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3  

  江澤民對經濟領域少有涉獵,只是當初在協助設立特區的工作中和經濟打過交道,就任市長以後,平民百姓關心的通貨膨脹、外商投資、和國際金融,都是他這個事務長的職責範疇,佔去了他大量的精力。當時在討論經濟特區實行方案時,江澤民好像是個熱情的經濟改革派,樂於遵循國際慣例,甘冒短期風險嘗試新的政策。他對中國從蘇聯借鑒的計劃經濟模式沒有什麼信心,這可能是因為他在莫斯科和布達勒斯特的經歷,或者因為遠赴他國開了眼界,也許只是出於自己的本能。他曾經對一名外國記者說:[我們不能永遠堅持蘇聯的模式。](29) (64memo.com - 89)

  八四年底,中共創立[計劃指導下的商品經濟]的政策,決定允許市場價格在城市經濟中發揮更大的作用。這一變革將逐步提高城市購買力和人民生活水準,但它的短期效應並不令人滿意,通貨膨脹迅速蔓延,政府官員紛紛吃差價,以市場和國家價格之差牟利,導致官倒肆虐,商家根據市場承受力標價,造成價格飛漲。八五年,國家城市居民消費猛增至百分之十二,八一年僅僅才上升不到百分之三,這對於三十年來價格按兵不動的國家來說,無疑是個巨大的震動。曾經控制過通貨膨脹的一些高級領導憂心忡忡,陳雲警告說,改革必須緩慢,價格需要控制,才能確保社會穩定。趙紫陽卻在八五年三月的人大會議上,誓言不怕[暫時困難],繼續改革,像江澤民這樣的地方官員不得不就此表態。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八五年上海零售價格上漲百分之十七,而一年前只增長了百分之二,(30)從火車票到衣裝鞋帽所有的商品,一夜之間好像突然[柴米貴如油]。趙紫陽早先曾經提醒上海官員們,因為原材料和能源解除價格控制,未來兩年將可能是[最困難的]時期,但他說,他給上海帶來了[禮物而不是鞭子],中央允許上海在條件允許的時候,有選擇地調控價格。(31)八五年八月在上海一次經濟工作會議上,江澤民表示他傾向趙紫陽的論點,他說:[我們在前進道路上遇到一些問題,解決這些問題的最根本方法就是繼續改革。](32) (64memo.com-2004)

  江澤民後來又向同濟大學學生傳達了同樣的信息。他於十月底赴該大學演講,安撫校內對生活消費暴漲的種種擔憂。自九月開始,北京地區已經發生零星學生抗議示威活動,這些活動表面上是針對各種各樣的非經濟問題(比如日本軍國主義復活,軍人進駐校園等等),但實質上反映了學生們對尚未成熟的都市改革計劃導致社會分配不平等的不滿情緒。(33)當時趙紫陽力主對校園騷動實施化解分歧的方法,所以包括江澤民在內的地方幹部便約見學生,解釋政府政策,比如引發通貨膨脹的價格解控等等。江澤民向同濟大學一萬名的師生宣講了經濟改革的政策,(34)這是他首次面對公眾不滿,但這位發言人顯示了不一般的說服力。 (六四檔案´89)

  緊張不安的氣氛卻好像更增強了江澤民確保政策有力實施的決心。他在同濟大學演講不久後承認:[上海的零售價格從來沒有增長這樣快。]但解決的方法不是控制價格,而是增加供給,特別是食物供應。他說:[郊區縣必須特別注意陳雲同志的號召,確保農業產品的生產。]具有諷刺意義的是,對陳雲這位價格改革最尖銳的批評者,江澤民卻還在呼籲響應他的號召。(35) (Memoir Tiananmen - 89)

