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6  

  曾慶紅是第一個獲悉江澤民新職的要員。這位戴著寬邊眼鏡,臉上永遠洋溢著溫和笑意的人,看起來更像是一名中學數學老師,他常穿一件黑皮夾克,一派斯文,其實這副和藹親善的面容背後,早已孕育出一份中共官員的嚴謹的思想。曾慶紅之父曾山曾任中央委員,在七二年過世前,歷任多個部委的部長,其母鄧六金乃是三十年代毛澤東早期江西蘇維埃時黨的工作者。八九年時曾慶紅正好年過半百,他在江西出生,求學北京一所大學,畢業後一直在國家石油工業領域開闢天地,八四年被調往上海,遇到次年江澤民到任,江曾二人很快意氣相投,結下友情。其實兩人背景相異,江澤民是南方的知識分子,曾慶紅則是北方的紅色王子,可是他們的性格彼此互補,江澤民喜歡出風頭,曾慶紅甘願隱身幕後。八八年曾慶紅主管上海宣傳工作,同年躍升市委副書記。 (64memo反貪倡廉´89)

  江澤民決定接受黨總書記的職務不過一天,曾慶紅即飛往北京,在之後時局動盪的幾個星期堙A輔佐江澤民。(86)江澤民雖然身在上海,但實際已經成為只待加冕的皇帝,依照鄧小平和政治局的旨意行事。

  江澤民當選黨總書記,第一個工作便做得頗為得意。北京宣佈戒嚴的第一個星期,人大領導緊急行動,試圖阻止軍隊鎮壓,一百五十六名人大常委中,五十七人簽字遞交三封請願書給大人委員長萬里辦公室,要求召開人大緊急會議。人大的不滿阻礙了中共壓制學生示威的行動,正在加拿大訪問的萬里誓言要[堅決保護中國年輕人的愛國熱情]。李鵬請萬里留在加拿大,(88)但萬里堅持提前回國。(87)萬里專機於五月二十五日凌晨降落在上海楊浦區東部的長白軍事機場,飛機將在此地暫停一小時,加油後續飛北京,當萬里欲下機透透空氣時,看到江澤民站在跑道上,沒等他走下飛機階梯,機輪下已經安插了機塞。萬里心堜白,他走不了了。原來李鵬早就給上海市委發電報,指示當地領導留住這位人大委員長,[直到他公開宣佈他對學生運動的立場]。(89)此時的萬里面臨妥協和支持戒嚴的壓力。萬里實際上是被軟禁在上海西郊賓館─當初毛澤東在上海的居所,對外佯稱有病,(90)。直到他放棄召開抵制戒嚴令的人大會議的計劃,江澤民才可以放行。五月二十七日,中央電視臺播出萬里講話,說明他支持戒嚴令,並決定將下次的人大常委會議延遲到六月底召開。四天後,萬里獲准回京,留住萬里是江澤民為平息北京示威所做的第一個[貢獻]。 (64memo祖國萬歲-1989)

  雖然江澤民無法預測後來發生的一切,但他顯然已經知道北京將用武力結束示威活動。他於五月二十六日發表北京鎮壓開始前的最後一次公開講話,這位工程師一向號稱自己不識高層政治的激烈,現在上海閔行發電廠與他的過去告別,似乎再合適不過了。當時江澤民戴著一頂橘色硬殼帽,巡視擔負全市三分之一電力的工廠,他對身邊的工人說:[人民將記住你們的功績。]不經意之中,江澤民脫口說了一句回應胡績偉[沒有新聞自由,就沒有真正的穩定]的話,頗耐人尋味,看來他當時所想不僅僅限於對話和和解,而是如何恢復他即將掌權的國家秩序,新聞自由和一個健康的經濟是不能相提並論的,他說:[沒有電,上海就沒有穩定。](91) (64memo反貪倡廉´89)

