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3  

  直至五月中旬,趙紫陽還是對席捲全國的學生示威持調解疏通的立場,他像胡耀邦三年前一樣,指示地方官通過對話安撫示威者,緩和緊張局勢。雖然江澤民等地方要員已感到趙紫陽大勢已去,但緩和政策依舊是指導原則,他們有責任成立[對話小組],與那些長著娃娃臉的請願者們面對面交流。

  五月十五、十六日接連兩天,四千多名學生和教師在上海街頭遊行,聲援天安門廣場的絕食者,天上飄著蒙蒙的細雨,冷嗖嗖的,和已經入夏的氣候十分不相宜,也給示威的熱烈陡添了幾分冰冷氣息,幾百名上海學生也已經開始絕食。凌晨時分,市委副書記黃菊和曾慶紅探訪在市委門前聚集駐紮的學生,上海市府並於十六日下午宣佈,將於次日和學生舉行正式對話,但許多絕食者當晚仍舊在外灘樓前滯留不去,市委官員再次勸說走訪,也無濟於事。對話於十七日下午在上海展覽中心舉行,十七所院校選出的三十名代表參加了歷時四個小時的會議,市府這方面有五名高官出席,包括市委副書記吳邦國、宣傳部長陳至立,而江澤民和朱熔基卻沒露面,這也許顯示他們當時已獲知北京將改變官方路線。市府和學生雙方討論了有關《導報》的處理決定,陳至立堅持說,《導報》不能背離黨的路線,但承認在此問題上人們存在分歧,她說:[在《導報》處理問題上的不同意見應該由時間和歷史判斷。](49)對話雙方就政治改革和官倒等問題展開激烈爭辯,學生們餘興未盡,要求舉行下一輪對話,允許電視現場轉播。對話學生代表走出俄式建築風格的展覽中心時,一萬多名示威者已經擠滿了上海的大街小巷,開始了第三天的大型示威活動。 (64memo.com-1989)

  江澤民沒有參加市府和學生的第一輪對話,引起廣泛不滿,街頭標語上書:[江澤民接受審判。](50)市府內部也開始以下克上,無疑於是火上加油,八十七名市委組織部的幹部聯合簽署請願書,表示他們對示威[感到震驚和悲傷],呼籲江澤民採取措施,滿足學生們的合法要求,請願書說:[我們建議江澤民同志儘快和學生舉行對話,宣佈學生運動是愛國的民主運動。](51)五個非共產黨派地方組織也遞交了同樣的請願書。(52) (64檔案/2004)

  但江澤民還是不見蹤影,就在他謹慎從事的時候,趙紫陽和李鵬之間在有關如何處理示威的問題上發生意見分歧,雙方僵持不下。五月十七日晚,政治局常委和包括陳雲、李先念在內的黨內元老在鄧小平住宅開會,與會者依據示威逐漸激進化的報告,駁回趙紫陽的意見,投票表決通過首都實施戒嚴的決定,趙紫陽當時投了唯一的反對票。

  北京高層已經決意要壓制學生運動,只是沒有立即表現出來。五月十八日清晨,趙紫陽、李鵬、喬石和胡啟立看望天安門廣場絕食住院的學生,當天下午,李鵬和學生領袖在人民大會堂對話,由電視現場轉播。這些企圖講和的行動也許只是一種安撫戰術,以此分化激進的學生領袖和大多數學生。五月十九日,趙紫陽試圖說服鄧小平取消戒嚴令,但沒有成功,他便乘車來到天安門廣場,眼淚汪汪地和學生們告別,他說:[我們來得太晚了。]趙紫陽之後回轉上車,再也沒有公開露面。 (64memo.com / 89)

  李鵬和趙紫陽幾乎同時抵達廣場,他走過幾個示威帳篷,舉止僵硬,沒說一句話就轉身離去。當天晚上,在北京西南的一個軍隊禮堂,李鵬發佈首都戒嚴令,從全國各地軍區趕來的十萬名士兵在夜幕掩護下進駐北京,於清晨時分各就各位聽候命令。

  當軍隊進駐北京時,江澤民也效仿北京高層,於五月二十日凌晨試圖做最後一次努力,說服上海學生結束示威活動。他和所有市高級官員一起,包括朱熔基和曾慶紅,在外灘探訪那堛瑣ル矷A江澤民拿著一個電子喇叭說話,語氣緩和:[你們的愛國熱情是值得尊敬的,你們的觀點對提高我們的工作,加速改革和經濟發展,起了很好的推動作用。](53)這些話符合學生們關於運動獲得承認和不追究參與者責任的要求,像八六年一樣,江澤民心堛器D何時放松何時收緊。他離開外灘時告訴學生們,他隨時願意[舉行各種各樣的會議和對話,聽取你們對黨和政府的意見]。這樣的誓言旦旦對他來說不算什麼,他自從到上海後就經常和記者、市民舉行非正式的圓桌會談,那些討論雖不那麼自由公正,但江澤民至少將問題擺在了桌面上。 (64檔案 / 2004)

