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5  

  十二月十九日一早,大學教室奡X乎沒有上課的學生。有關前一天市長和學生對話衝突的消息寫滿了校園的布告欄,學生們聚集在一起談論國事,所讀所聞都激勵他們採取進一步的行動。他們知道,一方面,江澤民承認示威合法,並許諾參與者不受懲罰,另一方面,他又指責學生們[動機淺薄],並剝奪他們的新聞權。不出所料,早間報紙對會面之事隻字未提。

  到了中午,學生領袖們鼓動同學參加街頭遊行,來自三所主要大學的五千名(也有人說一萬名)學生下午走上街頭,(54)起先他們聚集在人民廣場和附近的市人代會大樓周圍,許多學生躍過樓前的鐵欄杆,將傳單標語貼在牆上,其他人則向過路群眾散發傳單,公安人員無動於衷地站在一旁待命,到下午晚些時候,遊行隊伍轉移到外灘邊上的市委市府辦公摟前。市府的樓門被鎖住,並用木樁設了路障,有兩名持槍上刺刀的公安人員站崗,其他公安則包圍了大樓,兩名安全警衛還從一個陽臺上向下拍照。(55)學生們叫喊著:[江市長出來!芮書記出來!] (64memo.com-89)

  在這座新古典式建築的大樓堙A上海領導仍舊遵照胡耀邦的疏通對話原則行事。暮色將晚時分,副市長葉公琦被迫出來和學生見面,他請求學生在下班高峰五時半以前撤離,當時十七條交通線路已經被示威者堵住。有些學生聽從勸告,登上市府指派的公車回校,但大約兩千名學生死守不去,直至夜幕降臨。

  江澤民顯然不願再面對學生,昨天交通大學的對談在鼎沸的吵鬧中結束,現在學生們毫無畏懼地回訪來了。靜坐持續到午夜,江澤民才出來和學生領袖談話,官方報導說他處理完一天的工作後[趕到現場],我們現在知道,出發前他在康平路的家中,(56)而且他唯恐會吸引注意力,改坐一輛工具車去外灘。但這位司機顯然不如他的座車司機那麼靈巧,當車子接近外灘時,司機為躲避一群學生,車身閃晃了一下,江澤民的頭撞在半開著的窗戶上,[在車上碰得直流血,]他後來回憶說。(57)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從市府大樓的一扇側門進去,學生們則通過架起在臺階上的金屬路障,進入會議廳,只見他們的市長頭纏繃帶,正坐在一張帶有坐墊的椅子上神色頹然地等著呢,這種正式的場合顯然比交通大學的騷亂場面更合江澤民的意。他後來說:[我和他們談道理,也談利害。](58)

  江澤民先擺出調和的口氣說:[我們理解你們改革和加快民主進程的願望,但這種街頭抗議是不能容忍的。](59)學生們表示異議,他們希望政府宣佈他們的運動是愛國的,並重申他們對新聞報導的要求。江澤民退了一步,改換了他日前有關新聞自由的解釋:[報紙有他們選擇文章的自由,我不能告訴他們什麼稿子可以發。](60)他說,不會懲罰任何參與運動者,但學生們需要遵紀守法,他並警告說:[小心你們當中的搗亂分子。](61) (Memoir Tiananmen/89)

  這次會面過後,一名學生領袖站在大樓前的臺階上,用手提式電子擴音器,向其他學生報告會議情況。江澤民的態度和講話還像以往一樣,不足以勸說學生們回家。於是他們繼續靜坐到東方發亮。

  雖然江澤民在和學生會面時表現得平易近人,但他此時已經希望用武力驅散學生了。他回憶說:[時間很緊張,因為上班前本來就會堵車,如果到早上六點人再不散,車子擁擠起來,就要出事情。]如果學生們堅持不撤,江澤民已經有備無患,組織了足夠的人力來驅散他們,他說:[我準備了兩千名警察,採用行政措施。](62)

  十二月二十日清晨六時前,市委採取行動,地方廣播說:[經過多次警告,公安人員採取行動驅散了學生們。](63)此次行動中,公安人員表現得較溫和,他們沒有佩戴武器和任何其他設備,只是受命將學生們送上公車。但當時在一片混亂中,每一方都指控另一方行為野蠻,新華社堅持說,學生們打傷三十一名公安人員,但公安方面[沒有一人還手]。(64)學生們則說,他們有二百多人被拘捕,(65)但都沒有得到證實。 (64memo.com´89)