  不論怎樣,上海的時局漸漸有所改觀。五月二十六日,上海學生和工人阻擋被疑裝載士兵進京的北向列車,市府因此發出警告說:[組織者將負刑事責任。](92)這個警告似乎產生了威懾效果,當時天安門廣場只剩下一萬名示威者,校園學生組織繼續鼓動罷課,但二十九日上海下令恢復教學後,五十所學校中,已經有三十所復課,交通也開始恢復正常。官方中新社說:[上海人民重新享受到和平和安寧。]該通訊社一直違反中共新聞慣例,對那時的示威活動進行公正報導。(93) (64memo.com-89)

  五月三十日,江澤民私下召集市委[學習會議],表面上是學習[反對反革命動亂的中央精神],實際上江澤民在會議上提出了處理上海亂局的個人意見,這些意見是他以上海市委書記身份所做出的最後指示。(94)他在會後告訴朱熔基,自己已經調升北京,(95)由朱熔基負責收拾上海示威的殘局。江澤民以往表現謙虛,任憑朱熔基發揮處理經濟問題的超人能力,而這次他請朱熔基接管大局,則完全是從需要出發。 (六四檔案 / 2004)

  當中國軍方在巨大的掛圖上計劃襲擊和平示威者的時候,鄧小平在遍尋黨內元老對江澤民任命新職的首肯,他已經在五月二十二日通知江澤民本人後,徵得了陳雲和李先念的同意。江澤民早期贏得了陳李二位老人的信任,在政治問題上的多次發言也合他們的口味。鄧小平還向元老們保證,江澤民不會更改改革時期兩個重要文件中的[一個字],這指的是七九年中央全會以經濟發展為目標的文件和八七年十三大有關政治改革的文件。(96) (64memo.com-2004)

  確保元老支持這項任命至關重要,鄧小平之後只需要依黨內排名順序[通知]其他人。五月三十一日,他在寓所會見李鵬和副總理姚依林,(有報導說,中央書記處成員喬石也在場記錄),告訴他們不要因為江澤民在黨中央缺乏經驗,就不服氣,(97)他對這三個人說:[我們必須有一個核心領導‥‥‥搞小圈子總是沒有好結果的,要服從江澤民的領導。](98)江澤民於八十年代初曾和李鵬短暫共事,並在上海早期學生運動時認識喬石,所以他們都不會反對這項任命。有了元老的肯定和同僚的順從,鄧小平的第三個接班人便可以走馬上任了。這時,鄧小平面前有一步異常難走的棋,如何能夠處理得當,事在人為。當時全國示威活動的火焰漸漸熄滅,外國記者也相繼陸續起程回國,鄧小平安排接替趙紫陽的人選也贏得廣泛支持。如果中共高層再忍耐一下,示威的風暴可能會像八六年時一樣,漸漸平息。但不幸的是,他們終於失去了耐心。 (六四檔案-2004)


7  

  六月一、二、三日,軍隊士兵或步行或乘車逐漸進入北京市中心地帶,引起示威者們的警覺,軍方並遭到一些襲擊。六月三日傍晚六時左右,係車裝備的步兵團和坦克跟進,衝破示威者搭設的障礙物,碾壓頑抗不走的魯莽人。後來的大約十二個小時,首都好像進入一場戰爭,四十年前在天安門城樓宣佈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的毛澤東,此時此刻從懸掛在城樓上的巨大畫像上看著眼前的一切,無動於衷的微笑好像在保佑這場屠殺。 (Memoir Tiananmen/89)

  沿長安西大街兩公里的地帶,憤怒的示威者收繳軍隊六十五輛卡車和四十七輛裝甲車,六名士兵喪生,平民受傷人數不詳,但軍方警方報告六千多人受傷,從這個數字來看,可以猜測出整個晚上的平暴規模。(99)官方統計的死亡人數是[二百多名平民,包括三十六名學生]。但更準確的估計大約超過一千人,一名失去兒子的北京教授列出九十六名喪生的年輕人名單。(100)中國國防部長遲浩田後來在美國宣稱[沒有一個人在天安門廣場喪生],他說的是實話,大部分人都死在廣場周圍的街巷中,對此,遲浩田也承認當時出現了[騷亂]。(101) (64memo.com / 89)