  江澤民夜訪外灘,言談態度不同尋常,這番溫和的表現不禁讓人猜度:是否他已想到歷史將如何判斷他在即將來臨的運動鎮壓中所扮演的角色。如果真是如此,他至少已經明白無誤地表明,不論北京意圖怎樣,在上海,解決問題的最佳辦法不是和學生發生衝突。

  蘇聯領袖戈爾巴喬夫於五月十五日對中國進行為期三天的訪問,終站上海,數百名外國媒體成員尾隨而至,爭相報導中蘇經過三十年不和重塑舊好的歷史時刻。如果沒有學生示威這回事,這將是江澤民加入政治局後,以國家領導人的身份接待外賓的最好表現機會,結果外國記者們突然發現學生運動的消息更惹人注目,對此,江澤民也回天無力。《新民晚報》的一名編輯對外國記者說:[我們歡迎戈爾巴喬夫,但我們的遊行和他沒有關係。](54)戈爾巴喬夫避開上海示威的場面,參觀了一個電梯廠,還向蘇聯詩人普希金(Aleksandr Pushkin)紀念碑獻了花圈。江澤民後來回憶說:[雖然紀念碑只佔了一小塊地,我們不得不特別小心,保證戈爾巴喬夫同志實現他的願望。](55) (六四檔案´89)

  戈爾巴喬夫和隨行的記者們離開了中國,人民解放軍在戒嚴令下依然在北京郊外留守待命,北京對全國性學生運動的鎮壓準備就緒。北京二十日實施戒嚴令,極大改變了天安門廣場運動的性質,中共威脅以武力對付和平示威者,令全國運動激進化,而當局又輕而易舉地利用了運動中產生的分裂不和,學生領袖核心不久就發現他們受到了孤立,面對投降的巨大壓力。 (64memo.com-1989)

  一時間,幾大城市謠傳軍隊即將開始鎮壓,學生們聞風上街阻攔交通,在一些地方設卡,實施身份檢查。個別地區出現對士兵和警察施暴以及破壞公物事件,在江蘇北部的徐州車站,學生們躺在鐵道上,阻止開往北京的列車前行,在上海,《導報》辦公室的窗戶上貼滿香港報刊的簡報,軍隊鎮壓的謠言更加撲朔迷離。緊張的學生們把守上海復旦大學附近的[五角場],一會兒將[五角場]開放,一會兒又關閉。 (六四檔案 / 89)

  江澤民探訪學生們不過幾小時之後,便表示支持李鵬的戒嚴令,成為率先迎合中央的地方官員之一。這天早上八時半,江澤民主持召開上海市委常委會議,與會成員[表示一致支持]李鵬的講話。(56)但江澤民領導下的上海高層將繼續說服自己的學生,不訴諸武力,他們要求所有主要大學的校長和校黨委書記[勸說參加遊行和請願的學生無條件返校上課]。第二天,上海的電臺播發一封[告市民書],表示政府[希望]學生回校上課,市民們不要加入遊行隊伍或者圍觀,並許諾繼續和學生對話,[增進我們的工作],文告中並沒有使用威脅的字眼。(57) (64檔案´89)

  江澤民和朱熔基還起草了一封內容更長的[告市民書],在電視上播放,該封信雖然談到支持李鵬的講話,但對示威者採取緩和策略,[告市民書]說:[當學生們上街時,我們應該努力勸說他們停止遊行,回到校園,]信中還[請]市民們不要推翻汽車、衝擊市府辦公樓、或者阻塞交通要道,但沒有向肇事者提出威脅,其中甚至夾雜一些語調親切的請求,觸及人們的情感,讓人們顧及到帶小孩的婦女和需要煤球的居民。 (六四檔案 - 2004)

  二十一日一早,江澤民召集八十名各民主黨派人士,聽取他們對[告市民書]的意見,信中的柔和語氣立即獲得大家的贊同,北京採取的強硬派立場顯然在上海沒有民心,報導這次會議的電臺說:[與會者希望黨和政府繼續和學生舉行對話,照顧好他們。]並在暗示北京使用武力的可能性時說:[在做任何重大決定之前,必須實施民主,聽取各方意見。](58)

