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2  

  一九九六年十月二十日,我站在揚州市中心地帶一條叫做東泉門(音譯)的窄街中央,任憑如流的自行車從我身旁穿過。睡眼惺忪的揚州貼近長江下游的上海,這堛漯F泉門曾是達官貴人們的居所,昔日的衙門依在,位於街道西端,現已成為地區黨委所在地。時過境遷,本世紀初這些寬敞的灰磚瓦房中居住著十幾戶銀行家、商人和知識分子,共享小街的一派靜逸,如今,一百二十五戶工薪人家棲身於此,加上附近小巷的數百戶家庭,人聲喧雜。 (64memo.com-89)

  我抬頭仰看一塊瓦板上剝落的嫩藍色中文字,開始費勁地閱讀「東泉門簡介」,我緊張地努力辨認著那些模糊的字跡,身後趕著回家吃午飯的騎車人搖鈴吆喝著叫我讓路,終於找到了一行字:「黨總書記﹝不清楚﹞﹝不清楚﹞江澤民曾居住在十六號。」再沒有多餘的一句。

  我截住從揚州政府小賣部出來,正準備蹬車離去的兩名學生,「這兩個字是什麼?」我指著那兩個不清楚的字問他們。著運動服的兩少年下了車,躬腰閱讀整個一行字,其中一個告訴我答案:「同志」。另一位則吃驚地說:「江澤民住過這兒?真的嗎?」兩少年跨上車,加入了川流不息的車海,只聽認出字的少年回答同伴:「當然啦,你不知道嗎,他是揚州人。」 (64檔案/89)


3  

  揚州翩翩的垂柳和慵懶的運河,讓人們感到暫時遠離了中國現代化城市建設的污染和交通擁擠。千年歲月流逝,這方水土養育了大批畫家、學者和哲學家,公元前五世紀,在長江淤積河床的居住地帶,城牆高聳,到了七世紀唐朝初期,河南北部的大運河啟用後,揚州成為中國最富裕的城市之一。揚州後來在歷史上衰落,但不像整個中國那般,露出遭遇沉重打擊的傷痕累累,鹽鐵貿易消歇,商業也移至沿海,但鼎盛淪落,世事翻轉,一千年後,揚州市的那份美麗猶存,由於地處要位,介於大運河和長江的交口,富饒風姿依然如故。 (64memo反貪倡廉-1989)

  對於二十世紀三十年代的富裕人家子弟來說,揚州可能相當於英國的巴斯(Bath)和美國的紐黑文(New Haven),是逃離烏雲翻卷的戰事和國內猖獗暴力的安靜避風所:當時外有日本侵略,內有長江下游南京國民黨政府打擊正在崛起的共產黨。

  江澤民於一九二六年八月十七日出生在揚州市田家巷,降生在一個滿室書卷的房子堙C(4)他的名字澤民,即「惠澤人民」,是從公元前五世紀的聖賢孔子的著作中摘出,和當時一個年輕的共產黨員毛澤東的名字呼應,澤東,即「惠澤東方」。當年三十二歲的毛澤東正在廣州為農民們講解中國共產黨運動,這兩個人之後都成為領導這個運動的中共領袖。襁褓中的男孩江澤民在五個孩子中排行老三,是家中次子,父親江世俊是多產作家和業餘電工,關於生母吳月卿,(5)人們知之甚少,只聽長墟的老人們講,又名吳小卿的婦人八十年代在潦倒中死去,但證實說,僅比江澤民大十歲的吳月卿胞妹吳月貞,在他的成長過程中扮演了比其生母更重要的角色。(6) (64memo祖國萬歲/2004)

  江澤民生於虎年。在中國的哲學思想中,野生動物之王老虎代表所有男性特徵:既具備驅趕妖魔的勇猛善戰,又不失調度指揮的強壯精明。

  江家在揚州備受敬重。祖父江石溪時年五十六歲,因中醫醫術高明而聞名舊城,他的病人常常去田家巷附近的一家藥鋪照方抓藥,如今這家藥店還在,門前常見坐著藤椅的一群老人們談天說笑。

  通過江石溪,可以尋根江家祖上。江家村坐落在疏西河(音譯)支流旁,這條河蜿蜒流淌到窮困的內地省安徽,直入南部霧氣繚繞的黃山。(7)茶鄉江家村的生活雖說平怡,但也不免世道維艱,出生在十九世紀末期的江石溪的兩個兒子,因貧困飢荒交加雙雙喪生。二十世紀初期,江石溪看中長江流域富饒的運河地區可以發揮他的醫術,便攜一家七口南遷至揚州外的仙女鎮。(8) (六四檔案 - 2004)

  安家落戶後,江石溪以內陸所學醫術祕方為生度日,時隔不久,世紀初年的工業擴張便帶給運河地區更好的生存途徑。一九一五年,四十五歲的江石溪棄醫從商,受聘擔任大達內河輪船公司駐揚州協理,(9)公司設立在揚州下游的南通,是進出大運河的必經之路。江石溪脫去長袍,換上了在上海定做的皺巴巴的亞麻布套裝,也算是「下海」了。

  江家不久即舉家遷至揚州瓊觀街田家巷,運河和水井貫穿老城,省去了在鄉下打水的麻煩,年齡從一歲到二十歲的五個孩子的教育也有了保障。

  江石溪在南通的新工作佔去了他大量的時間,他甚至還參加了這個下游城市的一個農業發展計劃。(10)像許多同齡的知識分子一樣,他也關心國家大事,痛罵外國勢力的入侵,斥責清朝政府的懦弱和國民政府的無能。江石溪譜曲寫歌,痛斥袁世凱對日簽訂二十一條的妥協,並將小曲教唱給由富裕商人組織和資助的國民黨巡回音樂合唱團。「二十一條款」拱手讓給日本大量的中國領土,包括長江流域,是中國深重災難的象徵。(11) (64memo.com´89)

  只有少數在田家巷居住的老人還對江家的故事略有回顧。江石溪死於一九三三年,當時江家在小巷的房子似乎已經賣掉,但生活在中國歷史上最危急時代的這個有膽識的中醫師,為他的四個兒子(唯一的女兒江世英婚後不久去世),以及孫輩們遺留下兩項重要的遺產:言行共存的知識分子氣質和愛國主義情懷。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