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六章:大緩和  


1  

  自一九四九年,坐落在北京紫禁城西部的中南海一直是中國的行政中心,在裝配了攝象機的莊嚴高牆後面,從雕金著紅的大門入內,整個院子遍布黨政軍高層機關的辦公室和會議廳。這個花園的名字取自園中星羅棋布的那些湖([海]),西邊的樓群佈局雜亂,是高級領導人會見客人的地方,多數時候是非正式見面,個別情況下也有正式場合。中南海始建於宋朝(公元九六○─一二七九),原本用作遊樂場地,供皇帝和隨行人員熱鬧嬉戲。花園的面貌隨著年代更替而變遷輪迴,多次失修破損,然後重又補建復原。那一片片高聳的野生雜草在石路和建築物周圍自由地蜿蜒蔓生,其實它們本不是漢人的發明,而是清朝(公元一六四四─一九一一)入侵的滿族引進的。 (六四檔案 / 89)

  毛澤東曾經居住在位於兩湖之間的豐澤園,即舊時皇帝們祭奠豐收的殿堂。鄧小平有意遠離毛澤東這種炫耀王位的喜好,索性在故宮北側選中一座兩層小樓安家落戶,只是所有黨務依然在中南海的高牆內進行。八九年四月中旬,學生們曾經試圖衝破中南海南側的新華門,和門衛們對峙良久,這一舉動充滿象徵意義,突顯中南海延續至今的帝王相。

  六月二十八日,江澤民像新帝起駕一樣,以新任黨總書記的身份參加中南海的會議,在中國民眾面前首次亮相,人們從電視上看到他和李鵬並肩坐在圓桌旁,周圍是非共產黨派的政治團體成員。(1)李鵬先發言,介紹新任的六名政治局常委,然後指著身穿灰色中山裝、戴黑色眼鏡的江澤民,後者臉上流露出一副急切渴望的神情,李鵬說:[江澤民是我們領導集體的核心,從今以後,我們這個集體所有人都跟隨他的指導─當然是在老一代的幫助下。]最後這句話非常關鍵,雖然李鵬承認江澤民是核心,但也同時表示,只有在黨內元老持續的支持下,才效忠這位新領袖。他好像在說,如果沒有後面這個條件,新任總書記可能無法做久。 (64memo反貪倡廉-1989)

  江澤民這時傾身向前,調整了一下麥克風,開始說話。在這長達一小時的講話中,他在上海刻意培養的一派灑脫風度盪然無存,他言辭嚴厲,完全符合黨的政策,表明這篇講話可能是集體作業的成果。他開場即說:[我們要下決心將那些製造暴亂動亂的策劃者、組織者、和幕後指揮者徹底清查出來,及時依法從嚴懲處,對這些人民的敵人,我們絕不能手軟。]江澤民向世人保證,六四事件過後,改革開放的政策[永遠不會改變],他然後逐字逐句地引用鄧小平的話(卻沒有說明引自鄧)表示,改革將[更好、更穩、甚至更快]地進行。中國晚間新聞並沒有提到江澤民講話中有關領導層面臨的[很多問題],但次日《人民日報》對這一遺漏做了報導,江澤民說:[穩定局勢、發展經濟、懲治腐敗官員和統一人們思想的工作尤其艱巨。] (64memo.com/2004)

  加冕新任總書記的整個過程結束了,鄧小平離開北京,赴北戴河海濱避暑,在優美的環境中游泳、玩牌打發時光,也在空氣通暢的山邊別墅暢談政治話題。那個夏天,江澤民偶爾也去北戴河拜訪鄧小平,每次必定享受特別待遇,坐在緊靠老人左邊的一張寬大舒適的椅子中。(2)鄧小平真心希望過退休的日子,他三個月沒有露面,給江澤民一段時間,樹立起讓人信賴的新領袖形象,海外當時有報導說,鄧小平患了重病,但我們現在知道,他特意給自己放了假。一份報導說:[鄧小平有意離開高層決策圈,放手讓江澤民做事,他主要關心保持穩定和完善制度,將權力下放給江澤民。](3) (六四檔案/89)

