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五章:天安門  


1  

  胡耀邦長著一雙大耳朵,面相有些滑稽,這副尊容和他被摘去中共中央總書記的帽子後,只在政治局留下的徒有名份倒十分相稱。他曾經是中共宮廷的重臣,現在成了這個紫禁城的局外人。中共深知胡耀邦的影響,不會僅因他在八六學運中的[錯誤判斷],便將這樣一個人物徹底清除出黨,那樣一來,不僅會給外界傳達中國政局不穩的信息,也會觸痛開放人士和知識分子的心,這些人早已經將胡耀邦視為英雄。 (64memo.com - 89)

  胡耀邦依舊在中共權力內閣佔據一席之地,但扮演的角色無足輕重,這種蒙受羞辱的感覺侵蝕著他的身體,使他的健康每況愈下。八八年,七十三歲的他心臟病發作,第二年整個冬天又遭受流感的襲擊,受盡病苦煎熬。八九年四月八日,胡耀邦出席政治局會議,竟成為他在政治局的最後一次露面,當時會議進行了不到四十分鐘,鄰座的人們發現他面色慘白,還沒來得及詢問,就見他一頭昏倒,顯然是無法承受心臟病發作帶來的陣痛。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和胡耀邦相隔四個座位的江澤民,第一個沖到胡的身邊,政治局的同仁都知道,因為胡耀邦拒絕攜帶藥片,江澤民受胡妻委托,隨身帶著硝酸甘油藥片,以防險情突生。(1)只見江澤民推擠過來,一邊在他的口袋媞N索藥片,一邊貼近胡耀邦,他幾次沒能打開藥瓶,於是遞給身邊的宋平,宋平打開蓋子,取出兩粒藥片放在病人嘴堙A很快,胡耀邦的病情緩解,起死回生。後來的一個星期,人們以為胡耀邦在北京醫院醫生們的精心護理下,可以逐漸恢復病體,但四月十五日一早,他的心臟病再次劇烈發作,不治而亡,死時親屬們均在病榻前守護。當天晚上,全國電視新聞播發了胡耀邦的死訊。 (64memo.com-89)

  七六年周恩來去世時,中國人自發聚集在天安門廣場舉行各種紀念活動,這個廣場面積有四十九公頃,坐落在北京市中心故宮南側。周恩來生前像胡耀邦一樣,是人們心中思想開放的倡導者,後來中共稱悼念中國總理的人們是[愛國的]。

  因此八九年的學生們自然也認為,政府會像過去一樣,容忍哀悼胡耀邦的活動。北京大學的一些學生抬著特別為這位開明領袖製作的花圈聚集在廣場,其他城市的學生也湧向各市中心。只是悼念活動不久便改換了性質,學生們開始要求中央重新評價胡耀邦功過是非,呼籲新聞自由、民主,和打擊腐敗。

  四月十七日,經濟學教授陳其偉(音譯)帶領上海華東師範大學學生,率先上街遊行。當晚,上海電臺勸誡學生遵守秩序,要求工人[化悲痛為力量]繼續改革,上海市府發佈有關通告說:[要提高警惕,嚴防壞人藉題發揮,挑起事端,進行破壞活動。](2)雖然上海示威活動提出的要求和北京大同小異,但運動從一開始就不像北京那般組織有序和具有對抗性,像三年前一樣,上海市府似乎表現得比較從容,警方和軍方於四月十九日晚採取行動,驅散了聚集在外灘市府樓前的數百名學生。《文匯報》說:[警方態度溫和,與學生以及圍觀者沒有發生衝突。](3) (64memo.com/89)

  從四月十六日到六月九日的五十五天中,北京市的示威此起彼伏,其他城市的學生運動也風起雲湧。上海的示威活動一共持續了四十六天,僅次於北京。(4)官方報導上海示威時說:[北京風起,上海雨來。](5)