  朱熔基的[告市民書]當天下午錄影,第二天播放,將上海人的注意力轉到北京。當天下午,包括欽本立在內的大約六百名記者和作家冒大雨上街遊行,高喊[李鵬下臺]的口號,巴金等知識分子發出[緊急書],詞語相當情緒化:

  我們請求在北京實施戒嚴的軍隊官兵們記住,你們面對的是熱愛和信任你們的愛國學生、愛國工人和普通市民。你們能對他們開槍嗎?你們能讓軍旗被無法洗淨的恥辱玷污嗎?你們在任何情況下都不應該這樣做!](59)

  一片混亂中,沒有人注意到,江澤民突然消失了。只有他在上海高層的親信知道,他已經祕密飛往北京。


4  

  早在天安門示威運動發生之前,趙紫陽就可能注定倒臺,他不惜一切代價進行經濟改革的決心,即便在八十年代末倡導改革的人士中也顯得突出。八七年底他實施價格改革,指控對此政策不滿的反對者是希望為[極左]經濟政策翻案,他警告說:[如果老一套的極左路線佔上風,整個國家就會立即陷入動亂,經濟就會失敗,這些後果遠比學生們上街高喊自由民主口號嚴重得多。](60)但在中國,對社會動亂持有如此的冷漠態度也就是趙紫陽一人,他大膽的開放價格方案獲得通過後不到幾個星期,便被李鵬撤銷。趙紫陽的價格革命被扼殺在搖籃堙A標幟著他具有膽識的改革之路開始遍布荊棘,《文匯報》後來評論說:[趙紫陽下臺在八八年底就很明顯了。](61) (64memo.com´89)

  如果反趙之風早就已經煽起,我們便可以推斷,鄧小平在天安門示威開始前的幾個月,即八九年初,就在認真考慮總書記人選了。對鄧小平來說,這是一個令人煩惱的責任。他一直真心希望,自己不要到老年昏憒還把握大權,步毛澤東的後塵,盼望能夠遇上一個好時機,將頂峰權勢的接力棒交給[第三代]的[核心]。當八四年胡耀邦和趙紫陽分別擔任總書記和總理時,鄧小平曾經宣稱:[即便天塌下來],有這兩個年輕的搭檔頂著。(62)後來胡耀邦任憑通貨膨脹和西方影響長驅直入,鄧小平只好將他趕下臺,正式任命趙紫陽為黨總書記,自己辭去了政治局常委的職務,希望最終退居幕後。現在,他布置妥當的計劃又遇到震盪,趙紫陽也將被逐出官場。鄧小平後來對黨內元老說:[胡耀邦和趙紫陽都沒有站住,我只能做出那樣的選擇。](63)八九年二月春節,鄧小平按慣例到上海小住。這時已經有跡象表明,他已經在動腦筋,考慮高層領導改組換班的事情了,據說,鄧小平曾經和李先念、軍中強人楊尚昆二人合計過,(64)但沒有馬上拍板決定。趙紫陽三月初抵滬,受到鄧小平誠心誠意的接待,當時鄧小平可能還是希望趙紫陽留位原職,至少到秋天的中央全會召開之時再定乾坤。因為這時候,價格浮動上漲之勢逐漸被控制住,趙紫陽關於改革緩慢便發生學生示威的預言也還沒有兌現。但學生示威的爆發使得高層幕後的這一切安排都發生了變化,趙紫陽在天安門廣場淚別學生,標幟著他作為黨總書記生涯的正式終結,其實在此之前,他的權力已經被大大削弱。 (64memo反貪倡廉-89)

  據說鄧小平經過[全面的考慮籌劃]和[反覆比較]才最後定下人選。(65)八十年代末期,鄧小平在講話中反覆談到要找到第三代領導[核心],那麼鄧小平在找誰呢?(66)簡單地說,就是找一個在位時間可以持續多年的人,這樣一來,這位改革的締造者才可以高枕無憂地過他企盼日久的退休生活。這就意味著這位接班人在遇到異議思想煽動時,不能向胡趙二人看齊,而特別要在行動上立場堅決,同時,又要具有兩位前任銳意改革的精神,所以這個未來的黨總書記將是個政治保守和經濟開放的奇怪組合人物。而且,鄧小平更希望新任書記在經濟開明方面更為人所知,他這樣解釋說:[新的中央領導機構要使人民感到面貌一新,感到是一個實行改革的有希望的領導班子。如果我們擺一個陣容,使人民感到是一個僵化的班子,保守的班子,或者人民認為是個平平庸庸體現不出中國前途的班子,將來鬧事的情形就還會很多很多,那就真正要永無寧日。](67) (六四檔案-89)