  做總書記的前半年,江澤民主要著手收拾天安門事件後留下的政治經濟殘局,就像四年前抵滬碰上水災一樣,江澤民迎面遇到六四後緊迫的救援工作。示威被鎮壓後的幾個星期,官方傾力逮捕運動領袖,到六月二十六日,根據西方新聞機構的記錄,共有一千八百人被捕,二十七人被判處死刑。(4)兩年後,中國政府才確認,和六四騷亂有關的逮捕將近兩千六百件,(5)但更多的人被判行政處罰,送往勞改營,另有四萬多名[罪犯]在軍隊鎮壓之後的五個月內自首。(6) (六四檔案-2004)

  江澤民指示,在大搜捕中,對運動組織骨幹分子實施有限度的懲罰,學生領袖中許多人已經逃往國外。他在六月底說:[處理那些人的問題─特別是那些學生─他們不明真相,參加遊行,呼喊口號,參加絕食,基本上是教育問題。](7)江澤民認為,中共對參加示威抗議的人寬宏大量,他對臺灣來訪的沈君山說:[在四十年代我們做地下黨,給國民黨抓著就只好等槍斃,死了連家堻ㄓㄦ|知道。我們是很寬了。](8) (Memoir Tiananmen - 1989)

  何人或者何事應該為天安門事件承擔責任,是當時較有爭議的問題。黨內元老王震和彭真希望徹底清除和趙紫陽有關係的所有人,並放棄趙紫陽實施的開明政策,一份官方報導說:[一些黨領導人還在關注要揪出暴亂幕後人,也就是趙紫陽和他的顧問們。]而萬里和宋平則對趙紫陽表示同情,認為應該肯定前總書記對[改革的貢獻]。(9)

  基本上,這些辯論都希望明確一個問題:應將天安門事件完全歸罪於趙紫陽和一些外國支持的激進學生身上,還是在黨內和政策方面尋求更廣義的答案。江澤民堅決支持後者,這從他宣稱高層面臨[很多問題]的言論中可見一斑。六月三十日,北京市長陳希同遞交了一份有關天安門事件的正式報告,譴責[黨內和社會上一小撮人拉幫結伙,從事許多極其不適當的活動]。(10)這一報告立刻將黨內分歧公開化。該報告公佈的第二天,江澤民就迅速反擊說,示威抗議[暴露了黨組織和黨員中間的許多問題,其中一些相當嚴重]。(11)他表示,要追查運動根源,吸取教訓。從此,江澤民領導的歷時兩年的整頓拉開了序幕。 (六四檔案 - 1989)

  江澤民希望庇護趙紫陽,並為天安門事件尋求更廣義的答案,這些表現都並不令人吃驚。從私人情感出發,他承認趙紫陽的貢獻,同情前總書記的經濟開放政策,況且他被推上這個位子,正是要保護趙紫陽留下的經濟改革遺產,這才是更具深遠意義的事情。因此他上任不久後即言:[對待趙紫陽同志要完全以實事求是的辦法來處理,功不會抹殺,過也要弄清楚。](12)中共保護趙紫陽的官方聲譽,也是為了完成一個更艱巨的任務:和中國的知識分子握手言和。另外,作為半個世紀前學生運動的參與者,江澤民對於站在鎮壓者一邊感到不太舒服,他時常用緩和口吻公開說一些話,比如他說:[我們理解大多數學生的感情,我們的政策是團結和教育他們](13)和[不論在什麼情況下,我們都不會將學生推向敵人的一邊]等等。(14) (64memo.com / 89)

  江澤民和李鵬不同,他習慣和學生會面,也樂意回答他們的問題,在這方面,他的地方經驗又派上了用場。八月底,他赴北京著名的清華大學和學生見面,(15)整整四個小時,十五名被邀學生針對校內政治清查,提出難以對付的問題,有人抱怨說:[他們叫我是暴亂分子。]江澤民轉向在場的學校和市府官員,後者否認稱該名學生是暴亂分子,江澤民最後說:[誰這樣叫你?學校和市府沒有,我也沒有。我也是知識分子,我很了解知識分子,我們有這樣的缺點,當事情順利的時候,我們頭腦發熱,但事情變壞,我們又覺得自己沒用,失去動力。這個習慣不好,你們應該重新打起精神。](16) (64memo.com - 89)

