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第四章:上海第一事務長  


1  

  四九年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三野戰軍進駐之前,地處長江口的上海是亞洲最具大都市化色彩的城市之一。內戰時期國民黨統治腐敗無能,加上中共三十年共產主義工業化改造,上海面目全非,變成一個貧窮落後和毫無生氣的城市。汪道涵八一年接任市長時,上海和中國沿海單調乏味的那些城市沒有太大的區別。

  現在看起來,在經濟改革之初任命汪道涵做上海父母官是個政策失誤,他的確非常可靠,但是沒有激情,這個官只是給他勞苦功高的過去一個犒賞而已。他就職時已經六十五歲,既缺少能力也沒有願望為上海改天換地。到八三年底,上海僅僅吸引了二十三個外資項目,投資總額兩億兩千萬美元,八四年,中國開放上海和其他十三個沿海城市,但到那時,其他地區早已張開經濟騰飛的翅膀,將動作遲緩的上海遠遠拋在後面。上海這顆東方之珠被落後的塵埃掩去了亮麗的色澤,而沿海往南那些城市的脈搏,早已和鄧小平改革的號令一起激烈地跳動。 (64memo.com / 2004)

  八○年到八五年間,上海佔國家出口額比例下降一半,直落到百分之十二,(1)當地港口擁擠不堪,地方官員們經常請解放軍戰士協助裝卸。曾經一度代表產品優質和手工技術的[上海製造]標簽,如今成為社會主義過時物品的代名詞。

  鄧小平於八十年代初期曾經談到北京忽視了上海的發展,他說:[我們沒有考慮上海的智力優勢,如果我們當初決定在這堻]立經濟特區,這個城市會截然不同。](2)

  中央政府為了讓上海這個往昔的巨人起死回生,做了一些遲來的努力,但也並沒有什麼太大的起色。進入八十年代以後,北京允許上海留下更多稅收,可是仍然徵收財政收入的很大一部分。八五年上海僅僅花掉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十七,天津則高達百分之五十六,考慮到上海地方企業創收佔了三分之二多,這一比例更令人深思。(3)

  汪道涵八五年第一任屆滿時年齡已過七十歲,給了中央政府一個有禮有節的藉口,可以改派經濟思想精明的一個較年輕官員接任。早在一年前北京就開始考慮汪道涵繼任的人選,而現任市長理所當然具有發言權,當汪道涵點將江澤民時,圈內人並不覺得奇怪。(4)此時江澤民正在北京做他的電子工業部長,希望將中國帶入電腦時代,可是所作所為並不事事如願,因此他在新機會來臨時躍躍欲試。他知道,上海市長任內負責管轄所有該市的政府機構,官位僅次於市委書記,和部長的職權範圍大相徑庭,電子工業部和眾多官僚機構有交叉職能,妨礙他實施激進的改革措施。再者,這個他度過青年時代的城市正要蓬勃發展,中央政府定將伸出援助之手。汪道涵在北京約見江澤民,留下一句警告:[市長者,事務長也。](5)江澤民想了一想說:[能做一千二百萬人的事務長,我感到非常興奮!](6) (64memo中華富強 - 1989)

  北京顯然在八四年十二月就已經內定江澤民做上海市長,當時趙紫陽率中央政府代表團赴滬,協助上海制定經濟發展戰略計劃,江澤民是團內唯一隨行的部長級官員。從這時算起到江澤民正式上任,他有半年時間做準備,於是他將電子工業部的工作下派,自己穿著一件黑皮夾克,頭戴鴨舌帽,微服出訪,在上海各地到處觀察走動。(7)

  江澤民於六十年代中期離開上海,中間只是偶爾回去探親,如今要回來當父母官了,他開始逛蔬菜市場,坐公共汽車,看學校建築,被這個城市老舊衰敗的景象所震驚,心中不禁浮起上海的一句老話,十分貼切地描述了偷工減料的市政建設:[面多了加水,水多了加面。](8)後來第二輕工局發生火災,江澤民驚愕地發現,現場裝備長梯的救護車一側,還印有[警察局]的字樣,幾十年前國民黨時代的裝備竟然還沒有更新。(9)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乘坐著公車,從落滿灰塵的車窗向外眺望,他心堛器D,艱巨的工作就在眼前。五十年代毛澤東發起工業革命時寫過:[在白紙上,好畫最新最美的圖畫。](10)現在,江澤民面臨的挑戰也是描繪最新最美的圖畫,只不過是在一張已經被塗抹了四十年油墨的油布上。