  雖然上海一片混亂,北京方面仍舊主張採取溫和手段,要求上海官員們認識到學生運動的[愛國主義]成分,通過對話解決問題。這種軟性政策是可以理解的,自從方勵之在合肥的煽動以後,全國幾十所學校都有不同程度的騷動,但包括北京在內的其他城市還算相對平靜,每一雙眼睛都在注視著上海。

  學生們被逐出外灘,交通重又恢復正常,但這次行動好像導致更多示威發生,上海市當局顯然不願使用武力,但是學生們被送上公車時遭受到一些踢踢打打,成為他們抗議的新藉口。十二月二十一日和二十二日正逢周六、周日,估計有一萬到兩萬五千人在外灘邊駐紮。這次,學生們帶著旗幟,呼籲自由民主,上海機械工程學院學生們的橫幅上書:[我們想當自由人,不願做機械人。](66) (Memoir Tiananmen´89)

  行人們駐足觀望,人群越發膨脹起來。一家外國通訊社估計周六大約有七萬人聚集,大多匯集在人民廣場,也有不少人在外灘市委辦公樓前逗留,(67)官方認為周日有三萬人上街,其中包括一萬名學生,(68)自七十年代末期經濟改革開始以來,這是目前為止中國最大的示威場面。

  隨後,工人和農民也參與運動,情況一觸即發。周日晚上八時,一群工人聚在市委大樓前一輛豐田箱型車和轎車周圍,他們以為是公安車輛,便將其推翻,車中汽油溢出,消防隊員不得不用水龍頭猛澆車身,以防起火。

  當天晚上,江澤民帶著頭傷,(69)會同芮杏文和阮崇武,在上海體育館召集全市政府部門八千幹部開緊急會議,決定制止學潮發展,通知上海郊縣暫不準一萬名學生探親回滬,公佈有關遊行示威的新條例,加緊控制運動,並宣佈公車公司取消員工休假,增加車次運營。新華社當天晚上發消息說:[我們剛剛結束文革,得到一些平靜,難道遭受的苦難還不夠嗎?](70) (64檔案-2004)

  其實,這些繁瑣的準備工作變得沒有什麼必要。到周日晚上,示威者大多喪失士氣,外灘十一時已經人去灘空,學生和工人們都回家了,準備下周過正常的生活,大多數學生第二天又回到教室上課。上海連夜從周邊地區調派大量的公安幹警進城,但這種有備無患到這時已經沒有必要。(71)

  上海市當天公佈實施兩項新的規定,禁止示威遊行,並威脅懲治示威者。學生們被警告不應[圍攻、嘲笑、污辱、謾罵、毆打幹部和人民警察],(72)一名上海發言人背離市府早先的口吻,甚至稱一些傳單招貼是[反動的],(73)不論怎樣,他說:[市府一貫堅持對話的原則。](74)同一天江澤民參加一個工作安全會議,他顯得好像頗具先見之明,在談到如何避免今後的騷亂時說:[至於那些不利於社會穩定的因素,各級組織必須做好正確和有效的意識形態教育。](75)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周二凌晨三時,最後一批示威者離開人民廣場,一份官方報導說,交通大學的學生們已經正常上課,並在準備聖誕禮物。(76)第二天,上海市官員和來自主要大學的十五名[學生領袖]會面,這次會議敷衍了事,對許多重要的學生意見一帶而過,根據五千名學生與市府教育官員會面時提交的要求,上海市府撤回有關三十一名警察被毆打的指控,而學生們則答應不再舉行遊行示威。(77)雖然十五名學生在運動中缺乏代表性,─比如市學生自治聯盟的頭目魯強就沒有參加,但激進學生已經撤退。這次會面對雙方來說,都是爭了個面子。 (64memo.com-89)

  上海學生運動迅速熄火,江澤民是否從中起了推動作用?這位市長不怎麼同情學生,在對比自己參與的學生運動時說:[學生還是簡單,比我們四六年那時候是差多了。](78)江澤民勉強遵守著胡耀邦的疏通和對話方針,當時,學生們無論走到哪堙A警察都包圍起來,後來警察還在人民廣場和外灘豎起路障,將學生和本來可能加入示威的路人隔離開來。江澤民傾向使用武力,但在逐步萎靡不振的學生運動面前,政府採取的方式是有效的。 (64memo祖國萬歲-89)