  可是對黨內參加示威的知識分子,江澤民就不是特別遷就了。八月時他說:[許多黨員上街示威,這是個嚴重的問題,如果這樣的人退黨,沒什麼了不起,他們本來就不該入黨。](17)江澤民的目的並非要懲治這些黨員,他更在意的是,清除那些對新政權不忠人士出黨,他說:[最危險的是那些騎牆派,一些黨員還持觀望態度,他們想看看是否會發生更多的﹝政治﹞變化,這是我們不能容忍的。]天安門事件之後,中共黨內開始清查運動,旨在掃除所有的騎牆派。但正像中國問題專家寶姆(RichardBaum)指出的:[當運動的最後結果宣佈時,‥‥‥人數令人吃驚的少。]一萬三千多名幹部因各種各樣的政治過失受到懲辦,其中只有一千一百七十九人被特別指控參與示威。(18)這些數字似乎表明,雖然江澤民說五千萬名黨員中[很多人]參加示威,但僅有很少人被制裁,說明這個新的領導集體正在試圖和黨員緩和關係,就像對待學生一樣。 (64memo.com/2004)

  在媒體方面,江澤民的態度卻並不溫和。如果考慮到他在上海即有訓斥媒體的嗜好,這就不奇怪了。六四期間,成千上萬的大陸記者湧上街頭,高舉代表他們機構的牌子,呼籲真正的新聞自由。江澤民對這些記者冷嘲熱諷,並不是出於希望懲辦他們的目的,而是心媯o虛,對坐穩總書記位子缺乏安全感,他在十一月對全國媒體領導的發言中,公開批評[某些新聞機構]不去譴責示威抗議,卻[為動亂策劃者提供輿論陣地,煽風點火]。(19)他表彰人民解放軍的《解放軍報》和《北京日報》追隨黨的路線,抨擊許多其他報紙,包括《世界經濟導報》[同中央公開唱反調]。江澤民在講話中兩次引用毛澤東的話,還大量借用列寧對西方私有媒體的批評,他堅持說,只有黨領導的新聞才能夠真正代表中國每一個人的利益,[從現在起,我們的媒體絕不能成為資產階級自由化的講臺]。 (64memo反貪倡廉-1989)

  前北京市委宣傳部長徐惟誠負責接踵而至的媒體班子大改組,他於九○年二月被任命為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原新華社上海分社社長的徐光春調升《光明日報》副社長,該報人員曾經對示威進行廣泛坦率的報導。緊接著,許多雜誌也被關閉,到九○年底,報紙數量比八八年最開放時期下降了百分之三十八,僅剩一千四百四十五家,雜誌下降了百分之十,剩下五千三百家。(20)江澤民在壓制媒體的行動中扮演的角色具有諷刺意味,二、三十年代,國民黨曾經關閉他叔叔設立的雜誌,那時叔叔們將報紙看做黨的支柱和啟發性報導的源泉,他也贊同。天安門事件過後不久,他曾經對一家香港媒體代表團說:[報紙可以批評,但他們也應該提出意見,如果報紙僅僅揭露和批評社會陰暗面,每個人都會覺得沮喪。](21) (64memo.com / 89)


2  

  江澤民在杯盞交錯的上海外交圈子堶極了幾年,現在開始經歷天安門事件後西方國家的制裁和躲閃,不免有些情緒低落。做地方官時,外交多是經濟和友好關係的方方面面,成為一國之首後,他發現,外交面臨更嚴峻的問題,關係到國家的主權和尊嚴。