2  

  當時,上海《世界經濟導報》遭致整頓清肅的事件是整個上海運動的焦點。該份周報於八○年在市長汪道涵的支持下開辦,並迅速成為全國開明社會科學界的園地,大學生們虔誠地閱讀《導報》登載的[最新消息和理論指導],甚至官方的報導也承認,《導報》[刊登了一些相當好的文章]。(6)該報主編和創始人欽本立是上海社科院國際經濟學會的黨委書記兼副所長,《導報》起先由社科院經手管理,但該報名譽理事長汪道涵於八三年將《導報》的行政級別提升到等同上海政府的局級機構,並委托上海市《解放日報》負責印刷,因此該報具有官方支持的背景,並不符合[中國唯一的非官方報紙]的稱謂。(7)八六年學運後,江澤民委任兩名官員監督《導報》,但此一措施帶有更多的象徵性,且並不特別有效。在後來的三年間,《導報》繼續吸引和刊登有關改革的異議見解,站在八九全國學運的最前沿,當時的發行量已經達到三十萬份。(8) (六四檔案 - 1989)

  胡耀邦的死訊傳開後,《導報》編輯們便開始籌劃在北京召開會議,悼念胡耀邦功績,並試圖挑戰胡耀邦犯錯誤的官方立場和其被迫離職的合法性。《導報》駐京辦事處主任張偉國負責組織這次座談,並聯手北京另一家開明雜誌《新觀察》,定題為[耀邦同志活在我們心中],座談會於四月十九日上午在北京文化部的一個會議室召開。參加座談會的三十三名知識分子中,不少是當時思想開明人士,除了胡耀邦的長子胡德平以及他的前理論顧問吳江,出席者還包括,記者和環境保護者戴晴、後被視為天安門學生事件[黑手]的陳子明、政治哲學家和趙紫陽政府改革顧問嚴家其。 (64memo中華富強/2004)

  這次座談會懷念和表彰胡耀邦,和官方對其事業的評說唱對臺戲。嚴家其針對最著名的兩名強硬派人士鄧力群和胡喬木計劃參加四月二十二日的胡耀邦追悼會一事說:[負責意識形態的一些人沒有權利悼念胡耀邦,他們從背後捅刀子,應該接受歷史的審判。](9)座談會還觸及其他敏感的政治領域,與會者呼籲民主,並要求政府領導人公佈他們的收入,後一議題數周前就曾經在《導報》上刊登過。 (六四檔案-2004)

  欽立本原準備在四月二十四日出版專刊,報導座談會發言節錄,(10)但座談會還未結束,江澤民便聞風致電,警告《導報》說,專刊必須經過仔細審閱。至於江澤民如何獲知此一訊息,目前有兩種解釋,一種說法是,上海宣傳部副部長、城市經濟改革辦公室主任劉吉在北京參加了座談會,溜出會場打電話給在上海的江澤民。(11)另一種說法稱,江澤民通過香港四月十七日《華僑日報》的一則報導獲悉這個消息,該報導由匯集香港地方報刊動向的新華社[內參]轉載。(12) (64memo.com-2004)

  第二種說法可能更屬實一些。江澤民在四月二十一日離開上海赴京參加胡耀邦追悼會之前,指示市委副書記曾慶紅從欽本立處獲得專刊清樣,後者遂即讓市委宣傳部長[鐵娘子]陳至立出面把關。根據一些人士所述,陳至立當天打電話給《導報》辦公室,要求送清樣一閱,她說:[香港一家報紙說,你們將刊登有關胡耀邦的幾頁報導,我們想知道其中的內容。](13)《導報》的編輯便將清樣送交陳至立處。不出所料,欽本立次日便被召至市委辦公室,讓曾慶紅和陳至立狠狠訓斥了一頓。 (六四檔案 / 2004)

  曾慶紅說:[在當前學生已經上街的情況下,這個座談會的部分發言內容如發表出去,會起到錯誤的輿論導向作用,對穩定當前局勢不利。]他顯然指的是嚴家其的有關發言,其中提到若不給胡耀邦平反,就會出現[問題]。(14)

  欽本立和往常一樣,還是面帶微笑,手持香煙,他說:[別擔心,我本人負責。](15)

  曾慶紅站起來,結結巴巴地說:[這不是個人責任的問題,這是社會影響的問題。]

  陳至立則懇求道:[我們要求你刪節幾百個字而已,其他部分沒有問題。]

  但欽本立最後說:[不行,如果你們認為鄧小平想審閱,就讓他來這埵菑v審好了,至少這樣他可以早得人心。](16)

  欽本立這種直截了當的拒絕讓曾陳二人感到尷尬,他們不得不請示上級,向冒失無禮的《導報》施壓,而唯一的選擇就是致電江澤民和汪道涵,雖然這無疑於承認自己辦事無效,但和報紙未經審查便發行所造成的後果相比,這也是上策了。陳至立回憶說:[我們本不想打擾江澤民,因為他深夜都忙於對付上海大學打去的電話,但是我們認為還是應該告訴他。](17) (64memo反貪倡廉´89)