  其實中共實在不需要用那麼血腥的手法鎮壓運動,在諸如南韓和印度尼西亞這樣的地方,警方配備催淚彈、橡皮子彈和水槍,足以將學生驅散。但中國人民解放軍和人民武裝警察當時還沒有配備這種裝備,他們摳動扳機,發射真槍實彈,打中了數十名示威者。

  我們無法確定江澤民在六四事件發生這一周的行蹤,多數人相信,他可能在坦克和士兵進入首都心臟之前,就又從上海回到了北京。人們最後一次在上海見到江澤民是五月二十九日,(102)來京後,他住在中南海中央委員會賓館,當時沒有黨內高級領導和他接觸,他用大量的時間往上海打電話。由於進京匆忙,他忘記帶多餘的衣服,所以還差遣一個勤務兵去買些新衣來。(103) (64memo.com - 2004)

  六月三日晚上,江澤民肯定在接近槍聲的地方,或者在部隊指揮部,他後來回憶說:[當時現場是部隊執行任務,開始時是不讓開槍,後來坦克被燒了,戰士被打死了,不開槍不行,我們才讓開槍。](104)

  毫無疑問,在必要時刻訴諸武力結束示威的這個軍令是鄧小平下達的,他此前徵求了元老們,特別是他的紅軍伙伴楊尚昆的意見後,才出此下策。多年以後,中共對這位改革設計師的頌詞中,描述了當年的運動如何[在鄧小平和其他老同志的強有力的支持下]得以平息。(105)

  江澤民曾經解釋官方鎮壓示威的理由。很簡單,示威開始嚴重影響首都的日常生活,也就是說影響了國家尊嚴,江澤民說:[天安門是我們國家首都的象徵,黨中央就在附近,被學生佔據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如果十分之一﹝在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坐在白宮、唐寧街﹝十號﹞、或者艾麗舍宮前,沒有一個主權政府會長時間允許這樣做。](106)

  江澤民聲稱,中共對北京的運動表現出[極大的耐心],可是示威者將中央的容忍看成是軟弱,他說:[這一點加上高層出現意見分歧,導致關鍵時刻行動遲緩。](107)江澤民的意思好像是說,如果五月中旬中央就開始行動,可能會減少或者甚至避免流血事件。

  在因黨內分歧而拖延和平行動的問題上,趙紫陽成了替罪羊,被官方指控為[支持動亂和分裂黨]。這位頭髮漸成銀白色、面部松垂的前總書記,後來一直居住在天安門廣場附近的一個傳統四合院內,閉門不出。(108)江澤民回憶說:[六四的時候,是有兩個司令部,假如那個時候像我們現在這個班子這樣一致,怎麼會把解放軍調進來?](109)

  六四事件過後,人們對最終引發中共鎮壓的真正原因議論了多年。五月底激進派學生的行為和工人參與運動顯然讓鄧小平下了決心,有人也指出另外的原因,說是五月二十八日香港送來數千個色彩艷亮的帳篷、睡袋和大衣,一次周末音樂會又為蓬頭垢面的示威者籌集了兩百萬美元,這些物質支持重振學生們低落的情緒,使他們可以再堅持幾個星期。(110)

  還有人說,五月三十日毛澤東畫像前出現高達三十五英尺的一尊民主女神塑像,她前伸的雙手高擎一支火炬,對鄧小平來說,這種對中共權力的公然挑戰太過分了。第二天,北京市長陳希同就向中國的小學生們保證,他們[不久]就可以到廣場中央的人民英雄紀念碑敬獻花圈。(111)如果他帶有預兆性的這個誓言實現的話,就需要訴諸武力。