  美國總統布希於六月暫停兩國政府間所有軍事和高層接觸,並聲稱將向世界銀行施壓,停止向中國貸款,與此同時,他允許五萬名大陸留美學生無限期延長簽證。巴黎說,將[凍結]和北京的外交往來,中國最大的外援國日本也表示,暫不考慮原定從九○年開始的價值五十六億美元的五年援助計劃。(22)其他西方國家的反應也是大同小異。六四以後,全國的酒店突然間異常空盪,即便是根據官方抬高了的數字,當年的旅遊收入也降低了百分之十,跌至十九億美元,外國投資的增長率則下滑到百分之十一,九○年有所回升,到百分之二,都難與前幾年的勢頭相媲美,(23)八九年國民生產總值的增長率也緩慢下來,只達到百分之三點九,而前兩年均超過百分之十。(24)江澤民表面上擺出對抗姿態。他在七月初會見印度國大黨總書記時指出:[一些西方國家想箝制社會主義,他們想壓垮我們,但他們嚇唬不了我們。]這次會面是江澤民首次以總書記身份接見外國要員。(25)在江澤民的腦海中,中國是一個驕傲的國家,不向外國經濟制裁低頭。在這點上,他極其欽佩揚州詩人朱自清,他說:[中國青年應該以他為榜樣,不應該低三下四,屈膝媚外,盲目嚮往西方。](26)在江澤民看來,在美國的中國異議人士的所做所為,正好違背他的立場,這些人和國會議員聯合,鼓動制裁中國,為自己獲取綠卡。他大聲質問說:[那些人的血管堿O否還流著中華民族的血?](27)這種姿態對江澤民早期穩固權力頗為重要,可是他私下婺穧P事們承認,中國外交在西方制裁下步履艱難。(28)好在這位新任總書記不必為中國走出外交孤立擔負太多的責任,不論是職責範疇內還是在實際行動中,他都不是中國外交主要出牌者。國家對外交往的最高代表仍舊是中國主席楊尚昆,中共外交事務領導小組,即外交的真正權力中心,當時還由李鵬統領,所以江澤民可以放心大膽地維護那些高級原則,讓別人去找尋中國外交的實際出路。 (64memo中華富強-89)

  六四以後,布希政府雖然對外大談特談制裁中國,但還是私下做出祕密努力,和北京保持密切關係。北京開槍不久,布希甚至試圖打電話給中國領導人,但沒有撥通,他解釋說,因為當時[線路太忙]。(29)七月和十二月,布希分別兩次派遣國家安全顧問斯考克夫特(Brent Scowcroft)祕訪中國,(30)斯考克夫特見了鄧小平、李鵬和外長錢其琛,有時是幾個人一起,也有時和其中一人單獨交談。這樣,中美便打下了你來我往的基礎,一旦西方公眾憤怒漸息,兩國的正常交往即可恢復。與此同時,幾名美國使節赴華,密切磋商外交事宜,其中前美國總統尼克松、前國務卿基辛格於十月底和十二月初分別訪華,與江澤民會晤,後者則抓住機會發表言論。江澤民回憶說:[他們來說六四的事如何如何,我給他們說,我對美國的了解比他們對中國的了解要深。](31) (Memoir Tiananmen´89)

  雖然江澤民出師不利,但九○年上半年,他在美國媒體上頻頻露面,又正逢中美關係修復,最終還是為和華盛頓增進關係做了些貢獻。《美國新聞和世界報導》和ABC電視分別採訪了江澤民,向世人展現了他溫和友好的形象,和李鵬的死板粗率對比鮮明。ABC主持人沃特絲(Barbara Walters)說,江澤民有[一副可愛的笑容,但眼睛冷冰冰]。(32)江澤民以友好的方式闡明自己的觀點,笑談自己的體重,說自己是日本相撲,外國人應警惕與他發生糾紛,他說:[作為一名科學家和工程師,我總是將中國比作一個大塊頭。我是個體重兩百零九磅的大塊頭,你很難推得動這麼重的人。你自己可能會後退甚至跌倒。](33) (六四檔案´89)

  六月初,江澤民給加州理工大學的九名學生回信,也算是做了一件漂亮的事。他在長達十頁的信中,一項一項仔細解釋了中國對中美兩國分歧的立場,(34)從他論述中美關係、中國和西方關係的字埵瘨﹛A可以看出一個知識分子對待分歧的精密審慎。他說:[中美關係的恢復和發展依賴雙邊共同的主要利益,而不是他們對價值觀的認同。]

  九○年六月,北京允許在美國使館內堅持了三周的天文物理學者方勵之和妻子離境尋求庇護,標幟著中美冷凍期的結束,北京在後天安門時期的外交孤立也隨之終結。八六年挑起學潮的方勵之,成為江澤民渲泄憤恨的最後一個靶子,這位教授正好代表了江澤民在中西關係中憎惡的那種獻媚行徑。江澤民說:[他的英文還不如我,到處談政治罵人,這種人我看不起。](35) (64memo.com - 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