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民運領袖 還要多多歷練
朱高正口述/范植明筆記
1990年5月31日
  

大陸民運領袖 還要多多歷練

朱高正答曹長青「讀後感」再釋「政治是高明的騙術」

朱高正口述/范植明筆記


  前天貴報刊載美國民運報刊「新聞自由導報」創辦人曹長青先生來文「朱高正嚴家其辯論紀錄讀後感」。曹氏以本人「未履行資助承諾」,來印證「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對於曹文夾雜著不少誤解、杜撰與憤怒,本人深感遺憾。可見大陸民運人士想要從事政治,許多地方尚待加強學習。

  玆僅就曹文中所提「答應給導報捐款」、「政治是高明的騙術」及「對天安門學運的看法」三方面,分別提出以下的說明。

  去年「六四事件」之後,我赴美國訪問一週。基於個人對中國大陸民主化與台灣前途息息樹關的體認,六月十七日晚間(並非曹所說的七月)我透過許信良的左右手鍾先生的安排,在洛杉磯林肯大飯店,和曹長青等數名大陸民運人士見面,交換大陸民主運動的看法。

  談話中,曹長青希望我給予「導報」一些援助。當時我的確答應提供該報一年的三分之一經費,四萬美元,但是為了希望確定他們參與大陸民運的代表性,曾附帶要求他們「請大陸民主人士劉賓雁、王若望或陳若曦等人寫封推薦函」,曹長青等人一口答應「沒問題」,可是我至今未曾接到對方的推薦信函。

  後來六月廿日我在亞特蘭大的一項酒會上,曾經私下請一位經營銀行的僑領也資助導報,也把這位僑領的電話給了曹長青,這件事我一直沒向新聞界公開,更不像曹所說,在我拜訪美國前總統卡特時談到捐款之事。

  七月底,曹長青在美國又公開要求我履行資助承諾,也令我很不愉快。我個人是支持大陸民主運動,也私下答應資助「導報」,但是事情才過一個半月,幫他忙原是好意,卻好像變成我欠他的,真是莫名其妙。他文中又說,因我答應捐款使得「一些一不喜歡民進黨的人,就不捐款給他們」,這話更是說不通,如果外界捐款很多,他還需要我捐款?

  曹長青真是「老實」得不懂人情世故,他認為自己「受騙上當」,到底是誰受騙上當;他並未履行提出「推薦函」的承諾,我也留了電話給他,他果真有心找我是太容易了。他這篇文章充滿著豐富的想像力,也夾雜著幾許憤怒之情。

  我向嚴家其提及「政治是高明的騙術」,除了是要提倡法治的民主精神之外,主要的用意是提醒老百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無」,對政治人物尤應作如是觀,全體選民都應以此心態,來分析政局,檢驗政治人物,絕不是鼓勵大家以此心態參與政治。

  中國古代傳統政治學說,多是推崇「德治」、貶低「法治」。連孔子所說的「道之以政、齊之以刑,民免而無恥。道之以德、齊之以禮,有恥且格」,應該是屬於「教化」範圍的話,亦被引以為「政治」之用。

  西方國家也有「道德統治」(moral rule)和「法治」(rule of law)的名詞,但學界認為前者往往成為一切極權統治之溫床,後者則為民主政治之實踐。「法治」之精神,基本上是不論個人內心想法如何,只要盡其守法義務,至少在外觀上,不會去侵犯他人權益。同時政府亦應嚴格遵守法律規定,法律又依據民意制訂,因此符合民意政治的理想。

  德國大哲學家,有「哥尼斯堡孔子」之稱的康德說過:「國家就是一群人生活在法律規範之下的共同體。」又說:「人有自衛的本能,但又因此自衛本能而有不斷擴大自己利益的傾向,擁有愈多利益代表存活率愈高,只要力有所逮,即使侵害別人利益也在所不惜。」康德將國家設想為一群惡魔的組合,每個惡魔均想無限制的擴張自己的利益,即使侵犯其他的惡魔亦在所不惜;然而其外部行為卻又不得違背法律。由其「行為」觀之,似乎每個惡魔自始即不曾存有侵犯他人之「意」。 (64memo.com / 89)

  所有的獨裁者,像是馬可仕、蔣介石、李登輝,無不希望人民相信他,但是人民並沒有理由相信統治者的善意,而須仰賴制度、法治予以約束,因此,愈是能接受我所說「政治是高明的騙術」這句話的人,就愈遠離「道德統治」而愈接近「法治」。至於有些人為此大驚小怪,只是代表他們對民主政治瞭解的淺薄罷了。

  自從胡耀邦死後,我對天安門學運的進展就一直非常關切,只要沒出事,就感到慶幸。直到去年五月十八日,我在香港參加一次研討會,晚上從電視上觀看了李鵬接見學運學生代表的新聞,當場就一直搖頭向我的二位助理說,「完了,除非奇蹟出現,非流血不可了」。

  當時很多人誤以為中共高階層人士可區分為改革派、保守派,其實頂多是少數幾個中共領導人做事特別謹慎或是較為具有彈性而已,在領導階層,大多數的人都是視個案而分別決定支持與否,很難說屬於那一派。

  李鵬在接見中共官方視為非法組織的「高自聯」代表時,也說出這是學生「愛國運動」。然而這些學生代表卻是態度傲慢,尤其吾爾開希,身穿睡衣、說話疾言厲色(我不知曹長青對此持何看法)。我當時就想,等李鵬回去向領導階層人士一反映,怒道:「學生要求平反四二六社論,要求對話、要求直播,我都做了,還這麼傲慢,不予以鎮壓,還得了?」趙紫陽一句話也不敢吭,更沒人敢反對,學運豈有不慘遭鎮壓之理。 (64memo反貪倡廉 - 1989)

  搞民運必須配合當地政治環境,要讓百姓了解民主和他們切身的關係。學運代表不懂利用與李鵬對話、電視媒體轉播的機會,批評與人民相關的官倒與物價飛漲,以擴大支持學運的群眾基礎;又既知中共不講理,還硬是亂搞,終於逼得中共為保有政權,不顧國際間的形象與利益,採取血腥鎮壓。不僅使大陸人民權益受損,中國民主運動也大開倒車,對不起國家、歷史,這些民運領袖犯了大錯不知檢討,實在該罵。 (64memo.com - 2004)

  雖然民運人士對我個人有不同的意見,並不影響我對民主女神號的關懷,我關心的是大陸十一億的人民。我本打算購買民主女神號,是希望能為她劃上一個美麗的句點,而不影響到兩岸關係的持續和緩,也希望讓這些為民主自由而奮鬥者不至於感到孤單。但我更深深期許民運領袖能多多歷練,更加成熟,隨時多加自我檢討,以不負大家深切的期望。

  【1990-05-31/聯合報/08版/社會觀察】


64memo.com - 2005

http://www.64memo.com/b5/5916.htm

大陸民運領袖 還要多多歷練 ★朱高正答曹長青「讀後感」再釋「政治是高明的騙術」【1990-05-31/聯合報/08版/社會觀察】


lastModified: 12/19/2002 11:58:00 PM