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6  

  江澤民八六年學生示威期間堅持新聞報導[必須符合人民的利益,有利於改革開放政策],顯示了他作為中共領導的性格中出現一個新的層面。他在擔任電子工業部部長時更喜歡真實坦率的報導,但現在他是大都市的市長大人,需要考慮新聞事實報導之外所扮演的角色。江澤民兒時就已從叔叔江上青和江樹峰的活動中,目睹媒體的政治力量。叔叔們在三十年代末期和四十年代早期領導發行一系列黨報和雜誌,讓他認識到媒體是黨的工具,雖然他沒有親身參加內戰,但他和前一輩的思想精神相通,至少在新聞認識方面是一致的。 (Memoir Tiananmen/89)

  這種對新聞的認同感在他就任上海市長時開始表露出來,在市長和黨委書記的五年任期內,他對媒體報導的內容表現超常的關注,有時甚至到了偏執的程度。上海《社會報》的關閉和《世界經濟導報》的整頓只不過是最初的兩個例子而已。

  江澤民初任市長,就對媒體報導很挑剔。《解放日報》刊文描述江澤民的城市基礎建設新計劃,文中引用他的話說,市長誓言改變城市的三個面貌─即擴建國際機場,火車新客站投入使用,和建設國際客運碼頭。(88)只是江澤民在一次自命不凡的記者會表演中,使用英文詞匯[Faces]代表中文[面貌]一詞,當《解放日報》第二天負責地用中文寫出這個詞匯的意思時,江澤民龍顏大怒,他本想炫耀他的英文,雖然用得不太確切,哪想卻被媒體自視無所不知的家伙給一筆勾銷了。江澤民命他的私人祕書致電該報以示抗議,這位祕書教訓那名無端受罵的記者:[你還是寫三個Face吧,這更符合江市長的意思。](89) (六四檔案´89)

  從八六年開始,江澤民便經常和市堜狾野D要媒體的高級編輯開會,這已經不能算做是控制媒體的一般方法了,以前的市長從無慣例,通常情況下,都是宣傳部門的官員被委任召集這樣的會議,(90)江澤民這樣做的目的無非是希望張開更大的新聞控制網。王霄鵬說:[江澤民非常注意與媒體、記者的關係。](91)

  隨著江澤民在上海展開工作,他對媒體的報導越發敏感。上海似乎處處在走下坡路,加上城市擁擠不堪,這堛漫~民以脾氣急躁著稱。八六年十月,黃浦江邊的一棟政府大樓發生火災,江澤民說市領導[禁不住焦急萬分]。(92)當時百餘戶人家的房屋和燃燒的樓房相鄰,所幸的是,消防人員在火苗四處亂竄之前便迅速澆滅了大火,火勢雖然控制住了,但大量的滅火用水卻導致城市古老的供水系統嚴重失控。水管炸裂,溢出的水順著熙熙攘攘的南京路流淌,部分中央交通路線被淹。 (Memoir Tiananmen - 2004)

  上海電視臺兩次奔赴事故現場,連續報導這一災難場面,讓市府臉上頗不好看。江澤民看了這些直言不諱的報導很生氣,他在一周後的防火會議上責怪說:[像這樣的報導不應該只是提醒人們,應該讓人們了解上海基礎設施的問題,並且看到問題正在逐步改進。](93)

  圍繞上海惡劣的基礎設施問題的又一件事,再次浮上臺面的事,引發江澤民和地方媒體最激烈的短兵相接。八七年五月四日,江澤民和地方人民代表開會,會後一名代表向他抱怨新客站附近的一個水管往街道上漏水,將近一年也無人理會,這位代表幾次致信給閘北區政府,接到同樣有禮貌的回覆:[問題正由有關單位解決。]這件事自然會影響江澤民有關城市[面貌]的計劃項目,因此他回到辦公室後,便找到地方供水局,向他們叫喊:[找個人把那個水管修了!]據說水管當天便修好了。 (Memoir Tiananmen´89)

  這件事本來並不會引起軒然大波,但幾個星期過去後,《解放日報》的明星記者許錦根向人大代表詢問有關水管爆裂問題的進展,結果得知江澤民親自過問此樁小事。在這種情況下,一般記者很可能寫個報導,表揚江澤民如何尊重人民代表的提議等等,但許錦根卻另有想法,他認為這件事很重要,可以寫個稿子給《人民日報》頭版的[每周論壇]欄目,而該報的編輯都熟知許錦根的作品,當即拍板同意照發。 (Memoir Tiananmen´89)

  這篇題為[事必躬親的另一面]的專欄文章後來出現在八七年七月六日的《人民日報》上,(94)對江澤民高壓干涉一件行政管理小事尖刻指控道:[領導幹部參與每一件小事是非常不正常的,這只會在下級幹部中間造成依賴和拖延的作風。]

  江澤民被激怒了。該文章雖說沒有指名道姓,但矛頭毫無疑問就是指向上海[最高市領導人]。文章結尾更露骨地評判江澤民,影射他曾經壓減出租車費的行動:[全國一些報紙不斷載文,表彰某些市長解決出租收費過高的問題,但是如果這種事情繼續下去,還要物價局局長或者出租車公司的總經理幹什麼呢?]

  《人民日報》覺得許錦根辛辣的諷刺還算公正,但江澤民卻受了冒犯,他兢兢業業經營整頓這個正在伸展羽翼的破舊老城,一番潛心之功卻被目空一切的年輕記者毀於一旦,將他描繪成好管雞毛蒜皮閒事的市長,在全國最權威的黨報頭版被人公開取笑,這還了得。

  七月十日,江澤民主持由上海宣傳機構所有黨政官員參加的特別會議,他往桌子上砸著自己的拳頭說:[許錦根一點兒也不知道管理這個城市是什麼樣子,這個作家真的認為自己了不起,我認為他應該多走出辦公室到處看一看!](95)與會的《解放日報》編輯們垂著頭,滿臉不自在。結果這次會議演變成責罵許錦根和其上級領導的講壇。

  看來江澤民這時已經深知媒體的力量,他知道,即便是在新聞受到控制的中國,媒體可以說政府的好話,也可以損害政府的形象,左右公眾的看法,他任職市長的表現,以及他在北京的形象,都依賴和媒體關係的好壞。江澤民在那次會議訓斥許錦根之後,列舉了自己插手幹預爆裂水管事件的諸多理由,與會者沒有人接一句話。

  《解放日報》的編輯們回到報社,便將這次報導逾越雷池的事情告訴許錦根,他們知道沒有必要和市長大人辯解爭論,只有充分表現悔悟才能保住工作。許錦根依照編輯們的建議,寫了一封道歉信,連夜趕出,次日一早親手遞交上去。

  其實江澤民也並不想致許錦根於死地,他似乎沒有料到會有懺悔書,於是很快給許錦根回函:[你在我身邊工作時間長一點,就會知道我總是鼓勵同志們開誠布公,但是我有一個缺點:有時態度有點強硬,請原諒。]

  這一招顯得很慷慨大度。江澤民承認召集特別鬥爭會是過分了,但他也已經亮出自己的觀點。像汪道涵所說,他是事務長,而且他決意不能為了這類官僚事故受到責難,上海媒體碰了一鼻子灰,再也不敢點評江澤民的領導作風。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