  上海政府很快公佈了四天示威騷亂造成的後果:三百萬人誤公車,兩千六百人誤火車。新華社的報導說:[老幼病殘乘客在寒冷的風中站立數小時,等待公共交通服務恢復正常。](79)上海有六人被控流氓罪處以死刑,其中兩人掀翻豐田車,另一名推倒一排單車,其他三人,包括一名從附近江蘇省來的農民,被指控在人群中亂摸青年女性。政府發言人強調說:[六人中沒有一人是學生。](80)這顯然是希望表現江澤民在學生面前信守諾言。 (六四檔案/2004)

  可是學生們受到[行政處罰]的威脅,可能包括勞動教養三年的懲罰。(81)示威發生之後,校方似乎更注重黨內純潔,僅交通大學就有一百二十七名學生黨員被開除出黨。

  這些示威是自文革結束以來中共所遭遇的首次挫折,在此之前,鄧小平經濟改革帶來的負面社會影響大多被遏制瓦解。雖然北京高層表面沉靜,但數千學生和工人上街遊行,呼籲加快民主改革的場面也讓他們不禁大汗淋漓。鄧小平立即將方勵之和上海另一名異議人士王若望驅逐出黨,而這也僅僅是粉飾門面之舉。

  對鄧小平來說,一方面拯救被圍攻的中共總書記胡耀邦,一方面又要防止自由主義的萌芽,是很難做到的。在十二月三十日的一次會議上,鄧小平批評胡耀邦沒有對學生採取更嚴厲的立場,他抱怨說:

  [在上海,人們甚至說我們黨中央沒有勇氣。](82)胡耀邦被勒令進行自我批評,保住工作。但這就像拋給淹沒在颶風暴雨中的人一個沙灘球,無濟於事。一月四日,鄧小平在其住宅和趙紫陽以及數名黨和軍隊領導人會晤,決定讓胡耀邦下臺,由趙紫陽接替總書記職位,李鵬擔任總理。經過五天的內部審查,胡耀邦於一月十六日被迫離職,當天的中國晚間電視新聞播發了這條消息。(83) (64檔案/2004)

  就在高層準備開除胡耀邦的時候,江澤民感覺到政治風向的變動,開始隨風使帆。他在一月六日的一次會議上說:[我們必須明確立場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堅持走中國式的社會主義道路,不能回到資本主義的道路上來。](84)一周後,新出版的上海《社會報》因同情報導學生運動而被勒令關閉,同時,市府宣傳部兩名幹部進駐《世界經濟導報》。《導報》是在汪道涵的庇護下設立的,創辦活躍,後來在八九運動中再次引起中國人的注意,上海老幹部局的地方老黨員因該報言論太過開明,曾經向上級遞交批評信件。(85) (64memo反貪倡廉 - 89)

  從一月到三月,江澤民和芮杏文接連組織了三次[學習匯報]會,給那些理解學生活動,哪怕是在心埵P情學生的幹部們閱讀動亂條例,江澤民說:[歷史的經驗告訴我們,資本主義在中國行不通,我們必須堅定不移地沿著中國式的社會主義道路前進。](86)

  如果說江澤民在八五年社會動盪中表現為一名堅定的經濟改革者的形象,那麼他在八六年底的學生事件中則更像同樣堅定的政治保守派人士。如果不是胡耀邦的約束力,他可能會過高估計自己的力量,對學生使用更大的武力,但現在的結果也不錯,一場運動幾乎沒有經過什麼混戰,便偃旗息鼓了。江澤民和上海領導人讓開放和保守兩派都滿意,當北京政治越發積怨結仇的時候,這番標高立樁顯然是值得的。不論江澤民是在應用技巧還是全憑運氣,有一點是肯定的:他的形象很好。文革以後規模最大、破壞力最強的學生運動之火被有效地撲滅,他和學生見了兩次面,完全遵循了胡耀邦的要求,但同時又沒有在任何原則性的問題上動搖一分一厘。官方傳記作家李國強在江澤民三年後處理天安門事件之後,這樣讚譽這位市長:[在對待學潮事件上,江澤民給人的印象,更多的是八六年底時留下的。](87) (64memo反貪倡廉´89)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