  新年伊始,食品價格略有下跌,但非食品的價格仍舊繼續上漲。江澤民雖然手中握有趙紫陽默許價格調控的上方寶劍,但卻從未尋求以行政手段壓住價格的飛漲,這無疑說明江澤民進行經濟開放的心願是真誠的。就任上海市長不到一年,他便正大光明地走進了趙紫陽的陣營。八十年代的中國高層大致可以分為兩派:計劃指導下的商品經濟的支持者和反對者,雖然江澤民的政治直覺大多謹小慎微,但他至少在經濟觀點上表現得不那麼模糊不清和變幻莫測,他緊跟趙紫陽城市市場改革的步伐,不論做得好壞,北京高層都會注意到。 (64檔案-1989)


4  

  當鄧小平發動舉世矚目的經濟改革時,他內心的擔憂之一就是,這個長期封閉國家的青年們,面對突然間如潮湧入國門的西方思想和影響,如何應對?最初鄧小平努力縮小可能造成後果的重要性,他認為,任何[頹廢]的思想意識不過是小溪流淌,終將匯入中國社會主義意識形態體系的汪洋大海中,八○年他說過:[沒有什麼值得害怕的。](36)可是外國文化的侵入,勢如破竹,觸及各處,著實令人吃驚,到八三年,就連這位改革的創始人也開始往後退縮,他說:[以至連一些在西方國家也認為低級庸俗或有害的書籍、電影、音樂、舞蹈、以及錄影、錄音,這幾年也輸入不少。這種用西方資產階級沒落文化來腐蝕年輕人的狀況,再也不能容忍了。](37) (64memo.com-89)

  後來的三年,中國高層政治話題幾乎全被西方影響的問題主宰,他們將這種現象冠以馬克思主義的詞匯:[資產階級自由化],並開出相應的藥方,叫做[社會主義精神文明]的建設。(38)原本應該忙於經濟發展的江澤民等地方領導,眼見北京反資產階級自由化的風潮狂卷過來,他們至少要將話說得好聽些。上海為了向北京的強硬派表態,力圖在重振社會繁榮的過程中,不會公開放棄舊時的訓導教條。江澤民和芮杏文並於八六年五月主辦了一期研討會,配合他們雄心勃勃的經濟計劃,為上海起草[文化發展策略]。但由於北京高層對此問題本身也是分歧日深,江澤民的策略便很難取得任何進展。這年九月,中共召開黨的中央全會,掩蓋了內部的不同見解,會議一方面駁斥了資本主義自由化,另一方面也提倡解放思想,向資本主義國家學習。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直到合肥中國科技大學天體物理學家方勵之發表激情洋溢的演說,挑起全國性的學生運動之後,中共高層在意識形態上的分歧才公開明朗化。衣著邋遢的方勵之於八六年十一月在上海的大學發表數次演講,所到之處煽起校園民主之火。十一月六日他在江澤民的母校上海交大說:[一些人不敢挑戰領導人,但我發現,如果你向他們挑戰,他們也不敢把你怎麼樣,民主不能靠上面賜予。]兩個星期之後,方勵之在同濟大學發出又一個令人吃驚的宣言:[我告訴你,社會主義運動是個失敗,全盤西化才是現代化的唯一出路。](39)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當方勵之當月底回到合肥時,已經成了一名校園英雄。雖然他那赤裸裸的崇拜西方的觀點在大多數學生中都沒有什麼市場─他們更關注食堂伙食和課程選擇等問題─但學生們已經磨拳擦掌要挑戰中共政權,方勵之的演說使他們的熱血沸騰起來。在當時的中國,幾乎任何事情都可以成為點燃全國學生示威運動的導火索,天下不平事比比皆是,學生們只需要一個藉口,便可以聚集起來上街遊行。 (64memo.com-1989)

  十二月九日,合肥大約兩千名學生街頭示威,抗議省委背信誓言禁止人們更廣泛地參選地方人民代表。上海是回應合肥抗議反應最慢的大城市,後來卻成為運動中心,合肥示威爆發之後的一周,同濟、交通、復旦大學校園內貼滿了聲援同情書。自七九年憲法取締張貼大字報的權利以後,這是大字報首次在中國亮相。