  四月二十二日,江澤民在人民大會堂參加了胡耀邦的追悼會,這時候,成千上萬的學生和市民已經在外面的天安門廣場露營。一萬名士兵像圍堵洪水的沙包,圍坐在人民大會堂的周圍,護衛正在舉行的追悼會。中共領導人開始緊張起來,在當天下午舉行的政治局緊急會議上,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委員們決定,中斷官方致哀期。鄧小平說:[這不是一般的學生運動。](18) (64memo.com´89)

  江澤民當晚飛回上海,他此時最大的心事就是取消《導報》的特刊。一到上海他便得知曾慶紅沒有能夠說服欽本立,所以他片刻也沒敢耽擱,到處尋找欽本立,最後才知道這位《導報》主編正在錦江飯店和編輯們談話,江澤民和汪道涵一起趕往錦江飯店,和欽本立私下談了兩個小時。陳至立說:[江澤民非常心煩,很生欽本立的氣。]官方新華社報導則說:[江澤民嚴肅地批評了欽本立的錯誤觀點和無視黨紀的行為。](19)據陳至立回憶,江澤民責備了欽本立一番,然後離開飯店,留下汪道涵從中調停,她說:[汪道涵讀了﹝嚴家其﹞的發言直到夜堣@點,他說應該刪掉,既然欽本立是黨員,就應該遵守黨紀,欽本立這才同意刪掉這些段落。](20)最後雙方達成了協議,同意修改過的導報B版於那天下午(四月二十三日)編印,次日按時出版。 (64memo反貪倡廉 - 2004)

  在這件事上,江澤民必須謹慎從事。因為《導報》不只在中國激進開放派中間頗受青睞,後來的分析顯示,該報還是八十年代橫掃全國的[專家治國]運動的講壇,該運動主張只有受教育者才可以治國。(21)另外,《導報》在黨內黨外均有許多支持者,汪道涵下了一番功夫,將報紙的地位升到局級,並保留了名譽理事長的職位。深受江澤民尊敬的作家、官方文學陣營的老前輩巴金,也稱自己是《導報》的[忠實讀者],(22)而江澤民自己甚至也可能暗中仰慕《導報》,據說他曾經在錦江飯店和欽本立夜談,[希望保護《導報》]而不是傷害它。(23)其實《導報》自八八年底,對中共的公開抨擊便日益升級,但大概正是上述心照不宣的官方支持才使得它生存下來。 (64檔案-2004)

  常穿灰色雙排中山上裝的欽本立,雖然遭受歷次政治運動的迫害,但這位七十歲的老人是忠誠的共產黨員,他後來還公開反對天安門廣場絕食學生的激進行為,呼籲他們與當局對話解決問題。欽本立當時同意刪節帶有冒犯性言語的段落是試圖和解,緩和局面,以換取《導報》繼續生存的空間,許多跡象都表明,他準備信守諾言。

  不幸的是,欽本立辦公室有一群年輕的挑動事端者,他們對協議有不同看法。四月二十三日一早,《導報》A版已經印出十六萬多份,並有數百份送往北京,導報編輯們在編務會上堅持不出B版,欽本立自己也說:[本來A版就沒有什麼錯,它說出了我們的心婺隉C]但他還是希望遵守和市府達成的協議。可是《導報》的一群三十多歲的編輯們則摩拳擦掌,要為新聞自由抗爭,他們建議採用緩兵之計,讓欽本立去郊外的櫻花度假村靜養幾天,同時,已經印出的A版將儘量發行出去,欽本立同意了。《導報》編輯們坐等消息,希望上海市委高抬貴手,一些人甚至說,北京的領導層在運動壓力下,不久將同意重新評價胡耀邦的功過是非,《導報》便會被赦免。 (六四檔案´89)