  鄧小平深知,和北京鎮壓有染的任何人都將不受海內外人士的歡迎,這從十九日李鵬講話所獲得的反應就可見一斑。他心知肚明,了解不論發生什麼事情,這個未來的總書記必須對重新整合這個國家抱有希望。具有北京背景的香港《鏡報》指出:[領導層人事變動並不是依據對學生反抗鎮壓的貢獻大小決定的。](68)這就排除了所有政治局常委、總理、副總理和北京市委的大部分官員,新書記必須是中央政府或者黨內官員,但沒有參與北京鎮壓決策,或者是溫和處理學生運動的地方官。 (64memo.com´89)

  這些是鄧小平自己列出的標準。這個精明的老兵從過去的經驗中知道,趙紫陽的繼任者必須讓那些理應按步就班繼位的人們服氣,還需要黨內元老陳雲和彭真的接納,除非這些黨內老人聚集在接班人周圍,否則[核心]必將成為五千萬黨員和政府機構中心的一個[洞]。過去十年中共領導層歧見日深,尋找一個各方都可以接受的人選並非易事,鄧小平曾經私下承認,他本應儘早杜絕派系團夥,他說:[我需要一個不搞小圈子的人。](69)而一張新面孔可能解決這個問題,如果這個人在北京和任何派系都不搭界,也許更容易立足。 (64memo反貪倡廉´89)

  鄧小平可能考慮過符合以上條件的幾個人選,而且將其中幾人反覆比較,直到最後決定,特別是,天津市委書記李瑞環、國務院計委副主任丁關根,兩人都是五十來歲,屬於優先考慮的對象。

  五月二十二日,一個著灰色上裝,頭髮筆直向後梳理的男人,走下降落在北京南苑軍用機場的一架飛機,旋即被一輛專候良久的黑色桑塔納接走,這個男人便是鄧小平選中的中國下一任黨總書記江澤民,未來的幾年,他的名字在全中國家喻戶曉。

  為什麼輪上了江澤民?首先,江澤民在對待不同意見時表現出明確無誤的政治直覺,這正是鄧小平所欣賞的,最顯著的例子就是江澤民處理《導報》事件的方式。鄧江二人因為具有這樣的直覺,同被稱為[棉娷簸w],這其實是一種保守的傾向,意在保全中共的權力壟斷,就像鄧小平的[四項基本原則]所述,同時又不波及經濟政策。《文匯報》指出:[鄧小平認為江澤民對《導報》的處理符合四項基本原則。](70)新華社則高度評價說:[在原則問題上,江澤民立場堅定,比如八九年他處理《世界經濟導報》總編欽本立的問題。](71)雖然這些表揚頗具諷刺意味,因為江澤民停辦《導報》實屬無奈,但在北京方面看來,他在必要時立場堅定。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在八六年和八九年兩次處理上海學生運動的時候,都顯得很有節制,並且做出一番溫和努力,這一點也令他與眾不同。雖然他一度被示威者稱為黨內強硬派─和李鵬[穿一條褲子]∣但人們也看到他採取調解疏通的方法,甚至時而流露出一些自行其事的風格。比如他在最後關鍵時刻突然在外灘學生中間露面,以及朱熔基五月二十二日講話的緩和語氣,都是最佳佐證。《文匯報》評論說:[上海當局沒有加劇和學生的分化,他們派出工人糾察隊而不是訴諸武力威脅。](72)大陸傳記作家王霄鵬的用詞更情感化:[動亂期間,江澤民表現出一個成熟政治家的勇氣和機智,在處理重大政治問題上顯示出超人的能力,他為自己贏得了聲譽。](73)甚至一向字斟句酌的官方新華社的傳記也指出,由江澤民和朱熔基組織的工人糾察隊開展[說服工作,成功地保證了上海的穩定]。(74) (64memo.com - 89)

  但是江澤民能否獲得整個高層領導的支持呢?鄧小平知道,這需要他來做一些勸說工作,江澤民的舊日恩人汪道涵和陳丕顯(現任職中央顧問委員會常務委員)都會輔佐他們這位好友,可是幾乎每一個政治巨擘都需要點頭,鄧小平的這個決定才可以站穩腳跟。在這個關鍵時刻,江澤民自八十年代初在黨內高層打下的關係終於派上了用場,比如李鵬和陳雲都和江澤民有過工作交往,再就是也可以依靠和淵源流長的歷史關係,包括喬石、錢其琛、李先念等。江澤民看來可以具有廣泛的支持,只是他與這些關係的交情都不深厚,一份官方報導指出,鄧小平看中江澤民,是因為後者和陳雲關係不錯,但又不像其他人選[涉足過深]。(75) (64memo.com / 2004)

