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8  

  北京鎮壓發生幾個小時後,上海學生群情憤怒。六月四日清早,人們在四十七個主要交通要口都搭設了路障,城市一半公車線路關閉。(120)

  江澤民將處理上海示威的大權托付給能幹的朱熔基了,他相信這位同是知識分子出身的市長一定會謹慎溫和從事。朱熔基身邊當時有市委副書記黃菊和吳邦國協助,三人和在北京的江澤民保持熱線聯絡,江澤民要求他們儘快穩定上海局面。但北京鎮壓示威者的消息傳出後,上海局勢越發嚴重起來,上海運動帶著復仇的怒火卷土重來,車胎被捅破,電臺被佔領,離城的火車被攔截,上海政府六月五日警告說:[上海現在處於關鍵時刻,我們可以保持穩定或者陷入動亂,我們向非法組織的領袖和陰謀破壞者發出嚴肅警告:懸崖勒馬‥‥‥否則你們將受到嚴厲懲罰。](121) (64memo.com - 1989)

  上海市府第一個站出來表示支持北京鎮壓,這種快速反應可能和江澤民在首都信息靈通有關。(122)上海市府決意避免北京衝突重演,他們召集了四萬名市民和幹部於六月七日上街拆毀主要交通要口的路障,(123)後來的一周內,這些[流動糾察隊]有效地限制了學生阻塞交通的努力。雖然江澤民可能只是間接介入市府的這一決定,但他和朱熔基都受到了表彰,一份官方報紙帶有怨氣地質問:[為什麼北京不會動動腦子,也採取同樣的方式呢?](124) (64memo.com/2004)

  在那些日子堙A北京上海兩大城市的情況對比鮮明。當士兵們攜帶槍枝和刺刀在北京街頭巡邏的時候,上海還到處都是憤怒的學生和工人,但上海政府從未威脅部署軍隊,只是在六月六日上午發表一項聲明,指出[黨、政府和廣大群眾的容忍和克制是有限度的]。(125)當被問及軍隊對抗學生這一問題時,市府的一位發言人說:[所謂﹝人民解放軍﹞準備進駐市中心地帶實施戒嚴是一派胡言。](126) (64memo反貪倡廉-1989)

  上海在肆無忌憚的暴力發生時,啟用了警察部隊,該市沒有依靠軍隊外援,好像使警力更顯猖獗,和平的示威者被免去罪行,但對於那些觸犯法律的人,哪怕是很輕微的罪行,警方都會毫不留情地對付他們。六月七、八日兩天,四十名[罪犯]被捕,大部分被控擾亂社會治安,諸如捅破車胎和設置路障,另外有十一名男子,其中沒有一名學生,因參與六日城北鐵路的騷亂而被逮捕,當時有六名躺在鐵軌上的學生被開往北京的火車輪碾壓。(127)在這次民主運動中,上海是全國第一個實施逮捕令的城市。 (六四檔案/89)

  朱熔基於六月八日發表廣播講話,(128)他的聲音顯得疲憊不堪,但口氣緩和,他說:[我心堳傿J急,作為上海市長,最近這些日子我感到非常抱歉和內疚,因為我不能保護我的人民的個人安全。]一些幹部勸說他動用武力恢復秩序,他說,這樣會傷及無辜的群眾和學生,他們只不過是[失去了理智]。朱熔基說:[我現在告訴你們,我從沒有考慮使用軍隊或者實施軍控,這是大實話。]至於北京事件,朱熔基好像和他的市民們一樣憤怒,他說:[北京發生的事情是歷史,沒有人能夠掩蓋歷史,事實最終會真相大白。] (64memo.com - 1989)

  上海的[軟]鎮壓來得很猛烈。六四之後的一周內,一百六十多人被捕,其中五分之一的人是因為[組織非法團體和煽動動亂]。(129)不到兩個星期,一百二十六名學生領袖遭到拘捕。三名男子被控引發鐵路暴亂,於六月十五日被判處死刑,六天後執行槍決,上海這種辦案速度居全國之首,比北京實施的第一批處決還早一天。

