅簡單的絲綢橫幅。

  八九年八月二十九日,是江澤民的烈士養父去世五十周年紀念,他更加態度慎重。(66)親屬們計劃籌辦一個精緻的紀念典禮,也有人出主意說在揚州上演[江上青]劇目,並在江蘇北部墓地舉辦盛大儀式。江澤民的妹妹江澤慧專程赴北京,請剛剛當上總書記的哥哥支持,(67)但江澤民拒絕了,他告訴妹妹說:[這正是動亂時學生們抱怨的事情,我們正在試圖取消所有這一類官方慶典。]他建議紀念儀式必須從簡,[自備的]一只花籃就足以表達敬重之意,並堅持說:[家庭搞紀念活動,不要麻煩地方黨政領導,絕不準任何親屬接受地方宴請,所有親屬不能有任何特殊的表現,和其他任何奢望。](68)大多數時候,以上這些苛刻的限製成功地杜絕了江家權力膨脹,避免了江家最終演變為一個腐敗的王朝,江澤民深知,家族腐敗只會給他一絲不苟的誠實形象抹黑。但中國家族連帶意識如此強烈,還是沒有能夠在江澤民的親戚中間全然消卻,有兩件事因此露出端倪。 (64memo中華富強/2004)

  江澤民的姐姐江澤玲中學教書後退休,住在揚州,她不像妹妹江澤慧那般頭腦靈活,是個典型的鄉下窮表姐。她的獨子泰瞻(音譯)於八八年擔任揚州大廈的總經理,該大廈是十層樓高的綜合辦公樓,(69)泰瞻做事頗有魄力,他請當時的上海市委書記舅舅江澤民為大廈寫個名字,作為個人紀念。江澤民躍升黨總書記後,這些潦草的字跡一夜之間變為城中之寶。九○年的一天,泰瞻從書桌抽屜中翻出舅舅的書法,請當地一名標牌製造商放大成十英尺大小,然後釘在大廈二層的陽臺上,這副牌子從此俯視著揚州最繁忙的交通要口。 (64memo反貪倡廉-2004)

  外甥拿自己的書法去招攬購物者,江澤民卻一直蒙在鼓堙C揚州市的知情者說,直到九一年十月,江澤民陪同北韓國家主席金日成來家鄉揚州時,才發現那些耀眼的題詞,他顯得非常懊惱。據說,當江澤民的車隊開往東郊的時候,他透過車窗看到了大廈上高懸著的自己的書法,並低聲罵了一句,當時在車堻郎P兩位國家元首的揚州官員回憶說:[這不是文化或者歷史景點,只是一個購物中心,江澤民看到書法後很窘。]回到北京後,江澤民打電話給江蘇省委辦公室,告訴他們立即將那些亂糟糟的字摘下來。 (64memo.com-2004)

  妹妹江澤慧一直是江家打理家事的人,她也不免偶爾動用一下影響力。九三年江澤慧被任命為安徽省人民代表大會副主任,之前她擔任安徽農業學院的副院長兼黨委書記,是個不太起眼的頭銜。安徽省堛漫x員透露,江澤慧曾威脅說,如果安徽不給她副主任一職,她就回到江蘇,接受家鄉省任命的同等級別官職。江澤慧於九八年入選人大,成為江家唯一的紅色王妃。(70)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如此決意打擊腐敗,無奈中國的一些傳統好像還是根深蒂固。但以上兩件事不過是區區小事,不值得用來攻擊他,江澤民本人還是清廉為政的,他的親屬們也大多沒有逾越雷池。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