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7  

  八七年十月一日,在上海體育館舉行的國慶晚會將近尾聲,江澤民突然從貴賓席的座位上站起,走向舞臺,好奇的觀眾心想,這位身材略胖的市長可能又要發表什麼單調無味的講話了。但江澤民徑直跳上指揮臺,伸手要過指揮棒,轉身面對整個交響樂團,提臂抬棒,開始指揮世界共產主義的聖歌[國際歌],剎時間,紅燈綠燈從舞臺上方一齊飛揚閃爍,蒸汽煙霧鑽出臺上地板繚繞彌漫,場內兩萬名觀眾驚訝地高聲大喊:[好!好!]惹得江澤民喜形於色,笑到耳根。(96)就在數月前,他參觀澳大利亞墨爾本歌劇院時,也曾躍上舞臺放聲高歌,令主人驚喜萬分。(97) (64檔案-1989)

  這時候的江澤民已經充分具備上海市長的自信,他漸漸有了政治精明和管理有方的名聲,後來溶入他領導風格的自我表現的特點也就開始漸露頭角,他似乎意識到仕途將一帆風順,那些興高彩烈的表演,也是隨著心中那份美好的感覺而來。十月底召開的中共十三大上,六十一歲的江澤民進入中國最高權力機構─十五人組成的政治局,僅僅這一次官階升級,他就躋身這個國家的政治名流之列。 (六四檔案 / 89)

  江澤民並不是十三大唯一風頭強健的市長,另一名直轄市天津市長李瑞環,也在這次大會上躍升進入政治局,他和江澤民一樣,在此次晉升之前,只在中央委員會待了一個任期,而且也從市長改任市委書記。(98)年初時,中共八名元老退位,包括江澤民揚州中學的校友胡喬木,因此政治局得以提拔新人,鄧小平八二年為退休老幹部創設的中央顧問委員會,終於派上了用場,政治局兩名較年輕的成員喬石和李鵬再躍一級,進入寶塔頂尖的常委行列。 (64memo反貪倡廉 / 89)

  三百多名中央委員中,約有幾十名年輕的地方領導可能進入政治局,為什麼單單相中了江澤民?許多人認為他此番晉升是[上海幫]不擇手段的(譯者注:Machiavellian,馬基雅維埵﹛^運作,即選拔同鄉進入京城,這已經成為一個老掉牙的中國政治理論。然而就江澤民的情況來看,不論從實際還是從理論角度講,這都是不可能的。自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來,中央委員會的上海人(包括生在上海或者在上海工作過)所佔比例只落不漲,這種現狀一直持續到九十年代,(99)而江澤民其實是七六年以來首位升遷進入政治局的上海領導。 (64memo中華富強-2004)

  在上海鍍金像是進京做官的墊腳石,而且有證據表明,上海更像是那些野心勃勃的幹部的溫室孵卵房,他們早已經被中央內定為未來的繼任者,像江澤民和芮杏文(這次進入中央書記處)這樣的幹部,在被送派上海之前,很可能就已經在晉升的路途中站好了隊。(100)

  當江澤民於七六年被選派參加工作小組,協助中央重掌上海控制權時,他的地位就得到了上面的肯定,他在五十六歲時加入中央委員會,也是注定要擁抱大事業。後來升任上海市長,更充分顯示他在北京的圈子媔}闢了順暢的道路,現在,既然他在上海的前兩年有不俗的表現,政治局的門理應向他敞開。

  作為政治局委員,江澤民得以和來自北京訪問上海的高級領導人平起平坐,早在八七年八月代理總理李鵬來訪時,江澤民陪同其視察上海,就省去了其他地方領導通常履行的[匯報]程序,同年十二月他奉陪姚依林和李先念的上海行,也同樣免去向上級匯報的手續。

  江澤民躋身黨中央權力中心擔負起新的職責,這意味著他不得不放棄上海第一事務長的職位,但他對此可能並不感到遺憾。到這個時候,他已經開始抱怨負擔繁重了。其一,他必須解決那些看起來沒完沒了的小事,除了對付爆裂水管和西瓜皮,他還在八六年春節前負責將電力輸送給上海唯一一家醋廠,確保家家戶戶在中國除夕之夜吃上蘸醋的餃子。(101)其二,市府接待室的中外客人川流不息,他說:[我不能拒絕見這些人,但這些活動佔去了我所有的時間,一天中唯一閱讀重要文件的時間就是從晚上九時到午夜,現在這麼多新生事物,我卻沒有時間學習,實話說,這是件令人頭疼的事情。](102)江澤民對做上海的第一事務長感到疲憊,看來改做政治局委員也不錯。 (64memo.com - 1989)

  八七年十二月,江澤民在一次會議上向上海幹部們介紹了接替他做市長的朱熔基,後者自五一年從清華大學畢業,便一直在中央政府部委工作,上海人對他知之甚少,他調遷上海無非又一次證明上海是培養高幹溫室的事實,朱熔基後來當選中國總理。一份報導說,當江澤民介紹朱熔基時,[掌聲稀落,顯得江澤民的鼓掌聲音特別大]。(103)