  學生們最初公開表示不滿的行動還顯得頗有限度,上海校園布告欄張貼的內容多是抱怨學生生活,呼籲更快進行民主改革等等,學生的集會也是零星而和平的。但是不久就有謠言傳播開來,說是交通大學的一名研究生,在十二月九日參加搖滾音樂會時,無故被公安人員打了一頓,這星星之火一下子蔓延到整個城市,燃起了全市學生示威的火焰。一份官方報導敘述這次事件影響時說:[這引起了學生們的憤怒,他們在校園內集會,呼籲依法懲治兇手。](40) (64memo.com/89)

  到十二月十五日,校園布告欄張貼了大量的有關學生被毆事件的大字報,越來越多的學生聚集在布告欄前,來來去去有數千名之多。呼籲進行政治改革的胡耀邦採取[疏通和對話]的方針政策,他顯然不願壓制有可能增強其實力對付保守派的這場運動,他委派前上海副市長、公安部部長阮崇武赴上海,確保寬大處理學生集會,依照北京指示行事。(41)

  交通大學學生的情緒好像一觸即發,校方每天都從布告欄上撕掉有關示威消息的報導。交大黨委書記鄧旭初提醒江澤民和芮杏文,學生集會任何時候都有可能向外面發展,學生們希望和江澤民會面。江澤民一年前曾經在同濟大學演講,學生們認為再次召來市長是他們的特權。江澤民表示同意前往,於是交大倉促安排十二月十八日舉行公開集會。

  這件事似乎充滿諷刺意味。四十年前,北京大學一名女學生被美國兵強暴,江澤民加入了交通大學的學生示威,那場示威後來演變成反對國民黨的集會。如今,學生們的矛頭又指向了共產黨。

  江澤民的座車於下午一時稍後開進交通大學的校門,需要穿過半個校園才能到達集會的大禮堂,結果座車在層層包圍中走了二十分鐘。鄧旭初事先向江澤民做了簡報,他們一致同意,有關學生改善生活條件的要求,將答應增添補助或者進行調查,可是其他要求就不那麼好對付了:政治改革毫無方向,新聞自由被上了籠套,公安暴力日趨上升,江澤民將在這些問題上面臨極大的壓力。 (六四檔案/2004)

  當江澤民從車堥咱X來時,瞟了一眼附近的布告欄,只見上面用紅紙黑墨書寫著林肯[葛底斯堡演說]中的名言,中學時代的江澤民早就把這段話默記心間:[民有,民享,民治。]他看了看,便走進擁擠的大禮堂。

  禮堂內人聲嘈雜,江澤民剛剛走上講臺,臺下便傳來如雷的掌聲。在中國,人們常聽見這樣的掌聲,不是表示贊同或者支持,而是情緒緊張激動的反應。市長會說些什麼呢?

  只見江澤民他從上衣口袋堭ルX一迭折疊的市政府信紙,上面寫滿潦草的字跡,他換上閱讀眼鏡,開始講話。一開始,或站或坐的三千名學生有禮有節地聽著,但沒過幾分鐘,他們便明白,江澤民並無意對話,只是前來教訓他們的。

  一名學生領袖在後面大喊起來:[你應該先聽我們的!我們不是來聽講演的!](42)

  江澤民驚愕地抬起頭,更多的學生插話贊同:[讓我們先講話!][平等對話!]