  原城鄉建設環境保護部部長芮杏文被任命為上海市委書記,成為江澤民的搭檔。中共控制的香港《文匯報》於八五年六月公佈了兩人上任的消息,該文尖銳指出,即將卸任的汪道涵和市委書記陳國棟[缺少活力,沒有為上海帶來顯著的變化。]而江芮二人則[正當年],對他們來說,[這是一個展示才能的好時機]。《文匯報》並對兩人面臨的挑戰做了啟發性說明:

  芮杏文和江澤民面臨一個極其艱巨的任務,上海人民希望新領導帶給他們新希望。目前上海存在很多問題,比如環境污染、交通阻塞、住房擁擠。雖然這些問題多年來一直存在,但難以立即根除。上海人民不滿意,地方人民代表已經遞交了很多提案。(11)

  江澤民在八五年七月正式上任的那天,召開新聞發佈會,他沒有像汪道涵那樣發表演說,而是直接請記者們提問。這位新市長身穿一件隨便的夏季獵裝,坐在帶有花邊的沙發堙A身體前傾,和老市長的風格形成鮮明對比,他周圍亂糟糟地堆滿了麥克風和錄音機,可見這個城市是多麼急切渴望擁有一名得力的領導。江澤民說:[我們知道工作艱巨,責任重大,芮同志和我已經聽取了很多建議。](12) (64memo.com - 2004)

  江澤民還誓言[少說空話,多幹實事]。(13)他上任後的第一個計劃就是重建城市落後的基礎設施,他認為,城市建設的總體規劃落實以後,一切才能正常運作。到四月,上海政府擬定了九項計劃新建的工程,和中央政府新的五年發展戰略計劃相互配合,其中包括火車新客站、地鐵、橫跨黃浦江大橋、電話系統、機場的擴建,以及港口、高架交通線和新展覽中心。 (Memoir Tiananmen - 1989)

  該計劃還決定,一旦黃浦江外灘地帶的交通問題得到疏緩,市委市府將搬到市內辦公,原先佔有的樓房將出租給外國金融機構,市民的住房條件、健康和教育設施也將得到改進,所有這一切需要很長時間。[你不能一口吃一個胖子,]江澤民指著突起的肚子開玩笑。(14)到二○○○年,如果不含工業項目,城建總耗資將達到八十億美元。(15)

  這是江澤民市長任期一個令人陶醉的開始,他只有在長春動力分廠改換原油做燃料時,才有過如此燃燒的激情。這些年在北京做一個微不足道的技術官僚,他感到沒有什麼靈感,甚至有些灰心喪氣,現在他掌控了都市大權,又春風得意起來。

  不久,一些瑣碎小事將江澤民拉回到現實世界,逼迫他像汪道涵說的那樣,做一個合格的事務長。當上海市長後,江澤民第一次開展官方行動就是處理數百萬只西瓜皮,將市民扔到街道上的西瓜皮裝進垃圾箱。八五年夏天暑熱難耐,西瓜皮數量達到以往最高水平,江澤民到處打電話詢問西瓜皮是否可以做肥料,但最後還是決定乾脆將它們運走了事,他對一個外國記者說:[你拿這些西瓜皮怎麼辦呢?又不能變廢為寶。](16) (64memo.com´89)

  八五年八月一日凌晨,上海受到強力颱風的襲擊,大水淹沒數千家房屋和工廠,江澤民視察城市災區,提供救助。他開玩笑說:[都是因為我的名字,]即[施江於民],參加安全會議的幹部不自然地笑起來,中國一位評論家說:[敢在大庭廣眾自我調侃者,在中共高級官員中尚屬少見。](17)

  處理西瓜皮和救助水災受害者這樣的事件更進一步證明,江澤民和其新領導班子急需改進城市基礎設施,這也讓他時常想起汪道涵的忠告,他回憶說:[我去上海後不久,下了暴雨,我不得不對付由此引出的許多問題,]然後他似乎有些懷舊地說:[當部長時,用不著對付這種事情。](18)


2  

  江澤民重回上海,分居近二十年的夫妻也團聚了。他自六六年被調往武漢後,一直離家在外,期間只有七六年隨中央工作小組處理[四人幫]餘黨的時候,在家住了一年。現在,江家的生活隨著他的歸來發生了很大的變化。

  在北京,江澤民似乎像個單身漢,他的舊皮箱媔赮﹞F書,下班通常和同事們泡在一起。後來姐姐江澤芬和家人搬進了他在北京西郊的寬敞寓所,從七九年到八一年與他同住,江澤芬對弟弟的北京生活有段回憶:[他在北京工作努力,生活簡單,通常我們都吃過晚飯了,他才下班回家,我就趕忙說,我們都吃了,給你做點什麼吧,他也就是要一碗麵條。](19) (64memo中華富強-89)