  原籍湖南的朱熔基未出世時父親就死了,母親不久也去世,他勤奮自立,頑強念完高中和大學,自稱有一個[苦難的背景]。他個性率直,頗得百姓好感,但經常冒犯同事。朱熔基不像湖南籍的毛澤東是個土佬兒,在現代文學方面頗有學識,他也不喜歡聽花梢的空話,每逢他主持會議,開場白往往短促乾脆,單刀直入,如果有幹部沒準備好材料數據便前來開會,他就毫不客氣地請他們出去,有人參加官方儀式遲到,就別想吃到後面的宴席。(104)朱熔基直截了當的風格,和江澤民的裝腔作勢和客套熱誠形成鮮明對比,但他們工作上配合不錯,是難以對付的一對兒。(105) (64memo中華富強-89)

  江澤民退下市長之位,不會有人公開拍手稱快。上海正在發生變化:數項都市主要基礎設施已經上路,外國投資也開始起步,經濟增長率在百分之六至八之間,人們當然也清楚地意識到,上海有更多的地方需要改進。一份官方報導後來指出:[上海人覺得朱熔基比江澤民更大膽更果斷,自從朱熔基擔任市長以來,上海的許多問題得以緩和。]

  朱熔基能夠建立功績,當然也拜賜歷史契機。他進入市府時,就像當初江澤民比前任汪道涵趕上更好的大環境一樣,享受到中央政策帶來的推動力,當時北京特別針對上海宣佈了一系列優惠的外國投資政策,並於八七年開始實施。(107)同年,中央政府還採納有關加速所有沿海地區發展的戰略政策,這一政策持續了八年,直到內地和沿海的貧富差別加大,才迫使中央的注意力轉向內地。但沿海發展的戰略給上海的經濟注入活力,帶來巨大的外資和欣欣向榮的地方經濟。上海佔全國出口總額的比例從八五年的百分之十下降到八九年的百分之八,(108)但是外資方面卻獨領風騷,直接外資投入從七九到八五年期間的五千八百萬美元猛增至八五年到八九年期間的十億美元,其中八九年一年就有四億二千二百萬美元的外資項目,上海外資佔全國的比例從八五年的百分之一上漲到八九年的百分之十二。(109)如果考慮到黃浦江東岸的浦東區直到一九九○年才開發,這樣的業績也真算是輝煌。 (六四檔案 / 89)

  上海在八十年代後半期吸引十億美元外資的大部分,都投入房地產和酒店建設。江澤民做市長時曾經親自負責該市第一家合資酒店喜萊登的項目,該酒店於八六年底開業後,他又為另一家豪華酒店上海希爾頓撥出土地。(110)江澤民和當時美國副總統布希的哥哥普雷斯科特.布希(Prescott Bush)一起努力,在上海建設高爾夫球場,也主持了那時最大的中美合資企業─麥道航空飛機生產組裝線的開業。 (64memo.com / 2004)

  江澤民喜歡和囊中鼓鼓的外國投資者們來往,提出技術問題難為他們,談到興頭還會崩出幾句英文,但一旦遇到嚴肅話題,他便轉說中文,安全為佳。他對常駐上海的外交人員說:[我們必須讓外國投資者有利可圖,有利好圖。](111)

  那時,江澤民身邊有幫手朱熔基推動,上面有來自北京的壓力,於是他於八八年一月率上海十一人代表團南下廣東的珠江三角洲地帶考察取經。對驕傲的上海人來說,屈尊向廣東仔求教表現了巨大的謙卑精神。上海經濟委員會副主任江義仁(音譯)告訴一名外國記者:[派往廣州如此大的一個代表團,上海自然會不好意思,但領導們總是告誡我們,不要盲目自大。](112)代表團回到上海後,江澤民召開萬人幹部大會,他表示,必須[謙虛地學習廣東經驗,我們不能再盲目自大,從上到下每一個人都應該適應商品經濟的需要]。(113)江澤民的南方之行喚起了領導層的一股政治意願和活力,上海大規模實施精簡官方手續,為外國投資者創造了良好的投資環境,江朱二人從此贏得了海外的喝彩和北京的表彰。當時上海有四千家國有工業企業,這種經濟計劃結構導致該市官僚成風,批准一個項目往往需要所有的官章。面對各級政府的這座迷宮,外商退避三舍,轉往他地。江澤民也曾試圖精簡機構,但這項工作一直沒有太大的起色。 (64memo.com/2004)

  八八年三月,北京的《經濟日報》載文,敘述一規模不大的中外合資企業外國經理[公章旅行]的故事。文章說,經理們花費十五個月的時間,跑遍十九個政府局機關和十四個委辦,一共蓋了一百二十六個公章,僅為在上海郊外寶山區設立一個合資企業,到最後投資人不得不放棄,直到他們向市領導申訴的時候,公章還沒有完全蓋完。

  江澤民聽聞此事後做出如下評論:[我聽說這件事感到羞愧難當,一月訪問(廣東)東關時,他們告訴我,一小時就可以通過這些手續,外國人怎麼能夠忍受這樣的官僚作風呢?](114)