  江澤民不顧這些叫嚷,繼續埋頭讀稿子,學生們開始起哄和發出噓聲,最後,江澤民終於又一次抬頭質問:[誰敢再起哄?]幾個學生又哄了兩聲,他便指著坐在前排的一名學生說:[如果你不聽我講,你站起來到這媮翰蝏羆芊H]那個學生突然受到大家的注意,顯得很勉強,但是他的同學們鼓勵他,他便拿起了麥克風。

  幾分鐘後,學生們很高興地輪流拿著麥克風向他們的市長髮問:為什麼新聞界不能自由報導示威?為什麼江澤民當上了市長?[誰選你的?是上海人民嗎?]一個學生直愣愣地質問道。

  江澤民憤怒得說不出話,這個學生目空一切,著實給了他一個冷不防,他反問道:[你叫什麼名字?是哪個班的?]臺下學生聽了這個威脅性的問話,又噓聲四起。江澤民本應該傾聽和調解,結果威嚇學生。(43)

  最後,鄧旭初不得不出來解圍,他說:[市長非常忙,沒有時間和你們每一個人對話。]他建議學生們一次提幾個問題,請江澤民來回答。

  學生們這才安靜下來,直到下午五時,二十五名學生輪流講話,他們的領袖提出四個具體要求:新聞自由,就是說希望報導他們示威的消息,享受張貼牆報進行自由公開辯論的權利,官方承認示威合法,保證對參與示威者不採取任何行動。

  最後輪到江澤民發言,他並沒有對具體問題做出特別的承諾。他說,新聞[是黨的喉舌,報導必須符合人民的利益,有利於改革開放政策]。(44)但他保證將審查學生被毆事件,同意示威符合憲法,並許諾不會懲罰參與示威者。(45)他說,學生們需要有耐心,街頭示威解決不了問題。

  這時江澤民卻做出一番拙劣的努力,試圖讓學生就范:[我一進校園就見到同學們貼出的大字報寫著林肯的話,]他顯得神態自若:[你們只懂講詞的字義,而未明其精髓。](46)然後他便開始背誦林肯演講的全文,沒過幾分鐘學生們就不耐煩了,又開始起哄大喊:[民有,民享,民治!]江澤民只好放棄背誦,他用手帕擦拭額頭,要求學生們安靜下來,他戳著手指頭,提高嗓音,試圖蓋過下面亂糟糟的聲音:[你們只抓住西方民主自由的皮毛,而不知中國的實際國情。你們真是太淺薄了!](47) (64memo中華富強/2004)

  這可是太過分了。臺下頓時起哄聲噓聲四起。鄧旭初跳上講臺說:[我想我們今天的對話到此為止,市長很忙。]江澤民匆忙離開講臺,轉身鑽進等在外面的座車堙A留下學校幹部們收拾殘局。

  官方報導對江澤民的表現做出正面的反應。新華社有關上海示威的第一篇報導說:[江澤民肯定了學生們對民主、改革、和學校生活的關切,希望他們的行動遵守憲法,並勸告學生們不要上街擾亂公共秩序。](48)地方電臺的口吻也如出一轍:[江澤民呼籲學生們正確行使自己的民主權利,珍惜現在的大好形勢,保證政治統一和穩定。](49)

  但是江澤民好戰的態度好像火上澆油,集會當晚交通大學又張貼了小字報,要求新聞報導示威消息,加速民主改革,這些小字報很快被撕掉,但對抗性更強的小字報又接上來:[人民的聲音是不能被壓制住的。](50)

  江澤民本來也許可以制止示威的爆發,上海學生自治聯盟的領袖魯強(音譯)後來回憶說,如果那天下午江澤民給學生們[滿意的]回答,街頭示威本應避免。(51)看來,江澤民在學生中露面並沒有緩和緊張局面,但僅憑一次會議就征服整個學生運動,恐怕並非易事,更別提做出帶有政治風險的保證了。其實江澤民在交通大學禮堂和年輕的學生對峙的時候,同濟大學一千多名學生已經高舉橫幅走上街頭,呼籲自由民主人權。(52) (64memo.com / 2004)

  到了晚上,學生們已經決心上街喧泄心中的不平,交大布告欄上出現了一首短詩,以公開信的形式釘在板子上:

  大眾還沒有醒來,
  我們獨自向前,
  孤身入狼穴。
  當我們死去,
  將沒有葬身之地。(53)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