  但是我們需要正視另外一個事實,五月底黨內對江澤民繼任總書記達成一致,也可能督促鄧小平儘早使用武力。一方面,隨著時間的推移,黨內對江澤民的支持可能會產生動搖,鄧小平因此感到時間緊迫。他和高級將領們都知道,不論採取何種措施鎮壓北京的運動,江澤民反正不會受到責難,所以他們在部署軍隊時也可能越發不計後果。

  六四事件將江澤民推上權力頂峰,他之後在上任的第一次記者會上說:[我們不認為﹝對學生運動的鎮壓﹞是個悲劇],(112)但他這種原則上的支持、堅稱六四不是悲劇的言論,和他多次表明對六四處理方式感到遺憾的話似乎自相矛盾,他曾說:[我們為此對傷亡的、誤傷的家屬表示遺憾。](113)可能江澤民覺得自己並不是下令鎮壓學生的將領中的一員,所以對天安門不存在良心譴責,這使他和其未來的許多同事有特別的不同,他在六四過後不久的一次記者會上尖銳指出:[所有黨員必須堅決吸取這個血的教訓,我們絕不能讓它重演。](114) (64檔案 - 1989)

  江澤民自己從中吸取了兩個教訓。上任後,他下決心增進人民警察對付社會動亂的設備和訓練,這成為他作為總書記的緊迫任務。他對美國電視臺說:[我們應該學習使用一些西方國家通常採納的方式,我們應該建立有效的防暴警察隊伍,獲取非致命武器,來保證公共安全。](115)雖然六四過去四年以後,人們才聽到江澤民的這番誓言,但實際上在天安門事件過後不久,他就曾說,當初本不應動用解放軍,他在一次內部安全會議上說:[在對付威脅社會穩定的通常情況下,我們應該主要依靠警察和武裝警察。](116) (64memo.com - 2004)

  另外,江澤民還重視加緊控制外國媒體,這樣可以幫助削減因國外報導引起國內的強烈反應,他說:[六四時中國記者沒有在場,全部是外國記者,臺灣記者也不少,紐約警察局局長說,在美國出事以後,記者是不讓在場的,我們這兒就都住在北京飯店啦(可以看見天安門廣場),專搭的看臺也沒那麼好,他們就會盡是渲染。](117)

  在六四問題上,江澤民是毫無羞恥的道歉者,但他也顯然對所造成的後果感到震驚,可以問心無愧地談論應該吸取的教訓。多年之後在哈佛大學,他甚至承認使用武力可能是個錯誤,他在回答有關天安門事件的問題時說:[我們的政策是提倡對話,我們在工作中毫無疑問也會出現缺點和錯誤。](118)

  這樣一來,江澤民為自己留有餘地,以便為今後重新評說中共對運動的處理開闢通道。當這個平反真正到來的時候,中共很可能重申,從天安門廣場驅趕學生的決定是正確的,但將會批評動用致命武器,導致死亡的行動。人們將認為,中共結束示威的[正確]決定是由血氣方剛的士兵們執行的,政策沒有錯,但實施方式有很大的問題。如果有人將接受審判,就是軍隊官員,而不是中共領袖。既然江澤民在這件事上問心無愧,他當然可以談論這一切,像李鵬這些下令鎮壓學生的領導人,是絕不會承認政府[工作]中曾經出現過[缺點]或者[錯誤]。 (64memo.com-2004)

  對江澤民來說,支持六四政策也刺痛自己的良心。作為黨的領袖,他永遠不希望質疑這個決定,那樣只會嚴重削弱他的權力,但當他和朋友在一起的時候,這些內心深處的刺痛感就會浮現出來,夾帶著幾許歷史的諷刺和一份微妙的遺憾,他私下堬ㄔ芮繫b,自己對天安門屠殺的支持是否和四十年代學生時期參與[自由民主]的行為相抵觸呢,他後來問一位來自臺灣的學者:[而今天我們是否位置變了?]然而,包括江澤民自己在內,誰又敢回答這個問題呢。(119) (64memo.com / 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