  江澤民的關係不算少,但他缺乏自己的派系基礎。八○年離開一機部以後,他一直在各個領域之間跳來跳去,現在,正是這些平淡的派系支持突然成了他的強項和弱項:鄧小平因此接納了他,其他人也不表示強烈反對,但他因根基不實,也許不能堅持到任期屆滿,畢竟鄧小平已經八十四歲高齡,過不了幾年就會去世。

  江澤民二十二日抵京後,有人通知他鄧小平次日召見他,他因此有一天空閒時間。因示威領袖們當時到處設卡檢查,他便裝扮成醫生模樣進入天安門廣場,(76)這是他第一次看到面色憔悴但情緒高昂的示威者們。江澤民快速走了一圈,然後從廣場南側離開,第二天在北京郊外的西山別墅,鄧小平正式授予江澤民中共黨總書記一職。(77)當時的情景我們知之甚少,但從江澤民回上海後尋求朋友和家庭的意見來看,他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感到幾分驚訝。他後來告訴一位美國學者:[我在一個很困難的情況下坐到這個位子上來,一點思想準備都沒有。](78)鄧小平向江澤民說明自己的一些想法,並保證支持這位接班人面對黨內小圈子的最大挑戰,然後便讓滿心驚恐的江澤民回上海做一些準備。 (64memo中華富強-1989)


5  

  在上海,王冶坪知道丈夫被委任新職後哭了,她試圖勸說他不要赴任:[這不只是你的前途危險,如果你做不好,不僅國家遭難,個人也會有災難,我們家將會有很多麻煩。](79)

  王冶坪不願去做這個中國第一夫人,她有自己的理由:她將無法繼續住在已經生活了二十多年的上海,她的身體也日漸虛弱,再加上首府那些夫人們也令人生畏,她不願和她們競爭,比如李鵬的妻子朱琳是個有權有勢的女商人,一個來自南方的笨拙科學家如何在這種環境中生存呢?

  江澤民自己也是滿腹疑惑,他的上海市委書記當得挺開心的,在自信的上海都市人中間控制自己的王國,遠比在詭計叢生的首都政治中迂迴要強得多。他後來曾對一位來訪者說:[上海的生活對我影響很大,地方官員和中央官員差別很大。](80)就是從個人喜好上來講,離開上海也是件苦惱的事情,江澤民不是上海人,但這個城市在他成人的青年時期培養了他,他在數月後告別茶話會上對舊日的同事說:[我真不想離開。](81) (Memoir Tiananmen/2004)

  另外,在以思想技巧和政治智力取勝的中國,江澤民對自己的智力水平也可能感到信心不足,(82)一些上海人曾提醒他北京高層政治的險惡。他後來告訴駐德國的中國使館人員說,他對做官[不感興趣],因為[高處不勝寒]。(83)

  但是,如果江澤民拒絕鄧小平,他的前途將同樣危險。這次,又是江澤民的恩師汪道涵勸慰相助,驅散他的疑慮,給思前想後的江澤民壯膽。江澤民自然知道不應該泄露這個國家機密,但汪道涵是他的恩師,理應知道來龍去脈,於是他給當時在北京的汪道涵打電話,後者反應快速而明確。汪道涵說,國家危難,江澤民應該擔起責任,然後又講起一八三八年清朝禁煙大臣林則徐的故事,勉勵未來的總書記。林則徐是被清帝指派掃除廣州鴉片貿易的清官,在英國侵略者和地方既得利益者中間披荊獨行,與鴉片瘟疫展開鬥爭,他拘捕數名鴉片販子,於一八三九年初沒收和銷毀兩萬箱鴉片,導致後來鴉片戰爭的爆發,中國隨後喪失幾個港口城市的控制權,林則徐不顧個人安危和朋友的勸說,挺身救國。汪道涵並引用林則徐日記中的話:[苟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避趨之],來鼓勵江澤民接任總書記。(84) (64memo中華富強-89)

  江澤民自邁出校門,便在多年的仕途中受到這位上海老市長的提攜,現在他怎能不聽從汪道涵的諫言呢?就這樣定了,江澤民走馬上任,擔當下一任中共黨總書記。事隔多年之後,江澤民保存了一幅林則徐誠心救國的對聯,耶魯大學教授趙浩生在與江澤民會面後回憶說:[當他帶著揚州口音朗讀這段話,抑揚的聲調帶出他的蘇北腔,讓人感到這是個受命於國家危難之中的人,表現出一片忠心和真誠。](85)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