  其實,江澤民和妻子這樣的馬拉松分居並非被逼無奈。依照黨內規定,江澤民七四年擔任外事局副局長的時候,王冶坪就可以隨行進京共享夫妻生活,但她卻決定留在上海,顯示兩人關係並不特別親熱,結婚初期他們可能更相互依賴一些。兩人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還選擇分居,說明他們之間感情疏遠。也許江澤民願意讓姐姐一家住在他的寓所堙A這位江澤芬在五十年代因反右運動受到迫害,被遣送回家,只領取一點點薪水。 (64memo祖國萬歲´89)

  當然,王冶坪留居上海有她自己的原因,她的身體在八十年代初開始每況愈下,北京乾燥寒冷的氣候對她有害無利。另外,她的母親需要照顧,兒子們也在上海工作。江澤民看來更喜歡無拘無束的北京生活,不願陷入錯綜複雜的家庭責任和親屬關係中,他畢竟是祖父江石溪這一大家族自然世襲的族長─生父的第二個兒子和英雄養父的長子,加上他官位日漸高升,對家庭便多了一份責任,這一切都不時會和他避免唯親裙帶關係的決心發生衝突,遠離上海對他還挺合適。 (64memo中華富強 - 2004)

  回到上海後,原有的家庭秩序徹底改變了。其一,八十年代上海有些外交場合要求王冶坪和市長丈夫一同露面。江澤民就任電子工業部長時,有無配偶陪伴無足輕重,他的東歐和美國之行都短暫和商業化,但作為一市之長,他要接待外國代表團,讓中國的東方之珠重現光彩。那時候,和上海締結友好城市的十七個姐妹城市的市長經常率領大型代表團來訪,有時國家元首級人物也到滬一遊,比如英國女皇伊莉莎白二世於八六年十月到訪。在宴席杯盞交錯之間,江澤民和王冶坪重又成了一對夫妻。 (64memo祖國萬歲-2004)

  江澤民回到上海後,和家族也重續親情。他就任市長不到一個月,養母王者蘭便在揚州去世,她已經退休二十多年,一直由大女兒江澤玲照顧,其夫江上青死後,她獨身生活了半個世紀。

  雖然王者蘭是江澤民的養母和王冶坪的姑姨,人們也並不清楚江市長是否會參加葬禮,烈士之子的身份畢竟沒給他帶來特別的好運氣。文革期間,江上青的庇護人張愛萍被指控為反革命而革職,烈士功績便從黨的編年史中被刪除,六九年江上青逝世紀念日那天,紅衛兵還搗毀了位於江蘇省崖集村的上青墓地。當時江澤民正在武漢靠邊站,雖然那堛漪齝癟L好像並不認為其養父的烈士身份非法,但他也並沒有特別誇大自己是烈士之子的事實。(20)江澤民一直強調,個人不應該因祖先之錯而受罰。 (64檔案/2004)

  文革結束後,江家於七九年上青殉難四十周年時,在揚州為他舉辦了一個安靜的紀念儀式。(21)八二年張愛萍就任國防部長,便下令地方政府為這位烈士建墓,(22)墓碑建在一座小丘上,周圍遍是柏樹和野花。(23)當時新上任的電子工業部副部長江澤民,好像是唯一沒有參加墓地落成典禮的近親。

  在上海,江澤民重新表現出對烈士子弟身份的那份驕傲。他現在是中央委員,和數位烈士之子官場競爭,其中一個便是未來的總理李鵬,因此他再也不能忽視家族帽子上的這根羽毛了。就任上海市長之前的一個月,江澤民第一次趕去為養父掃墓,地方官員們簇擁著當地最著名烈士的兒子,陪伴他盡了養子的孝心。(24)江澤民後來參加了王者蘭的葬禮,並順道探訪了留在揚州長久不見的親戚們。(25)從此,他每年清明都回到揚州為養父母祭掃。(26) (64memo中華富強-2004)

  對江澤民來說,做一個革命烈士的兒子好像遠比做一個在職中共領導的兒子更好,中國人在八十年代一度很反感那些被稱做[太子黨]的高幹子弟。江澤民出任上海市長不久,有傳聞說他是李先念的女婿,他極力辟謠澄清事實,他在八五年底的一次城市幹部會議上說:[今天,我希望鄭重地告訴你們,這純屬無稽之談,我妻子姓王不姓李!](27)後來,謠言再次流傳,江澤民的表親江澤仁(音譯)站出來否認,她說:[江澤民有背景的親屬只有烈士江上青,他死時的官職相當於地方黨委書記,這是他唯一的政治背景。](28) (64檔案-2004)

  江澤民從黨內較低官階上層層晉升時,他一直躲避現在和過去的家庭背景,保護自己的私人生活。如今他當上了上海市長,又是中央委員,家族生活成為與他的未來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