  然而這一招走得太險了。當二十三日下午上海街頭還不見《導報》B版的影子時,江澤民大有被欺騙之感,市府隨即沒收了印刷廠的兩萬多份《導報》,但已是為時過晚。江澤民辦公室接到報告說,A版已經在北京出現,而《導報》辦公室的人還在電話中信誓旦旦,保證將快速印出B版。B版終究沒有上市,說明欽本立違約了,汪道涵和江澤民二人都氣憤之極。汪道涵在電話中生氣地對欽本立說:[如果你不守信,我也不想再和你有任何瓜葛,我將辭去理事長的職位。]汪、江、欽三人當晚(二十三日)在欽本立家中碰頭。欽本立做了一番解釋說,他試圖停印A版,但下屬們頭腦衝動,一意孤行。他答應汪江二人,第二天印出B版,(24)但他再次失言,B版始終不見蹤跡。《導報》編輯們於二十五日致信上海市委說,欽本立患病,無法如約簽發B版,並聲稱北京有可能重新評價胡耀邦,所以出版A版更[合適]。 (64memo祖國萬歲´89)

  《導報》時運不濟,它擺出一副藐視違抗高層之勢,而北京官方的態度恰在此時轉硬。當時趙紫陽出訪北朝鮮,固執的李鵬漸漸得勢。二十五日全國晚間電視新聞播發了次日將見報的《人民日報》社論內容,社論標題為[必須旗幟鮮明地反對動亂],指控一些人陰謀發起動亂,動搖中共的政治制度。在中國,[動亂]一詞是比較嚴重的指控,八六年學運也才只是被定性為鬧事。 (64memo祖國萬歲-1989)

  江澤民當晚幾乎同時看到《人民日報》社論和《導報》致市委的信函。他已經尋求和解的途徑,但顯然被縛住了手腳,現在動搖只會丟掉烏紗帽。江澤民和汪道涵商議後,決定不再進行溫和勸說,他第二天一早召集曾慶紅、陳至立、和劉吉到家中,向他們出示了《導報》的來信。

  陳至立回憶說:[我們覺得受了侮辱,這封信題頭『專此奉告』,他們並不想徵得我們的同意,只是在聲明將印出原版《導報》。](25)

  江澤民向屬下參謀們宣佈了他的決定:欽本立因為[嚴重違反紀律]被撤銷《導報》總編輯職務,但可以自由出入《導報》辦公室。同時,將組成五人整頓領導小組進駐《導報》,監督今後辦報方向和內容。該整頓小組組長劉吉,顧問為原《文匯報》主編馬達。

  江澤民說:[《導報》同仁們工作做得很好,出版了許多有關改革的好文章,這次事件的責任完全在欽本立。](26)

  過了兩天,江澤民在上海體育館舉行的一萬七千名幹部大會上,宣佈了《導報》人事大變動的處理決定,其中談到海外新聞報導,他說:[一些人試圖利用海外的意見,在這件事上向我們施壓,他們不會得逞。](27)臺下的掌聲聽起來有禮有節,在大廳埵^響。

  萬人大會召開的目的是支持《人民日報》的社論。江澤民說,上海的形勢是[嚴峻]的,應該儘可能快速撕掉那些攻擊國家領導人的大字報。江澤民對導報的處理決定引起海內外新聞界的注意,人們認為他的這一行動足以證明其政治強硬立場,好像他在緊跟《人民日報》社論的調子行事。但事實上,我們已經看到,《導報》事件水落石出的時候,社論也正好發表,兩件事純屬巧合,似乎並不能相提並論。再者,江澤民一手實施的《導報》處理方式顯得較有節制,欽本立雖然下臺了,但代替他的是兩名溫和派人士,《導報》仍舊可以繼續保持坦率直言的風格。 (64memo.com / 89)

  和取消八八年初選美賽事不同的是,江澤民壓制這份象徵上海復興的都市主義的報紙並非是自願。他最初採納和解妥協的方式與《導報》溝通,如果北京的政治氣候晴空萬里的話,他可能會拖延一段時間,視情況而定。但當時江澤民已經腹背受敵,進退兩難,首都保守派的意見又佔上風,大大降低了他允許《導報》事件迂迴的可能性。江澤民在前有岩礁妖魔、後有旋渦的海峽航行,距離寬闊的海面還很遠。四月二十八日的《人民日報》以肯定的口氣報導了有關《導報》的處理決定,但其實整頓的結果卻事與願違。劉吉、馬達和其他三名整頓小組成員於二十七日早進駐報社,受到了冷若冰霜的接待,一名編輯說:[如果你們改動風格或者內容,《導報》就毫無出路了,你們只能讓欽本立官復原職,你們離開這堙C](28)這種倡議顯然是不可能的,於是報社內氣氛尷尬,辦公室的牆上貼滿了來自全國各地的聲援信,副總編輯朱杏清告訴一名外國記者:[整頓小組本來是來幫我們出報的,但事實上,他們的主要任務是監督我們,別和地方當局發生路線衝突。](29) (64memo祖國萬歲 - 89)

