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傳》
杜林著/楊鳴鏑譯
2002年1月1日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
  

3  

  國家外國投資管理委員會和國家進出口管理委員會對外國商人並不怎麼特別友好,這兩個委員會的目的是確保中國經濟的開放不會導致顛覆社會主義,它們負責草擬計劃,在廣東和福建省設立四個[經濟特區],作為中國面向世界的窗口,資本主義的金錢、商品和知識從這媔i入內地,特區的數量有限,並由帶刺的鐵絲網和德國牧羊犬把關,和全國其他地方區別開來。 (64memo祖國萬歲´89)

  中共設立特區的主張是採納了七十年代發展中國家的管轄地實踐經驗。毗連香港的深圳寶安於七九年二月被宣佈為[出口商品生產基地],人們在這媔i行實驗性的工作,探討對外貿投資的恐懼和建議。不久之後,四個經濟特區的初步計劃工作展開,江澤民八○年八月加入兩個委員會的時候,有關經濟特區的初期部署已經接近尾聲,可是他的名字還是掛在了人民代表大會簽署的法令上,這似乎顯得有些自以為是。 (64檔案-2004)

  上任不到一個月,江澤民就在新園地大展宏圖。他幾乎還沒有來得及將毛筆墨水瓶搬上新辦公桌,就被派遣率領一個九人學習團組,考察十二個國家的出口加工區。考察團於九月底啟程,成員包括四個經濟特區的市長和來自中央政府的金融、稅務和司法官員,這次出訪由聯合國貿易發展組織主辦和資助。

  如果江澤民將羅馬尼亞的一年稱為[開闊眼界不少],那麼這次為期七周的多國之旅,恐怕讓他的感覺神經更加振奮。考察團走訪了斯媊鶗d、馬來西亞、新加坡、菲律賓和香港,經日本和美國赴墨西哥,再飛往愛爾蘭、英國,最後參加日內瓦的聯合國簡報會。江澤民說:[許多代表團成員都是第一次出國,一切對他們都很新鮮。](24)

  過去的十年,當中國陷入意識形態之爭,自相殘殺的時候,資本主義社會已經龍虎騰躍,邁步向前,毛澤東趕超英國的希望現在看來是一派胡言。江澤民尤其對愛爾蘭的山南(Shannon)自由貿易區和新加坡的工業房產印象深刻,他回憶說:[的確開闊了我們的視野。]

  日內瓦聯合國的幾位外國專家對經濟特區的可行性提出質疑,但江澤民一行似乎下了決心,他說:[我們最後得出不同的結論,看到國際經濟發展的狀況,只能增加我們建立經濟特區的決心。]

  代表團回中國後,向政治局遞交報告,提出授予地方政府發放優惠稅率、允許土地出租、批準小型外國投資項目的權力,建議批准外國投資商隨意雇傭和開除中國職工。

  對北京的不少人來說,上述提議無疑是個挑戰。有人反對引進外資,官僚機構則擔心被砍削手中的決定權,保守的經濟學家陳雲還唯恐特區造成嚴重收支不平衡,並損害國有工業。(25)

  江澤民和考察團的市長們則堅持己見,他們爭辯說:[他山之石可以攻玉。]也就是說,將資本主義國家的方法學以致用,不僅不會有損中國的社會主義,反而可以幫助它進步。這場爭論在中共內部展開,人們不禁問道,毛澤東時代的反資本主義和反西方的豪言壯語是否應該被遺忘。江澤民說:[我們黨的老一輩在糾正過去的極左錯誤,要求人們解放思想,這就意味著要從國外學習有用的東西。] (六四檔案´89)

  八一年十一月,江澤民向人大常委會就特區政策作說明性發言,會議經過長時間的討論,終於達成一致,勉強通過提案。這是江澤民在新工作中完成的第一個出色任務,他曾經參與步履緩慢的羅馬尼亞經濟援助計劃,十年來一直等待時機,如今終於加入從根本上改變中國對外經濟關係的大項目,可以名正言順地稱自己是經濟特區的創建人之一,是鄧小平經濟改革前線的一名主將。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在有關設立特區的討論中立下汗馬功勞,迅速受到高級領導人的注意。中國呈現鼓舞人心的經濟效果,對改革持懷疑態度者紛紛權力落馬,江澤民則站到了正確的路線上。八十年代初期,從省婼掑伅i京的改革人士趙紫陽和胡耀邦,分別就任國家總理和中共中央主席(後來的總書記)。

  八二年三月,分管對外經濟關係的四個部委合併為對外經濟貿易部,江澤民在這次大改組中丟了工作,可是卻無傷大雅,由於其他機構的變更也在進行之中,他被任命為新設立的電子工業部副部長。(26)