  雖然江澤民當時並不在上海,但他後來經常吹噓該市和平解決示威活動的功績,他曾經對美國一家電視臺說:[八九年我們上海也沒動軍隊,這埵陪蚖熅刉鷚c思想一致的問題。在上海,我們是一致的。](130)毫無疑問,上海高層步調一致的確對形勢大有幫助,可是上海畢竟不是國家首都,當時也不是抗議活動中心,也難怪局勢很快趨於穩定。更重要的是,中共知道未來領袖江澤民不會受到牽累,所以在處理方式上便可能更嚴厲,而上海也因同樣的原因,出乎尋常地顧全大局。江澤民當時在北京,但上海局勢軟著陸對他的形象事關重要,為了國家政治的需要,上海也許是不得不選擇動用平民和非武裝警察,對付控制這樣的騷亂。江澤民不過是中國現代歷史這一分水嶺事件的旁觀者,但也許正因為他同意替代趙紫陽,而在六四事件的處理上扮演了不可忽視的重要角色。 (64memo.com/89)


9  

  六四以後,中共委任江澤民的過程緩慢有序。六月九日晚上,鄧小平第一次在電視上露面,和黨內軍界元老們一起參加在中南海舉行的會議,國家主席楊尚昆和李鵬緊靠著鄧小平,坐在桌首,周圍是六名已經退休的黨內元老,往下數是監管鎮壓天安門運動的軍隊老將。很顯然,除了李鵬和坐在邊上的喬石,中共[第二代]領導人依舊在發號施令。

  鄧小平樹立江澤民接班,現在希望確保整個黨的政策不會因此受到影響。鄧小平說:[這場風暴遲早要來,如果有什麼缺憾的話,我認為就是我們的改革和開放還沒有足夠地進行‥‥‥也許這件壞事情讓我們以更穩、更好、更快的步伐進行改革和開放。](131)一周以後,鄧小平和黨內八名高層領導私下開會,已經做好了退休的準備,他就像一個蹲在湖邊的男孩子,輕巧地推開自己的玩具船,隨它掀起片片漣漪。他下達了最後的指示:[大家有意識地維護一個核心,就是江澤民同志。](132)讓江澤民掌舵,鄧小平便可以心滿意足地站在岸邊,看著那條船出航,需要時撥弄一些有用的水花。他說:[我不再過問,不再干預大家的事情,你們有事可以找我,我不會拒絕,但不會是像從前一樣。](133)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自五月中旬起,人們可以從鄧小平的內部講話中,看出他為新領導班子設定的目標。他說,當務之急是取信於民,而首先就需要懲治腐敗和加快經濟改革,同時將政治改革劃歸這些目標之中,[我們政治建設的最高目標就是要保持環境的穩定]。(134)

  一切都準備就緒,任命和選舉江澤民擔任最高領袖的儀式終於拉開了序幕。政治局擴大會議於六月十九日至六月二十一日召開,正式投票表決,數天後中共全體大會通過表決,參加者包括中央委員會的二百七十六名委員和候補委員,以及中央顧問委員會的一百八十四名老黨員,充分顯示了黨內的一致性。總書記的第二人選、天津市長李瑞環晉升為政治局常委,同時成為常委的還有組織部部長宋平,第三人選、國家計委副主任丁關根則加入中央書記處。 (Memoir Tiananmen´89)

  到這時為止,江澤民已經有近一個月的時間沒有公開露面了,上海一些人甚至還在猜測,是否江澤民因為《導報》處理之事永世不得翻身。但一九八九年六月二十四日,穿灰色中山裝的江澤民高居位首,坐在重新改組的五名常委中間,在他之後,按等級排名宣佈的順序是:李鵬、喬石、姚依林、宋平和李瑞環。

  海內外對江澤民一鳴驚人的快速晉升驚奇萬分,美聯社評論說:[江澤民被甄選坐定中國最有權勢的位置,令許多中國觀察家們吃驚,雖然他經驗豐富,政治立場正確,但他缺少權力根基。](135)也正是由於江澤民沒有強大的派系背景做後盾,他立即被冠以[過渡人物]的名號,臺灣的《時事與學習》(音譯)說:[即便鄧小平真心幫助江澤民成為一個真正強大和有魅力的接班人,江澤民也沒有足夠的時間,現在已經有這麼多強有力的領導。](136) (64memo反貪倡廉 / 89)