  整頓小組進駐《導報》後,又出了兩期報,可以看出該小組工作所獲甚微。《導報》抗議撤銷欽本立職務的決定,許多過去投稿人的文章,大多未經編輯修改照登不誤。五月一日,該報載文[我們需要自由地講真話的環境],暗指罷免欽本立的不公,其他文章也均按計劃刊登。新華社後來報導說:[雖然整頓小組反對一些內容,但為了顧全大局還是准許出版。](30)五月八日的《導報》刊登了前《人民日報》主編胡績偉的文章[沒有新聞自由,就沒有真正的穩定],預定同期刊登的在美中國學者致江澤民的一封公開信被刪掉。(31) (64memo.com/89)

  《導報》風波讓江澤民在上海和北京都不好過,只剩下招架之力。罷免欽本立導致這兩個城市的幾乎所有主要新聞機構成員上街遊行,外灘內外呼籲江澤民下臺,《導報》位於淮海路辦公室的出口處懸掛大幅標語,要求立即恢復欽本立之職。這位溫和的老人立即成為全中國關注新聞自由的中心人物。

  緊接著,上海發生了最嚴重的示威活動,七千名學生、工人和旁觀群眾擠滿了大街小巷,直到晚上十時警察才將人群驅散。上海市委於示威第二日晚開會討論有關《導報》的處理方式,市委中不少人,或公開或私下地埋怨江澤民的決定導致事態愈演愈烈。當天會議討論了兩件事:罷黜欽本立是否合法和此舉在政治上是否明智,陳至立說,《導報》隸屬上海社科院,政府有權撤銷報社總編職務,當時幾乎沒有人對此表示異議。《導報》編輯們則堅持說,該報與黨政機構無關。(32)官方媒體報導說:[有些人持保留意見,市委從未澄清有關《導報》的處罰決定是否正確。](33) (64memo.com´89)

  次日,六千名學生再次上街,展開二十四小時的遊行示威活動,(34)他們打出的口號開始變化,有的呼籲結束腐敗和官倒,有的號召提高教師待遇,有的則要求依法治國和更廣泛的民主。街頭出現一些新的標語:[新聞自由]、[還我導報]。(35)當天,學生們推選了三名學生代表,要求和江澤民舉行正式對話,一名政府代表出來說,同意就一些問題進行對話,包括對《導報》的處理決定。(36)很顯然,江澤民在這一問題上不得民心。 (64memo.com/2004)

  而且在北京,江澤民因開罪《導報》陷入了更深的政治風暴中。趙紫陽於四月三十日從北韓回國,對上海打擊這份開明的報紙非常氣憤。中共宣傳媒體後來說,《導報》是趙紫陽智囊班子的喉舌。(37)據說趙紫陽當時大叫:[這令人震驚,江澤民真的把事情搞糟了,他把整個黨都搞被動了。](38)

  趙紫陽這種情緒化的爆發也許反映了他本人在北京權力鬥爭中失勢的煩悶,《導報》事件逐漸成為一個意識形態足球,在日益分化的政治局內部被人踢來踢去。五月四日,趙紫陽在北京召開的亞銀會上答覆高層強硬派,他呼籲對學生的示威採取安撫策略,他說:[對學生的合理要求必須在民主和法制的軌道上解決問題。](39)有人說,這是鄧小平給趙紫陽的最後一次機會,讓他穩妥收拾局面,如果趙紫陽挽回殘局,他將重佔上風,還可能清除李鵬,江澤民也將因為對《導報》處理過火而處於劣勢。這時候,江澤民和李鵬就像是[兩個人穿一條褲子],真不那麼好走路。 (64memo.com-1989)

  五月十日,江澤民應召進京,向政治局和各大城市市長,說明有關《導報》的處理過程,劉吉和曾慶紅陪同前往,給予道義上的支持,整頓《導報》畢竟是江澤民的決定,他不得不自己抵擋批評的風聲。趙紫陽在會議上為《導報》辯護,責備江澤民莽撞,政治局的其他人則靜默旁觀。後來的官方報導說:[有了來自北京﹝趙紫陽﹞的支持,難怪《導報》一小撮人把謹慎從事當作耳邊風,最終成為社會動亂的一部分。](40) (64檔案/2004)