4  

  江澤民重又回到他的老本行,但電子工業迅猛變化,一切像他初涉貿易投資領域時一樣陌生新奇,好在他已經習慣從一個領域跳到另一個領域。每一個成功的中國領袖在時機來臨時,都需要處理新的業務責任,江澤民也是饒有興致地迎接這些挑戰,他後來回憶說:[我的工作涉及機械、電子、電力和進出口。我的經驗是幹什麼學什麼。](27)

  邊幹邊學的確是江澤民所擅長的,對於難以掌握的複雜課題,從鼓風爐到日語,他只是學到夠用為止,私下堙A他稱自己是[萬金油]。萬金油指的是一種薄荷香味的塗抹劑,可以解除所有類型的疼痛,(28)這就有點像英語婸〞甄囍茪ㄩ諈漱T腳貓(Jack of all trades and master of none)。江澤民的這個自謂說明,他的事業不是在經濟或者政府部門,而是更緊密地和黨聯繫在一起,一個幹部的角色是解決問題和提供救援,不要求專精任何一門領域,江澤民雖然剛剛涉獵官場外行,資歷尚淺,但已是黨內的技術官僚。 (64memo.com / 89)

  從此以後,江澤民的黨內職務比他的政府官職更能顯示他事業的進程,這個變化雖然微妙但頗為重要,他在擔任電子工業部副部長的同時,還掛銜該部黨組副書記,這個官位有點像候補部長,意味著他已經打入實權外圍─擁有大約二百名成員的中共中央委員會,該委員會於八二年九月的中共十二大吸收江澤民。副部長成為中共中央委員也並不是特別新鮮的事,但此一升職動向讓江澤民躋身於緊跟鄧小平時代的所謂第三代領導人之列。一年之內,江澤民不出所料晉升為電子工業部部長,在鄧小平提拔[年輕有為]幹部政策的指導下,江澤民的事業青雲直上。 (64memo.com´89)

  作為電子工業部部長,江澤民主管擁有七萬五千工人的一千四百個部屬企業,再加上政府機構、地方企業和軍工企業,算下來有將近三百萬人。(29)另外,他還負責五年計劃中趙紫陽提出特別注意的一個領域。

  電子工業部的創立反映了中國正在追趕世界經濟的兩大發展:一是電腦的飛速流行,二是世界貿易電子消費的日趨重要。江澤民剛剛上任時,中國電子工業狀況不佳,而他也不想隱瞞這個事實,他在評估該項工業時說:[產品的產量質量和可靠性都不過關,大多數機構在虧損,研究落後。](30)他當時估計中國的電子產品落後世界先進水平十五年。當時電子產品的進口是出口的五倍,而且只有六個合資企業,江澤民說:[外國投資有問題,近年來沒有得到發展。](31)他後來訪問了波士頓的麻省理工學院,多年後再次訪美時說,如果不是入了黨,他本希望留學該校攻讀博士學位。(32) (六四檔案/89)

  江澤民於八三年底向國務院提交一項計劃,呼籲推動中國走向信息時代,希望到二○○○年,中國電子工業的產量提升八倍,佔國民生產總值的百分之三,(33)彩色電視取代黑白電視,降低收音機產量,提高電話的產量,以新的國際標準取代舊有的蘇聯產品標準,同時,新的投資中,電子工業將拿大頭。江澤民說:[為了促進中國的新技術革命,電子工業首先要自己革命。](34) (64檔案´89)

  由於這個發展大計獲得批准,江澤民在電子工業帝國有了充分的自主權。他表現得有幾分唯利是圖,允許中國產品在外國市場出口傾銷,佔有市場,為了吸收外國技術,合資企業最初可以在中國銷售產品,但一旦技術目的達到,優惠政策便收回。對此,江澤民說:[我們不能允許我們的產品在國外被排斥,然後讓外國人管理我們的工廠。](35)

  江澤民聽取從微型電腦到酒店管理系統的簡單匯報,並廣泛了解軍事電子領域的發展,還有集成電路和電腦的科研。經過十四次試驗發射,中國終於在八四年四月八日從四川省西昌發射基地成功發射第一顆靜止通訊衛星,江澤民預計將[大大提高電視機的產量]。(36)他走下煙霧盤繞的發射臺,接到來自國務院和政治局的祝賀,像當初建立特區一樣,他剛剛走入這個領域,但到現在,他已經很會掌握時機了。看來,萬金油先生所到之處,都贏得讚譽。 (64memo.com-2004)


5  

  卸任電子部部長後,江澤民曾經承認有失敗感,他多年後說:[我試圖發展我們國家的電子工業,但沒有按照我原先希望的實現。](37)他解釋說,微型電路和半導體技術方面的[內部革命]沒有發生。但到那時,江澤民在黨內的表現已經比他的政府政績更重要,他遠離微型電腦和小型計算器的世界,在中國高層政治的神祕王國中邁開步伐,證明他的勇氣。