  [公章旅行案]的文章出現得正是時候。江澤民希望組織一個[打擊官僚]的會議,而更傾向於解決問題的朱熔基,則提出實質性的改革方案,被市府採納。不到兩個月,朱熔基建立了上海第一個外國投資工作委員會,該委員會並由北京授權批准投資額達三千萬美元的項目。更重要的是,經由委員會批准的項目再無需蓋那些煩瑣的公章了,後來擔任中國總理的上海新市長,也因此被冠以[朱一章]的雅號。 (64memo祖國萬歲´89)


8  

  八八年四月,上海地方電視臺和上海婦聯決定聯手舉辦選美比賽,重振四七年以後消聲匿跡的[上海小姐]風潮。當時北京也正在籌辦另一場選美賽事,全球選美活動廣受民間青睞,各地主辦者理直氣壯。[上海姑娘]全賽將花費四十五萬元人民幣,包括頒發給桂冠者的獎金五千元。

  江澤民對通俗文化有種天生的反感,但有礙於維護其改革者的面子,起先對選美之事沉默不言。而上海市一些老幹部聞聽選美計劃後怨聲載道,向江澤民辦公室投訴,他們認為,在許多上海居民受累通貨膨脹之時,在社會福利遠遠不足之日,舉辦選美耗費資金[不合時宜]。之後,又有幾名市人大代表遞交提案,呼籲取消選美熱賽,這番推波助瀾終於令江澤民打破沉默,於五月十日發話禁賽:[條件尚不成熟。](115)他說:[在我五年任期內,上海將不舉辦選美活動。]其實江澤民下令停賽有幾分勉強,他心堜白,上海正在樹立現代化形象,也許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要求此事不要見諸報端。一份官方傳記指出:[人們推測可能是為了不使主辦者難堪,或者不使外界誤以為他過於保守。](116) (64memo.com / 89)

  不論江澤民的志向如何,或者他本人多麼實際,他即便在中國八十年代末期最開放的時期也始終是個社會保守派。就選美比賽而言,當時他完全能夠以上海重添國際風彩之由,高抬貴手准許舉辦賽事,但他耳朵根軟,僅僅聽了些勸說,便勒令禁賽,但之後又避開風頭,壓下報導,說明他知道如此一來,外界和北京可能會將他劃入意識形態保守派之列。

  只是江澤民的保守和中共教條毫無關聯,他從未稱選美為小資產階級的虛飾,這就是為什麼他不願別人將其視為保守派的一員。事實上,他天生就保守,經過多年傳統教育的熏陶,他認為黨和政府的角色是家長統治式的,就像維多利亞時代的好人施好行善。在上海的最後幾年,他對民眾文化生活表現出屈尊俯就的父親式的關懷,現在他卸掉了處理經濟和日常事務的負擔,逐漸發展成為一個親善的父輩形象。 (64memo.com´89)

  十三大呼籲黨和人民之間更直接對話,江澤民積極響應,和刻意選出的市民們進行一系列的圓桌討論。江澤民在人前一向很自在,特別是他作為中心人物時更是如此,對他來說,對話並不會產生威脅感,他樂於就其世界觀發表居高臨下的演說。八七年十二月他和包括教授和工廠廠長在內的二十名當地知名人士會面,之後他對新華社說:[通過和市民討論,我成了他們親密的朋友。](117)江澤民表示,這些討論會並不只是紙上談兵,而是[幫助人們解決困難,贏得他們的信任]。可是這些座談會的報導卻顯示,江澤民又舊戲重演,一味教訓那些前來提意見的人,比如新華社的報導說:[在一次會議上,一些市民生氣地提出交通擁擠的問題,但在市長解釋了現況,並列舉了政府在這個方面正在做出努力的數據後,便滿意而去。] (64檔案-1989)

  江澤民[幫助人民]的方式有時還會很離奇。八八年二月春節前夕,他派專機到廣州,接回無法趕上飛機回家過年的一百四十名上海人,他這一行善義舉,被《文匯報》說是[導致經濟損失],但他卻好像並不怎麼介意,因為這顯示他[關心他的人民]。(118)

  江澤民的保守並不是意識形態問題,而是因其所受傳統教育而產生,這從他對馬克思主義若無其事的態度中可見一斑。十三大提出改進馬克思主義(有人說是打折扣),適應中國國情,江澤民對此也顯示了不一般的熱情。他在八八年三月的一個學術會議上說:[理論研究不應該有禁區,理論工作者應該暢所欲言,言無不盡。對理論探索中的失誤,堅持不打棍子,不扣帽子,不裝袋子。](119) (64memo中華富強-1989)

  江澤民自己承認,他對一些問題[總感到疑惑],比如更大的民主是否和經濟效率相互協調,蓬勃發展的半私人農村企業是否侵蝕了國有經濟等等,而一個堅定的馬克思主義者不會產生這樣的疑問。現在,江澤民已經開始用自己的想法觀察和創造這個世界,他並不特別信奉入土已久的德國哲學家馬克思的教條,而是依照長江三角洲地區貴族氣質和傳統行事。他相信,[上海小姐]不是冒犯了馬克思,而是冒犯了上海。 (64memo中華富強´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