  外國媒體報導一度認為,江澤民和趙紫陽發生衝突,大大削減了前者的名望,(41)但其實政治局一直默不做聲內有蹊蹺,並不像表面上看起來這般簡單。江澤民開完政治局會議,又在北京滯留了兩天,直到五月十三日才返滬,人們猜測他留下來是和高級領導人進一步磋商,而且好像從比趙紫陽級別還高的一位元老處─可能是鄧小平─得到了對《導報》把關的默許,這樣做很可能引起趙紫陽的義憤。顯而易見的是,江澤民在北京摸透了根底,才回到上海。 (64memo.com-1989)

  江澤民離滬期間,《導報》原班編輯和官方派遣的整頓領導小組,因五月十五日的《導報》內容展開激烈爭執。編輯們計劃用兩個版來報導海內外對江澤民罷免欽本立和派駐整頓小組的批評,其中包括代表六百名中國記者的六十家新聞機構發來的聲援信。(42)大陸的《經濟日報》、美西的中國商會均在報紙上刊登支持欽本立的廣告。(43)

  國外有報導說,江澤民在政治局擴大會議上敗陣,給《導報》編輯們壯了膽。倘若整頓小組簽發十五日的《導報》出版,就等於承認江澤民的決定錯了,雖然有些市領導也對整頓《導報》是否明智持懷疑態度,但劉吉和馬達堅持己見,十五日的《導報》校樣最終被擱置下來。江澤民贊同推遲《導報》出版,他的態度甚至比政治局會議召開前更強硬,他宣佈,除非編輯們同意取消計劃,否則停辦《導報》。 (六四檔案 - 2004)

  《導報》十五日沒有上市,報社的四部電話總機響個不停,人們紛紛致電詢問《導報》事態的發展,上海的一份晚報《新聞報》在頭版刊登一則消息,說明《導報》暫停的緣由,不到一小時便銷售一空,後來不得不加印一千份滿足讀者需要。(44)上海示威者∣尤其是記者和知識分子們∣為《導報》的命運捏一把汗,以後的兩天都出來聲援這份被迫停辦的報紙。大約二百三十名藝術家和學者遞交請願書,提出取消整頓領導小組,恢復欽本立原職,《導報》編輯和江澤民對話等要求。中國老作家巴金在上海病塌前表示支持欽本立,這位八十四歲的老人說:[我認識欽本立,欣賞他的思想方式,他在辦《導報》時表現出了勇氣和決心。](45) (64檔案 - 2004)

  然而這一切都是徒勞的。江澤民堅持要欽本立認錯才恢復他的職位,後者一口回絕,欽本立爭辯說,壓制《導報》的行為在黨內外都引起議論,並在五月十七日上交的請願書中陳述:[這種違反常理的行為是將公眾意見當做耳邊風。](46)《導報》停辦之後的幾天,人們還謠傳說,江澤民的態度緩和下來了,欽本立幾天內即可復職。其實當時根本沒有這回事,盡管趙紫陽在北京鼓動穩妥和解地解決分歧,但江澤民態度很堅決,他以絕對的沉靜應對示威者嘈雜的抗議聲,說明他手中握有王牌。 (六四檔案´89)

  一年後,《導報》正式停刊,與此同時,在家中被軟禁一年的欽本立因罹患晚期胃癌,住進了華東醫院。他自己有個單間,待遇良好,還可以會見大多數前來探視的人,只是不能見外國人。(47)時過境遷,人們即便是私下堣]極少提起上海新聞界的這位老前輩,在中共統治的中國,曾經有過曇花一現的新聞自由時期,而他是當時的風雲人物。又過了一年,也就是胡耀邦辭世整整兩年後的九一年四月十五日,欽本立也閉目歸天。上海電臺播發了一條短短的訃告,稱欽本立為[老新聞工作者],但行文中並沒有傷害已經停刊的《導報》。(48)在這件事上,雙方激進派人士迫使江澤民和欽本立違願行事,江欽二人本來也許更希望避免這種衝突方式。不論怎樣,那個內容簡短但口氣緩和的訃告,恰如其分地為《世界經濟導報》的故事劃上了一個悲傷的句號。 (64memo祖國萬歲/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