  眾所週知,在中國高層政治中,各種派系的建立至關重要。理論上講,非正式的個人政治遠比政治系統中的司法過程有分量,原則上,高層中國領導人之間需要在所有問題上友好認可。中國專家狄特米爾(Lowell Dittmer)解釋說:[尋求個人靠山使得非正式的人脈關係永無休止地延續,愈演愈烈。](38)

  派系小圈子通常具有明顯的特徵(比如同籍、校友等等),通常因為各派相爭而暴露公開,但在大多數情況下,派系都是微妙模糊,而且經常變化的。這種[人際關係網]的設立和中國本身一樣古老,聖賢孔子便曾經對建立個人關係的微妙之處有論述,他認為,在某種程度上,每個人都是潛在的同盟者。(39)

  江澤民當上中央委員後,立刻有了幾個同盟者。和他一起於八二年進入中央委員會的喬石,曾經是上海學生活動的同伴,後來他比江澤民晉升得快,沒過幾年就升任中央政治局委員和中共權力機構中組部部長,主管人事調動。有證據表明江喬二人四九年後一直保持密切關係,當初喬石擔任中共中央國際聯絡部成員,曾經為江澤民所管的羅馬尼亞項目鋪平道路。後來,喬石給胡耀邦做高級顧問,曾舉薦江澤民擔任更高職務。 (64memo.com - 1989)

  江澤民在八三年中國政府的大改組中,晉升為部級幹部,這時,更多的潛在同盟者出現了。也曾參加上海學生活動的錢其琛升為外交部副外長,和江澤民繼父共同作戰的李先念,當選國家主席。當然,和以上人士打通關係需要江澤民自己的努力,根據孔子的教誨聯絡這些同盟者,探尋與每個人合作的限度。

  影響力僅次於鄧小平的黨內元老陳雲看中了江澤民,並且後來在關鍵時刻給予支持。八四年初的一天,江澤民接到陳雲辦公室的電話,邀他談一談電子工業的發展情況,三月三日,江澤民攜帶一架顯微鏡、一架微型電子計算機、和一些集成電路板,和部堛漕潀W同事來到陳雲住所,當時《人民日報》和新華社的兩名記者已經在座。江澤民知道這一會面的重要,只見他藍黑色的中山上裝扣子緊系,左上裝口袋還別著一支筆,一副基層工作者的勤奮模樣。陳雲坐在舒適的椅子上,在鎂光燈的閃爍下,透過老式顯微鏡觀看電路板,江澤民在一旁做示範說明,陳雲最後坐直身子說:[真開眼界,我想我們的政府幹部還不明白學習這種新技術的緊迫性。](40) (64memo.com-2004)

  江澤民和陳雲這次會面的報導和照片,第二天便刊登在《人民日報》頭版顯著位置,新華社的報導說:[江澤民向陳雲匯報了我國集成電路的發展和要求。]一次短暫見面卻在陳江二人之間建立了長久的同盟關係,《廣角鏡》雜誌對兩人的工作關係這樣評論:[陳雲自然對江澤民另眼相看,因為江澤民懂技術,又和他是江蘇老鄉。](41)在其他方面,江澤民也主動向政治贏家的一邊靠攏。他於八四年五月給《人民日報》撰文,題為[統一思想,把整黨引向深入]。(42)這是江澤民為響應胡耀邦發起的三年整黨,所做的負責的表態,該篇文章冗長呆板,沒有什麼值得注意的內容,他將電子工業的緩慢發展說成是意識形態的錯誤,而非領導不利。文章的目的是對胡耀邦表示支持,發出中國高層政治中特有的信號─表態。看來,江澤民所為已不僅限於緊跟中共路線了,作為中央委員,他既要緊跟黨走,又要[解釋]黨的方針,並以此暗示自己的政治觀點,希望建立派系支持,而這,也是中國政治的基本特徵。 (64memo祖國萬歲 / 2004)

  這時,江澤民的視野中又出現了另一名同盟者。八四年九月,國務院成立一個跨部委的[電子振興領導小組],配合實施一年前為電子工業布置的宏偉計劃,副總理李鵬擔任該小組組長,江澤民就任副職。江李二人的這場雙簧戲雖然短暫,但他們似乎合作愉快,甚至還相互欣賞對方的才能。像和陳雲一樣,江澤民通過和李鵬的短期合作,建立了一種[融洽關係],多年後派上了用場。(43) (64memo.com / 2004)

  
頁次: 1 | 2 | 3 | 4 | 5 | 6 | 7 | 8 | 9 | 10 | 11 | 12 | 13 | 14 | 15 | 16 | 17 | 18 | 19 | 20 | 21 | 22 | 23 | 24 | 25 | 26 | 27 | 28 | 29 | 30 | 31 | 32 |  上一頁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