  [過渡人物]這個稱謂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無聲無息,但當時在那個氣悶濕熱的夏夜,蘇式坦克還在北京的街道上逛來逛去,江澤民的確是空佔位置,不掌實權。自趙紫陽淚別天安門的學生,月歷已翻過一頁,這期間,鄧小平做出不少重大決定,而國家黨政事務的日常運作主要依賴三人執政體,包括留下來的三名政治局常委中的兩名,即李鵬和喬石,加上國家主席楊尚昆。(137)正是這三人在六月中旬將《人民日報》社長錢李仁和總編譚文瑞撤職,替換上更保守的編輯。(138)官方在這個特別的執政空位期間,稱喬石為[﹝一位﹞中國共產黨領導],(139)六月九日會議上李鵬不離鄧小平左右,顯示他依然控制著政府實權,楊尚昆接替趙紫陽任中央軍委第一副主席,在至關重要的軍隊權力構架上僅次於鄧小平。因此江澤民接掌權印的時候,撲面而來的就是這樣一個三人執政體,李鵬或者喬石僅僅因為他們涉足北京鎮壓才沒有被提拔到江澤民現在的位置,(140)難怪海外新聞報導一度質疑江澤民長期執政的能力。 (六四檔案´89)

  如果從廣義上來看,江澤民是在政變中掌權的第三名中共主要領袖。毛澤東於三五年在貴州省推翻當時中共採納的軍事戰術,從而登上權力頂峰,鄧小平則利用文革歷史論戰,否定殘餘的毛澤東支持者,在七八年大權獨攬。現在江澤民因趙紫陽倒臺,而被推上總書記的座位。

  如果將天安門屠殺視為從黨內清除趙紫陽和其同黨的必要舉措,那麼江澤民的任職比起毛澤東和鄧小平上臺,更充滿血腥味。但在黨內,這項任命卻並不那麼具有破壞性,江澤民是鄧小平選中的接班人,又獲得足夠的黨內派系支持,成為[第三代]黨領導的[核心]。江澤民作為下一位中國最高領導人在全中國面前出現的時候,激進的左翼團體已經喪失了政變的機會,趙紫陽五月中旬下臺可能給左翼保守集團提供了一個難得的機會增加影響力,但只要鄧小平的改革政策穩坐釣魚臺,這種機會便無法變成現實。改革過程中雖然出現了腐敗和通貨膨脹等問題,但這一政策已經深入人心,人們對毛澤東路線的失敗依然記憶猶新,所以此時推翻改革是不可能的。再者,鄧小平還在掌控大權,他選擇了江澤民,這就意味著黨的政策方針將不會有劇變,江澤民的工作只是確保繼承鄧小平的遺志。 (64memo反貪倡廉´89)

  江澤民的任命公佈不久後,《華盛頓郵報》即指出:[一些知識分子歡迎江澤民擔任黨最高領導,認為他比起同在蘇聯受訓的技術官僚、強硬派李鵬來說,更得人心,江澤民更都市化,也更開放,並且贊同鄧小平的主張,在貿易和外交方面與西方主動交往。](141)

  就是鄧小平也不能肯定,他十年來選擇的第三位黨總書記是否可以站穩腳跟,他已經做了可以做的一切,確保江澤民不被派系小圈子的角鬥或者被黨內元老趕下臺,只是鄧小平也不能百分之百地保證這個國家會坦然接受新的領導機構。他相信,只要六四傷口癒合,腐敗得到治理,江澤民就可以贏得信任,而總書記的職位穩固仰仗經濟持續增長,只有經濟搞好了,才能牽制黨內對手,防止街頭掀起示威的風暴。鄧小平警告說:[如果經濟搞不好,江澤民的總書記肯定做不久。](142) (六四檔案-89)

  鄧小平給了江澤民三到六個月的時間贏得中國的信任。如果一帆風順,他許諾將永遠退居深宅,不然的話,他可能被迫撤掉這第三位接班人。(143)

  不論中共內部,或是中國民眾,還是海外人士,對江澤民升遷和坐穩都心存懷疑。江澤民突然間當上了中國共產黨的第三位總書記,自己也是渾身不自在,王冶坪的淚水比汪道涵民族英雄的說教更牽扯他的情感,讓他心事重重。他後來回憶這段日子時說:[我感到好像如臨深淵,如履薄冰。](14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